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尔当代艺术工业双年展:《永生》是通向“多重未来”的入口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79   最后更新:2019/11/25 16:42:12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9-11-25 16:42:12

来源:artnet


第5届乌拉尔当代艺术工业双年展现场。图片:乌拉尔当代艺术工业双年展


第5届乌拉尔当代艺术工业双年展——俄罗斯规模最大的当代艺术国际项目之——正在举行,展览持续至12月1日。双年展在两个场馆同时进行:乌拉尔光学机械厂(the Ural Optical and Mechanical Plant)与建于1845年,坐落在叶卡捷琳堡主要道路交汇处的历史建筑Coliseum剧院。


本届双年展的主题为《永生》。由翁笑雨(古根海姆美术馆策展人,纽约)策划的主展标题为《至多重的未来》(For a Multitude of Futures),它通过探索人性与科技间日趋复杂的关系去回应该主题,对生与死之日渐简化的关系进行大胆地重新想象,质疑对“永生”单一性的物质性追求,从而提出通向“多重未来”的可能性。

第5届乌拉尔当代艺术工业双年展现场。图片:乌拉尔当代艺术工业双年展


第5届乌拉尔当代艺术工业双年展的主展部分涵盖了来自25个国家、76位艺术家及艺术团体的作品,通过多样的媒介表达不同的声音:有通过绘画来想象切尔诺贝利核灾难后被废弃的学校模样;有通过摄影来记录人类生命之脆弱的图像;有在大规模基建项目和传统原住民神灵仪式之间建立关系的多频视频;有涉及工厂劳工历史的声音装置;有受“不死水母”启发而创作的雕塑,等等。


乌拉尔工业双年展委托人、博物馆及展览中心ROSIZO地区发展总监Alisa Prudnikova说:“乌拉尔双年展从它诞生之际便着重探讨’工业性’。项目与项目间主题的连贯性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一开始,我们关注于本地区的特点,并致力去阐释工业和艺术生产中的种种关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意识到双年展本身即是一种工业,它改变了它的周遭环境并在其中生成了复杂的关系网络。所以我们现在转向事关结果的问题:当生产和创造艺术的过程结束后,它们会留下什么?

Ilya Fedotov-Fedorov,《Exo-Bud》,2019,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双年展展示了诸多艺术史中重要的作品,如美国艺术家Adrian Piper的《Adrian Moves to Berlin》(2007),意大利艺术家Franco Vaccari的《Le**e on the Walls a Photographic Trace of Your Fleeting Visit》(1972/2010/2019),和古巴裔美国艺术家Felix Gonzalez-Torres的《“Untitled”(Revenge)》(1991)。已故德国艺术家Charlotte Posenenske的大型场域特定雕塑《Vierkantrohre Serie DW(Square Tubes Series DW)》(1967)也是本展的亮点之一。一向渴望为公众制造艺术的Posenenske在完成这件作品后的第二年便决定结束艺术生涯以攻读社会学学位。这件由工业卡纸做成、形似通风管的装置没有固定的形态,他人可根据展览空间去再组装它,艺术家的著作权就此被分散和延续下去,而作品也达成了一种永生。

Charlotte Posenenske,《Vierkantrohre Serie DW(Square Tubes Series DW)》(1967)。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此外,展览上还包括了十余位华裔艺术家的作品。这些艺术家包括:陈莹如、何翔宇、洪子健、许家玮、刘窗、刘庆元、刘沁敏、潘律&王博、黄炳、以及焉醒。


王博与潘律的双频影像作品《瘴气,植物,外销画》(Miasma, Plants, Export Paintings,2017),一个时长28分钟的论文电影,围绕19世纪驻扎香港的英殖民者对“瘴气”的迷信展开,探讨了早期殖民主义与科学的联系,它对被殖民地区空间和阶级的影响,以及它背后的世界观:西方科技是衡量一切的公制。艺术家为双年展特设了一些装置元素,如微型花园和外销画的高仿画。

王博,潘律,《瘴气, 植物, 外销画》(Miasma, Plants, Export Paintings,2017),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s


何翔宇的双频影像装置作品《Terminal 3》(2016-2019)以多空间视觉语言叙事带观众一窥来自非洲国家的学生在河北吴桥杂技学校中的日常生活。伴随影像的是用彩色黏土做成的杂技演员微型雕塑。这些学生在半自愿的情况下像黏土一般被重塑——身体与身份一并变得柔软——而祷告似乎成为了他们肯定自己身份的唯一方式。

何翔宇,《Terminal 3》,2016-2019,双频高清录像截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ndrew Kreps Gallery, New York, SCAI The Bathhouse, Tokyo,White Cube, London and Hong Kong, and White Space, Beijing

陈莹如的影像装置作品《超星鉴定》(Extrastellar Evaluations,2016)用神秘学的语言讲述了一个荒谬的虚构故事:陷身地球的外星人通过创作极简主义艺术与外太空的同胞沟通。在提出对历史的再想象的同时,艺术家也通过挪用幽默地抵抗艺术史“纪念碑化”的逻辑,将艺术作品视为可适应新语境和新叙事的活物。

陈莹如,《超星鉴定》(Extrastellar Evaluations,2016),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双年展展示了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的馆藏作品:菲律宾艺术家Maria Taniguchi的单频录像《Untitled(Celestial Motors)》(2016-2019)。作品由一辆崭新的吉普尼车——由美军驻扎菲律宾时所用的军事吉普车改造而来的交通工具——的特写镜头组成,冥想式地反思了有关科技与文化、殖民主义、时间的议题。

Maria Taniguchi,《Untitled(Celestial Motors)》,2016-2019。单频高清录像截图。图片:Courtes of the artist and Sifang Art Museum Collection,Nanjing


翁笑雨说:“通过交织与叠加在一起的子主题——‘火’、‘暴力与蘑菇云’、‘蝴蝶与博物馆’、‘时间’、‘不死’、‘劳动与无聊’、‘镜与明镜’、‘水母’、‘记忆与回忆’、‘被遗忘的手艺与知识’和‘变形的生命’——展览编织出了一系列能够拓展我们对科技的理解、以及重新认识科技与我们生活关系的体验。它意在挑战超人类主义追求永恒的蓝图:他们将’以科技加速视来战胜死亡’视为人类未来的唯一可能性。”双年展的目的正是开启通向“多重未来”的可能性。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