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西岸艺博会,看这21家本土及国外画廊如何迈向各自的全球化格局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3   浏览数:252   最后更新:2019/11/10 22:54:25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9-11-10 21:52:29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第六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正式拉开了为期四天展期的序幕。本届博览会汇聚了来自亚洲、欧洲、北美洲和大洋洲近20个国家及地区的109家国际一流画廊参与,其中有28家画廊首次参加西岸博览会。今年,画廊单元继续在西岸艺术中心A馆和N馆举办,xiàn chǎng单元有9件来自国内外重要艺术家的作品参与,其中包括4件为西岸博览会全新创作的特定场域作品。dream video单元精选了31位艺术家的40部影像作品,在A馆内连续12小时滚动播放,继续呈现“马拉松式”的观看体验。


西岸博览会现场图片


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这109家国内外画廊的比重来看,国外画廊占据了很大的比例,能看得出在艺术全球化的局势下国外画廊在拓展中国市场时的行动和力度,而这种努力不仅仅体现在画廊在艺博会期间竭尽全力地介绍销售作品,这也与每一个国外画廊如何将自己合作的艺术家在中国本土落地息息相关。那在这种更为国际化的面貌下,中国的艺术市场相对也会变得更加饱和,更有压力。


那作为中国本土的画廊,面对这种局势是如何思考的,并且在具有竞争力的本土艺博会中是如何更深入地塑造和呈现合作艺术家的面貌,同时反过来本土的画廊在面对全球化的局势下是如何进入当代艺术的国际视野及市场的,这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西岸博览会现场图片


那作为国内外都开设空间的画廊,不论是作为国外画廊近一两年在中国开设新空间,还是作为中国画廊在国外开设新空间,都试图在国内外更全面地呈现合作的中国和国外艺术家,并扩大他们的全球影响力及市场,那对于这样的空间落地策略,这一两年到底给他们带来了怎样的成效?经过这一两年更进一步的发展,他们在面对中国本土的艺博会时,会以怎样的策略应对中国的藏家?而在香港一直开设空间的国际大画廊,他们在近一两年以及未来是如何更进一步联动香港空间的展览,让合作的艺术家不断地亮相给中国内地的观众及藏家?


对此,我们以第六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作出切入点,从中选择了4类画廊分别让他们谈谈是如何面对这些问题的?


(部分画廊抽样,不代表全部)

国外以及香港地区有空间的画廊

白立方、高古轩画廊、卓纳画廊、豪瑟沃斯、立木画廊


国外以及中国内地有空间的画廊

里森画廊、佩斯画廊、博而励画廊、香格纳画廊、贝浩登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阿尔敏·莱希、大田秀则、HdM画廊


只在国外有空间的画廊

赛迪HQ画廊、格莱斯顿画廊、泰勒画廊、Mai 36画廊


国内画廊不断进入国际视野

没顶画廊、AIKE、空白空间


01


国外以及香港地区有空间的画廊



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中国内外的画廊所占比重来看,国外画廊占据了很大的比例,能看出国外画廊在拓展中国市场时的行动和力度,那面对今年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时有着怎样的策略?


同时作为在香港也开设空间的国外画廊,近一两年是如何更进一步联动香港空间的展览,让合作艺术家不断地亮相给中国内地的藏家及观众?


白立方

白立方从2014年西岸艺博会创办伊始就开始参与,今年已经是第六次。在这六年当中,我们对西岸所处的艺术图景已经相当熟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策略一向是稳健和持之以恒的,在与中国观众和收藏群体建立及发展深度联系的同时,也始终坚守我们搭建国际化平台的责任。这一点最为鲜明地体现在我们在香港开设空间七年以来,对中国本土艺术家、艺术现象始终不渝的关注、挖掘和支持上面。






白立方展位:A106,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作为东西方世界中的一块飞地,香港这个城市在地理位置、基础设施、税务政策、金融流通体系等方面天然地具有非常便利的条件,我们希望通过西岸艺博会这个专业、高效、观众广泛的平台,将这些艺术家集中而直观地推广给大陆地区的艺术爱好者和收藏群体,也借此让我们在大陆和香港两地所做的工作起到互补、互动作用。


本次西岸博览会我们呈现了几位新近与白立方香港空间合作的艺术家的作品:今年三月刚刚在香港举办过个展的加拿大艺术家大卫·阿尔特米德,目前正在香港展出的上海艺术家秦一峰,以及即将在11月底呈现的已故美国硬边抽象画家阿尔·赫尔德等。


高古轩画廊:

我们今年西岸艺博会遵循了前几届的策略,以群展的方式将画廊代理艺术家的作品呈现给国内外的藏家。11月的上海犹如3月的香港,已成为海内外藏家前往取经的重点艺术之都。

随着西岸美术馆群的形成,我们将借由和在地艺术机构的配合以及艺博会的平台,持续把有潜质的艺术家和具有标志性的作品介绍给国内的藏家群。




高古轩画廊展位:A121,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杰夫·昆斯,《凝视球(提香 玛尔斯,维纳斯与丘比特)》
油彩 画布 玻璃 铝
147.3 x 168.9 x 37.5 cm
2014-2015

马克·格罗特雅恩,《无题(室外人物习作:撑洋伞的女人,朝左,面具M31.a)》
着色青铜
121.9 x 78.7 x 100.3 cm
2013
独版

乌尔斯·菲舍尔,《二元性》

铝制复合板 铝制蜂窝 双组分粘合剂 底漆 石膏底料 溶剂型丝网印刷油墨

243.8 x 194.9 cm

2019


卓纳画廊:

西岸的展览空间高,所以我们选择重点呈现1-2位艺术家,让藏家能够对他们进行深度了解。

而我们在ART021的展位更加综合,选择展出我们最近一两年活跃的艺术家。

香港空间类似我们画廊在亚洲的总部。我们会举办展览,也会邀请内地藏家去香港的画廊空间和艺博会,培养他们对艺术的认识。我们也会在内地的艺博会上进一步介绍香港展览中对应的艺术家。






卓纳画廊展位:A123,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豪瑟沃斯:

今年是艺术家玛利亚·拉斯尼格(Maria Lassnig)百年诞辰,通过个展的形式来深度介绍艺术家给亚洲观众,更请到玛利亚·拉斯尼格基金会的主席Peter Pakesch来上海跟大家做分享,11月8日在西岸博览会会与UCCA馆长田霏宇对谈。随后我们将于明年5月在香港空间举办玛利亚·拉斯尼格的个展。玛利亚·拉斯尼格的个展还正于我们苏黎世空间,以及欧洲多个重要美术馆举办。

豪瑟沃斯展位:A122,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玛利亚·拉斯尼格,《悲剧中二人 / 戏剧中二人》
油彩 画布
200.1 × 205 × 2.7 cm
1987

玛利亚·拉斯尼格,《小瓢虫与蜘蛛 / 小瓢虫,飞走吧!》
油彩 画布
200.3 × 145.2 × 2.5 cm
1987

玛利亚·拉斯尼格,《电 I》
油彩 画布
200.3 × 144.9 × 2.1 cm
1991


除了带来玛利亚·拉斯尼格作品,画廊还特别制作了原创视频,里面包括了一些从未面世过的艺术家视频影像,以及艺术家友人及策展人、学者等的访问集。

豪瑟沃斯已经在亚洲活跃了十多年了,近两年随着香港空间的开幕,得以将全球的精彩项目带到香港,我们自开幕以来的个展包括现代大师路易丝·布尔乔亚、汉斯·阿尔普、菲利普·加斯顿,以及影响深远的当代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特、即将开幕的安妮·莱博维茨、曾梵志等等。

除了香港空间的展览之外,我们还有非常积极地参与公共教育活动、以多元的分享将艺术的美好带给亚洲观众,比如:布尔乔亚的中国巡展、布拉德福特刚刚闭幕于龙美术馆的个展、香港长期做的艺术家故事放映会等等。也通过艺博会个展的形式,将更多艺术家介绍给亚洲观众,包括今年台北当代的冈瑟·弗格(Gunther Forg),JINGART的松谷武判等等。


立木画廊:

立木画廊呈献的作品来自一众多元的艺术家,包括美国的丽莎·露 (Liza Lou) 、海伦·帕什加 (Helen Pashgian) 及拉里·皮特曼 (Lari Pittman),奥地利的欧文·沃姆 (Erwin Wurm) ,韩国的李昢 (Lee Bul)及海蒂·布赫 (Heidi Bucher)。这些精选作品是预览2019年全球重要展览的机会,包括拉里·皮特曼在汉默美术馆的回顾展以及立木画廊最近和将会展出的展览。

立木画廊展位:A115,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拉里·皮特曼,《Mutualism》
丙烯、cel-vinyl颜料、气溶胶漆、石膏面画布、裱于木板
2011


立木画廊展位:A115,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海伦·帕什加的作品首次被带到上海,艺术家标志性的作品——“球体” (Spheres)将会于展位现场展出。作为南加州光与空间运动的先驱及其运动的唯一女性雕塑家,她曾被洛杉矶郡立美术馆馆长Michael Govan认为是“光与空间运动”和当代艺术界的伟大先驱之一。帕什加一直关注光如何成为作品中的对象和主题;对她而言,光不仅是隐喻,象征或寓言,而是媒介和信息自身。帕什加将于十一月在立木画廊香港及首尔空间同时举行个展,以光线带领观众前往神秘、肉眼无法触及的领域。


拉利·皮特曼是我们展位重要的艺术家之一,目前皮特曼获洛杉矶汉默美术馆为他举行大型回顾展“Lari Pittman: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标志着他在当代艺术史中的显赫地位。透过多层次、图案丰富且有凌乱美的绘画创作,拉利·皮特曼建构了丰富的视觉语言,用看似混乱的视觉方式呈现了现今社会复杂、尖锐的议题,并传深刻的反思。

海蒂·布赫,《Bett(Bed)》
乳胶、纺织品、母贝粉颜料
1975


立木画廊很荣幸可以把女性主义者艺术家的代表人物——海蒂·布赫的历史作品带到上海,作品于1975创作,正值欧洲女性成功争取选举权后的第五年,布赫利用柔软、温柔,充满女性特质的织物创作,艺术家在衣物、家居物品和空间上涂上乳胶和珍珠母,制作出类似皮肤的薄层。布赫曾在多个美术馆及博物馆举行个展,包括英国伦敦Parasol unit当代艺术基金会(2018年)和美国纽约瑞士当代艺术中心(2014年)。

玛丽莲·敏特,《Starry Eyed》
珐琅***属板
2018


整体而言,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给予中国藏家一个参与我们画廊项目的机会,而我们亦选择了介绍一众透过创新应用媒介而作出突破性文化贡献的艺术家。


自2013年在香港开设首间国际画廊以来,我们致力为香港引入新兴艺术家,包括玛丽莲·敏特 (Marilyn Minter)、嘉芙莲·奥比 (Catherine Opie) 和大卫·萨利 (D**id Salle) 等广为人知的艺术家,及曼迪·埃尔·萨伊 (Mandy El-Sayegh) 等新晋艺术家,并为他们举办在香港首场展览。画廊于23年前在美国成立,我们的使命一直是向观众展示杰出、独特的国际艺术家,并透过他们的展览建构跨文化对话。这个策略在我们发展徐道獲 (Do Hoh Suh) 及吉尔伯特与乔治 (Gilbert & George) 等主要艺术家的国际市场时发挥作用,而我们将继续沿用这个策略将更多新兴艺术家带到中国。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小白小白 2019-11-10 22:28:10

(接上)


02


国外以及中国内地有空间的画廊


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的参展画廊来看,你们是国内外都开设空间的画廊,不论是作为国外画廊近一两年在中国开设新空间,还是作为中国画廊在国外开设新空间,都试图在国内外更全面地呈现合作的中国和国外艺术家,并扩大他们在全球的市场和影响力,那对于这样的空间落地策略,这一两年给你们带来了怎样的发展?


经过这一两年更进一步的发展,你们在面对今年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时,会以怎样的策略应对中国的藏家?


里森画廊

藏家资源肯定是显性的,隐形的是丰富了国内的艺术环境和行业视野,西方画廊在获得中国藏家资源的同时其实是推动了中国艺术家和藏家以一个更国际的视野去看待自己的艺术和收藏。只有中国真正参与到国际艺术世界的宏观叙事当中,中国的画廊艺术家和国际画廊艺术家才会获得双赢,而不是不停对比得失。

我觉得经过这两年我们不断的推动国内大型项目的落地,我们的艺术家已经获得了很大的认同和传播,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会非常希望把好的作品销售到重要的国内藏家手上,让国内重要藏家真正参与进来,和国际藏家产生交流,才是在中国做空间的目的。

Anish Kapoor, Untitled
oil and gauze on canvas
220 x 220 cm
2019

Richard Long, Four Ways
delabole slate
490 x 498 x 58 cm
2014


Marina Abramović, Five Stages of Maya Dance

5 alabaster stones, light panels, carbon steel

53.5 x 49.5 x 7.8 cm (each piece)

2013-2018

Anish Kapoor, Mirror

(Apple Magenta mix 2 and Brandy Wine Mist)

aluminium

220 x 220 cm

2019

Richard Long, Untitled
clay on linen and board
180 x 500 x 3 cm
2018


佩斯画廊:

佩斯画廊作为在国际画廊中代理了较多亚洲艺术家的画廊,我们一直希望在艺博会上呈现比较丰富的作品间的对话。对于中国的藏家和观众,作品背后文化之间的链接有时会成为一种隐性的线索。西岸艺博会的空间相较艺术博览会常用的会展中心类型的空间来说也具有一些先天的优势,布展时间相对比较充裕,这也给我们想要呈现布展安装复杂一些的作品提供了更多的条件。

罗伯特·欧文,《苹果蜜-1号》

灯光+阴影+反射+色彩

243.8 cm x 115.6 cm x 11.4 cm

© 2019 罗伯特·欧文/ARS,纽约


佩斯画廊展位:A12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名和晃平,《PixCell-双鹿#9》
混合媒材
158 cm ×90 cm ×63.3 cm
2016


目前香港空间其实也一直在致力于建立这种文化链接的角色,比如今年我们举办了Mary Corse,名和晃平的个展,策划了尹秀珍和Louise Nevelson的双个展,接下来还会做张晓刚、毛焰和仇晓飞的三人项目。

宋冬,《无用之用-多变窗14号》
旧木窗、镜子、镜面板、玻璃
146.5 cm × 131.5 cm
2018


博而励画廊:

每个画廊的情况不一样,大家的定位不一样,这跟画廊在经营上的目的、策略是相关的,博而励它是一个立足于本土,放眼于国际的画廊,我们有自己的主张和立场。第一,它立足于本土,说明了它的历史,我们渴望与中国当代艺术当中非常重要的艺术家,有非常深度、长期稳定的合作,即使是没有被市场认可的艺术家,我们都希望通过我们的平台去推广他;同时博而励又是一个与时俱进的画廊,我们希望展现出当下最代表中国,最具有当下活跃力的年轻艺术家,这些艺术家有可能是海归,有可能已经在各个场域当中做了不同的创作实践。

2019西岸设计与艺术博览会A201展位现场
从左至右:安德烈・布特兹(André Butzer)、铁鹰、张辽源、邢丹文、张伟、叶凌瀚. 摄影:Anita Zheng. 家具:Gallery Sohe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博而励画廊

2019西岸设计与艺术博览会A201展位现场
从左至右:张培力、王加加、侯子超、计洲. 摄影:Anita Zheng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博而励画廊


我觉得画廊如果没有主张,没有理想,其实就是一个画店,博而励这一两年愿意大力地出现在博览会或者做一些有可能性的驻留,在国外设立空间,就是要建立自己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去推动或者推广我们所代理和我们所认可的艺术家,这个双向的交流非常有必要。现在我们看到蓬皮杜与上海西岸美术馆建立合作,看到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ACMA)与余德耀美术馆建立合作,说明在中国的市场刚刚开始形成,大家逐渐的对艺术、文化有一定的需求和要求,这个市场是无限大。在过去的4年我们走了很多的欧洲、美国的地方,但是反回来再看,发现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不可能没有伟大的艺术家,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它的年轻人的状态是非常积极的。年轻艺术家在中国也是最有可能性,这一点让我坚持的认为,虽然画廊某种程度上是交易的平台,但是同时它更是输出、输入文化、推广艺术的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就是你的一个态度和你的一个品牌。品牌的公信力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现在百分之八十的观众对艺术还是懵懵懂懂,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我们看到很多吸人眼球的展览出现,这个时候从无到有,从启蒙到信仰是有一个过程的。

张培力,《有半导体收音机的声音装置》

旧收音机,15个不同颜色版本

尺寸可变

2019

摄影:Anita Zheng.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博而励画廊

张伟,《记忆之门》(细节)

油彩、玻璃、木材、金属手柄

196 x 80 cm

2019

摄影:Anita Zheng.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博而励画廊

邢丹文,《我是女人》图 2

收藏级艺术微喷

114 x 78 cm

2019


博而励是在这个时间点,它应该做这样的一个角色——大力的去推动艺术家,让更多人对中国的艺术家有了解。实事求是的现身说法,我们这几年突然也意识到,国际对中国有很大的好奇心,很多国际艺术家也特别渴望到中国来,我们自己其实要做的就是让画廊更国际化,更具有服务性和教育引导性。同时还有一点特别重要,就是让本土艺术家跟国际艺术家进行同类的对话和比较,在取舍之间建立一个对话的平台,对话就是有思考,有冲撞,有不同的意见你要允许这个事情发生。

2019西岸设计与艺术博览会A201展位现场

从左至右:邢丹文、颜磊、张伟、叶凌瀚

摄影:Anita Zheng.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博而励画廊


常青画廊:

我觉得“策略”这个词对常青来说没有那么显著。今年是常青在北京成立空间的15周年,在这15年里,北京空间的主要目标还是以推广国外艺术家为主,所以北京空间的定位也是每年做2-3个比较大型的国外艺术家的个展。但是从这15年间的整个变化来看,到今天最大的一个变化,不管是藏家还是对艺术感兴趣的这些人,他们对于国外包括国内艺术家的认可,以及对于画廊的认识,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是非常显著的。很多藏家他们慢慢在国外看了很多画廊、展览后回过头来再看这些在中国的国外画廊时,他们对于艺术家和作品的认识会更深。

常青画廊展位:N202,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经济问题是客观存在的,但是买作品的人还是在买,只是说他们从挑选艺术家的方向以及数量上来讲,会显得更加谨慎。目前判断买这些顶级艺术家的人越来越多了,以及刚入门的藏家收藏年轻艺术家,价格稍微低一点的作品也越来越多,经济问题影响的反倒是比较中间层的这一个群体,对于上、下其实是没有产生太明显的变化。


针对博览会的话,我们没有为了所谓的这个客观的变化,做一些本质上的调整,还是以艺术家的作品为主,还是选择目前在国内包括在国际上比较知名的艺术家,像安东尼·葛姆雷、安尼施·卡普尔,卡普尔现在也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做展览,提到这些艺术家的名字,大家都是熟知的。另外我们现在在推一些古巴、欧洲的年轻艺术家,整个画廊在博览会的策略其实没有根据客观的原因发生太明显的变化。

安东尼·葛姆雷,《打破均衡 II》

16平方毫米切割低碳钢筋

166.4 x 49.8 x 48.2 cm

2017

亚历杭德罗·坎平斯,《休战》

布面油画

60 x 230 cm

2014


以欧祖拉举例说的话,首先是艺术家的作品的面向,以及他想表达的内容,从视觉上面来看,是属于比较抓人眼球,比较受大众和艺术爱好者喜欢的,从作品本身去讨论,这个也是他能这么快得到认可的原因。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并且产生收藏,作品本身的因素起码占了百分之五十的比重。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会通过他拍摄的作品、他作品的形式跟美术馆、公共机构合作,产生的效应也会让大家对这个艺术家又有不同的认知。

乔瓦尼·欧祖拉,《度过的一天 #1》

棉纸上喷墨打印、黑框

150 x 216cm

2016


香格纳画廊:

香格纳画廊成立二十余年,一直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对于将来的方向仍会继续保持。只有更好的作品才是发展的基本。今年我们准备了杨福东全新项目—“善恶的彼岸-真理之敌”,《善恶的彼岸-真理之敌》是德国哲学家尼采经典语录中极具对立与辩证的两句陈述。杨福东将二者合二为一作为其最新系列的作品标题。摘选出的语录有序地与最新创作的黑色玻璃下不可见的摄影并置,形成了模糊与鲜明的视觉观感。照片本身具有的清晰画面在黑玻璃的掩映下若隐若现,而观者的倒影成为了叙事最重要的旁白。每张被干扰的摄影在现代时态下与古代背景交织呈现。与此对应的尼采语录,从不同维度映射出对“人性、欲望、社会”等多个主题的探讨。


作为《善恶的彼岸》的系列之一,《善恶的彼岸-真理之敌》从《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中选取照片,并深化了拍摄中唯一脚本——尼采语录的现实意义。艺术家杨福东于2018年在上海龙美术馆完成拍摄 《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他将电影的拍摄现场呈现在美术馆的公共空间中,让过程作为展出形式与表现内容。尝试打破电影、展览的观看方式以及创作者与观者之间的角色关系。并持续发生变化。过程即电影。杨福东被誉为目前中国最成功和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2004年入选纽约古根海姆当代艺术奖,成为继蔡国强、黄永砯之后第三位获此殊荣的华人艺术家。2005年杨福东与MARIAN GOODMAN 画廊开始合作,开始更多的欧美市场的推广。

杨福东,《善恶的彼岸-真理之敌 2》

左:彩色喷墨打印,4毫米透光度20%黑色玻璃 | 铝板装裱,不锈钢烤漆黑框
2019

杨福东,《善恶的彼岸-真理之敌 2》,摄影 绘画

右:丙烯绘于黑白喷墨打印照片,4毫米70%透光度玻璃 | 铝板装裱,不锈钢烤漆黑框

2019


香格纳持续坚持给艺术家做创新的更开放的展览,通过各种渠道让各类美术馆策展人及专业人士,更全面的了解艺术家的创作思路及动向。


贝浩登: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画廊呈现瑞典艺术家延斯·梵歌个人展位。亦是艺术家首次于中国内地亮相。延斯·梵歌受 20 世纪初的拼贴法和古老的影子戏影响,梵歌拓展出一种超现实的套娃(MATRYOSHKA)式美学,聚合不同图像,画中有画。展位空间的构造让观者恍如走进了艺术家的私密空间,十余件作品与铺满艺术家创作的墙身提供了沉浸式的包围感,让观者亲身见证艺术家的梦境、日常和思绪的碎片。作品在西岸艺博会展会广受赞誉,并获来自世界各地观众及藏家的青睐。其中90%的作品已售出,其余作品基本已有预定。

贝浩登展位:A110,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继巴黎、香港、纽约、首尔与东京之后,贝浩登于去年入驻上海外滩,设立在内地的第一个空间。这是画廊自成立以来,发展近30年的又一重大举措。


自2012年贝浩登的第一个亚洲空间开幕以来,便希望画廊能够起到桥梁的作用,将西方艺术家的作品带给亚洲观众,把亚洲好的艺术家介绍到西方国家。在上海,我们仍会致力于开展这项工作,同时试图发掘当地的年轻艺术家。扎根当今亚洲艺术生态最活跃的城市,机遇与挑战并存。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每年吸引着来自中国各地以及全球的众多收藏家与参观者参加,我们认为是推广艺术家的最好时机,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具发展潜力的艺术家。因此跟去年一样,我们今年于西岸艺术博会为观众呈现个别艺术家的个展。画廊于展会带来对于中国观众相对陌生的、国外艺术家的作品,并为他们呈现个人展位,能够使观众更加全面、充分地了解其作品及创作脉络,专注于细节,更好的感知其中的理念。

贝浩登展位:A110,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近几年国际的顶级画廊都来到了亚洲,香港开设空间,对本土画廊确实产生了巨大的压力。这个压力不仅仅是市场和销售的问题,更多的是艺术家资源的问题。顶级画廊对筹建的渗透、分拨,与中国当代最好的艺术家合作,本土画廊未来的资源就更严峻,这真的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但是如果我们本土画廊自己不发展,自己不崛起,自己不强大,未来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本土画廊只有寻求自己快速的成长,才可能跟国际的顶级画廊分享我们亚洲和中国本土的优秀的艺术家资源,当然这个资源也伴随着藏家资源和美术馆的资源。


1997年我们在曼谷就有空间,2008年开始进入到香港,但那个阶段还是在推动和发展中国当代艺术的考量上,所以我们在曼谷也是做中国当代艺术的项目和展览,在香港也是做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展览。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位:N312,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2015年以后我们改变了这个格局,把香港作为重点发展区域,在短短的三四年里面换了两次空间,而且也是按最高标准执行。曼谷也是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也换了两次空间,也是在寻求一个高标准的定位。现在在东南亚和香港的定位与原来最早的初衷是彻底改变了。现在在曼谷的唐人是在建立东南亚艺术家的全面代理和合作关系,建立东南亚的策展、美术馆系统,建立藏家的收藏;香港唐人更多的是按全球化的格局来考虑,展览几乎都是做国际顶级艺术家和国外有影响力的艺术家项目,当然也包括我们中国和亚洲的优秀艺术家。香港的平台是唐人走向全球化、国际化的平台,藏家系统也是更国际化的。


所以从2015年以后我们所做的定位和方向还是要跳出中国区域的概念和框架,这几年来我们也很成功的做了很多国际艺术家的重要的展览,包括之前做艾未未、黄永砯、赵赵的个展,这些还是有中国成分。但是,我们也在香港巴塞尔期间做了阿岱尔·阿贝德赛梅在香港的个展《解锁》,那个展览很成功;也做了妮基·圣法尔的个展;意大利贫穷艺术家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的的个展;包括德国艺术家迈克·魁恩的个展。

赵赵,《控制》(效果图)

木质、不锈钢

135 x 135 x 250 cm

2019

赵赵,《星空》

200 × 600 cm

布面刺绣

2019



我们在曼谷做得更多了,比如艺术家赫利·多诺、恩唐·维哈尔索、罗德尔·塔帕雅、纳提·尤塔瑞、黎光顶的展览,这些都是深入到整个东南亚,与东南亚最好艺术家合作。


我们今年是第一次参加西岸,我觉得西岸更国际化一些,国际顶级的大画廊都在这里,展场也相对的宽松,给画廊的空间也比较大,而且我看到很多画廊的艺术家个人项目很突出。我们在西岸做了赵赵的个人项目,赵赵是我们唐人比较有代表性的年轻艺术家。

赵赵,《中国梯》

320 × 55 × 8 cm

大理石

2019


阿尔敏·莱希:

我们今年七月在上海开设了新的画廊空间,希望更深入全面的呈现我们的艺术家,同时也希望藏家和观众来看我们的展览,以此与我们交流并了解我们。经过前三个展览,上海画廊的运营也逐渐进入了正轨。九月的Genieve Figgis个展获得了可喜的销售成果,在近期的博览会上还有持续的询问。当前正在展出的James Turrell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艺术家,这次的全新作品非常值得一看。今年的西岸艺博会上,在介绍我们高质量的作品的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链接到上海画廊的展览规划。

阿尔敏·莱希展位:A10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阿尔敏·莱希展位:A10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从左至右:汤姆·维瑟尔曼、彼得·哈雷、约翰·M·阿姆利德

阿尔敏·莱希展位:A10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从左至右:彼得·哈雷、河钟贤(2)

阿尔敏·莱希展位:A10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从左至右:彼得·哈雷、河钟贤(2)

阿尔敏·莱希展位:A10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从左至右:彼得·哈雷、维维安·斯普林福、约翰·M·阿姆利德、河钟贤


大田秀则画廊

两年前我们开设的上海空间,其实什么都很新,虽然我们之前有中国的藏家,但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在这边做了展览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映。我们也慢慢认识更多的藏家,现在跟东京和新加坡的空间来比,上海空间的观众是最多的,目前观众对我们的反映比我们想象的好很多。西岸艺博会对我们来说一直是介入到中国市场的最重要的一个窗口,上海空间的展览要展什么,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的议题,但这两个对我们来说不是连接在一起的。当然9月份我们做了马丁·戈雅的展览,那博览会又在这里亮相,它的认识度更高。对我们来说,跟国内艺术家合作,会比较顺利。






大田秀则画廊展位:A101,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HdM画廊:

因为我们在开设伦敦空间之前就做了很详细的计划,比如在伦敦空间的展览计划中,中国艺术家和西方艺术家一半一半的比例;北京的空间也相应纳入了更多西方艺术家的展览,所以就像我们的预期一样,我们更好的在欧洲推动了我们的中国艺术家,也更好的在中国推动了我们代理的欧美艺术家。加上我们这两年每年都参加十个以上欧美中国的博览会,所以不止是在展览呈现上,东西方博览会的辅助也让我们推出了更多我们代理的艺术家。

HdM画廊展位:N31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我们不会特意设定一个特别的策略来应对某一个地区的藏家,更多的还是以推出画廊的整体面貌为主。


在国内和国外都设立空间我觉得有几个效果,第一,我们合作代理的艺术家,尤其是年轻艺术家能获得更多进入欧洲和国际视野的机会,获得更多国际他们博物馆和机构的支持,了解自己在全球更客观的定位。同时欧洲艺术家也很关注中国市场,他们非常希望能在中国展。大家都有共识未来这里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第二,在伦敦开设空间,是画廊稳定向上发展的最好体现,也是给予我们藏家一针定心剂,增强他们对画廊及艺术家的信心;第三,两个空间让我们可以更充分地面对两个不同的艺术市场,进行互补和支持,不管哪一边出现波动和冲击,画廊都可以良好地保持运作和发展。

HdM画廊展位:N31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未完待续)

[板凳:2楼] 小白小白 2019-11-10 22:45:28

(接上)


03


只在国外有空间的画廊


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中国内外画廊的比重来看,国外画廊占据了很大的比例,能看出国外画廊在拓展中国市场时的行动和力度,那你们作为其中的一家在面对今年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时有着怎样的策略?

同时相比已经在香港和中国内地开设空间的国外画廊,你们并没有选择开设新空间的策略,那你们是如何更进一步在内地亮相呈现你们的合作艺术家,以及拓展市场的?


赛迪HQ画廊: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给我们的感觉十分独特,因为它在上海处于一个美术馆和画廊常年密集活动的区域。我们参加博览会的五年中,随着博览会规模的迅速增长,参加博览会的海外画廊也随之增加,造成这种局面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地藏家的支持,博览会也迅速成长来回应藏家的收藏需求。如今,西岸博览会也吸引到了重要的国际藏家、美术馆和策展人。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的参展策略是与中国跨带藏家建立良好的关系,为此我们带来了像Borna Sammak这样的蓝筹艺术家和像Sarah Lucas这样的知名艺术家。

Urs Fischer, Light
2019
© Urs Fisch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adie Coles HQ, London
Photography: Ulrich Ghezzi

赛迪HQ画廊展位:A125,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Sarah Lucas, Red Sky Dah

2018

© Sarah Lucas, courtesy Sadie Coles HQ, London

Photography: Julian Simmons




赛迪HQ画廊展位:A125,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我们在伦敦有数间画廊,这些画廊很好地支持了我的个人经营模式。非常幸运的是伦敦是一个很适合建立和促成现代国际商业体系的城市,因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经常造访伦敦。在近几年造访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希望从西岸博览会开始,维持和加强与中国藏家的联系。在中国为我们的代理艺术家实现美术馆项目的成果令人欣喜,不仅提升了艺术家们的海内外的个人知名度,也同时围绕着他们的作品引发了讨论。


格莱斯顿画廊

近40年来,格莱斯顿画廊在全球保持着超群的国际视野和独特的前瞻性,致力为代理艺术家提供在职业生涯中不断成长的机会,并帮助他们获得更大视野的关注。格莱斯顿画廊代理逾50位国际艺术家的艺术作品与艺术遗产。而在此次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中的呈现中,格莱斯顿画廊将把包括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郑曦然(Ian Cheng)、萨拉·卢卡斯(Sarah Lucas)、乌戈·罗迪纳(Ugo Rondinone)、安妮卡·易(Anicka Yi)以及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等备受关注与具有观念性的艺术家创作带到上海。对于画廊来说,我们重要的工作是与画廊代理艺术家一同成长,传递艺术家创作中的多元化理解与认同。这在我们面对每一个博览会与艺术项目的策略中是不会改变的。


格莱斯顿画廊展位:A1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对于格莱斯顿画廊来讲,我们重要的工作之一是打造艺术家及其作品的广度和深度。我们与全球重要美术馆和策展人的长期稳固合作,拓展艺术作品在美术馆收藏及机构展览中的呈现。目前,格莱斯顿画廊主要希望通过与和中国重要的机构合作进行代理艺术家展览以及艺术项目,为观众提供更加国际化的视野和深度洞察,目前格莱斯顿代理艺术家马修·巴尼在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呈现其最新个展“堡垒”(Redoubt)、龙美术馆西岸馆正在呈现艺术家让-吕克·米蓝(Jean-Luc Mylyane)个展“天堂之秋”(The Autumn of Paradise)、北京红砖美术馆正在呈现萨拉·卢卡斯的同名个展,而西普里安恩·盖拉德(Cyprien Gaillard)的个展“海湾到海湾”(Ocean II Ocean)也将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期间在上海油罐艺术中心开幕。与此同时,马修·巴尼与郑曦然也参与了今年于日本举行的冈山艺术峰会(Okayama Art Summit),就在不久之前,画廊代理艺术家菲利普·帕雷诺(Philippe Parreno)在东京Watari-Um美术馆(Watari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也刚刚开幕。我们希望通过丰富的展览呈现,创造艺术家与观众、与艺术史的对话空间。

格莱斯顿画廊展位:A1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泰勒画廊

在中国的经历令人欣喜,我们在中国地区的成功源自于我们的定期造访。我们代理了艺术家丁乙,并积极地寻找其他艺术家来促进我们和中国艺术体系的关联。

虽然我们还没有在中国开设画廊,但是我们很满意我们与中国美术馆和机构的合作成果。我们很有兴趣代理和中国有强烈关联的西方艺术家,比如最近在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的埃迪·马丁内斯(Eddie Martinez)。

泰勒画廊展位:A126,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Mai 36:

Mai 36成立于瑞士,30多年来不断展示和交易国际当代艺术。今年我们在西岸艺博会的首次登陆,正标志着Mai 36画廊希望进一步扩大发展、积极融入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艺术市场。

Mai 36画廊展位:A21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我们长期以来都积极和国内的机构、藏家展开合作。如:劳伦斯·韦尔(Lawrence Weiner)为展览《降临》创作全新作品,在崇明岛户外水塔展出;昆哈德·德多伯莱(Koenraad Dedobbeleer)参展第二十一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参展项目“凸面/凹面:比利时当代艺术展”等。这次在西岸博览会期间,我们也很荣幸与上海收藏家周艟共同举办了马格纳斯·普莱森(Magnus Plessen)的私人派对和作品品鉴。


Mai 36画廊将持续积极参与国内诸如艺术博览会、展览等活动,希望日后能借更多精彩的项目与艺术家们在“艺术全球化”的语境下紧密合作,共同成长!

Mai 36画廊展位:A21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未完待续)

[地板:3楼] 小白小白 2019-11-10 22:54:25

(接上)


04


国内画廊不断进入国际视野


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中国内外画廊所占比重来看,国外画廊占据了很大的比例,同时这也反映出国外画廊在拓展中国市场时的行动和力度,在这种更为国际化的面貌下,中国的艺术市场会变得更加饱和,更有压力。作为中国本土画廊,面对这种局势是如何思考的?

并且在今年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是如何更深入地塑造和呈现合作艺术家的面貌?

反过来作为中国本土画廊,在进入更广泛的国际艺术视野及市场时,是有怎样的举动、策略?


没顶画廊:

我们一直努力致力于参与国际对话、与国际同行共同发展。博览会是一个资源高度集中的平台,我们很高兴看到西岸博览会有越来越多的国际画廊参与,他们参与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国际机构、策展人和藏家的资源,这对推动本土市场信心和带动行业整体发展有很大的作用。



没顶画廊展位:N301,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徐震®,《经验 – 米奇》

不锈钢,喷漆

140 x 87 x 55 cm (Plinth 100 x 50 x 1.5 cm)

2019

苗颖,《样板3号》
木质屏风、布面油画
165 x 160 x 7 cm
2018
图片致谢没顶画廊,上海
及 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 Rosemarie Schwarzwälder,维也纳
© 摄影: Markus Wörgötter

陆平原,《"Look! I’m Picasso!”-1909-1》

布上丙烯及油画

112 x 93 cm

2019


我们在西岸博览会呈现了一个活泼、有活力的展位,苗颖、陆平原、龚剑和徐震四位关注方向和创作媒介各不相同的艺术家,构成了语境丰富多元的一个展位。我们同时也有策略地参与国外博览会,给我们的艺术家亮相的机会,并积极拓展艺术家与国际艺术机构、双年展的合作与对话。


AIKE:

在这样更为国际化的艺术舞台面貌下,对于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包括画廊行业当然是充满了挑战和机遇的。随着每年11月艺术周,来到上海的香港、台湾、日韩包括欧美的海外藏家日益增多,中国本土有趣、有才华的艺术家作品也有了更多可被挖掘的机会。但是好的艺术是不分国界的,所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微观来看,一个画廊合作的艺术家作品越有说服力,作品的面貌够好,对于藏家就是有吸引力的。这是AIKE始终坚持的标准,所以我们坚信我们的艺术家,不论在国际上还是本土,都是占有重要位置的。




AIKE展位:A202,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本次我们在西岸艺博会上呈现观念装置、新媒体和一些具有先锋面貌的架上作品。从作品的形式上尽可能多的呈现了艺术家创作的多样性。同样,施政和苏畅的作品也同时于展位和公共单元“dream video” 和“xiàn chǎng”上展出。此外,在今年的Frieze London上,我们带去了唐狄鑫的行为表演《休息是最好的革命》;上周aaajiao刚刚得到Artissima第十九届illy Present Future Prize,来年将在Castello di rivoli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个展;李杰和胡昀分别参加了今年的里昂双年展和新加坡双年展。我始终认为,好的艺术是不分国界的,有潜力的作品就能具有进入国际视野及市场的竞争力。


空白空间:




空白空间展位:A206,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19


我们非常欢迎一种更具良性竞争的市场环境与互动关系。越来越多的外国机构、画廊、艺术家及相关人士来到中国,相信也为中国的艺术家和画廊提供了更多交流的可能。当然,中国的艺术家和画廊也将面临更直接的面对面的竞争。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不仅对艺术家和画廊要求更高,也对中国艺术系统中的美术馆、策展人、批评家、藏家乃至相关服务提供商(展会、搭建、装裱等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具体到这次的西岸艺博会,我们带来了何翔宇、简策、童文敏、王强、王海洋最新创作的绘画、影像、装置作品。他们的作品基于长期的研究或以项目制的方式进行,在各自关心的话题和领域中进行了有深度的创作。而长期以来,我们希望在博览会不大的空间中,仍然能以展览的方式为观众提供一个更具整体性和连贯性的观展体验,而非单个作品的简单集合。对于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重要的不是用所谓的"策略",而是信任、支持、陪伴、鞭策,让艺术家能够更专注于他们的创作,以专业性的工作为艺术家和藏家提供服务,而我们也将更积极主动地融入全球的艺术生态中。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