2019艺术长沙 | 何岸:“一万光年”是一种黑色幽默
发起人:反射弧  回复数:0   浏览数:376   最后更新:2019/12/05 13:03:11 by 反射弧
[楼主] 反射弧 2019-12-05 13:03:11

来源:雅昌艺术网  江静


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开幕式将于2019年12月7日在湖南省博物馆举行。展览将分为湖南省博物馆、长沙市博物馆、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三个展区,呈现包括罗中立、段建伟、杨茂源、何岸、梁远苇、李津、刘庆和、武艺、王迈、傅瑶在内的十位艺术家精彩作品。同期开幕的还有"艺术长沙"的平行展——“边·际:陈淑霞&废园:尹秀珍”双个展,将于2019年12月7日上午10点半在美仑美术馆开幕。

艺术家何岸


何岸个展“一万光年”将在湖南省博物馆一楼展厅展出,展出的7件作品均来自于他在今年年初在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玉枝”个展。何岸的艺术实践一直关注城市化、建筑和空间政治,并从文学、宗教以及自身对事物的深刻体悟之中提炼出诗意,他的作品以手工艺、工业生产和匠人制作的脉络作为核心,媒介和材料则成为了解读其作品最重要的线索之一。而他在实践中的思辨与感悟在他的个展和装置作品中达到了更为充分的表达。


能收到艺术长沙的邀请,何岸有些意外,能与他的好朋友杨茂源、梁远苇一起参展,并在一个展厅展出,何岸又很高兴:“这是一个互相学习的机会。”这些年,何岸一直尝试新的创作方式和方法,他在工作之余喜欢的阅读和古建筑,都给他的艺术创作带来了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何岸表示,在这次展览将有大量新的东西呈现,对于细节却不想透露更多:“开幕也没几天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对话何岸】


雅昌艺术网:您对于艺术长沙的印象如何?


何岸:以前老听人说,很多大哥级别的人都参加了。而且,在我印象中,参展作品基本上以绘画为主,虽然也有装置和雕塑,但是数量还是相对较少。所以,我觉得应该轮不到我这样的艺术家。当时是策展人舒可文老师跟我联系,问我是否愿意参加。能收到邀请,我有点意外,但肯定愿意配合。当时受到邀请时,我正在准备唐人艺术中心的个展“玉枝”。那个展览是今年年初举办的,舒可文老师看到之后,就建议可以直接拿过来。我也觉得这个方案可行。


雅昌艺术网:您此次的展览主题是“一万光年”,您如何理解?


何岸:这个题目是策展人定的,我觉得挺好。这也是我一件作品的名称,但是此次没有展出。在我看来,这个主题是对时间的一种戏谑,更确切的是一种反讽。听上去其实很确定,其实是一个无限的时间。这个时间是相对于宇宙来说的,但是对于人来说,就是一个虚空中的时间。这个名词只是一个说法,感觉是一个线性时间,其实是不存在的。听着挺合理,其实是不合理的,我觉得是一种黑色幽默。

《玉枝》, 2015, 装置, LED 灯箱, 70 × 170 × 16 cm

(在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请您介绍一下此次展出的重点作品。


何岸:此次一共展出了七件作品,都是重点。


《深紫》对“冷”与“热”这两种截然对立的质感进行对接,展现的是我对感官艺术的探索。《深紫》通过一个机械设备,使烧得火红的热铁与制冷的冰邻接,同时处于几乎不可能的存在状态中。


《玉枝》这件大型装置是此次展览的最后一件作品,名字也是我母亲的名字。这件作品经过三年打磨,最终以沉浸式建筑作品的形式予以呈现。这件作品由流水、声音、光、钢铁的支柱等多重元素构成了对空间的感受,设计中直接利用了一些古代设计的形式,表达的是我对城市集居和社会问题的思考。在这件作品中,我首次尝试采用了丝毯这种新材料和制作方法。


雅昌艺术网:湖南省博物馆一共有五位艺术家参展,您怎么看待您和其他四位艺术家的关系?


何岸:这是一个相互学习的关系。参展的好几位艺术家,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现在布展基本上完成了,看起来比我预期的效果要好,展厅的动感很强。这不是一个四平八稳的布展方式,设计师做得很好。


雅昌艺术网:这不是您第一次在博物馆做展览,此次参展有何不同感受?


何岸:我以前在国外做过很多展览,但是在国内省级博物馆做展览是第一次。当然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作品名单一直在调整。其实,做装置还是很麻烦的。


雅昌艺术网:很多人都是从“想你”这件作品开始关注您。在这件作品中,您用手机接收了很多来自陌生人的消息。在现在看来,很多人会觉得这是一种困扰。现在您回过头来看这件作品,会有什么新的想法吗?


何岸:这件作品不是一个简单的收发信息的过程,中间有一个知识叠加。当时手机信息和现在不一样,社会的开放程度和容忍度也不一样。现在大家越来越谨慎,越来越有距离。信息这个东西不太好说。我们受的教育基本上都是以文本为主,希望通过文本来找到我们的安全性和确定性。而自从手机和微信流行以后,这种安全性被完全打破,同时也没有其他的替代方法。所以,现在有很多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可以说,现在对于手机的认识和文字阅读方式,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雅昌艺术网:策展人舒可文老师评价您的作品名称很有诗意。这与您本人给人第一印象有一定的反差。


何岸:现在仅仅通过外表和交谈是很难判断一个人的。每个人都是很多面组成的。我待人接物的方式,经过这么多年会呈现出一种复杂性,跟我少年时肯定就不一样。有我多年形成的习惯,还有年龄带来的油腻,导致现在无法从一个外表上去判断一个人,需要多角度的接触才能了解。如果谈到作品和工作,那就是按照工作的要求,如何在工作中审视自己,以及跟作品的关系,就要看工作在一个人生活中所处的位置。

何岸作品《看看大哥能帮帮她吗?》2008-2009年


雅昌艺术网:一直以来,您以对霓虹灯材料的独特运用而为人所熟悉。您为什么会对霓虹灯这种素材很着迷?


何岸:喜欢闪烁的东西应该是人类的共性。城市里闪烁的东西很多,我很感兴趣,这也是很多人喜欢的。现在很多人追求很浮夸的东西。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角度,会顺着自己感兴趣的方式去做。我也没有很深入想过这个问题,更多是一种本能。


雅昌艺术网:您会尝试其他的方式吗?


何岸:我一直在尝试其他的方式,只不过从文本和传播上没有表现出来。这次展览中就会有大量新的方式,大家可以看得到。


雅昌艺术网:您的创作题材和作品灵感来自于哪些方面?


何岸:第一个是来自于自己的经验,对知识结构的了解,第二个来自于阅读,还有就是来自于对社会压力的感受。我相信每个艺术家都差不多。


雅昌艺术网:您平时喜欢读什么?


何岸:喜欢读小说,什么类型都有。别的习惯也没有,酒也不喝了,肉也不吃了,茶也不特别爱好。剩下的就是想事,但是也不能空想,就看点书。什么类型都看,哲学就看点前言,太深入也没法看,希望能获得一些想法。

何岸作品《深紫》 2017年


雅昌艺术网:这次参展,有何印象深刻的事情?


何岸:辣椒让我印象深刻。长沙跟武汉很近,气候也很相似。上大学时,湖南的学生很多,来到这里感觉很亲切,就像回了半个家。但是很遗憾不能吃辣椒了。我现在不喝酒,辣椒断了半年。来这里之后尝试了一下,第二天都崩溃了。


雅昌艺术网:您对这次展览有何期待?


何岸:能把这个展览实现就很好。


雅昌艺术网:谢谢!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