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1   浏览数:631   最后更新:2019/10/11 01:42:43 by guest
[楼主] 点蚊香 2019-09-24 10:14:03

来源:墙报


有关“策展”的话题其实从未中断过。早年在央美一个展览新闻发布会上,策展人答记者问时开玩笑般说“现在SB都能当策展人”,也是令当年的小编惊呆。也许这位策展人的意思是,在一个空间挂几张画,写一段云里雾里的前言,就算是策展人了。这类展览,有人称之为艺术“陈尸”展。


虽然“策展”的乱相令人不能细究,但关于策展的讨论以及其专业度的提升,业内人士也一直在努力。前段时间深圳华美术馆有一个“策展课”传阅度颇高,崔灿灿称之为“策展行动,是一次关于策展方法策展与讨论。我们采访了这些年轻、活跃的策展人,就一些问题来看看他们的回答,从中了解他们的策展方式和工作方法。


希望艺术行业出现更多不同类型内容丰富的艺术展览,而不要再让那些“陈尸”展横行了。


策展是一门独立的语言,它有自己的语法和形式。如今策展成为一个学科,无论是双年展还是艺术家个展,策展成为其中重要的环节,也是对展览和作品的再创作。策展是一种行动,它是无数的可能和变量。37位艺术家的作品和项目形成37个独立的单词,它可以几个一组变成一个句子、一段诗、或者一个格言,合在一起它可能就是一篇论文、一个宣言。37个单词会在一起有无数的组合方式和变体。策展既放大某件作品的含义和功能,也赋予一件作品在整个展览中全新的位置和属性。于是策展成为一种“设计”,这个设计包含意义的解释、观念的构思、场景的设定,或是一个海报、一个布展图纸。

策展课即是基于这样一个背景,我们将邀请37位不同类型的艺术家和项目提供作品,作为形成展览的基础素材。之后,我们将邀请8位年轻的策展人,参与进来。他们将通过各自的学术背景和观念构思,来将37件作品和项目进行重构式的组合,给出不同的叙述方式和陈列方式,形成全新的策展文本。


—— 崔灿灿


崔灿灿


问: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答:慵懒的,乏味的,有他没他都一样。但也没啥好坏,策展没好坏,策展人有好坏高低之分。

“体系”隋建国2008-2018 深圳OCAT美术馆


问:你认为策展工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全部都重要,所以全部都要做。

“策展课”策展与设计  深圳华美术馆


问:你是怎么进行策展工作的?


答:严肃认真,积极活泼。哈哈……

毛焰与韩东 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

赵赵个展 塔克拉玛干计划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山鹰之歌”张玥个展  北京杨画廊


崔灿灿

一名活跃在中国的独立策划人,艺术写作者,曾获CCAA中国当代艺术评论青年荣誉奖,《YISHU》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奖,艺术权力榜年度展览奖和年度策展人,《艺术新闻》亚洲艺术贡献奖林肯策展人提名、《当代艺术新闻》年度最佳艺术家个展、北京画廊周最佳展览奖、《艺术银行》年度策展人等。


策展的主要展览从2012年开始,共计67场,群展包括夜走黑桥、乡村洗剪吹、FUCKOFF II、不在图像中行动、六环比五环多一环、十夜、万丈高楼平地起、2018过年特别项目等。



冯兮


问: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答:不反对任何展览。或者只应该反对自己的展览。

低视像-徒劳的光明  

槐谷林当代艺术中心  2018


问:你认为策展工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在不同的工作中,哪一项是先获取的要素,就是起始的原点,其他因素是围绕其建立的。离开具体工作范畴的个人经验中,艺术家是第一位。

元  丁世伟个展  单行道画廊  2019


问:你是怎么进行策展工作的?

答:因为没有经历过系统的学习过程,我的工作开展比较直觉性,每一个工作都没有相同的路径。展览的起始比较草率,可能是交流时某个打动人的语言,或者酒后仓促的即兴决定。

展览有风险  宋庄  2017

指挥第  贵州隆里王氏祠堂   2017


冯兮

策展人,曾担任外交公寓12号空间艺术总监、掩体空间主持人等。现担任单行道画廊艺术总监、晨画廊艺术总监、槐谷林当代艺术中心艺术总监。从2015年开始,策划的主要展览共计51场。


李佳


问: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答:公权私用,投机和绑架,但我也不想以此来做泛泛而无聊的伦理评判。这只是一个我借以提醒自己的行为准则。

替代空间的替代生命,展览现场

泰康空间,北京,2019


问:你认为策展工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艺术家,艺术家,和艺术家。没有了艺术家,我只能去写论文。

制性造别,展览现场,泰康空间,北京,2018


问:你是怎么进行策展工作的?

答:会有一个底线,关于展览的叙述方向和气息。一般来说只要不强行开挂到底线之外,我愿意袖起手来让艺术家发挥,艺术家自由了,策展人就自由了。

漂流,展览现场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北京,2018

日光亭项目系列—郑源:悬而未决,展览现场

泰康空间,2017


李佳

策展人,艺术评论写作者。工作生活于北京。她现任泰康空间高级策展人,策划有展览“制性造别”(泰康空间,北京,2018)、“漂流”(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北京,2018)及日光亭系列项目(2016.3-2018.1)。她曾于2017年获第一届Hyunday Blue Prize大奖。她也是Artforum, 艺术界,燃点等杂志的长期撰稿人。


李杰


问: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答:我比较反对任何形式以树立话语垄断为目的的策展工作,比如给缺少创造力的艺术家贴金,给还未有沉淀的历史盖棺定论,给年轻人“大好机会”的艺术评选展览等等。不少展览混搭着市场营销,山头文化,投资顾问的气息,过度诠释与包装。很多展览研究与形式也没有推进,无论是对艺术家,还是艺术群体的成长,公众的信任还是社会资源都是消耗。

iSTART儿童艺术节再见学校,你好学校儿童艺术展现场

2019, 摄影:方正


问:你认为策展工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我认为策展中,比较重要的是“动机”与“语言”,无论是参与的艺术家,或者素人还是策展人,为什么做这个展览,它是如何推动议题以及创造的,展览和作品特有的语言,语境是什么,这些非常重要,决定了整个展览的基调与方向。

陆上行舟展览现场 ,2018 , 摄影:普耘  


问:你是怎么进行策展工作的?


答:我的策展工作的起点基本上从对话展开,对话的对象并不局限于艺术领域,不同的年龄段,学科背景以及人群。我认为与他们一起工作,不断地与他们提问与共同工作比远远的旁观他们重要。我关于一个议题的调研,策展与讨论会拉长到几年的时间。最近几年关注的两个主题,一个是近20年国内“艺术家的行走与出走”,生成了关于艺术家个案研究的项目及去年在北京完成的《陆上行舟》展览;另一个是关于如何回到被遮蔽的人类童年问题,推动艺术家与儿童的合作与碰撞。近期实施的项目包括麓湖·A4美术馆的iSTART主题展《童年的秘密》,由儿童策划创作的《再见学校,你好学校》。

陆上行舟展览现场 ,2018,摄影:徐浪

童年疗养院展览现场,2018,摄影:方正


李杰

麓湖·A4美术馆首席策展人,2011年组建A4展览学术部,建构A4年度展览体系与学术系统,关注和推动实验艺术发展,他通过策划一系列在地艺术项目、iSTART儿童艺术节项目践行拓展美术馆更多元的公共关系与批评机制; 2016年李杰获得美国亚洲文化协会(ACC)奖助金,2017年荣获首届“Hyundai Blue Prize创新未来策展人奖”。近期策划展览包括“陆上行舟”(2018),集美阿尔勒发现奖单元“早晨的风暴”、“灰镜”(2018)、“童年的秘密”(2019)。


缪子衿


问: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答:没有讨论空间或是按部就班的策展方式。

共享叙事 Shared Narrative(s) 香格纳S空间 2018


问:你认为策展工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做选择。

登录舒适区 The Comfort Zone at A Distance

泰康空间 2018-2019


问:你是怎么进行策展工作的?


答:策展对我而言是一种需要亲自实践的思考过程。我习惯于和艺术家讨论创作,共同形成或推进展览概念与结构。即使作品清单、展厅平面图等信息在方案中都已标明,自己还是会一次次进入现场,用感官衡量展览的氛围。策展行为像是与艺术家临时构建的多回合集体活动。策展也包含大量案头工作,比如研究理论、艺术家档案、机构展览史,由此反思自己策划的展览在此时此地的必要性与紧迫性是什么?

全球定位 I Do (Not) Want To Be Part Of Your Celebration

乔空间&油罐艺术中心项目空间 2017

欢迎光临 Welcome 空白空间 2016


缪子衿

策展人,写作者,曾担任《艺术界》编辑。近期策划的项目包括:“共享叙事”(Shared Narrative(s))香格纳S空间(2018);“登录舒适区”(The Comfort Zone at A Distance),泰康空间(2018-2019);“全球定位”(I Do (Not) Want To Be Part Of Your Celebration)乔空间&油罐艺术中心项目空间(2017);“抵抗的涌现:误入”(Toward The Emergence Of Resistance: Make It Wrong, Till It's Right),泰康空间(2016);“欢迎光临”(Welcome),空白空间(2016)等。


王慰慰


问: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答:应该只能说我尽量以某种方式策展,谈不上“反对”怎么样的策展。

第十二届上海双年展,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


问:你认为策展工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艺术家、作品、空间或理念其实都很重要,看展览的背景、目标和立意不同,侧重点会有所不同。但当然,艺术家和作品是最需要被尊重和被理解的。与艺术家尽量保持开放和深入的沟通对话是我比较注重的。

奇想阁 - 动漫美学双年展2015-2016

上海当代艺术馆,2015


问:你是怎么进行策展工作的?


答:通常会先从调研开始,尽量先在广度和深度上对艺术家们进行调查,这个过程中自然也会从我自身角度出发对社会、历史、文化或政治进行思考。多方结合,形成展览概念。当然,如果是一场“命题作文”式的展览,过程会稍有不同。

久门刚史特别项目,上海当代艺术馆 艺术亭台,2016

我感受到的光 – 杨福东个展,韩国大邱美术馆,2016


王慰慰

中国上海复旦大学韩国语言文学系学士,韩国首尔国立大学考古美术史硕士。曾任上海当代艺术馆策展人。第十二届上海双年展分策展人(2018年)。2018年获亚洲文化协会奖助,目前正在开展关于东亚地区当代艺术生态环境与年轻艺术家共生关系的系列考察。自2011年,她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发起呈现中国年轻艺术家创作实践的系列联展“+关注”。2015年,她组织发起“MoCA艺术亭台”的计划,展出国内和国际艺术家的实验性作品。2016年以联合策展人的身份参与策划于韩国大邱美术馆举办的“我感受到的光–杨福东个展”(2016)。并曾参与台湾关渡美术馆驻馆策展人计划(2017),以及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国际研究项目(2017)。


王澈


问: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答:我一直处在反对自己的状态中做策展(策划)。

《莽原》,刘成瑞创作现场,2016


问:你认为策展工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理念、艺术家、资金。

《绵绵若存走岷江》项目示意图,2016—2017年


问:你是怎么进行策展工作的?


答:近几年都没有在城市的空间里做展览,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工作还算不算“策展”。最近正在做的几个户外的项目基本都是邀请艺术家在户外活动,大多数的时候讨论的问题是不做作品。

《沙漠驻留》第三回,2019年

《燕山散步》,野性山谷,2018年


王澈

独立策展人,1986年生于邯郸,2010年至今一直从事艺术评论写作及策展工作。曾策划:后退几步:从结果向原因还原、绵绵若存走岷江、莽原、燕山散步等长期介入非城市空间的项目,也曾策划多个艺术家个展和群展。现居北京。


王将


问: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答:我并不喜欢用“反对”这个词,如果用它来对应我的态度,我会觉得不太准确,并且有些虚伪和投机。我最多也只是不喜欢某些展览而已。“不喜欢”已经足够能表达我的立场了。而且我的喜好也老变,比如,我现在不喜欢某些独立空间的展览,我总觉得如果要自称“独立空间”的话,还是得端着点逼格的,老给主流画廊系统的艺术家做展览,或者做些看起来就像是卖不出的画廊展,那么在“独立空间”里做这些展览的人究竟想干嘛?我不喜欢的展览有很多,这类展览我是最不喜欢的,没有策展立场就不用谈策展技术。相应的另一种展览我也不喜欢,在商业画廊做展览,策展人却无心顾及生意的事。

《为什么要展览》 车库项目 2018


问:你认为策展工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在你给我的这些比如里,我无法比较出哪个最重要,对我而言,每次策展的情况都是不同的,可以没有好艺术家,可以没有好作品,可以没有好空间,也可以放弃学术理念,这也未必不能做出好展览。在我看来,有两样东西我觉得对策展人来说是必须的——热爱与策略,因为热爱而去行动,因为目的而用策略。

《夜长春梦多》 陌上实验 2017


问:你是怎么进行策展工作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全力以赴,一方面做好常规展览保证自己的基础工作,另一方面在策划和创作的交集地带,实现策展人创作的物质化,并构建出它的工作系统,积累多样性的实践。

《隐蔽的幽灵》站台中国 2019

《致谢/抱歉诸位》 晨画廊 2019


王将

当代艺术策划人与创作者。2014年始致力于独立艺术空间的创建与运营,同时参与到美术馆和画廊项目的监制、策划、主持,即时展览的评论。王将的艺术观念深受皮埃尔·布尔迪厄的艺术社会学说影响,在策划与创作中通过调动自我身份的能动性与相对性来打破身份政治的囿限,并以怀疑主义作为辩证工具,运用丰富的形式和媒介向艺术系统的现实状况发问。其行动往往从艺术体制研究和文化区隔批判出发,探索网络媒介对观念艺术的新型分配,试图衍生出能够作用于艺术系统的创新型实践。


王 麟


问:你反对什么样的策展?


答:80%的展览不会关注,反对毫无推进的。

社会现实剧场 展览现场


问:你认为策展工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艺术家,作品,空间,理念等等……


答:我认为对于策展最重要的还是展览的理念,是否能从新的角度去切入问题。其次是资金与平台。

永生市-奶嘴乐园 展览现场


问:你是怎么进行策展工作的?

答:从困扰自身的问题出发,总结之前策展项目的问题和未能完成的内容。与艺术家讨论,相互刺激;然后呈现这一阶段性的思考和研究。

永生市-奶嘴乐园 展览现场

厕所项目-展览海报


王麟

1985年出生于山东淄博,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现生活工作于北京;策展人。


部分展览策划:

2019,黑夜的消逝与广场的回归,24小时美术馆

2018,永生市-奶嘴乐园,天津滨海美术馆

         绘画研讨会,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

2017,是什么使我们的生活变得如此不同,北京,N3艺术空间  

2016,社会现实剧场,北京  UCCA(常青藤青策计划)

        新一代艺术实践中的影像表达,西安美术馆

[沙发:1楼] guest 2019-10-11 01:42:43
反对继续提“策展”这个词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