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观地寄望于艺术品能像丰碑一样记录人类文明,说到底,还是一种乐观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83   最后更新:2019/11/29 11:46:42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11-29 11:46:42

来源:贝浩登画廊


以下文章来源于Tmagazine,作者T China

2000 年 10 月,皇家宫殿 - 卢浮宫地铁站的出口处,近乎是一夜之间,拔地而起一座五彩剔透的新顶篷,远远望去,像一辆来自中世纪的高大马车,披拂着巴洛克艺术的浪漫色彩,刚刚结束远东之行,正在此小憩,满载荣光和希望,预备奔赴城中的宫殿 —— 一旦上路,炫目的珠宝便叮当作响。这架华丽坐骑的底部,台阶拾级而上,墙壁的浅色瓷砖向前延伸,倒映着路面上的清冽光泽。砖块的使用或是为了彰显某种坚固的气质,或是出于对地下甬道采光的考量,与玻璃金属雕塑相得益彰。

《梦游者亭》于巴黎科莱特广场,公共装置


这座《梦游者亭Le Kiosque des Noctambules,2000)直到今天仍被津津乐道,它颇为戏剧性的伫立在巴黎科莱特广场(Place Colette)上,与那座举世瞩目的「万宝之宫」相互遥望。这是为了庆祝第二个新千年的到来,艺术家尚-米歇尔 · 欧托尼耶(Jean-Michel Othoniel)首次受政府委托创作的公共项目,从 1996 年构思直至完成,前后共花费了近五年时间,在接到这项公共委托前,欧托尼耶作为艺术家的创作生涯已近十年。现在看来,无论是玻璃珠、砖块与金属的搭配,或是象征着一直「在途中」的马车,随着艺术家一件又一件充满梦幻气息的作品问世,这些符号都显得更加意味深长。


欧托尼耶个展于杜伊勒里宫


在此之后的几年中,欧托尼耶分别在贝浩登巴黎(2003)、卡地亚基金会(2003)、夏特雷剧院(2005)、佩吉 · 古根海姆(2006)等地举办了一系列个展,期间还完成了数件特定场地的私人或公共委托项目。欧托尼耶标志性的巨型玻璃珠项链雕塑,或是从高处垂下,落在地面上形成自然的弯折,宛若天神的首饰,不小心遗落人间;或是较小体量的散落在古树粗壮的枝桠间,伴着枝叶摩挲发出的沙沙声响,如同神话里祈福的花环,正在接受风吹日晒;或是在画廊中等待被藏家收入囊中,或是在美术馆里与不同时期的艺术品展开对话……不同性质的展览和委托,奠定了艺术家在法国,乃至国际艺术界的声誉。每一次新的落成,都是对作品深度与开放性、材料的延展性及其工艺等不同方面的艰巨考验。

欧托尼耶个展于威尼斯的佩姬 - 古根海姆美术馆现场


在不受干扰的纯白空间作展示,与接受私人或公共委托为特定空间创作,对艺术家而言,是不尽相同的经验。针对后者,艺术家需要考虑诸多因素:在哪个国家或地区、拥有怎样的人文背景、如何将他人的愿望与个人的表现方式联系起来,等等。而后者,被欧托尼耶视作工作的核心:「我为世界各地的空间创作,生活在不同空间内部的人们,经历着他们各自的故事。每当我创作出受关注的作品,并被邀请进入公共空间时,我都会尽可能地先理解当地环境、与之共事的人们的愿望,以及这些作品将在怎样的文化情境中被观看。」

欧托尼耶作品于巴黎卢浮宫群展现场



欧托尼耶认为,作为视觉艺术家,首要学习掌握的是聆听,「沟通是我在做准备工作中最关键的部分,我会由此确定作品的形式,最终将他们纳入创作体系中,我通过这种方式拓展边界」。相较而言,在画廊或机构,甚至退至艺术家工作室的创作,显得更具有实验性,类似产品的研发过程,它不需要针对某一特定组织或群体,而是更多的折返初衷,对作品内核、形态和材料进行调整优化,使之在下一次「重返」公共空间,被公众给予功能抑或审美的期待时,能够承载艺术品本身作为文化符号的输出使命。艺术家一直在寻找 —— 除了受到重力形成的自然形态之外,由一颗一颗玻璃珠串成的雕塑,应该以何种理由伫立在观者面前;或者说,如果他的雕塑作品本质并非只是被放大数十倍的炫耀配饰,又应该是什么呢?

欧托尼耶在巴黎的工作室


从 2000 年末创作的一系列作品来看,欧托尼耶的雕塑似乎已经为自身的存在,找到了更进一步佐证:它们以几个球体为支点,摇摇晃晃、却十分稳固的站了起来;或者扶墙而上、带着几何美学的平衡感悬浮在空中。逐渐地,这些由球体组成的环状物愈加精炼,指向性也更加清晰 —— 欧托尼耶把法国著名心理学家 Jacques Lacan 提出的、用来阐释人类心理结构的精神分析符号引入作品形式中,彻底改变了这些被串联在一起的珠子的引申义 —— 它们不再只是充满想象力的装饰,而是以一种知识的形态被确立下来。更有趣的是,这些具有全新面貌的作品,自主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空间,吸引着对它们感兴趣的群体。

欧托尼耶于贝浩登(巴黎)个展,2009

墨西哥本土的一位年轻数学家 Aubin Arroyo,第一次通过网络看到了这些雕塑,他发现自己 15 年来研究用数学公式演算出的虚拟图像,竟与欧托尼耶创作的雕塑惊人的相似,很快与他成为了网友,并在不久后,飞往艺术家在巴黎的工作室拜访。这次线下会面,见证了他们在世界两端创造、不同学科的阶段性成果,正在彼此论证。这一发现,让两人都重新认识到,不断实现脑海中的想法这件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构建世界的重要部分;不同领域、边界之间的关联,或许远比我们想象得深远。


而在此之前,欧托尼耶早已展开与不同领域之间的连结。自 1990 年代以来,他一直在世界各地寻找优质的制造商, 2009 年,他与手工玻璃吹制公司合伙人 Matteo Gonet 一起探访印度,发掘当地工匠的古老技艺;2015 年,他与景观设计师 Louis Benech 因共同为凡尔赛水上剧场创作而相识,此后又一起完成了数个项目;与法国建筑师 Jean Nouvel 的合作,更是从 1980 年代就已经开启……当初那架歇停在卢浮宫前「载满珍宝的马车」,从未停下过脚步,奔跑在不同的文化疆土之间,向东穿过阿拉伯国家去往日本,向西跨越大西洋抵达美洲。这架象征承载着「美好、欢乐和希望」的马车,沿途总有人忍不住将之拦下,以支付费用作为交换条件,试图让它留下些什么以一种折衷的方式,写入自己的文化叙事中。

欧托尼耶在工作室


今年,欧托尼耶与 Nouvel 再度携手,完成位于卡塔尔首都多哈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项目,合奏了一曲雕塑与建筑的交响。艺术家工作室为此制作了 114 件形态各异的喷泉雕塑,由包括工匠艺人在内的 100 多人共同完成,覆盖了占地 8,800 平方米的巨大泻湖表面,比他永久安装在凡尔赛宫的《美丽的舞蹈》 (The Beautiful Dances)足足大五倍,这也是迄今为止,艺术家实施的所有公共项目中最为工程浩大的。这些受专业书法家协助、从阿拉伯字母抽象而来的雕塑,以一种超越语言的形态,获得了新的生命力,漫步在泻湖周围向前望去,它们正自豪激昂地、书写在状若沙漠玫瑰的博物馆之上。

凡尔赛宫现场, 2015,摄影:Thomas Garnier

卡塔尔国家美术馆现场,2019,摄影:Othoniel Studio


近两年,欧托尼耶试图绕过人们熟悉的「雕塑」的样子,向「玻璃建筑」进发,大刀拓斧地使用玻璃砖块 —— 尽管这一疯狂而绮丽的念头,早已在他脑海中盘桓,却曾因迟迟未找到合适的实现方式被搁置。直到那次印度之行,当他目睹当地人把砖块堆在路边,身边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彩色玻璃制品,彻底改变了欧托尼耶对于这种的想象。一旦砖块堆积的规模足以比拟黑暗的巨浪、旋绕而上的玻璃珠宛若飓风无声地前兆,欧托尼耶说:「我对此充满期待,当雕塑达到一定规模,人们可以进入、攀爬,甚至居住其中,将会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怎样不同的体验与思考。」

欧托尼耶于贝浩登(上海)的展览


事物永远在流转,故事仍然在续写,我们于是多少有些悲观地寄望于艺术品能够像丰碑一样被固定下来,成为人类文明的诺亚方舟。艺术家欧托尼耶用身体力行,在世界各地树立起相似的丰碑,不同人群得以跨越种种差异与隔阂、彼此交流。欧托尼耶用艺术的旅程启发着我们,把自己卷入不断变化着的大潮中,就是在参与对世界的创造。

尚-米歇尔·欧托尼耶个展正在贝浩登(上海)呈现,将展至 2 月 22 日。

撰文:殷雅迪

图片承蒙艺术家与贝浩登提供

© Jean-Michel Othoniel at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9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