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杰:小郭的再次来信和我的回复
发起人:ZZ  回复数:6   浏览数:2573   最后更新:2008/12/09 13:37:26 by guest
[楼主] ZZ 2008-10-27 10:41:00
回老邱
郭立军

关于方法论和本体论的问题其实是我们大家私下经常讨论的问题。确实你教会了我们在今天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中辨别清楚了艺术本来是怎样的。可艺术就在那里我们怎样才能做得到呢,你又提供给了我们总体艺术的方法论,社会调查是一种方法,我也从来不怀疑还有各种各样其他的方法,确实是应该回到人本身来。这里有个问题是困扰我的就是艺术品和他的风格,例如我们依着这套方法做出的作品是不是应该就是总体艺术品,还是就是艺术品。艺术品似乎总是绕不开被冠以各种派别。但是对我来说我挺愿意承认它是只是件艺术品,而不愿意是总体艺术品,因为我不愿被归类。虽然我们极力为我们在历史上寻找各个相关的大师来寻祖归宗,他们也的确滋养我们,但这样对我们来说是很不利的,我不知道有这样的想法对不对?

再回到关于方法的问题上来,很惭愧的是我能进入这套方法是比较晚的,可能真正运用它来做作品的时候是装置课的时候开始的。起先对于整个细想上的东西我是比较理解的,但是对于运用公式化的方法来做作品我就比较怀疑和排斥。我不知道这样说不是比较矛盾,但却是是我那时候内心的问题。因为我之前总认为艺术是很神秘的事情,说清楚都很难,怎么能用公式推导呢。本来以为他相对与那些生活中的东西是高高再上的,这样视乎是把一个理想化的东西给打破了。但是后来拿自己画画仔细想了一下,我在以为我画好了是因为有一种方法以外的东西给了我帮助,其实是我掌握了一个方法,没什么神秘的东西。因为我受这样的成见束缚比较深,所以很长时间才转了过来。

在装置课时我便开始找一些适合自己的方法,我们四个在一起的时候也常借助电脑搜索,用一些头脑风暴,联想和概念扩展等方法来工作。但是很多时候想到一半的时候就会被卡住,要不出来的东西感觉总是连自己也说服不了,更多像是拼贴。我估计志远也和你提起过我们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我是发现我们每次把这些东西用的都很死板,我们也常寻找一些我们大家认为好的艺术家的作品来分析期待从中找到一些方法,也同时来检验自己的方法。

得到的是一些好的作品能够纳入我们的方法来推导,但,当自己用得时候就很难产生作用。这里我思考的是我们不能得知做出那些好作品的艺术家是否用了和我们同样的思维方式。我们这样分析一番总有些马后炮的意味。有时我觉得我们的方法像是一个准则,好的作品符合这些准则,但准则不能给我们当工具。
这是我当时总结方法的一些思路:首先,是调查,找出各种关键词,这是全局观;其次,是对关键词展开头脑风暴,联想,概念扩展,经过几轮这样的分析之后最好是导向一些具体的事件活相关物;再次,就是对相关物和事件进行形式联想。这里就可以选择自己觉得感兴趣的入手。可以从物理方面入手,包括视觉的,嗅觉,听觉。触觉等。看看能导向那些可能性。最后是把前面的问题容纳在后面的那些形式当中形成作品。当然这些东西都应该是灵活运用的,非常同意你在北京工作室说得形式,问题,境界三者之间不分主次的关系。

而在今天即使策略性的利用中国符号已很难做出一件好的艺术品了,更不用说在艺术史上有地位的作品了。另外对于做作品时会使自己进入把自己当做艺术家的状态,我想对我来说这的确是有着种感觉的。而且现在大家都把某些艺术家和艺术品做为自己想要追求和达到的目的。这样使自己陷入一想到某种形式的作品就会想到某个艺术家做的相类似的作品,想想还是人家做的比我好,这样也是自己总也逃不出那些形式当中。而这样看来调查给我打开了另外的一扇门。

小郭:
今天各种各样的艺术理论主张着各种各样的艺术,有的理论比较柔弱,利用多元主义强调自己的说法也不失为对艺术的一种独到的理解。总的来说这样的说法往往是建设性不足,但是总归勉强说得过去。因为艺术状态确实就是散布在各种各样表面上看来极为不相同的具体的艺术品的形式中的。另外可能还有一些理论比较霸权,基本上企图说在今天只有它所主张的那样的艺术才是艺术。我的经验是:这样的霸权的理论往往难于完全自圆其说,但是往往有煽动性,从而事实上也经常对艺术的发展做出贡献。考察艺术史,一种理论的历史建设性往往并不在于它有多么准确,而在于他能够吸引人们去实践它。文化理论并不同于科学学说,并不是用来描述事实的,而是用来创造历史的。大体准确地理论就有能力创造历史。而绝对准确的理论,事实上也不存在。其实,追求文化理论的绝对准确,本身就是对文化的不正确的理解。
文化理论有时候更像政治理论,是提出一种关于未来的主张。比如无政府主义,或者共产主义。

回到你的问题,说到总体艺术和更广义上的艺术,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总体艺术理论分成两个层次,在它的本体论层次上,讨论的是艺术品和日常生活的关系,艺术品和人自己的关系,在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这个层面上,总体艺术理论的这个部分相当于是艺术本体理论,而不是某一类艺术流派的主张。因此可以说,如果不能总体地牵涉到日常生活的改造和人本身的进化,就不是艺术。而一件广义上的艺术品,之所以能够打动我们,也正是因为它其实是一种总体艺术。只不过过去的人们不从这样的角度来理解它。在总体艺术理论出现之前,这些作品其实也是以这种理论所描述的方式在起作用的,但是人们误以为是别的原因在起作用。其实,好的理论往往只是对于真理的重新表述,而这样的真理往往在历史上无数次地被反复以不同的方式表述过。好的理论所作的工作往往只是一种当代语言的翻译。

好,总体艺术理论的第二个层次不是本体论,而是更加针对今天的局面提出一些方法。比如进行文化研究,比如容纳社会因缘,比如在历史的现场中工作。这部分更像是在主张一种艺术流派。我之所以在此刻提出这样一种流派或者说思潮的必要性,是因为中国艺术的发展,或者说整个当代艺术的发展,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我们不得不开始要把弥合群己关怀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几千年来的中国艺术家并没有很好地了断这个问题,别的国家的艺术家也没有。艺术理论就经常在左倾的社会介入冲动和右倾的象牙塔冲动之间反复摇摆。我希望能够有一套东西让我们在游戏笔墨的冲动和对地震灾区的关怀之间进退自如。我们是思辨的游戏的人,同时也是在具体的历史和文化中的有社会关系有利时机已的人。我们既要证明所有人的游戏精神,也需要满足我们作为人子人父在具体历史中的责任。这样的内在关怀和外部关怀如果不得到统一,我们的人生就依然分裂,我们就依然没有幸福可言。

夏天我们在北京讨论过《万有引力定律》、Roman Siger、汤艺和赵耀等同学的看来很纯粹游戏的作品。这些作品看起来不那么有社会性,看起来纯粹是想象力的游戏。但是非常吸引我们中的一大半人。这我是完全能够理解的。要知道我是批评庸俗社会学的艺术倾向起家的。我给你们看的第一件示范作品也是《万有引力定律》而不是博伊斯,用意是很清楚的。我们首先要知道想象力快感和游戏精神是可以完全独立于社会内容给人带来快感的。这种快感是艺术的最基础的部分。骨子里爱这种东西的人,才不会在他们做社会性的艺术的时候沦入道德主义和宣传广告。

但是这类创作的问题是主动的攻击性不够,因此在游戏精神和道德冲动发生冲突的时候,反而很容易动摇。比如在地震灾情抱来的时候,在你因为毒奶粉事件大怒的时候,你会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所以,我们到底还是需要和历史建立起一种关系。缺失了游戏精神和形而上的哲学关怀,过分陷入此刻的历史纠缠的人是短视的,但是反过来,缺失了这种历史关系的人生也一样是不健全的。

所以在总体艺术理论的这个部分,我用了很大精力来试图处理我们和社会历史的关系。什么样的一种关系是妥当的,涉及到远近和路径,来历和过程。提出一种我称为总体艺术的设想。却别于庸俗社会学的介入理论,也区别于象牙塔的信念。我并不企图让他成为某种霸道的话语。因此如果你觉得自己不需要做这种社会性的作品,只要在乎是不是艺术品就够了,我觉得没有问题。

你们当然知道,我并不像某些人们所污蔑的那样企图压抑大家的个性,只不过我们所考虑的重点不在于个性的加固,而在于个性的发展。在我们看来个性并不是已经完成和值得依靠的东西,而是一种有待发展,一种需要缓慢地通过学习而形成的东西。所以,你们当然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和兴趣来选择是不是加入这样一种思潮或者说流派。作为教师或者作为一个老艺术家,我对年轻人发出呼吁,坦率地提出我的理想,希望有年轻人能够成为我的同志,一起来完成我个人不可能去完成的工作。我希望这种思想能够吸引尽可能多的人一起工作,找到我们和历史的妥当的位置。我并没有告诉你们一定要怎么做。但是我也不能够像诬蔑者所主张的那样只能告诉你们你们是自由的,告诉你们说你们怎么做都可以。我应该做的是告诉你们:我认为最好是怎么做。
这个道理就好像有人向你问路,你回答说你自己会走,爱怎么走就怎么走就是了,那问路的人会很生气的,特别是当问路的人付了学费的时候。有人来问路时,我们应该回答说:要去某个地方最好这么走可以这么走。我觉得哪个地方比较好玩,等等。其实问路的人也不一定听你的,就算听了你的也只不过是走过去看看而已,也不一定觉得你说的那个地方好玩。但被问路的人是一定要说出来,才算得上是厚道的。

又说回到社会性的艺术,我个人之所以选择投入这样的工作,除了上面说到的试图实现形而上关怀和历史关怀的统一,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最难的最具有危险性的一种工作。

其实就像艺术理论左右摇摆,人也有各种阶段,有时候会比较形而上,有时候会比较左倾。也和年龄问题有关。


来源 : 邱志杰博客
[沙发:1楼] guest 2008-10-27 14:36:15
缺失了游戏精神和形而上的哲学关怀,过分陷入此刻的历史纠缠的人是短视的,但是反过来,缺失了这种历史关系的人生也一样是不健全的。

那么到底什么重要?

看到那么多活生生的人死了还要游戏?
[板凳:2楼] guest 2008-11-14 23:01:03
hao
[地板:3楼] guest 2008-11-15 01:49:43
写累了躺着,还能说.牛比
[4楼] guest 2008-12-07 19:36:48
□□
□□ 在杭州看到你就想吐。。。。。。。。。
[5楼] guest 2008-12-07 19:37:53
邱志杰
□□最装□的垃圾。。。。。。。。
[6楼] guest 2008-12-09 13:37:26
“但是我也不能够像诬蔑者所主张的那样只能告诉你们你们是自由的,告诉你们说你们怎么做都可以。我应该做的是告诉你们:我认为最好是怎么做。
这个道理就好像有人向你问路,你回答说你自己会走,爱怎么走就怎么走就是了,那问路的人会很生气的,特别是当问路的人付了学费的时候。有人来问路时,我们应该回答说:要去某个地方最好这么走可以这么走。我觉得哪个地方比较好玩,等等。其实问路的人也不一定听你的,就算听了你的也只不过是走过去看看而已,也不一定觉得你说的那个地方好玩。但被问路的人是一定要说出来,才算得上是厚道的。”------------------------------------------------------------

如果不是问路,而是问“我要去哪里?”你怎么回答?你会回答:“哦,跟我来吧!”还是“给你地图和粮食,不要跟着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