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纳奖史无前例颁予四位自组团体的艺术家,“组合”或将带来艺术界结构性的改变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524   最后更新:2019/12/05 11:15:55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9-12-05 11:15:55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从左至右:泰·莎妮、劳伦斯·阿布·哈姆丹、海伦·卡姆莫克、奥斯卡·穆里略


12月3日,透纳奖宣布本年度透纳奖获奖者,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 海伦·卡姆莫克(Helen Cammock), 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泰·莎妮(Tai Shani)。四位提名艺术家同时获奖是透纳奖历史上的首例。奖项发布的同日,四位艺术家联名向评委会表示希望将他们视为一个团体,共同获得此奖项,他们在信中提到:“在这个英国甚至世界多地都在经历政治危机的时间点,含有分歧和孤立意味的事件正在各群体中发生,我们强烈希望能够以艺术和社会中的共性、多样性和稳定性之名,借用奖项颁布的契机发表一个联合声明。


女权、性别与历史的交织

艺术家海伦·卡姆莫克(Helen Cammock)

艺术家泰·莎妮(Tai Shani)


在今年,透纳奖评委会主席、泰特美术馆馆长亚历克斯·法夸尔森(Alex Farquharson)曾对《艺术新闻》表示:“今年的提名艺术家作品中有一条共同的线索:他们的作品致力于为在历史上被强势群体和主流文化边缘化的群体发声。四位艺术家的作品都有着相通的主题,关注我们身处时代的苦难,以及身处苦难的人类表现出的韧性,探讨群体的分裂和和解。在绘画、雕塑、影像的媒介中,艺术家通过不同视角审视这个动荡的时代。

泰·莎妮(Tai Shani),《DC 塞弥拉弥斯》,2019年作,泰特利美术馆,图片来源:泰特利美术馆


两位女性艺术家注重性别和身份的社会表现和社会意义。泰·莎妮(Tai Shani)因她在英国利兹泰特利美术馆的个展“《DC:塞弥拉弥斯》(DC:Semiramis)”以及2018年格拉斯哥国际艺术节和诺丁汉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我仍上升:女权主义、性别、抵抗(Still I Rise:Feminisms,Gender,Resistance)”展览中展出的作品而获奖。


泰·莎妮(Tai Shani),《DC 塞弥拉弥斯》,2019年作,“透纳奖2019”,透纳当代美术馆


在透纳当代艺术美术馆的“透纳奖2019”展览中,她正在展出《DC 塞弥拉弥斯》(DC:Semiramis)系列的装置,这个跨越四年的项目灵感来源于法国中世纪女作家克里斯蒂娜·德·皮桑(Christine de Pizan)1405年所作的文学《妇女城》(The City of Ladies),妇女城中摆脱了男性的束缚,是一个完全属于女性的世界。艺术家搭建一个妖娆的粉红色城市,梦境般的建筑和分裂的肢体暗示着性与暴力,以及在性别和生死中游离的状态。

海伦·卡姆莫克(Helen Cammock),《长电影(The Long Note)》,2019年,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


另一位获奖的女性艺术家海伦·卡姆莫克(Helen Cammock)的创作将摄影、影像、印刷、文字和表演融为一体,在多种媒体中的探索社会历史的复杂性并挖掘女性在历史进程中扮演的角色。声音是其作品的核心媒介,她专注历史背景下曾被边缘化的声音,探索这些人是通过何种途径向社会发声。她希望在作品中激发观众意识到复杂的全球关联以及个人与社会的紧密联系。


海伦·卡姆莫克(Helen Cammock),《长电影(The Long Note)》,2019年,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


她的获奖展览是曾在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北爱尔兰伦敦德里画廊VOID展出的“长电影(The Long Note)”,展览中,同名的影片强调了女性在1968年德里民权运动中所扮演的角色,这个事件被认为是持续了30余年的北爱尔兰问题的起始点,1960年代末至1990年代末的北爱尔兰持续不断地发生暴力活动。在人物采访中,艺术家为采访人物提供一个自由的表达空间,弱化后期编辑的应用,英国前议员及民权运动领袖伯纳迪特·德夫林·麦卡利斯基(Bernadette Devlin McAliskey)在影片中谈及她上世纪七十年代与美国女权主义的相逢。随即,美国黑人歌手妮娜·西蒙(Nina Simone)演奏六十年代民权运动的主旋律之一《我希望我知道自由的滋味》(IWish I Knew How It Would Feel to be Free)。

海伦·卡姆莫克(Helen Cammock),《长电影(The Long Note)》,2019年,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

移民、暴力、声音政治,少数族裔的发声

艺术家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

艺术家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


另外两位男性获奖艺术家则从自身经历的身份定位出发,聚焦移民和少数族裔的身份。奥斯卡·穆里略来自哥伦比亚,11岁随父母移民至英国。劳伦斯·阿布·哈姆丹出生在约旦,于2017年在伦敦金匠学院取得博士学位,曾任英国避难所申请听证会的专家证人。在颁奖仪式中,卡姆莫克宣读联合声明,声明中四位艺术家指出透纳奖的重要性在于为活跃于英国的英国艺术家提供探索定义“英国”的平台。

英国《卫报》曾在这两位艺术家入选时便指出今年的透纳奖为英国“提供了乐观和包容的视角。近年来英国内政部的移民政策和英国社会中白人民族主义的暗流似试图将“英国”的定义狭隘化。幸运的是,文化界正在扩大它的范畴——这对这个国家倍有增益。

“奥斯卡·穆里略/张恩利”展览现场,上海ChiK11美术馆,图片来源:上海ChiK11美术馆


奥斯卡·穆里略的获奖展览是曾于剑桥凯特尔庭院画廊举办的“暴力遗忘症(Violent Amnesia)和上海ChiK11美术馆举办的“奥斯卡·穆里略/张恩利”展览,以及柏林双年展展出的装置作品。在今年三月开幕的上海ChiK11美术馆的展览中,艺术家呈现一个由黑色画布和多媒体装置组成的作品《共和协会》,黑色画布是对在艺术家曾目睹的以色列暴力活动中的死者的悼念,同时也呈现出当代世界的冲突、不平等和压抑。


上:奥斯卡·穆里略,《共和协会》,“奥斯卡·穆里略/张恩利”展览现场,上海ChiK11美术馆,图片来源:上海ChiK11美术馆下: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集体良知(Collective Conscious)》,2019年作,“透纳奖2019”,透纳当代美术馆


在穆里略的艺术创作中,他注重探索材料、创作过程以及劳动力,同时关注移民、社区、全球化世界中的国际交易等社会议题。在透纳当代美术馆的展览中,艺术家正在展出2019年新作《集体良知(Collective Conscious)》,由23个用纸浆制成的人偶组成。这些人身着工作服,在展厅整齐排列,集体面对着一张黑色的幕布,幕布的背后原本是辽阔的海面。

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创作的纸浆人偶乘坐火车前往马盖特


穆里略还将这些人偶送上火车,从伦敦运到透纳美术馆所在的马盖特,用人偶呈现一次真实的人口迁移活动。



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无壁墙(Walled Unwalled)》,2018年作,图片来源:艺术家劳伦斯·阿布·哈姆丹


有着艺术家和声音研究者双重身份的哈姆丹则因在伦敦Chisenhale画廊举办的个展“见证者剧院(Earwitness Theatre)”和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展出的影像装置《无壁墙(Walled Unwalled)》和《SFX》而被提名并获奖。两个项目均来自于对叙利亚政权监狱中六名被拘留者的证人采访,他们在监禁期间遭受全感官的剥夺。囚犯被蒙上眼睛并禁止说话,声音是囚犯唯一可以判断他们所处空间的方式。艺术家通过与国际特赦组织和去年入围透纳奖的团体“法医建筑”(Forensic Architecture)合作,利用声音特效,帮助六位被拘留者唤醒他们的音像记忆,试图以此绘制未知的监狱建筑,并通过声音和表演再现特定场景。

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SFX》,2018年作,“透纳奖2019”,透纳当代美术馆


在“透纳奖2019”的展览中,哈姆丹的作品带领观众进入一个黑暗的房间,声音由此成为我们感知周边环境的方式。哈姆丹的作品旨在探索“听的政治”以及声音和人的发声在法律和人权的范畴中所扮演的角色。同时哈姆丹也隶属于“法医建筑”团体。


复合背景的艺术团体将带来结构性调整?

自1984年首次颁布奖项以来,这是透纳奖首次将奖项颁发给团体, 今年六月份,姆莫克就曾在《艺术新闻》播客中提到,四位艺术家均希望确认“透纳奖2019”是群展的形式。”声明中也提到艺术家希望被看作为一个团体,亚历克斯·法夸尔森(Alex Farquharson)则表示:“以协作方式出现,并将自己定义为团体,今年的获奖艺术家确实留给评委会许多思考的空间。


上: “法医建筑”(Forensic Architecture)作品展览现场,“地域之火罗密欧建筑(Case of The Architecture of Hellfire Romeo)”,图片来源:法医建筑
下:“法医建筑”,《Harith Augustus 谋杀案》,2019年,图片来源:法医建筑


去年透纳奖入围决选名单中亦有艺术团体的出现,一个不将自己称为艺术小组,而是独立研究机构的团体——“法医建筑”(Forensic Architecture)。“法医建筑”创建于伦敦金匠学院,15名团队成员中包括建筑师、电影制作人、记者、软件开发人员和科学家。他们利用科技手段创建动画和交互式地图,以及可导航的3D模型,以此揭示世界各地的罪行和侵犯人权的案件。今年“法医建筑”团体领导Eyal Weizman亦登上“《ArtReview》权力100(Power100)”排行榜的第18位。

印度尼西亚艺术团体ruangrupa,图片来源:ruangrupa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艺术团体ruangrupa在被任命为2022年卡塞尔文献展的策展人之后荣登“《ArtReview》权力100(Power100)”排行榜第10位。团体的形式有效融合各专业的人士,能够形成具有复合背景的创作团队。他们致力于寻找新型艺术机构运营模式,在雅加达开设展览和活动场地,并建立集体研究与当代艺术生态系统古斯库尔(Gudskul),成员中有音乐家、建筑师、作家和老师等多样身份,共同展开对问题、方法和社会变化的认知。

Gudskul现场,2019年沙迦双年展,图片来源:ruangrupa


艺术团队的形式是艺术界在适应多元文化背景下快速发展的社会的一种方式,从具有威信的国际艺术奖项,到反映艺术界权力结构的排行榜,到艺术机构,艺术团体正在逐渐获得话语权,推进艺术界结构性的改变。(撰文/林佳珣)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透纳当代美术馆提供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