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辉“故弄玄虚”地说,学生们“恍然大悟”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166   最后更新:2019/08/29 11:45:46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9-08-29 11:45:46

来源:卡塞尔  张营营


Double Talk,2018,双通道高清影像、彩色、有声,23 分 44 秒,首尔现当代美术馆委任作品  Double Talk, 2018, Two channelHD video, color, sound, 23 min 44 sec, Commissioned by MMCA


“他是第一个来面试的,发型和穿着都不够年轻时尚,但是身上有种怨气的感觉,后面的演员一个比一个年轻帅气,但是都没有他身上的那种阴郁...”


“你一共面试了多少个演员最终才确定了他?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



陶辉作品中的表演性越来越不着痕迹了,它们融化在影片的叙事和审美当中。


Double Talk”是一件双频道影像作品。右侧屏幕的内容取材于韩国娱乐产业的造星运动,艺术家用韩剧的电视语言杜撰了一个超现实主义般故事。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非成功偶像非自然死亡后又回到现实中,面对大众媒体的紧追不舍,他采用闪烁其词的伎俩来回应大众媒体,以及用旁敲侧击的方式透露出他生前的一些关键信息。这是一场布置好的“经历”或“演出”,偶像时而以第一人称的身份接受访问,时而又作转换为一个职业演员,在视频作品的架构中再次表演。他不停的转换身份,刻意营造出一种不确定的多重感受,这种感受既来自于韩国现实,又来自于艺术家对影片叙事的要求。他好像至始至终都没能脱离成为一颗棋子的宿命,但也正因如此,其短暂的生命才产生出那零零星星的价值。


左侧的屏幕是一个教学的场景,他们的身份带有明显的指向,便是老师在对学生传授知识。右侧屏幕中的故事被嵌入到左边屏幕中教室的电视机上,作为一个范例教材,为学生挖掘和分析右侧屏幕场景中的隐喻,以及偶像的言语之间藏匿的有关真相的信息。学生们没有回应,只是专注的看着视频。

Double Talk,2018,视频截屏


第一次见到这件作品是在上海天线空间的群展“在我的房间里”上, 它吸引我驻足并走进观看,由于它沉稳的气质与其娓娓道来的述说。作品的叙事不仅仅是在表达一种对特殊人群的关注,也不只是在简单描述一个现实,或提供一种创作方法和记录行为,它关涉了影像语言中的叙事本身——偶像、流行文化与大众媒体之间的关系均在其中被构建。有时,影像作品中的叙事即结构,结构即伦理,伦理即观念,观念即表达。陶辉长期以来在影像创作中循序渐进地对叙事方法的探索与更新,让他的视觉语言越发成熟,片中的审美与叙事给观众留下了可以想象的“空白”空间,如同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的留白,它让人驻足,在静中观看。


艺术家的创作过程通常是最能体现与人有关的关系的,与真实情感有关的关系的,它关联了艺术家、观众、演员、协作人员、委托创作方。艺术家的创作过程建立了沟通,形成了每一件作品的“临时机制”,构建了作品生产过程中最坚实的“剧本”或结构,以及与现实的存在关系。这些过程均属于作品。它是私密的,属于艺术家,但它又是公共的,属于艺术的经验。


感谢艺术家陶辉允许我将其自己的工作方法,以及作品“Double Talk”的拍摄与制作过程在此共享。



✎:陶辉(T)与作者(A)的简短对谈


T:

“他是第一个来面试的,发型和穿着都不够年轻时尚,但是身上有种怨气的感觉,后面的演员一个比一个年轻帅气,但是都没有他身上的那种阴郁...”


A:

你一共面试了多少个演员才最终确定了他?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T:

“我一共面试了10几个演员,大部分都是来面试男主角的,我最后敲定的片中演员作为男主角,他是第一个来面试的。剧中的其他演员是这次合作的影视制作公司的签约演员,他们都很专业,很有职业感,其中一个还是这个公司的导演。确定演员后我们开始彩排,熟悉剧本,我们连续两天在江南区的一个练习室里排练、走位...。这些演员都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都很在状态。这也是这部影片拍摄很顺利的原因,我们只用了两天就拍完了。


制作公司提前帮我提前联系了场地,配备了几个机位和摄影师,时间安排的紧紧有条。包括最后的剪辑,也都是在他们公司协助下完成的。跟他们合作很轻松,他们真的很专业。”

A:

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作品?是在什么情况下让你开始构想这件作品的?


T:

double talk是首尔现当代美术馆(MMCA Seoul)群展“How Little You Know About Me”的委任作品,2018年2月在韩国首尔拍摄完成,MMCA 帮我找了当地的影视制作公司,由他们协助作品的拍摄。


A:

你们是如何进行拍摄的?


T:

制作公司完全按照影视工业的流程来筹备的。在前半月里,我看场地、写剧本,见副导演、摄影师、录音师,确定拍摄场地。各个部门,各个工种的工作人员都表现的很专业。


A:

是否有些基础的拍摄脚本?有没有拍摄场景中的记录?

作品“Double Talk陶辉手绘稿,2018


A:

拍摄和制作过程中,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或者悲伤的事?


T:

拍摄的前一天,制作公司给我放了一天假,让我有充足的精力面对接下来的两天较大强度的拍摄,因为制作经费有限,我们必须在两天内拍完左、右的视频场景。现场拍摄的场景与场景之间距离都比较远,而且必须拍完右边屏幕的内容并剪辑完成,才能拍摄左边的内容,所以工作强度很大。但这一天假期却把我带向了危险,我去海鲜市场买了腌螃蟹当做晚餐,晚上10点左右,严重过敏,浑身奇痒,吃了药后2点才入睡。但是第二天的拍摄时间是早上6点,所以我只睡了两三个小时。拍摄时面临的更大挑战,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之外,当时首尔的室外温度是零下16摄氏度,所以拍摄户外场景时,我身上披了三件羽绒服。幸运的是最后顺利地完成拍摄,身体在得到充分休息后也恢复了。


A:

你的工作照有没有?




A:

作品展出后,反响如何?一个中国艺术家表达对韩国娱乐产业里的“负增长”?


T:

展览开幕后,我收到了很多高中生的信件,在他们看来,这部影片是在向他们的爱豆致敬。

Double Talk,2018,在首尔现当代美术馆(MMCA Seoul)展览现场


✎:关于艺术家

陶辉 Tao Hui


1987年出生于重庆的艺术家陶辉,习惯用影像与装置艺术这种创作语言表达群体经验。他的关注点往往是社会身份、性别地位、种族问题、文化危机等课题。他擅长以隐喻的方式映照当今社会的文化心理和美学需求。他创造的场景多为荒诞而夸张的,人物的存在如塔罗牌般具有隐喻的特质,具有煽动性的情感色彩,时常表露出一种“错位感”,促使观众直面自身的文化历史、生存现状和社会身份。在作品“Double Talk”(2018)中,陶辉表现出对韩国流行文化的兴趣,用双屏影像装置讲述了一位韩国偶像歌手从死亡中掘起,通过与追逐他的记者之间的问答,来探讨流行文化和大众媒体如何对个人产生影响的。


艺术家官网:http://www.taohuio ce.com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