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 观点|张鼎的“高速形式”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124   最后更新:2019/11/11 10:43:24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19-11-11 10:43:24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Sam Gaskin


展览现场:张鼎,“高速形式”,OCAT上海馆(2019年10月19日至2020年3月8日)。图片提供:OCAT上海馆。


改装过的代步车,载着观者驶下一条仿真高速公路——张鼎的个展(“高速形式”,展期:2019年10月19日至2020年3月8日)在OCAT上海馆的下沉庭院新馆举办,离苏州河北岸的旧址仅数百米远。坐在自动驾驶、通过读取地上的反射片进行转弯的驾驶椅上,观者徐徐驶过两旁设有高速护栏的道路。合成的公路噪音透过巨大的扬声器轰炸着耳膜,26组高速频闪闪光灯如同测速照相机一般闪烁;常常用于表示方向与公路规则的LED标识,在此展示着电脑生成的、夜间行驶车辆的图像。

展览现场:张鼎,“高速形式”,OCAT上海馆(2019年10月19日至2020年3月8日)。图片提供:OCAT上海馆。


这种体验既魅惑又引人焦虑。它有着电影的质感,夜间行驶的氛围如同瑞恩·高斯林在《亡命驾驶》(2011)中的画面,墙上镀金奔驰车的照片则时髦得宛如蒸汽波专辑封面。但被限制在常用于身障人士代步的车内,人不禁感到虚弱且缺乏安全感,刺眼的灯光与声轨的巨响加强了不安。不祥的绿色骷髅头骨与脊骨LED图像散布在展厅中,暗示着道路安全宣传标志,一并还有“安全须知”,例如“请勿直视场内高速频闪装置”,和“请观众将双脚放在踏板上,以防卷入车轮”。

展览现场:张鼎,“高速形式”,OCAT上海馆(2019年10月19日至2020年3月8日)。图片提供:OCAT上海馆。


张鼎对基础设施的探讨基于此前的个展“安全屋”(展期:2018年8月4日至2018年9月4日),这个同样引发焦虑的展览于2018年在北京三个空间同时举办,其中在金杜艺术中心呈现的系列雕塑作品《安全屋 #1》(2018)结合了扩音喇叭,摄像头与投光灯,将天安门广场上兼具灯光、监控、广播的多媒体柱作为灵感——同样以安全为托辞(不同的是以反恐之名),实施管控。

展览现场:张鼎,“安全屋”,金杜艺术中心,北京(2018年8月4日至2018年9月4日)。图片提供:金杜艺术中心。


LED系列作品“高速形式 #3”(2019)同样回到了监视的主题。一块LED牌描绘了一名司机戴着全覆盖头盔坐在常规乘用车里,如同在竞速(与谁竞速则不得而知),又仿佛在躲藏,以遮掩面部来避开道路上的大量监控;另一块则显示一辆车被从上空跟踪,如同监控***俯拍的画面。沿着展览的轨迹转过几个弯,第三块LED牌简要地揭示了事实:我们的观展全程都被拍摄记录了下来。

展览现场:张鼎,“高速形式”,OCAT上海馆(2019年10月19日至2020年3月8日)。图片提供:OCAT上海馆。


据张鼎的说法,他喜欢“快而平稳地”开着自己的宝马汽车,尤其在夜色中。艺术家感兴趣的不仅是监视与社会管控的无限蔓延,还是我们如何被广义的经济、社会与政治力量推动向前。高速公路不允许我们慢下来、停滞或掉头,对于展厅的观众亦是如此,只得被代步车载着,按照张鼎预定的配速行进。

张鼎,《高速形式 #5》,2019。展览现场:张鼎,“高速形式”,OCAT上海馆(2019年10月19日至2020年3月8日)。图片提供:OCAT上海馆。


《高速形式 #5》这件图腾柱式的雕塑,斗式座椅上是两只交配的犀牛,暗示着无休止与无可避免的主题。展览资料将这件作品与2016年金融危机初显时出现的术语“灰犀牛”联系起来,该术语用于描述“高概率、影响重大但被忽视的威胁”,与表示难以预测的“黑天鹅”事件相对。我们充分意识到了21世纪最为紧迫的问题,包括物种大量消亡、加剧的不平等与气候变化等,但我们何时(或是否)会驶出匝道从而避免这些问题发生,却始终没有答案。

展览现场:张鼎,“高速形式”,OCAT上海馆(2019年10月19日至2020年3月8日)。图片提供:OCAT上海馆。


无助地被载着朝向不明方向驶去的感受,愈发被轨道旁的一块绿色LED骷髅灯牌《高速形式 #8》(2019)加深,灯牌的一旁是俄国诗人曼德尔施塔姆写于1922年的诗歌《世纪》:“我的时代,我的野兽,谁能够/直视你的双眸/并用自己的血黏结起/两个世纪的脊骨?”曼德尔施塔姆写道,他自己那“美丽,悲哀时代”的脊骨已经碎裂,“流淌着,流淌着漠不关心/向着你致命的淤青”。近一百年过去,诗句时至今日仍然成立。

展览现场:张鼎,“佛跳墙”,桃浦当代艺术中心,上海(2012年6月2日至7月1日)。图片提供:桃浦当代艺术中心。


如此努力地与社会搏斗,是张鼎的创作中反复出现的主题,也让人想到艺术家2007年的作品《大时代》。这件作品歌剧般的视觉风格犹如费里尼的电影,将贫富差距凸显出来,直指中国经济“奇迹”下的不平等。而2012年在上海桃浦当代艺术中心的展览“佛跳墙”(展期:2012年6月2日至7月1日)是一场形式怪异的盛宴,伴有成对跳华尔兹的舞者和交响乐。展览以食材极尽繁复的佳肴为名,反讽了中国暴发户重视奢靡多过其实际价值的境况。厨师为观者准备了张鼎版本的佛跳墙,而用于制作这道菜的动物被石膏翻模,如同中弹一般,鲜血像是从体内喷涌而出。


相对于“佛跳墙”,“高速形式”更加优雅,也更有野心。通过高速公路基础设施的日常话语,他询问我们所精心设计的结构(如开着镀金的奔驰在夜幕中行驶般诱人)是否仍能为我们所用,还是说,它们已经坐进了实际的驾驶舱中,操控着我们。


翻译:钟山雨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