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气到买气,“北京当代”打了一个翻身仗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1   浏览数:230   最后更新:2019/08/30 11:19:37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9-08-30 10:57:53

来源:Hi艺术  郑啸川


丨郑啸川
采访丨啸川、浩文、罗颖
摄影丨董林
丨北京当代艺术展


北京当代·艺术展2019现场


第二届北京当代·艺术展在万众瞩目下开幕了。这里说万众瞩目或许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引流冠军新裤子乐队在星空间展位展出的画作。另一个原因则是大家都好奇,去年大谈“展示expo大于交易fair”的艺博会在首战并非大获全胜的情况下,能否在今年扳回一城。


北京当代·艺术展2019现场


VIP首日浓烈的买气


“北京当代”2019在体量上与第一届并无二致,依然走小而精的路子。参展商中超过70%都是去年参加过的老面孔,“回头客”颇高自然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对于首届“北京当代”VIP首日成交量并不喜人的质疑,艺术总监鲍栋有言,“其实媒体没有完全了解到销售量。我们在画廊那边听到一些令人吃惊的销售数据,他们只是不愿意宣传而已。他们会跟博览会主办方透露真实数据,这是利益关系决定的,如果这一年卖的不好,那下一年的参展费就会压压价。”

佳士得中国当代艺术部主管 林家如(左)

ART021创始人 周大为

ART021创始人 包一峰

艺术家周力、偏锋新艺术中心负责人王新友、艺术家向京

藏家汪海涛与798创始人王彦伶

空白空间负责人田原与藏家乔志兵

藏家 张锐

东八时区创始人 罗伯特·伯纳欧

麦勒画廊负责人小麦和藏家田军

演员 柯蓝

策展人戴卓群与Art Chengdu联合创始人黄予

三影堂创始人荣荣与艺术家王兴伟


不管去年的成交量究竟如何,但今年VIP首日火爆的买气确实是众人有目共睹的。不过周四而已,开场后场内乌泱泱的人头攒动不禁令人产生片刻的怀疑,今天究竟是VIP首日还是公众开放日?不只是打卡似的走马观花,很多看着并不熟悉的面孔认真地询价,并咨询了解相关艺术品的升值空间。多家画廊的工作人员一整个下午没有停下过讲解介绍,源源不断地有人表现出想买的意象。尽管真正落成销售的新客不多,但很多人都有迈出当代艺术收藏第一步的架势。



新裤子×星空间 展位现场,给场内带来近半数以上流量的新裤子销售喜人,彭磊的三件绘画分别为18万、18万和14万,首日卖出两幅。墙上的摄影也引来诸多询问,但星空间尚未想好如何定价,还需跟新裤子做进一步商量。


星空间在价值单元的展区同样开张,售出两件宋锟的作品,其中一件为展区最贵,50.5万元



首次参加国内艺博会的户尔空间算得上是年轻消费群体的主力获益对象,不同于场内架上绘画为主的大多数,户尔空间带来很多炫目的装置,笑称要为博览会注入新鲜血液。墙上的一组石蜡装置已经翻过一轮台,全场售出1.5万至12万元的多件作品。


北京人的艺博会总归有人上心了


主办方的服务态度令众多画廊交口称赞。其实这在去年就是“北京当代”的一大特色,只不过今年新选的搭建方与合作方,在布展的专业性上有显著提高。鲍栋在开幕前两天便发朋友圈感叹,是最舒服的一次布展。在技术层面也有所升级,比如今年的灯都可以活动,画廊方不需要特意找电工就可以自己按需移动调整。此外,主办方在引流藏家和导览介绍上花的人力物力也都是所有人看得见的付出。有人感叹,北京人的艺博会总归还是有人上心的。


北京公社的展位颇具看头,艺术家王光乐把画廊的货仓搬到博览会现场,化身艺术品销售,展出了多位跟艺术市场并不算活跃的艺术家朋友作品。售价最贵的是马延红的一组肖像绘画,50万元。当天售出几幅几万不等的作品

指纹画廊展位

王三庆 《独往》 362×260cm 综合材料  1996,或为全场最贵,430万元


不了解艺术的群体了解艺术的重要渠道


年轻,是今年“北京当代”观众群的最大特点。鲍栋所得意的大众宣传手段真的奏效。但年轻也就带来消费力难以突破五万大坎的限制。据部分画廊反映,五万以下的作品卖得很快,一旦超过五万,客户们就会需要更多的斟酌与掂量。但本次“北京当代”的客户群显然不止于年轻人,很多老客户依然捧场,贡献了不少十万以上的销售。


天线空间带来艺术家丛丛的个展,最贵为三幅最大尺幅油画,6万元,已售一幅,小尺寸的作品从1500到一万多不等,几乎售罄

丛丛作品


如鲍栋所说,除了具体的销售以外,有很多画廊把“北京当代”当成提升画廊形象的艺博会。比如指纹画廊,此次带来最高430万元,最低37万的“40后”艺术家王三庆作品。指纹画廊表示,并不会特别在意是否能成功达成销售,主要就是要在这个专业的博览会上把最好的作品呈现给懂行的人看。


在“北京当代”开幕前两天,我们跟艺术总监鲍栋聊了聊关于此届“北京当代”的胜算。临到VIP当日见证了全程之后,发现不少他“夸下的海口”真正落实了。他觉得,博览会就是给不了解艺术的群体一个了解艺术的重要渠道,“北京当代”要做的就是一下子让他们看到全部。这场主打本土性和当代艺术多维性的博览会似乎打了个不错的翻身仗。

势象空间展位,此届“北京当代”声称“要将当代艺术的维度拉得更开阔”,势象空间和艺·凯旋画廊则扛起了场内关注中国当代早期研究和收藏的大旗,分别各展出吴大羽和王广义的两件高价作品,不予售卖。两家画廊均表现不俗,势象空间卖出连同沙耆在内的三件作品,艺·凯旋卖出刘炜、许宏翔、杨黎明、刘锋植的五件作品

势象空间可售作品中最贵的是陈钧德的《青岛街景》,60

沙耆《母与子》纸本水墨  54×77cm 1970年代  3万元

沙耆《莎乐美》纸本水墨  54×77cm  1970年代  3万元

艺·凯旋画廊展位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聚光灯 2019-08-30 11:19:37

(接上)


博览会不只是交易的地方


北京当代·艺术展2019 艺术总监 鲍栋(右)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北京当代”一直强调策展性,博览会需要策展性吗?


鲍栋(以下简写为鲍):好的博览会要强调策展性,未必要策展人来做,但策展的意识要有。放在整个博览会背景上讲,我们可能更像Frieze,他们最早的创办人就是做媒体、做策展人出身。一说到博览会,大家总是把学术和市场对立起来。巴塞尔不学术吗?卡塞尔文献展也有商业的一面,很多作品都是由画廊来资助艺术家。这两者并不矛盾。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在五点左右就已经“稳赚不赔”,“价值”主展区售出梁佺和周力的作品,“艺述”单元还售出六件作品,其中梁铨的《童年》为48万


亚洲艺术中心最贵作品为李真的雕塑《万壑争空.亢1号》130万元,VIP首日售出杭春晖和小林敬生的作品,分别为十几万和几万元


Hi:今年在策展性上特别强调纸本的主题,给画廊挑选作品设置了范围,这是有利于销售的限制吗?


鲍:“纸本”只是我们在未来单元里选择的主题,跟画廊一起探索体现市场或创作趋势的现象,也是未来单元本身的出发点。让画廊来回应,给予画廊更多的创作性,而不只是被动地销售。


但我们的策展性绝对不只是体现在这一块,我们想拉开整个当代性的张力,从时间久远的作品到年轻的作品,也涵盖国际和本土。价值单元的布置方面,第一个画廊是常青,对面是唐人;然后是佩斯,对面又是玉兰堂;一边是麦勒,一边是艺·凯旋。这是我们有意为之,将西方的重要画廊和中国本土的重要画廊并置,形成相互关系。策展性其实无处不在,不光当代艺术,只要涉及人、涉及到传播和社会对接,任何的商业领域和社会活动都有策划。我一直以来的观点就是,虽然交易是最基础、最核心的事情,但博览会绝不只是一个交易的地方,博览会本身就意味着要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出师从杨飞云的尤勇具象绘画。乍一看还以为是艺术北京的古典油画展区。开卖没多久墙上就贴满了红点,工作人员透露,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其中售出最贵作品为尤勇的《梅花鹿变奏曲》, 18.8万元

常青画廊展位,VIP首日尚未开张

秦晋《新编故事园地》101×259.5×11cm 黑板粉笔、金色木相框 2016,11万元

佩斯画廊展位,VIP首日尚未开张

展位最贵为门口teamLab的作品,7万美元


玉兰堂展位,两件作品的买家都是新客户

尹朝阳作品,22万,已售

任俊华作品,4.8万,已售

玉兰堂创始人伍劲现场导览


把蛋糕做大


Hi:看到更多的东西是站在观众的角度,作为画廊,更多的还是考虑到销售。


鲍:对。但如果藏家和观众看不到更多的东西,如果没有更多的藏家和观众,销售从何谈起。我一直强调“北京当代”的汇聚力,不管是汇聚藏家、观众、画廊、作品、艺术家也好,汇聚整个社会的关注也好,有了汇聚力之后,具体的销售才有基础。中国现在博览会越来越多,档期越来越密,但大家都在原有的蛋糕上切分。这是一个零和博弈,你多他就少。去年我们就讲要增量,不要只在一个蛋糕里切分,而是把蛋糕做大。把吸附力、汇聚力加强,才可能有增量。


麦勒画廊展位最贵,邱世华《无题》 128x233cm  布面油画  2015,91万元

鞠婷作品《鳞》

东京画廊+BTAP展位

左 管木志雄《住耕》50.5×60×18cm  颜料、钢板、木头  1997

右 管木志雄《内侧的领域》30.6×25.4×7cm  木、水性漆、铅、螺纹  2000


Hi:所以你们有发展新的藏家?


鲍:藏家是通过自己购买作品成为藏家的,要把那些对艺术感兴趣、有可能会买作品的人都汇聚过来。一方面是具体的邀请,另一方面是把整个艺博会的影响力放大。我们今年在传播上花了很多功夫,给大众一种必须得来的感觉,哪怕对艺术不了解,也会好奇,想来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


艺术圈非常弱,要扩大突破点


Hi:很多媒体在宣传“北京当代”的时候都以黄渤和新裤子作为亮点,单看标题会以为是娱乐圈而不是艺术圈的活动,是否因为艺术圈太弱了,做什么都要借势?


鲍:艺术圈非常弱,一部电影的票房能抵整个当代艺术圈的交易量。画廊就这么多,当代艺术历史就这么短,这是事实,得承认。但并不是只有购买了、非要占有艺术才称得上是与之有关。从广义的角度,只要愿意去看、去了解就是跟艺术有关。我们这次从宣传上扩大“北京当代”与中国当代文艺之间的突破点,但实际上我们也没有把黄渤当成明星,黄渤自己一直拒绝用明星这个词,而是演员黄渤。新裤子本来就是艺术家,是星空间的代理艺术家。


偏锋新艺术中心售出两件倪军的油画,加起来十几万元,心急的客户已经把画取走,留下了白墙上的钉子


三影堂+3画廊展位,分别展出摄影作品和出版物


Hi:现在的经济形势并不佳,画廊的销售首当其冲受到影响,参加博览会有不小的开销,也有一些画廊正式对外宣布不再参加博览会,对此你怎么看?


鲍:画廊展览和推广是本身就该做的,只是每个人有不一样的途径,但绝对不是等市场情况好转了再做。不管是认识新藏家还是推广自己的品牌,还是纯粹为了销售,参加博览会已经成为画廊的重要渠道,这跟经济的起伏没什么直接关系。去年就开始所谓的贸易战,搞得人心惶惶,但今年拍卖照样挺好的。我觉得非要说影响,那也是在信心的层面,而不是实际的层面。


空白空间在“价值”和“未来”单元都设有展位。去年参加了7个博览会之后决定精简,特意看中“北京当代”的策展性。其在“价值”的展位在空间切分上不乏巧思,颇有展厅的设计感

CLC画廊展位,已经售出一些小件,觉得今年主办方有特别用心带藏家

金宁宁  《XMNG-001》 数字绘画系列 木板丙烯  19×22cm×4  2016

娜布其《原野(大门)青铜》 23×23×10cm 2018


给中国当代艺术站台的博览会


Hi:那么“北京当代”能给画廊带来的附加值是什么?


鲍:除了最基本的实际销售,有更多能转化为藏家的增量人群,和在中国当代艺术的趋势里讨论画廊、艺术家和作品的整体构架。最近五年中国出了不少新藏家,但基本上是在巴塞尔的框架下理解艺术。他们会觉得西方大画廊就是好,西方艺术家就是好。当然好,但西方的好不等于中国的就不好。博览会的影响力很大,我们希望通过“北京当代”给中国当代艺术、中国画廊和艺术家争取一个自己的角度,往大了说是文化主体性的问题。倒不是说去做一个标准来评价画廊,而是与跟中国关系密切的画廊共同成长。跟去年不同的是,我们今年会有一些更接地气的画廊。不同的画廊对“北京当代”也有自己不同的理解,比如说北京公社和墨斋都开始做很实验的项目,把我们当成一个特别能提升画廊形象的博览会。也有好多画廊把我们看做给中国当代艺术站台的博览会。

Bowerbank Ninow展位,唯一的纯国外画廊,来自新西兰,展位作品价值从2.2万到2.8万元不等

墨非墨画廊展位,作品价位在5万左右

广州本来画廊展位

广州本来画廊艺术家刘声作品

没顶画廊展位


Hi:接地气指是什么?


鲍:更能体现中国当代艺术自身的传统和背景。人们很难想象中国画廊带齐白石的作品参加巴塞尔,巴塞尔会自动划到古代艺术中去,但其实齐白石的时期比塞尚还晚。所以这是一个问题,我们要有自己当代的线索,找到真正对今天的文化和审美还在产生作用的东西。接地气是指尊重这一层经验。这次比较典型的就是势象空间,他们一直在研究张光宇、沙耆、吴大羽这些近现代时期的艺术家。


Hi:虽然北京在当代艺术的生产和收藏方面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从艺术市场的活跃程度来看,北京好像并不如上海,你怎么看?


鲍:不管是博览会还是民营美术馆,上海的增量很快,但是北京的存量更大。增量的部分吸引人,但是存量才是实力。如果把市场经济当成调动资源的根本规律的话,哪里市场好,画廊就会去哪,好像没有北京画廊去上海开分店,反而是上海画廊在北京开分店。

博而励画廊展位,展位最贵为26万元,已售出四五幅作品,包括两幅3.2万元的小件

AIKE画廊展位

墨斋画廊展位,作品价格在十万左右


Hi:现在北京有艺术北京、艺览北京以及“北京当代”,北京需要三个博览会吗?


鲍:上海也有四个博览会,都有不同的受众。我是希望中国的艺术市场有越来越多的特点,大家不要在一个平面或维度上去细分市场,而是要在各个维度上把整个的艺术市场做得更立体、更有个性。


Hi:从去年到今年,参展画廊大多是以北京本地的为主,是否因为你的影响力更多辐射在北京呢?


鲍:本身北京的画廊就多。2017年我们做了一个统计。2017年西岸跟021的全部参展画廊中,北京占30%,如果按大中华区来算,一共才47%。北京的画廊就是多,这是事实。况且这次北京画廊还有地理优势,成本低,省了机酒的费用。今天还有画廊主说随时准备翻台,从画廊仓库直接拉货过来,非常便利。另外还有时间的原因。我们正好赶在下半年的开场,大家夏天刚休完假,正处于渴望参加party的时间点。我觉得就算换一个人张罗,也是这样。

千高原艺术空间展位

狮语画廊展位,带来14位艺术家的30件多元作品

蔡东东《红黄蓝》

计文于&朱卫兵《撑台面》

前波画廊展位


Hi:你对今年这届“北京当代”的预期是什么?


鲍:去年是一个创新和开端,把声音发出来,在基本形象方面和别的博览会区分开。今年就是成为真正能够代表中国当代艺术,不管是学术形象、公众形象还是市场推动的角度,都能作为一个最重要的代表。





“众望”单元公共艺术作品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