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 对谈|陆平原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59   最后更新:2019/10/27 22:27:13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19-10-27 22:27:13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py


陆平原,《星期六-花脸雪糕》(2019)。展览现场:“降临:发明风景,制作大地”,前哨当代艺术中心,上海(2019年10月20日至2020年3月31日)。图片提供:艺术家、没顶画廊与前哨当代艺术中心。


在上海崇明区前哨湾,一座富有情绪表情,看似融化的、精致的雪糕雕塑守望着眼前的田野荒地,和周遭的树林相映成趣,自然成为其的背景,环境成为其展厅。陆平原的新作《星期六-花脸雪糕》(2019)与《Look! I’m Picasso-1805-C》(2018)一同和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著名当代艺术家/小组在艺术家徐震的策划下,以展览“降临:发明风景,制作大地”(展期:2019年10月20日至2020年3月31日)之名“降临”在上海崇明前哨当代艺术中心和前哨湾景观通道两个区域。

陆平原,《星期六-花脸雪糕》(2019)。展览现场:“降临:发明风景,制作大地”,前哨当代艺术中心,上海(2019年10月20日至2020年3月31日)。图片提供:艺术家、没顶画廊与前哨当代艺术中心。


如要追溯这些逗趣雕塑的前传,可从联想到刚刚在上海chi K11美术馆结束的个展“科拉”(展期:2019年8月9日至10月13日)。艺术家陆平原,以“科拉”,一具目前人类能到地表下的最深处的钻孔机为名,带来了他从2012年至今的各种创作。此展,不止于是一个艺术家基于儿时经验与近期旅游经验,再一次地编织了一段故事,并以此诱引观者入场参观的展览,实则还是艺术家探讨“故事”与“物质”关系的小型回顾展。

陆平原。图片提供:艺术家。


对于“文字”与“叙事”的执着与创作,是陆平原在艺术圈层里得到关注的主因。1984年出生的陆平原展现出不同于前代艺术家如徐冰的理解,吸引他的不是“字”本身,而是“字”组织而成的句子,句子所组织而成的“故事”,而身为艺术家,他如何“物质化”故事,就成为其艺术性表达的施力点,如展览“惊奇的发现”(展期:2015年3月21日至5月17日)或者在英国卡斯雕塑基⾦会展览“⽆序之美”中的《林中⻤留⼈》(2016)。另一方面,陆平原也进一步地引申其“物质化”的能力,将他从叙事里面看到的各种情绪,如恐怖、荒诞、幽默,抽离出来“物质化”并在过程中结合消费社会的产品,制造出愈来愈有场景感并具有“混杂性”的作品,如展览“成长的烦恼”(展期:2017年11月11日至2018年1月4日 )。这种从故事出发,弥补了“消逝的童年”,亦或者满足了“Adultkid”心理需求的作品,让陆平原在近几年收获来自社会上不同种类机构(如上海爱马仕之家)的关注之余,也让Ocula与陆平原展开对话。

展览现场:“陆平原:科拉”,chi K11美术馆,上海(2019年8月9日至10月13日)。图片提供:chi K11美术馆,上海。


要谈论你的创作历程,你会从自己的哪一件作品开始谈起?


小学时我曾经用树枝在家门口还没干的水泥路上写过一篇日记,等水泥干了之后日记一直在地面上保留了很久很久,之后我每次经过那篇日记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害羞和自豪交织在一起的情绪,现在回想起来那应该是我第一件严肃的作品。


你曾在过去的访谈中提到“希望我的装置,绘画,舞台等等物品,都是‘故事’的一个底座,它只是作为辅助欣赏故事而存在”,其中“底座”的说法,是源自于雕塑制作陈列过程中要去思考的一个物件,在此你用来指称你的作品(也就是“底座”),实际上都是服务于“故事”的存在。在求取平衡上,你是怎么思考与把握?


在我的创作中“底座”和故事之间的关系会更多变一点。故事是无形的艺术,那么设想它是否可以具有底座。就像雕塑,会有底座,绘画也有外框。故事由于它的非物质这个特殊性,所以它“底座”的功能不光是衬托物质而存在,有时它甚至是一个“展览”,在这里所说的“展览”不光是种物理模式,它更包括“展示”这种行为,因为我的故事依赖于当代艺术的语境,就像每次要读到它们,通常都是人们去看和当代艺术相关的展览,有了这样一个先前的阅读语境预设,能让故事和艺术之间的意义得到最大程度的扩展。


所以有时展览本身充当了故事的“底座”。比较典型的运用它们是在展览“成长的烦恼”以及展览“科拉”当中。在这里,我的“底座”不光是服务故事,依附故事存在,它与故事共生,并产生一种新的语言。我甚至尝试将故事与“底座”不可拆分地共存,如“化妆的故事“系列(2017),以及如“成长的烦恼”(2016)中一系列在托马斯小火车等玩具脸上的故事。


我的出发点是 “底座”本身不叙事,这是我对“底座”选择和创作的一个标准。

展览现场:“成长的烦恼”,没顶画廊,上海(2017年11月11日至2018年 1月4日)。图片提供:没顶画廊。


你在展览”故事文本“时,总是选择一种特别简单、直接的方式来呈现,例如你在展览“语言亭”(展期:2016年1月9日至 3月13日)中的作品《故事系列》(2015)或者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何不再问:正辩,反辩,故事”(展期:2016年11月12日至2017年3月12日)中的作品《故事系列》(2016),如此手法表明你相当重视文本的存在感,你并不希望文本本身的存在被感官物件所消磨?


我坚持将故事本身用这种可被复制方式呈现出来,比如印刷,打印,为了凸显它的那种临时性和可复制性,好像不具有真身。纸张等物件会老化,但是可以自己再进行复制。


在呈现文本的方式上,你展现了各种饶富意味的形式,如在地面上的石刻《逃跑的故事》(2016),其故事的结局在一条扁舟里的座位板上;一张有故事的海报,《偷吃投影的虫》(2013),这些形式都能让人联系到自身熟悉的生活经验。相比于“创新”,你倾向于联系已知已存在的经验,这透露出你对于艺术的判定,可能是那句话“艺术源于生活”?


因为我的创作在表面看是具象的,所以我需要大量的具象内容作为我创作的素材,这也是为什么我的作品看起来跟生活,日常联系比较紧密,但是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创作出非常抽象的意境,虽然它由一种具象的形态表现出来。

陆平原,“故事”系列,2017。展览现场:“何不再问:正辩,反辩,故事”,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6年11月12日至2017年3月12日)。图片提供: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