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德里亚:寻找消失的真实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226   最后更新:2019/09/07 21:25:37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19-09-07 21:25:37

来源:烟囱PSA


“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PSA展览现场。


“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展出了鲍德里亚自上世纪80年代起,不同时期最具代表性的50幅摄影作品。这些作品不同于过往以拍摄者角度为导向的观念,反以被拍摄物的立场出发来认识摄影的本质,于是浓郁色彩下的静物景观成为了鲍德里亚镜头中的主体——沉没于湖水中的废弃车辆,被放置于河边的自行车,遗弃于墙上的塑料人体躯干……在《冷知识》中,鲍德里亚指出:摄影叙述的是我们缺席时的世界的样子。镜头探寻的就是这个缺席。即使是饱含感情的面孔与身体上。因此,人在照片中拍得最好的是原始人、贫民、物体等,对于他们来说,他者本来就不存在,或者是已经不再存在的东西。只有非人类的东西才上照。

让·鲍德里亚,《布里斯班》,1994年,摄影。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来自于爱情的馈赠

鲍德里亚对摄影的喜爱,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他的妻子玛琳·鲍德里亚。对于鲍德里亚来说,摄影是丧失自我主体的表达方式,更是诱惑与被诱惑的过程。这似乎也是他和玛琳爱情故事的一种写照。作为鲍德里亚曾经的学生和第二任妻子,玛琳曾是一位电视与杂志记者、艺术总监,以及潜水教练。1970年,玛琳前往巴黎南泰尔大学,并在那里和时任社会学讲师的让·鲍德里亚相遇。那时,她25岁,刚结束一场海上的世界环游旅行。玛琳形容鲍德里亚为施展才智的狡黠农夫,而她自己则犹如一位闪亮的蛇发女妖,发自内心地被他所吸引。这种小小情愫的悄然生长,在玛琳的心中植入了爱情的种子。她带着《易经》来到鲍德里亚家里,用占卜的方式走进了这位哲学家的内心。玛琳的热情和活力带给了鲍德里亚超越于理性世界之上的一种可被触及的感性。

鲍德里亚夫妇,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玛琳的陪伴之下,从1970年代到1990年代期间,鲍德里亚游走于世界各地,用手中的照相机记录下了他眼中世界的真实与虚幻,同时也写出了《象征交换和死亡》、《忘掉福柯》、《在沉默的多数者的阴影里》、《论诱惑》、《拟象与仿真》、《致命的策略》等多本著作。他与众不同的思维构建出不同于感知世界之外的另一个独立领域,而同时玛琳从这位现实的叛逆者那里,获取了自己人生之中难得宝贵的成长教育——重新认识世界的方式。

玛琳·鲍德里亚在“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PSA展览现场。

让·鲍德里亚,《里斯本》,1993年,摄影。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独立于世界的他者


在玛琳眼中,鲍德里亚本身就是独立于这个世界的他者。鲍德里亚认为世界的主体正在消失,而我们犹如生活在巨大的被媒体图像所营造出来的幻觉想象之中,但同时他也指出,幻象并不对立于现实,它是另一种更加微妙的现实,它用自身的消失来包裹前者。玛琳和鲍德里亚所相遇的1970年代,是一个充斥着各种关于个体解放、自由主义等人们所关注的“伟大理念”盛行的时代,但鲍德里亚却并不顺势,相反,他时时以自己对现实的理解,给予玛琳精神世界的指导——他希望她仍犹如初遇时在汹涌海洋之中逆流而上般无所畏惧。在玛琳看来,鲍德里亚是有意将自己区别于知识分子群体之外的独立个体,同时他也希望玛琳成为这个世界的一名局外人,唯有如此,才能以最自然的状态去理解世界的真相,继而以自我独特的方式去表达真实的想法,而这个真实的想法也是实现了对现代思想中既有观念约束的去魅。

“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PSA展览现场。

任何思想对于鲍德里亚而言都有其装腔作势的一面,因为言语所谈论的正是它所不是的事物,正如他所言:如果我谈论游戏,但自己又不是游戏者,这本身就是个游戏,正因为如此我才是个游戏者。”当玛琳为自己的“懒散”懊恼不已时,鲍德里亚表示他们之间自然性格的反差正是他们心理表达的互补,“懒惰是一种宿命的策略,而宿命是一种懒惰的策略。正是这种偏爱,使我对世界同时抱有极端和懒惰的视觉。不管世界如何发展,我不会改变这种视觉。我憎恶身边市民们的喧嚷活动,憎恶他们的主动积极、社会责任、野心和竞争。这些都是外生的、城市的、高效的和雄心勃勃的价值。这些都是工业文明的品质。而懒惰,它是一种自然的力量。”也许通过懒散这一独特的自然力量,鲍德里亚希望寻找超越自我身体之外的真实,不要忘记,“永远如此,总是如此,是时间在丢失我们,是金钱在赚取我们,是死亡在盯着我们。

让·鲍德里亚,《科比埃尔》,1999年,摄影。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事实上,鲍德里亚自己也一直自诩为一名“自修者”。他出生于法国一个与知识分子毫无瓜葛的东北部下层阶级家庭,但天生叛逆的个性让他决定依照自己的意愿而生活。高考前夕,他与父母决裂,离家出走当了一名农工,贫困的出身使他可以以更接近的方式敏锐地感知到战后法国社会思想所产生的变化。1960年代,怀揣左派思想的鲍德里亚,师从马克思主义重要人物亨利·列斐伏尔,以一个马克思主义左派知识分子的形象走在了“五月风暴”的街头。但另一方面他却认为自己既非哲学家亦非社会学家,“我没有遵循学院生涯轨迹、也没有遵循体制步骤。我在大学里教社会学,但我并不认为我是社会学家或是做哲学的哲学家。”在鲍德里亚的内心,“我总是存在于一种虚拟的决裂状态中,与大学决裂,甚至与政治界决裂。

“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PSA展览现场。
这种独特的个性也反映在他的某种执着之中,事实上在南泰尔大学任教的20年间,鲍德里亚直至退休也未自愿获得教授职位。所以,与所谓世界的疏离,让鲍德里亚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到这场游戏之中——对符号世界的形而上思考,让我们意识到真实的世界也许早已消解在日常对物质欲望所编织的幻象之中。对于他而言,真实的世界无非是一场游戏,而他所想要的是在这场游戏中某种程度的自由——自我意志的胜利。

冲破幻象的边界


《消费社会》的诞生,是鲍德里亚对现代社会之中充斥着虚假符号编织幻象的一种最直接的抨击。随后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未曾发生》一文中,鲍德里亚指出由于传媒以自我立场构建的符号拟像,所以海湾战争只是传媒制造的一场影像战争,里面所隐藏的真实性通过影像被层层深埋,人脑中所构建的概念也被现代传媒所侵蚀。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发表的《恐怖主义的精灵》中,鲍德里亚认为“尽管恐怖主义是不道德的,但它能反映出美国全球化本身的不道德。”他的言论始终挑战着人类传统思维认知极限,但这种思考模式却一直影响着当今社会人们对现实的解释。1999年上映的电影《骇客帝国》中,男主角尼奥藏着电脑软盘的书籍封面赫然是鲍德里亚的《拟像与仿真》,这处细节被认为是导演对鲍德里亚理论的致敬——当人类赖以续存的感知世界的基础遭遇瓦解,被幻觉笼罩的真相置于世人面前时,也是重新思考作为人本身存在价值的时刻。

让·鲍德里亚,《里韦萨特》,1998年,摄影。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因此,鲍德里亚提出寻找真实的办法是以最简单的方式去生活,去思考。而要简单地生活,就必须打破我们习以为常的思维链条,将意愿做的事与能够做的事分离,将知道与相信分离,将个人责任和付之行动分离,这一切也就清楚地明白了存在与必须存在之间的差距。认识真实的过程可能令人不断质疑自己,陷入理性的绝境,但鲍德里亚告诉我们,尽管陷入一个孤立的逆境非常令人气恼,却不能否认这种情境是属于真实的范畴。而当一连串的逆境出现时,却会让人变得兴奋,“因为它不再属于真实和客观原因的范畴,而是属于现象的魔鬼式串联的范畴。”也就是说,“存在不是一切,这甚至是事物中最微不足道的部分。”这也是一直以来他对玛琳的希求,他告诉玛琳,他是一个战士,不是一个奴隶。他是一个可以平静地死去,但绝对不会向任何人屈服的人。在玛琳眼中,这位勇猛的战士,始终以同一幅面孔面对着周围所有的人,无论是敌是友,无论贫穷、富足。在面对死亡来临的最后岁月,鲍德里亚犹如预知自己命运一般安宁,他持续写作,心无旁骛,他以他的智慧抵御现实的幻象,他让他的生命之火以另一种无形的方式始终延续。

成为彼此的永恒

玛琳·鲍德里亚在上海。

受惠于活在我身上的他那部分,我应该也能够变成另一个女人,一位因自己也因他而幸福的女人……而今天安居于我身上的喜悦,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说,其原因是否存在于前期生活或是后续生活。受到伟大变形游戏的启蒙,我能潜心投入我的生活方式的变形,还有重要性和梦想的变形,从一种生活过渡到另一种生活,而不是任由自己在孤独中死去。”这种勇敢的生活态度,对真理的不断探求,可能是玛琳所相信的,鲍德里亚给予自己最好的馈赠。

鲍德里亚形容他们之间有如现实与幻象中彼此相互依存不离不弃,玛琳的热情与感性犹如潜水于赤道温暖的海水之中,而鲍德里亚则处在思想的蓝色海洋之中,触及思维之暗潮汹涌。在这种相互映射的关系中,他们成为了彼此人生犹如宇宙黑夜中的那颗启明星,就像用镜子反光做的游戏一般,现实与虚幻之中,他们的形象被永恒地混合在了一起。

让·鲍德里亚,《圣贝弗》,1990年,摄影。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相关展览

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

Car l'illusion ne s'oppose pas à la réalité...  
Photography of Jean Baudrillard
策展人:费大为
联合策展人:玛琳·鲍德里亚(Marine Baudrillard)
展期:2019年8月24日至9月28日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三楼6号展厅
主办: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票价:免费
时值法国思想家让·鲍德里亚(1929-2007)诞辰90周年之际,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将于2019年8月24日至9月28日举办“消失的技法——让·鲍德里亚的摄影”展览。展览由费大为策划,鲍德里亚太太玛琳·鲍德里亚担任联合策展人,将展出50幅鲍德里亚不同时期的代表性摄影作品。摄影之外,展览还将纳入鲍德里亚的影像、照片集及语录,在艺术与哲学的漫谈中,引诱观者在新的视觉景观与图像经验中,重思这位思想家对摄影的独特贡献,深入其广袤的理论世界。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