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 对谈|阿尔敏·莱希-毕加索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44   最后更新:2019/11/18 11:26:08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9-11-18 11:26:08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Sam Gaskin


阿尔敏·莱希-毕加索。图片提供:阿尔敏·莱希。摄影:Jouk Oosterhof。


法国画廊主阿尔敏·莱希-毕加索(Almine Rech-Picasso)于2019年7月在上海历史悠久的外滩开设了她在亚洲的第一个空间,这使她的画廊空间数目增加到5个。上海分画廊位于外滩琥珀大楼二层,面积约为4000平方英尺。这是一个美丽的仓库大楼,最初由中国中央银行持有,贝浩登和里森画廊也在此设立了分画廊。画廊的开幕展览“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展期:2019年7月12日至8月24日)展出了君特·福尔格(Günther Förg)、约翰·M·阿姆利德(John M Armleder)、让-巴蒂斯特·贝尔纳代(Jean-Baptiste Bernadet)、西尔维·夫拉里(Sylvie Fleury)等艺术家的作品。


1989年,莱希-毕加索和西里·普特曼(Cyrille Putman)在巴黎玛黑区(Le Marais)开设弗罗门特·普特曼画廊(Galerie Froment-Putman),展出一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的灯光装置。该首展契合了她对激进艺术家的追求。当时,特瑞尔并没有任何欧洲交易商代表,莱希-毕加索展出如此昂贵的装置作品的决定令人惊讶。她毫不妥协的态度一直延续到1997年自己同名画廊成立,从乌戈·罗迪尼(Ugo Rondinone)到荒木经惟等画廊合作艺术家,为画廊在布鲁塞尔、纽约、伦敦和上海的展览奠定基调。


目前阿尔敏·莱希上海空间正展出詹姆斯·特瑞尔的“Wide Glass”系列(2004–)的灯光装置。自1989年以来,詹姆斯·特瑞尔一直与阿尔敏·莱希保持合作。11月5日开幕的詹姆斯·特瑞尔展览在上海两个主要的当代艺术博览会——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和ART021期间展出,而阿尔敏·莱希同时参加了两个博览会。两个博览会展位的墙壁上均是明亮的布面画作,ART021上展出的是彼得·哈雷(Peter Halley)、马库斯·贾马尔(Marcus Jahmal)和布赖恩·卡尔文(Brian Calvin)等艺术家的作品,在西岸艺博会则展出河钟贤(Ha Chong-Hyun)、维维安·斯普林福德(Vivian Springford)和约翰·M·阿姆莱德(John M Armleder)等艺术家的画作。


在此次对话中,莱希-毕加索表达了画廊走向全球,在中国大陆开业时遭遇的挑战和机遇,以及詹姆斯·特瑞尔为何能代表画廊的身份和雄心。

詹姆斯·特瑞尔,《光之城》,2019。展览现场:詹姆斯·特瑞尔,阿尔敏·莱希,上海(2019年11月5日至12月21日)。© 詹姆斯·特瑞尔。图片提供:艺术家与阿尔敏·莱希。摄影:Alessandro Wang。


2014年,当你刚刚开设伦敦画廊时,Ocula内容总监安娜•迪基(Anna Dickie)和你进行了对话,那是继巴黎画廊(1997年成立)和布鲁塞尔画廊(2008年成立)之后的第三个画廊。五年后,你的空间延伸至纽约上东区(2016年)和上海(2019年)。位列世界上最全球化的画廊会带来哪些挑战和机遇?


甚至在我们第一次打开通往巴黎空间的大门之前,我就一直致力于为画廊培养一个高度国际化和跨世代的展览计划,随着我们的成长,这样的计划开辟了新的机会,拓宽了我们的关注范围。每一次扩展我们的平台都提高了我们支持和投资新一代艺术家的能力,这是我们画廊DNA的核心考量因素。我一直认为冒险是有价值的,虽然适应不同地区市场的特殊性肯定会面临挑战,但我很感激在我们在不同城市设立画廊时,都得到了当地文化社区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支持。

展览现场:日内瓦·费吉斯,“浮游世界”,阿尔敏·莱希,上海(2019年9月20日至10月19日)。图片提供:阿尔敏·莱希。


鉴于这是画廊在亚洲设立的第一个分画廊,难免会令人产生疑问:为什么会选择上海,而不是北京、香港、新加坡或东京?


决定在这里开设画廊时,我就已经对上海艺术生态系统的活力以及这里以一种引人入胜和全面的方式发展感到兴奋。整个城市新兴美术馆和画廊以惊人的速度增加,来自世界各地的公众对艺术的兴趣迅速增长,使这种活力清晰可见。也许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被艺术家驱动的画廊,我们努力满足艺术家不断变化的需求和愿望,为他们提供展示作品的新机会。通过与不同艺术家的交谈,我发现很多人都有兴趣在中国大陆展示他们的作品。我很高兴能为我们的艺术家们提供这样的平台,为上海及周边地区的文化社区做出更深入的贡献。

展览现场:“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阿尔敏·莱希,上海(2019年7月12日至8月24日)。图片提供:阿尔敏·莱希。


在中国大陆,任何形式的文化生产都需经过审查。在这种环境下,你如何继续推出大胆、富有挑战性的展览项目并降低运营风险?


虽然在某些方面,展览项目会更加复杂,但我们已做好充分准备,在中国以标准章程、程序和文化敏感性来安排展览,并继续与区域顾问、市文化局和其他相关部门合作,取得他们对我们的艺术家和展览项目的支持。多年来,我们一直参与亚洲市场,认识到中国市场需要开放的对话和相互的理解。我们的团队怀着极大的尊重和愿意适应的心态进入了这个复杂但富有挑战的系统。


同样,随着Instagram、Twitter、Youtube、Facebook和Google等网站无法登录,这里有着独特的媒体生态系统。与西方惯常的媒体策略相比,上海分画廊的媒体策略有什么不同之处?


诚然,媒体生态系统各不相同,但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并且已经适应了这种情况。我们了解到能在当地的语境中占有一席之地非常重要,因此自2017年以来,我们一直保持微信公号的活跃性,旨在让用户了解画廊在全球的活动和展览。

展览现场:“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阿尔敏·莱希,上海(2019年7月12日至8月24日)。图片提供:阿尔敏·莱希。


上海分画廊位于外滩虎丘路上,它被昵称为“美术馆之路”,附近还有外滩美术馆和佳士得拍卖行,但西岸博览会、主要的美术馆以及越来越多的商业画廊已经将上海的艺术能量中心转向了西岸。虎丘路的位置有什么优势?


我很高兴在历史悠久的琥珀大楼中拥有如此美丽的空间,这为我们的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平台来展示他们的作品,并与本地的收藏家和策展人建立联系。随着上海文化景观不断演变和扩展,以这样一种充满活力和相互支持的方式在全市范围内传播,上海正焕发着活力。外滩在这个不断发展的图景中继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虎丘路是我们画廊在这座城市建立形象的理想场所。


2017年,你们就开始参加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年,除了继续参展西岸艺博会之外,还首次参加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你为什么决定参加两个博览会?


两个博览会都有强大的实力,每个博览会都有自己独特的卖点、机会和受众。我期待着2019年能与这两个博览会深入合作,并通过参加这两个博览会进一步地在该地区建立一个具有强大的收藏家、朋友和合作伙伴的网络。

展览现场:詹姆斯·特瑞尔,阿尔敏·莱希,上海(2019年11月5日至12月21日)。© 詹姆斯·特瑞尔。图片提供:艺术家与阿尔敏·莱希。摄影:Alessandro Wang。


1989年,你作为弗罗门特·普特曼画廊的联合创始人,首展展示了詹姆斯·特瑞尔的作品。这是这位美国艺术家的作品第一次在欧洲展出。在上海艺术周期间,当整个城市的艺术引擎为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和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而加速运转时,你再次展示了特瑞尔的作品。特瑞尔对画廊的品牌建设有多重要?


画廊的品牌不能凭空因任何一位艺术家而出彩,而必须被视为一个需要积累、平衡的整体,以创造出有意思的、跨代际的对话。把特瑞尔和更加庞大的计划联系在一起,是因为他是一位艺术创作先驱,也是他这一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通过使用光作为媒介,特瑞尔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看待和思考艺术的方式,而艺术在今天仍然引起深刻的共鸣。他操纵光、空间和感知的方式,有一些基本上是人类普遍共感的东西,而且也应该让所有人都能享受。

展览现场:日内瓦·费吉斯,“浮游世界”,阿尔敏·莱希,上海(2019年9月20日至10月19日)。图片提供:阿尔敏·莱希。


在阿尔敏·莱希画廊网站上列出的66位艺术家名单中,只有5位艺术家来自亚洲,其中包括来自韩国的河钟贤和金展妍,日本电子音乐艺术家池田亮司以及1978年出生于苏州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徐渠。画廊在亚洲的目标主要是继续专注于销售欧美艺术家,还是你也在寻找可以合作的亚洲艺术家?


我们选择艺术家的标准是基于他们的作品质量和他们在我们更大的展览项目中的整体契合度,而不是根据任何特定的地理区域。最重要的是,艺术家的作品要有很强的真实性和独创性。随着我们继续加强在亚洲的联系,我们也很高兴能够加深与该地区艺术家的接触,并找到新的机会与众多的人才建立联系,但我们将继续利用我们在全球各地的空间,在不同和令人兴奋的环境中展示我们多样化、高水准的展览。


你嫁给了伯纳德·鲁伊斯·毕加索(Bernard Ruiz-Picasso),画家帕布罗·毕加索的孙子。从二战到1980年代这段时期,在国内很难了解外国艺术,而毕加索这个名字无疑是艺术史上标志性的一部分,就如同有人说自己住在卢浮宫一样不合常理。在亚洲,人们对你的姓氏有何反应?


在亚洲的收藏家并不总是熟悉伯纳德的名字,但由于我们经常在展览中展示毕加索的现代艺术作品,确实会出现一些问题,与收藏家讨论毕加索与当代艺术和其他主题的联系和影响,总是非常有趣。


翻译:py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