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德里亚摄影展语录墙文本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247   最后更新:2019/09/20 11:59:27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19-09-20 11:59:27

来源:Artlinkart


太多的信息扼杀了信息,太多的意义扼杀了意义,依此类推。但是太多的愚蠢似乎并不扼杀愚蠢。愚蠢可能是唯一一个能躲避物理法则的指数现象——与永恒运动现象相等的一个奇迹。

永远不应该做得太多……懒惰是一种宿命的战略,而宿命是一种懒惰的战略。正是这种偏爱,使我对世界同时抱有极端主义和懒惰的看法。不管事情如何发展,我不会改变这种看法。我讨厌同胞们的积极活动、创新动议、社会责任、雄心壮志和相互竟争。这些都是外生的、城市的、高效的和雄心勃勃的价值。这些都是工业的品质。而懒惰,它是一种自然的力量。

因为幻象与现实并不对立。它是另一种更微妙的现实,将它失踪的信号包裹起来。

现代人的理想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实际上,你之所以做着那些事是因为你别无选择。

摄影师梦想一种极光,一种纯粹的气氛,在其中,事物如同在真空状态下一样准确。

假如全世界都成了西方世界,太阳将在何方升起?

摄影的沉默。它最珍贵的品质之一。这有别于电影与电视——总是要它们沉默,但从来也没有成功。图像的沉默不需要也不应该需要任何注解。图像从现实世界的轰鸣中剥离出了物体的沉默。

并非人喝茶,而是茶喝人

并非你在抽烟,而是烟斗抽你

是书在读你

是电视在看你

是世界在思考我们

是镜头对准我们

是结果造就我们

是语言在说我们

如此,如此 ......

是时间在消损我们

是金钱在赚取我们

是死亡在隄防我们

是摄影让我们最接近一个没有图像的世界,也就是说一个只有纯粹表象的世界。

照片的个性是固执的,情绪化的,狂迷而自恋的。这是一种孤独的活动。摄影图像是不连贯的,点状的,不可预见且 不可修复的,如某一瞬间事物的状态一样。摄影的主体在时间和空间中的孤独状态与物体的孤独状态以及它特有的沉默之间是相互关联的。

生活本身并没有绝望透质,它只是稍微有些令人伤感。在白日的光线里隐含着某种模糊的东西,像言语那样有一种捉摸不透的东西,它给事物蒙上一层忧郁的外表,它来自比我们的无意识或我们的个人历史还要遥远的地方。

人们说在泛滥的图像中真实已经消失。但是人们忘了,在现实的演进中图像也已渐渐消失。

在任情况下,题都是既要在场又要不在场。这恰道出了们与世界的关系:我们在其中又不在其中。

如果我谈论游戏,而自己又不是游戏者,这正好是一个游戏,恰恰要这样我才是一个游戏者。

哲学,如果它确实存在的话,它无处不在,就是不在哲学著作中。唯一引人入胜的就是这种变形,这种在非哲学范畴里哲学形式的分散……犬儒主义、诡辩、讽刺、距离、冷漠,所有这些哲学的激情都要过渡到事物中去。整个哲学和诗歌都从那里向我们走来,而我们却不再期待它们会在那里出现。

永远不要在今天做只能明天做的事情。因为只能明天做的事情,今天你就不能做。永远不要在今生做你能够来世做的事情。想想所有那些失去了魅力的事情,那是因为你在前世已经做过了!

当下绝大部分照片都热衷于反映客观世界的苦难和人类生存条件的暴力。然而,图片所描述的苦难和暴力并没有像它所公开承诺的那样给我们提供更多的震撼。相反,为了让它的内容影响我们,应该让图片自身来感染我们,让它独特的语言打动我们。

摄影的欲望大概来自这样一种观察:从全局视角看去,这个世界十分令人失望。 从细节上看,让人惊讶的是,世界总是十分完美。

无论物体怎样被噪音和暴力所包围,摄影总是能让它静止并沉默。在季度的都市混乱中,它重造了一篇荒漠,一片令人惊叹不已的隔离区。它是在寂静中走遍城市,穿越世界的唯一方式。

保持被动,不就是把主动权交给自身的另一个部分么?

体制是荒谬的,然而却在运行。但它在运行这个事实丝毫不减除它的荒谬。真实存在这个事实丝毫不减除它的不真实。

真相就是人们必须尽快摆脱的东西先,必须将它传染给别人。就像疾病一样,这是治愈疾病的唯一方法。谁保留着真相,谁就是输家。

对图像最残忍的暴力无疑是审美的暴力。

我所感到遗憾的,是摄影的审美化,无论是把它变成“美术”的一种,还是将它置于文化的怀抱中。

某些图像并非来自摄影术也非来自摄影史。

它们来自对物体独有的那种想像。

也就是说,来自这样一种想法:是物体在看我们,是物体在思考我们。

面对一个越来越模糊的现实世界,它们试图重新找到那独特的美妙瞬间:

也就是那初触的瞬间,惊喜的瞬间;那时这些东西还没有意识到我们在那儿,我们也还末将我们的存在强加于它们,它们的静谧还不曾被打扰。

用照片的沉默,抵制噪音、话语和谣言。

用照片的静止,抵制运动、变迁和加速。

用照片的秘密,抵制交流和信息的放纵。

用意义的沉默,抵抗感宫和信息的专制。

在所有这一切之上,是抵制图像的自动泛滥,抵制它们永不止息的繁衍。

倘若命运坎坷,那是因为你不懂如何博取它的欢心。

宁要不确定的温柔,也不要明晰的粗暴。无论如何,后者也未必更为可靠。

物体就是如此独自存在,它们的消逝改变着它们。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应该在它们缜密的细节中,在它们严密的结构中,在它们表象的幻象中,在它们的相互关联中保持完全的忠实。

应该釆取不严肃的态度,但又显出严肃的神情。或者采取严肃的态度,却又不显出严肃的神情。那些既有严肃态度又显出严肃神情的人,他们一文不值。

这是我们不可以去言说的,必须保持沉默。然而我们可以使用图像来保持沉默。图像是沉默的话语最美的化身。它保存着那些化身所有的表象,但却巧妙地穿行到另一面,对不可言说之物的非凡直觉的那一面。

2019年9月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