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名即得奖?!2019年特纳奖结果出乎意料!
发起人:号外号外  回复数:0   浏览数:730   最后更新:2019/12/04 21:40:06 by 号外号外
[楼主] 号外号外 2019-12-04 21:40:06

来源:雅昌艺术网  张天宇


什么情况?!

日前,2019年特纳奖公布获奖结果:四位被提名的候选人全部获奖。

从左至右分别是Oscar Murillo, Tai Shani, Helen Cammock, and Lawrence Abu Hamdan.

Photo: Stuart C Wilson/Getty Images. Courtesy of Turner Contemporary.


他们是: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b.1985)、海伦·卡莫克(Helen Cammock,b.1970)、奥斯卡·穆里约(Oscar Murillo,b.1986)、泰·沙尼(Tai Shani,b.1976)。


据外媒报道,事情是这样的:


此前,四位候选人曾集体写信给评审委员会,希望考虑将今年特纳奖作为一个集体奖项颁发给他们。“这个时代,无论是在英国还是世界的很多地方,都存在着政治危机,人与人之间已经存在了太多的划分和隔离,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具有影响力的重要艺术奖项,以集体获奖的方式呼吁社会的共通性、多样性以及团结力。”四位艺术家在信中这样写道。


最终,评审委员会一致通过了他们的诉求,也就有了特纳奖有史以来的又一次重大变革。


泰特美术馆馆长、特纳奖评委会主席亚历克斯·法克森(Alex Farquharson)在谈及这个重大决定的时候说:“今年的提名艺术家们聚在一起,以一个团体的形式展示自己,这无疑是给评委会提出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正是这些艺术家挑战传统的精神,抵制了两极分化的世界,捍卫了其他声音。评委会都认为这使得这个‘集体’应该成为特纳奖当之无愧的获奖者。


多位评审团成员们也都赞同这个做法,他们认为:“在这个分裂的时代,我们能够对这种大胆的团结与合作给予支持,这是我们的荣幸。他们的行为具有象征性意义,我们钦佩和重视他们的努力。


今年5月,特纳奖公布提名名单时,外界普遍认为今年是“雨露均沾”——因为跟去年青睐影像艺术家的候选名单相比,今年特纳奖关注的既有影像装置方面的艺术家,也有专注于架上绘画的艺术家。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Maureen Paley, London. Photo by Miro Kuzmanovic.

Lawrence Abu Hamdan, Walled Unwalled 2018 in The Tanks, Tate Modern


劳伦斯·阿布·哈姆丹的作品常探究那些人们听过却没见过的罪行,探讨重建进程、记忆和语言的复杂性以及人权和宣传的紧迫性。评委们被阿布·哈姆丹对声音作为建筑元素的探索以及他通过声音和表演再现特定场景的方式所打动。

Magda Stawarska-Be**an. Courtesy the artist.

Helen Cammock创作于2018年的作品“长笔记”视频截图


海伦·卡莫克最近的个展是在都柏林举办的“长笔记”。评审团赞赏卡莫克的作品“及时而紧迫”,她的作品往往会通过电影、摄影、印刷、文本和表演探索社会历史。

Photograph by Jungwon Kim ,Oscar Murill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D**id Zwirner.

穆里约在上海chi K11美术馆展出的装置.

Photographs by Ou Chia-Cheng  Oscar Murill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museum.


奥斯卡·穆里约突破材料边界的创作方式令人赞赏,尤其是在画作中。他的作品融合了多种技术和媒体,包括绘画、素描、表演、雕塑和声音,经常使用来自他工作室的回收材料和碎片。穆里约的作品反映了他自己的流离失所经历和全球化的社会后果。

Tai Shani, courtesy the artist.

Tai Shani, DC Semiramis, 2018.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The Tetley. Photo Jules Lister


泰·沙尼正在进行的“黑暗大陆”(Dark Continent)项目非常引人注目,特别是该作品将历史文本与当代参考文献和问题相结合。


其实,最近几年,特纳奖每一年的变化都在打破外界的想象:


2015年颁给了凭借利物浦区的街道房屋改造计划而获得关注的伦敦的艺术组合“Assemble”,这不仅是特纳奖历史上首个获奖的艺术团体,更是建筑设计行业首次获得该奖项的团体。


2016年,特纳奖的候选名单中规中矩地选择了四位“纯正”的视觉艺术家,而且其中三位都是女性,这个名单似乎令外界尤为满意。最终,只有30岁的年轻艺术家海伦·马尔滕(Helen Marten)赢得大奖。


2017年3月末,特纳奖对评选规则做出了重大调整:不再对参选艺术家的年龄进行限制。换言之,“只要作品够具突破性”,无论老少都能参选特纳奖。所以当年的特纳奖颁给了时年62岁的艺术家Lubaina Himid,她也成为该奖项创立以来年龄最大的获奖艺术家。


2018年中,特纳奖再次提名了一个艺术家团体作为候选人——“法医建筑”工作室(Forensic Architecture)。但最终获奖的是“用影像艺术说话的艺术家”、代表苏格兰参加2019威尼斯双年展的格拉斯哥艺术家夏洛特·普罗杰(Charlotte Prodger)。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