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花”溅出颠覆性艺术:大卫·霍克尼突破时代边界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86   最后更新:2019/09/04 15:23:58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9-09-04 15:23:58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路虎携手木木美术馆共同举办“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览,图片来源:捷豹路虎中国

8月29日,路虎携手木木美术馆呈现大卫·霍克尼中国首展《大水花》。来自英国的大卫·霍克尼是在世艺术家当中绘画作品拍卖价格最高记录保持者,他的油画《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在纽约佳士得以9030万美元成交,打破在世艺术家作品的最高拍卖价记录。

大卫·霍克尼于洛杉矶工作室室外,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官方网站


本次展览延续了2017年泰特美术馆霍克尼回顾展的主视觉元素——大水花,并设置特别单元展现霍克尼与中国之缘,突出霍克尼对中国元素的运用和理解。100余件作品全方面,多维度地呈现霍克尼从20世纪50年代持续至今的充满创造力和探索精神的艺术生涯,展出作品包括泰特美术馆珍贵馆藏,是霍克尼标志性的系列杰作,如《最大的水花》、《我的父母》等。作为艺术家,他的艺术观极力拓宽文化和社会边界。


《我的父母》大卫·霍克尼,1977,木木美术馆“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周末画报(上);《更大的水花》 大卫·霍克尼,1967,泰特美术馆馆藏,图片来源:泰特美术馆(下)


在西方历史中,关于水花四“溅”的传说有很多,墨水四溅的核心故事来源于基督教改革家马丁·路德,也由此成为新教精神的核心,是真教徒反传统的象征。颜料四“溅”也成为20世纪以来西方前卫艺术的启蒙,成了前卫、反叛的象征。在霍克尼冷静克制的画面中,一朵大水花溅出了艺术家对艺术的颠覆,以及对个人身份的突破。

《洛杉矶家庭情景》大卫·霍克尼,1963年,泰特美术馆馆藏,图片来源:泰特美术馆


霍克尼对于自己的身份,从来不加以掩饰,尽管在当时社会受到异样眼光。这是他对社会条框的突破。1964年,霍克尼搬到美国加州,加州的阳光、泳池、明亮的颜色和肌肉线条成为他的作品主体。

《乔治·劳森和韦恩·斯利普》大卫·霍克尼,1972,木美术馆“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周末画报


《更大的水花》,虽然看上去只是简单的风景,粉色的小别墅和蓝色的游泳池交织出一种愉悦的视觉享受。画面记录了跳水者入水的一瞬间,然后这个人不可见,不在场。

《更大的水花》,大卫·霍克尼,1967,木美术馆“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周末画报


本次展览带来创造最佳拍卖纪录的作品《一个艺术家的肖像》,霍克尼清晰地描绘了年轻帅气的彼特·史莱辛格,年轻帅气的彼特身着醒目的红色西装,微微俯身望向池中的游泳者,而泳者潜入水中,两者的目光并无交集。这是他的生活写照,虽有苦哀,但不失美学意味。霍克尼对极简美学的处理,让画廊呈现冷静的质感。

《一个艺术家的肖像》,大卫·霍克尼,1971, 私人收藏,图片来源:佳士得香港

一个是当代艺术的颠覆者,一个是汽车领域集历史传承和当代美学为一体的惊艳车型,本次展览不仅展现世界级的霍克尼作品,更让路虎揽胜所承载的艺术品质脱颖而出,硬朗的车身线条中不失精致的西方美学。蓝白颜色上的拼接撞色正像霍克尼笔下的西岸阳光和泳池里的一湾蓝色。以简洁、泳池、阳光、线条为基调,多重变换风格,在作品中展现泳池生活的多样性。在揽胜的车前脸设计中,蜂巢状网格状格栅设计与霍克尼的泳池波浪纹有异曲同工之妙。

霍克尼对前卫艺术的思考,远不止于突破颜料和主体等应用。他对中国画的沉迷和对中国元素的应用,颠覆了传统西方的绘画形式,在既成的传统艺术框架内增添新角度。


《中国日记》,大卫·霍克尼与友人1981年造访中国后所编著,木木美术馆“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览现场(上),图片来源:周末画报;《中国日记》与《康熙南巡图》并置,木木美术馆“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览现场(下),图片来源:周末画报

本次展览的特别之处在于将霍克尼的作品与受到影响的中国古代绘画一同展出,1983年,霍克尼在大都会博物馆看到清代宫廷画家王翚及其助手完成的《康熙南巡图》,他发现,中国画卷轴图中“散点透视”和“移步换景“的构图和观看方式非常特别,开始在自己画作中进行尝试。并借鉴中国画的画论、技巧、视角等。他在对中国画的借鉴中突破东西方文化边界,同时突破历史传承与现代的边界。他的作品,体现东方元素在西方的艺术运用中的多重可能性。

《在工作室中,2017年12月》大卫·霍克尼,2017,木美术馆“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周末画报


展览中,《在工作室中,2017年12月》中与中国传统画作八大山人并置。作品还原了霍克尼工作室的实景,同时采用中国画中“散点透视”和“移步换景”的方式,巨大的作品没有固定焦点,观众的观看角度和距离带来不同的景观。这是传统和现代的结合,也是东西方艺术的交融。

《阿卡特兰酒店的第一天》大卫·霍克尼,1985,木美术馆“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周末画报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