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灼和他的狂野“派对”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138   最后更新:2019/09/05 11:28:25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19-09-05 11:28:25

来源:Artsy官方  Josh Feola


Chen Tianzhou, An Atypical

Brain Damage,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出生于北京的艺术家陈天灼涉猎的领域奇广,因此他的创作很难被定义。这位1985年生的青年艺术家打破了传统视觉艺术形式的禁锢,将表演和音乐融入创作。近几年,他跨领域的新颖实践将他推上一个个艺术界最瞩目的舞台——从北京的林冠基金会,到伦敦的巴比肯艺术中心,洛杉矶的布洛德博物馆,再到威尼斯双年展。


陈天灼近期创作的新剧《一种奇怪的脑损伤》在利兹、汉堡和乌特勒支上演,他不仅担任导演,还身兼编剧、舞蹈编排和舞台设计。正如他过去几年的许多作品一样,这场巡展介于荒诞舞台剧和癫狂俱乐部之夜之间。他经常合作的 China Yu 和舞踏舞者 Beio 将一个神秘的故事搬上舞台,伴随着新泽西出生的俱乐部制作人 Dis Fig 所创作的配乐。但观众只有将如此复杂的歌剧风格表演与陈天灼的“课外”项目 Asian Dope Boys 相结合,才能更全面地理解他的创作。从 Asian Dope Boys 的活动中可以见得陈天灼对俱乐部文化的独特见解,它们结合了 DJ、现场音乐表演和令人目眩的视觉,还有偶尔让观众参与其中的行为艺术介入。

Portrait of Chen Tianzhuo.

Photo by Feng Yu.

© Faurschou Foundation.


从陈天灼2016年的突破之作《自在天》,到今年五月 Asian Dope Boys 的三周年派对,陈天灼包罗万象的实践一直游走在“宗教和锐舞之间,俱乐部文化和宗教之间”,艺术家本人如是形容。“这些是启发我的主要灵感。”而这也成功吸引了艺术界的注意。


在林冠基金会正于威尼斯举行的群展“熵”的开幕上,陈天灼呈现的开幕表演《刹那 II》抢足风头。这件作品是同一展览于2018年在林冠北京空间的开幕表演《刹那 I》的续作。作品混合了仪式化的舞蹈、浮夸的半宗教式的装置设计。和吉他乐手 Felix-Florian Todtloff 的催眠感的金属噪音。

Chen Tianzhou, An Atypical

Brain Damage ,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sian Dope Boys 作为一个俱乐部之夜项目于2016年创立。“起初我们进行了诸多尝试——包括时装、音乐和表演,”陈天灼解释道,“现在,我更专注于挖掘音乐本身。艺术家看起来酷不酷无所谓,”他指的是参与表演的音乐人和 DJ,但他们的音乐一定要“激进,一定要特别”。


“激进”和“特别”充分地总结了陈天灼迄今为止的作品。如今30多岁的陈天灼,成长在经济足够开放、能够提供上一代人无可想象的工作机遇的中国,他是在这一环境下进入创作成熟期的第一代艺术家。更重要的,如今这个社会在文化上足够活泛,能够容许大胆而颠覆性的作品。

Installation shot of Chen

Tianzhou, Ksana , 2019,

in "Entropy", at the Faurschou

Foundation, Venice, 2019.

© Chen Tianzhuo and Long

March Space. Photo by Davide

Carrer. © Faurschou Foundation.


2007年高中毕业后,陈天灼搬到伦敦,在中央圣马丁完成平面设计本科,随后在切尔西艺术学院修读了纯艺术硕士学位。他在佩卡姆和肖迪奇的非营利空间展出,一路吸收着锐舞文化。2011年末回到北京之后的陈天灼曾短暂地涉足时尚圈,他与中国品牌上官喆的联名合作在上海和伦敦时装周发布,在时尚界掀起了新的风潮。“现在我没有精力进行时尚跨界了,”他说,“我喜欢做我喜欢的奇装异服,但在中国的男士并不穿我们穿的这些衣服。”自那之后,将个人品位置于市场潮流之前的冲动便一直驱动着陈天灼前进。


2013年是陈天灼的一个早期转折点,他在北京的星空间画廊举办了首次个展“天灼酸俱乐部”。展厅被带有性暗示的抽象图章填满,还有放在《大开眼戒》里的狂热地下群交仪式中也显得颇为合适的半有机体雕塑。展览以整夜的锐舞开启,吸引了500多人到场。

Installation shot of Chen

Tianzhou, Ksana, 2019,

in "Entropy", at the Faurschou

Foundation, Venice, 2019.

© Chen Tianzhuo and Long

March Space. Photo by Davide

Carrer. © Faurschou Foundation.


尽管陈天灼在创作之初将他的设计、绘画和雕塑技巧融入装置,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开始更多向影像媒介进行探索,很快就于2014年在上海的 Bank 画廊呈现了他的首个表演。这一转型在为2015年由瑞士-西藏-尼泊尔混血的艺术家 Aïsha Devi 的歌曲“Mazdâ”所创作的影像中达到顶点。这件影像彰显了陈天灼对宗教图像和俱乐部文化仪式中的性、毒品和音乐持续的兴趣。


宗教和锐舞这两种文化现象对于陈天灼父母那一代人来说是陌生的,甚至对于90后新生代中国青年来说也愈发遥远。陈天灼认为,个体性是定义了他这一代80后的特质:“我认为我这一代艺术家个性更加突出……我们更加自由地应对不同的议题,更加勇敢地作为个体而活。”他说他这一代在国外展出的艺术家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共性,他们的作品总是和来自全球各地的艺术家一同展出,而不只是和中国艺术家。“我认为那是进步,”陈天灼补充道。

Installation shot of Chen

Tianzhou, Ksana , 2019,

in "Entropy", at the Faurschou

Foundation, Venice, 2019.

© Chen Tianzhuo and Long

March Space. Photo by Davide

Carrer. © Faurschou Foundation.


但现状目前正在开始倒退,在如今的政治和社会大环境之下跌落回文化同质化的状态。谈及他的晚辈艺术家,陈天灼说:“我认为年轻一代将会非常精彩,因为他们年轻,有更多触角,学习得更快。但我发现近年来涌现的有趣艺术家越来越少。”他认为“爆炸式”的艺术发生在大约四五年前,“当下却看不到如此多端的个性了。”


这种局限或许要归因于政府对俱乐部文化的监管愈发严密,同样遭殃的还有那些对孕育了陈天灼早期作品不可或缺的前沿艺术空间。在陈天灼成名之后的几年,政府清除了不少北京郊区的艺术空间,当地警察为打击毒品所实施的举措牵连了北京、上海、成都和深圳的一众夜店。与此同时,陈天灼认为,90后艺术家已经陷入了受到因特网媒介过剩所影响的同质化生产模式。“你看到的视觉、所有这些 3D 渲染派对海报都看上去大同小异,”他说,“这种 Instagram 审美下诞生的 3D 玩意儿,看上去就像同一位设计师做出来的。”

Installation shot of Chen

Tianzhou, Ksana , 2019,

in "Entropy", at the Faurschou

Foundation, Venice, 2019.

© Chen Tianzhuo and Long

March Space. Photo by Davide

Carrer. © Faurschou Foundation.


陈天灼认为,音乐在这方面的情形则稍好一些。他持续将俱乐部作为创作的核心空间。十月,他将在北京木木美术馆举行为期三天的表演,包括连续三场12小时的组成。


除了36小时的马拉松表演(这是他为明年将在汉堡举办的正式首演进行的试演版本),陈天灼还在为2020年上海玻璃博物馆的展览的委托创作做准备,他将利用新的媒介进行创作。一如既往,他的作品不断地从多种维度推动着既定的标准和边界。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