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松松个展《我的祖先》| 从视觉转换到审视历史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00   最后更新:2019/11/19 11:24:40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9-11-19 11:24:40

来源:绝对艺术  Xu Tianchu


中国当代艺术家李松松出生和成长在一个急速变化的时代,外来文化的入侵和引入,对这一代中国人产生了极大的冲击。他的作品多以照片为基础,反映个人经历及历史事件。通过具有张力的笔触和强烈立体的色块,对场景和人物进行结构与重建,并形成独特的绘画语言。李松松说艺术家的工作是一直在进行的,自己将创作视为一种自我训练。这种坚持,使他成为中国当代艺术中不可或缺的一员。

李松松 我的祖先 展览现场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的最新个展《我的祖先》已于2019年10月25日在纽约佩斯画廊开幕。这是继2011年之后,李松松在纽约的第二次个人展览,所展出的11件绘画作品,均为艺术家近两年来的重要创作,展期至2019年12月21日。

李松松 我的祖先 展览现场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我的祖先 展览现场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我的祖先 展览现场 图片:Xu Tianchu


走进佩斯画廊纽约全新的八层旗舰大楼的二层,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李松松的新作《静夜思》(2019)。李松松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参考了诗人李白《静夜思》的古诗创作方式。构图采用“五列四行”的色块,即古诗“五言绝句”的载体形式。艺术家解释:“在作品网格中,我画的第一个色块所对应的是汉字‘头’,但其实这个字第一次出现在诗中,是第三行“举头望明月”中的第二个字。绘画这些网格的顺序并不是依据古诗的字句顺序,而是根据实际需要。所以说,先绘制的色块不会对后面的产生影响。”

同样,色调从上至下逐渐变暗,与诗意的变化、诗人的心情相对应。李松松将颜色与诗意,构图与诗体之间做出了跨越千年的呼应,用个人记忆和绘画语言,将一首上到80岁老人、下到6岁孩童都能朗朗上口的古诗,用极强视觉的方式铺展开来,亦是一种“无意于工而无不工”之妙境。

李松松 静夜思 铝板油画 160 x 200 x 145 cm 2019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静夜思》(局部细节)

李松松 南方 布面油画 330 x 260 cm 2017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南方》(局部细节)

李松松 崩 铝板油画 310 x 380 cm 2019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崩》(局部细节)

“当李松松使用那些呈现出核心事件的照片或者画作,作为创作参考时,最终完成的作品并没有对这些参考提供一个清晰的答案,而是又提出了新的问题。”正如德国巴登巴登国立美术馆(Staatliche Kunsthalle Baden-Baden)策展人Hendrik Bundge评论的一样,展览中《南方》(2017)和《崩》(2019)等,这些基于历史照片所绘制的作品,模糊却又真实,仿佛深入探讨历史事件的同时,也提出了疑问。李松松用油彩将照片进行客观的记录,强力的笔触和厚重的颜料所展示的是场景构成的稳定性和人物动作的瞬时性。在视觉上上形成了一种不可被打破的稳定状态,但也许在视觉背后的叙事线上正在暗潮波涌。这是一种视觉语言上的转化,通过绘画这个载体为观者提供重新审视公众图像的机会。

李松松 Owga(III) 布面油画 100 x 100 cm 2019
图片:Xu Tianchu


除了探讨外在环境和事件,李松松对生活中的事物进行描绘,同样为观者提供梳理生活细节的机会。《Owga(III)》(2019)这件作品所画的,是李松松的儿子那顶着杂乱的头发的背影。无法看到男孩的正面使得作品和观者产生了一定的疏离感,一种不可穿透性通过笔触的厚度体现出来。这张肖像画中浓烈的黑色线条,就像是卡通漫画、飞机安全手册或者是医学解剖图中常用的描绘方式。李松松表示:“我在创作中使用这种笔法的目的十分简单,就是想尽可能清晰地描述某些内容而不会引起歧义。漫画中图像的使用是作为视觉语言来连接情节,我想到可以将这种方式运用到我的作品中,从而消除个人风格的痕迹。”

李松松 佐罗 布面油画 120 x 100 cm 2019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骨成灰 布面油画 180 x 300 cm 2019

图片:Xu Tianchu


另外两幅创作手法相似的新作便是《佐罗》和《骨成灰》。与李松松对公共图像的描绘不同,这两件作品更多地展示了李松松对个人记忆的叙事。《佐罗》(2019)这件作品是为了纪念艺术家爱犬的离世。作品中吐着舌头、英俊且调皮的猎犬形象,是李松松依据佐罗的**照片绘出的。“我并没有将佐罗当做一只动物来创作,而且是肖像。在肖像创作中如何看待所选主题的内在现实,对艺术家而言着实是一种挑战。” 另一件作品《骨成灰》(2019)是在火化佐罗后,在火化盘上留下的骨灰。这件作品的细节更加丰富——是残酷的混乱的,但却又是解脱的温柔的。在展厅中,两件作品左右并列,给人以最直观视觉冲击。截然不同的笔触,将记忆转换为视觉图像,对生活进行解构后重组。

李松松 布郎迪 布面油画 210 x 180 cm 2019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我的一位祖先布面油画 210 x 210 cm 2019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黑船 布面油画 160 x 210 cm 2018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小弟 布面油画 210 x 150 cm 2017

图片:Xu Tianchu


独立策展人冯博一曾评价李松松,认为李松松对历史和公共图像的兴趣,并不是要去为已成定论的历史价值进行判断,而是在视觉上将感受到的文化记忆,进行了客观、朴素、直接地潜置予他的创作之中。这种转换的塑造,为创作提供重新思考历史记忆的视角,也为观者提供审视历史的集体记忆和个人记忆之间关系的新语境。

李松松 我的祖先 展览现场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我的祖先 展览现场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 我的祖先 展览现场 图片:Xu Tianchu

李松松:我的祖先

2019年10月25日 - 12月21日

佩斯画廊(纽约)

地点:纽约,西25街540号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