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的“新欢”?卷入潮流艺术热浪的清醒者艾迪·马丁内斯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05   最后更新:2019/11/17 15:53:27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9-11-17 15:53:27

来源:artnet


“艾迪·马丁内斯:游宴”,余德耀美术馆,2019,摄影:王闻龙


将近十年前,艺术家艾迪·马丁内斯(Eddie Martinez)从具象绘画转向抽象时,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潮流艺术——这一方兴未艾的概念中的一员。当然,将马丁内斯贸然的归入这一群体有失偏颇。准确地说,是他作品中纯熟大胆的线条和卓群鲜明的色彩,受到了来自同样爱好潮流艺术的藏家喜爱,比如周杰伦。还记得周杰伦是一个“听妈妈的话”的孝顺孩子吗?在今年2月拜访过马丁内斯的工作室后,周杰伦用艺术家回赠的包包当作了母亲节礼物。
马丁内斯在布鲁克林度过童年,却在美国各地长大,包括佛罗里达州、马萨诸塞州、德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他在波士顿艺术学院读了一年,然后他意识到自己无法继续学业,几乎是自学成才。他以其与丝网版画相结合的大尺幅绘画作品而闻名,在过去10年里创作了一系列风格一致的作品,成功地将美国抽象画的传统与街头的活力融合在了一起。被卷入这场热潮的更重要事件,是马丁内斯在今年5月香港拍卖中的三件作品分别以106.25万港元、93.75万港元与250万港元的成交价三次刷新艺术家之前的个人拍卖纪录。马丁内斯似乎还未准备好迎接这一切。他说:“我正处于这种事情开始的中间,我不知道它会持续多久,它会去哪里,没人知道。我不希望它停下来。就是这样,没有办法控制它。”
但昼夜不停的艺术世界还是会推着他向前走,如今他在中国大陆的首个个展“游宴”(Open Feast)来到上海,在2019年11月7日至2020年1月12日期间,作品以惊人的尺幅于余德耀美术馆项目空间中展出。用丙烯和石膏粉绘制的“曼陀罗”系列漂浮在空间中,而用布面油彩、喷漆、油画棒、丙烯颜料、三福记号笔,亚麻及帆布拼贴而成“餐桌”系列铺满了展厅的整面墙壁。

“艾迪·马丁内斯:游宴”,余德耀美术馆,2019,摄影:王闻龙


绘画自然是有意识的,马丁内斯明显更关注无意识的那一面,对他来说,绘画的欲望本身就是一种身体的强迫。笔刷、调色刀、手指、螺丝、笔刷的另一头,周围的一切皆可服务于绘画。就像展览中的纸上速写,并不是如草稿一般的存在,而是与大尺幅的布面作品占有同等的地位。对马丁内斯而言,布面作品的主体往往源自日常积累的各类纸上速写,诞生于往返工作室、餐厅及闲暇活动的途中,日记一般忠实记载了艺术家对现实世界的观察与再现。

艾迪·马丁内斯,《空中曼陀罗》(Mandala in the Sky),布面丙烯及石膏粉,直径502.9厘米,2019年 © Eddie Martinez and Timothy Taylor Gallery,摄影:王闻龙

这也造就了马丁内斯作品中难以预料的随性与生活气息。“我想我很难用‘风格’一词,我认为‘风格’作为艺术中的一个词已经变得有点太开放了。因为我是Eddie,所以无论画什么都是我的经历,我不认为我会制作极简主义的黑色绘画。”

于是我们会在游宴的巨幅画面上遭遇多种体裁,能看到寓言性质的叙事绘画,静物以及肖像画混合在一起;一些不断出现地大眼睛和头骨意象;簇拥和分散的区域;黑色背景下的重复人物构图以及边缘地带似乎尚未“涂满”完成的样态。如果熟悉绘画历史,你可能还会看到解放的新表现主义,早期的彼得·索尔,阿尔希尔·高尔基,菲利普·古斯顿,德·库宁和大卫·霍克尼,甚至是行动绘画的波洛克。马丁内斯对抽象的思考更胜于无形,他曾经形容自己的作品是“爆炸的毕加索”,这看起来不无道理。

艾迪·马丁内斯,《游宴》(局部),布面油彩、喷漆、油画棒、丙烯颜料、三福记号笔,亚麻及帆布拼贴钉于画布上,289.6 × 1954.5 厘米,2019,作品图片由艺术家及伦敦泰勒画廊提供


尽管这个大型画作看起来过于劳累或过于讨人喜欢,但马丁内斯的画作却采用了更为空间化的形式方法。他喜欢画布上所有的东西,比如污垢,灰尘和昆虫。在这幅画作里,有更为可爱的东西撩拨着马丁内斯的心弦,是他孩子的脚印。作为一种外部世界闯入画面的证据,他喜欢留下这些真实的东西。就跟画面中不断重复描摹的事物一样,是外部真实环境与绘画作为一种体裁的内部之间精心的语法。

从现实到画面的距离,马丁内斯有自己独到认知。于是也不得不承认艺术家在丝网印刷这个手法上的“狡猾”,这个过程中,原本绘制的材质被消除,反而有了一种面对现实的独白感。

马丁内斯对当下的生活感到非常开心。他更在乎自己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是孩子的出生。住在5000平方英尺的工作室里,他还做出了一个有意识的决定,停止无休止的工作,停止成为截止日期的囚犯。“我的调色板现在发生了很大变化,我认为黑色线条仍然存在,但是其中很多都被其他颜色所覆盖,黑色被推回了。”“因为快乐吗?”“你可以这么说。”


很多观众都好奇他的作品是否存在特定的故事背景或意涵,马丁内斯曾在以往的访问里说过自己跟其他艺术家的分别,是作品不太会涉及强烈的社会意义,他希望强调的是创作时的速度与随性、追求自然和无添加的感觉。因此,观众可以在作品里感受艺术家挥笔的快感,亦会发现充满童趣的线条和符号。艺术家会在作品完成后才会为它们起名,旨在反映生活琐碎片段,就算与绘画的关系不大他也不在意。


有趣的是,这种态度反而让马丁内斯的作品拥有了对于生活的醍醐味。“那是我的画布,我对控制观众的体验不感兴趣。因为我认为这会使某人烦恼,我不会故意这样做。”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当代生活中的良好品德,它完美地为作品里日记式的内省和档案式的冲动,提供了轻松地观看视角。这是艺术家随性的表现,也是为什么当马丁内斯的当代生活迫近意识涌动的画布(纸巾、纸本、餐盒……)时,一切轻巧的如尘埃飘落。

艾迪·马丁内斯:游宴
余德耀美术馆
2019年11月7日至2020年1月12日


文 | Gerald Li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