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画廊主阿尔敏·莱希-毕加索:我在上海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95   最后更新:2019/11/11 11:39:38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9-11-11 11:39:38

来源:artnet


展览“詹姆斯·特瑞尔”于11月5日在阿尔敏·莱希画廊上海空间开幕,这是画廊自1989年以来为詹姆斯·特瑞尔举办的第11次个展,艺术家著名的系列作品“Wide Glass”在短短一天的开幕日内迎接了数波前来参观的专业观众;与此同时,两场在上海同期举行的艺术博览会让阿尔敏·莱希获得了继续深入接触中国本土藏家的机会,这是画廊在今年6月宣布登陆上海之后迎战的首个“上海艺术季”。

詹姆斯·特瑞尔,《光之城》(City of Light),2019,121 x 213 cm,47 3/5 x 83 7/8 inches,© James Turrell。图片:Alessandro Wang,致谢艺术家及阿尔敏·莱希画廊


早在1989年,阿尔敏·莱希-毕加索(Almine Rech-Picasso)便投身于艺术市场,并于1997年创办了自己的画廊。直至今日,画廊代理着诸如杰夫·昆斯(Jeff Koons)、乔·布莱德利(Joe Bradley)等超过50位活跃于国际艺术平台的知名艺术家,并且在巴黎、布鲁塞尔、伦敦、纽约和上海设立了5处展览空间。阿尔敏·莱希同时也与她的丈夫伯纳德·鲁伊斯-毕加索(Bernard Ruiz-Picasso)在2002年创立了阿尔敏与伯纳德·鲁伊斯-毕加索艺术基金会(Fundacion Almine y Bernard Ruiz-Picasso para el Arte),致力于保存和研究巴勃罗·毕加索的珍贵文献和作品。2016年,阿尔敏·莱希画廊在纽约空间开幕时呈现了展览“考尔德与毕加索”,首次将毕加索与亚历山大·考尔德的作品并置呈现,体现出画廊在展览项目中对探索当代艺术与现代艺术之间关系的兴趣。


日内瓦·费吉斯(Genieve Figgis)展览“浮游世界”(Floating World)现场图,2019.9.20 - 2019.10.19,阿尔敏·莱希画廊上海空间。图片:Alessandro Wang,致谢艺术家及阿尔敏·莱希画廊

而作为扩张计划中的最近一站,上海空间则代表着阿尔敏·莱希画廊与中国愈加紧密的联系。除代理徐渠和朱金石这两位中国艺术家之外,画廊还在2012年和2014年分别为刘韡和苏笑柏举办了他们在巴黎的首次个展。了解中国的艺术家群体,拜访他们的工作室,是阿尔敏·莱希-毕加索每次来到中国的重要行程之一;另一方面,中国藏家也给深耕于欧洲的阿尔敏·莱希-毕加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次与来自中国的藏家们接触,我都能感受到他们的认真和严谨,还有他们惊人的学习速度。这非常振奋人心,我非常享受与他们的对话。”而此次再度到访上海,对阿尔敏·莱希-毕加索来说又意味着一系列紧凑的行程安排。这位创造出20年画廊历史的画廊主在接受artnet新闻访问期间,因为不断响起的电话铃声对记者多次表示抱歉,毫无疑问,我们能够期待她与中国艺术家、机构和藏家在未来的更多合作。


展览“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现场图,2019.7.12 - 2019.8.24,阿尔敏·莱希画廊上海空间。图片:Alessandro Wang,致谢艺术家及阿尔敏·莱希画廊


artnet新闻

×

阿尔敏·莱希-毕加索

阿尔敏·莱希-毕加索(Almine Rech-Picasso)。图片:Jouk Oosterhof,致谢阿尔敏·莱希画廊


你在1989年开始投身画廊业,这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吗?当时的欧洲艺术市场怎么样?

1989年真的是一切的开始,我刚刚从学校毕业。当时的艺术市场距离全球化还很遥远,处于一种全然本土的状态,当然也发生了许多现在看来非常有趣的事。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有什么生意,也不曾费心进行画廊的日常管理,我们花很多时间用来与艺术家相处。我记得在纽约的格莱美西酒店(gramercy hotel),有人临时想要组织一场“艺博会”,每个参加的画廊被分到了一间客房,所有的助理前天晚上就睡在房间里,早晨睡醒以后把作品挂在墙上宣布营业。所有的人都在抽烟,不论是客人还是画廊的工作人员,大家都在客房之间相互串门,简直像是一个充满了乐趣的巨型派对。那时的快乐是无法再次获得的。

当时你准备好成为一名画廊交易商了吗?

画廊和艺术最初对我来说是两回事。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大概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就感到艺术对我来说意味着一种渴望。随着年龄增长,我发现自己绝对想要和艺术保持关系,但或许不能以艺术家的方式——我喜欢社交生活,喜欢家庭和孩子(顺便说一下,我有四个小孩),而成为艺术家则毫无疑问要将自己的一切献给艺术,这当然包括自己的私人生活。九十年代的时候我还很年轻,但做出放弃成为艺术家的决定,我没有任何迟疑。可开设画廊还不在我的计划中,我先去了德鲁奥(Drouot)拍卖行实习,我在那里几乎接触到了各个时期的艺术,老板带我去见很多收藏家,我们的清单上有欧洲古典大师的作品,现代架上绘画,甚至包括家具。但当代艺术几乎没什么销路,我打算沿着这条看似充满冒险的道路探索下去,于是和一个朋友在巴黎夏赫洛街开了我的第一家画廊。

日内瓦·费吉斯,《下午茶》(Teatime),2019,布面丙烯,100 x 140 cm,39 3/8 x 55 1/8 inches。图片:致谢艺术家及阿尔敏·莱希画廊


我知道你们的第一个展览是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之前他的作品曾在欧洲的博物馆出现,但你们是第一次在欧洲为他举办商业画廊展览。为什么是詹姆斯·特瑞尔?当时的公众反馈如何?
展览开幕的场面很疯狂。前来参观的人不得不在画廊门口排队,最末尾的人甚至站在街区的另一头。人们听说过他的作品,但之前从未亲眼看到过。所以这次展览很轰动,并且我们最后成功地把作品卖了出去,从而避免了画廊破产(笑)。你要知道,为詹姆斯·特瑞尔举办展览不是件容易的事,你要做的工作不是在墙上钉钉子,而是和艺术家共同制定展览的方案——你是不是无法想象当时电脑还没有开始流行?詹姆斯·特瑞尔用卷筒纸传真机把作品图解发了过来,交代我们进行安装。我非常紧张,害怕出现纰漏,但展览开幕前他表扬了我们。好笑的是詹姆斯的作品当时也还没有电脑编程,所以他来回扭转机器上的一个按钮,用来校准屏幕的颜色。九十年代的他还不是如今我们知道的“詹姆斯·特瑞尔”,他比我们的年龄都大,和年轻人合作时充满了耐心。

詹姆斯·特瑞尔,《光之城》,2019,121 x 213 cm,47 3/5 x 83 7/8 inches,© James Turrell。图片:Alessandro Wang,致谢艺术家及阿尔敏·莱希画廊


你最先开始与极简主义艺术家群体展开合作,除詹姆斯·特瑞尔之外,如今为人熟知的其他艺术家还有约翰·麦克拉肯(John McCracken)、约瑟夫·科苏斯(Joseph Kosuth)和乌戈·罗迪尼(Ugo Rondinone)。在阿尔敏·莱希画廊的官方介绍中,你也强调了画廊以极简和观念艺术为起点。为什么会对这些艺术家感兴趣?
我想从视觉方面考虑,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带给观众的体验是无与伦比的。他们的艺术语言诉说着对色彩的敏锐观察——这是艺术中尤为重要的一部分。生活在加利福尼亚的艺术家,比如詹姆斯·特瑞尔和约翰·麦克拉肯,还有亚历克斯·伊斯雷尔(Alex Israel),他们的艺术之所以感人,是因为他们感知到了自然的广阔以及景观背后的视觉要素——光、空间还有色彩,并且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了吸收和转化,甚至体现出自身对于宇宙的认知。这种艺术创作充满了意义,就像詹姆斯曾经告诉我的,我们只是空间中的一个小小的器皿(vessel),我们需要发挥自己的能动性去感受和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

亚历克斯·伊斯雷尔(Alex Israel),《Untitled (Flat)》,2013,灰泥板上丙烯、木和铝制框架、瓷砖,243,8 x 137,2 x 8,3 c***6 x 54 x 3 1/4 inches。图片:致谢艺术家及阿尔敏·莱希画廊


你也代理了许多当代画家,比如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和日内瓦·费吉斯(Genieve Figgis),最近他们在国际艺术平台上都有杰出的表现,乔治·康多参加了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而日内瓦·费吉斯于阿尔敏·莱希上海空间的展览刚刚结束。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你在当代画家上的选择?
艺术世界是丰富而流动的,我不想成为某类艺术作品的商业代表(如极简艺术)。毋庸置疑,艺术家借助艺术来呈现他们看到的东西,但由于身处不同的时代,他们看到的东西可能并不相似。就比如挂在我们沙发对面的这张陶德·比恩维努(Todd Bienvenu)的绘画,艺术家看到的是人类的城市生活;再比如塔林·西蒙(Taryn Simon),她看到的则是现实中的种种政治问题。艺术家采用的媒介和表现形式并不重要,但绘画曾经在世纪初被蓬勃发展的新媒体艺术所遮盖,这却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我认为绘画是最能表达人类欲望的艺术形式,它体现着艺术家对于生活和生命最为生动的观察。

陶德·比恩维努(Todd Bienvenu),《向右看》(Look Right),2018,布面丙烯,170,2 x 193 cm,67 x 76 inches。图片:致谢艺术家及阿尔敏·莱希画廊


目前为止,阿尔敏·莱希画廊只代理了徐渠和朱金石这两位中国艺术家,但今年你在上海设立了新空间,也和北京松美术馆合作了抽象艺术群展“隐形于色”,未来我们能看到更多画廊与中国本土艺术机构的合作吗?还会不会签约更多的中国艺术家?画廊在今年6月宣布上海空间开幕时你曾接受artnet新闻的采访,并且说到上海是“一个充满了冒险精神的地方”。所以目前来看,这段冒险怎么样?
我们现在和中国本土的艺术机构进行了很多接触,有一些项目计划,但是现在还很难说;与此同时,了解中国的艺术家群体,拜访他们的工作室,是我每次来中国的重要行程之一。目前能够透露的是我希望未来可以和三位中国艺术家展开合作,其中一位是李青,他的展览“后窗”6日刚在上海荣宅开幕,而明年2月我们将在伦敦空间为他举办个人展览。其他两位艺术家我想暂时保密,但我保证他们和徐渠与李青的创作完全不同。至于上海,许多事情正在这里发生,许多事物甚至就在这里诞生。我认为此时此刻没有任何别的地方比上海更适合我的画廊了,我有很多事情要做。


采访、撰文丨Liang Xia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