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蔡东东个展“造相术” | 狮語画廊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1   浏览数:175   最后更新:2019/08/30 16:55:43 by guest
[楼主] 叮当猫 2019-08-29 11:17:48

来源:狮語画廊



“造相术”蔡东东个展现场, 狮語画廊上海
Photography Reforged:Cai Dongdong Solo Exhibition View, Leo Gallery Shanghai

狮語画廊上海空间于 2019年8月25日起至2019年10月19日呈现艺术家蔡东东个展“造相术”。


本次展览由朱朱担任策展人,主题为“造相术”,指涉了蔡东东对于摄影这一媒介的运作机制及其图像生产的反思、解构和再造。

本次“造相术”展出的近三十件蔡东东代表作品,囊括其创作生涯从早期2003年至今2019年的三个不同时间阶段,本次个展也是蔡东东首次在上海全面及完整展现个人创作历程。

造相术 文/朱朱

Photography Reforged丨Text by Zhu Zhu


“造相术”,指涉了蔡东东对于摄影这一媒介的运作机制及其图像生产的反思、解构和再造。几乎是从停止拍摄的那一刻起,蔡东东成为了摄影艺术家,更准确地说,成为了一位关于摄影的艺术家。他退出了图像生产者的行列,站到观众这一边,思考着接受的荒谬和疑难,进而针对已经存在于现实中的照片开始工作,“像一个外科大夫一样对这些照片做起了手术”。

蔡东东, Cai Dongdong
哺乳, Breast-feeding
纯棉无酸纸微喷, Archivalinkjet print
134×185cm
2012

“造相术”蔡东东个展现场, 狮語画廊上海
Photography Reforged:Cai Dongdong Solo Exhibition View, Leo Gallery Shanghai


它们部分地来自他过去拍下的废片,更多地来自旧货市场,他从那里搜集到各种各样的旧照片和底片,将它们带回“暗房”,不时地琢磨可行的手术方案;卷曲、打磨、移植、刮擦、撕扯、灼烧等等,这些手法俨然具有手术刀式的暴力感,但目的在于挽救:发现僵化的图像背后的某种“戏剧性结构”,赋予它们以新的生命力,而这要取决于在他和图像相互审视的过程中,是否出现了增设一个“刺点”的可能。

蔡东东, Cai Dongdong
采蜜, Collecting honey
明胶卤化银照片, Silver gelatin print
42x48.5cm

2019

蔡东东, 床, 纯棉无酸纸微喷
Cai Dongdong, Bed, Archival inkjet print
3/6
134×171cm
2010


蔡东东, 寻隐者不遇, 纯棉无酸纸微喷

Cai Dongdong, For an absent recluse, Archival inkjet print
80×111cm
4/5
2007

蔡东东, 三个小女孩, 明胶卤化银照片

Cai Dongdong, Three little girls, Silver gelatin print
41×61cm
1/1
2017


蔡东东, 斗牛, 明胶卤化银照片
Cai Dongdong, Bullfighting,Silver gelatin print
1/1
59×46.5cm
2018

蔡东东, Cai Dongdong
排练 Rehearse
明胶卤化银照片木头盒子单频道录像, Silver gelatin print Wood box Single channel recording
53.4×40.2×41cm
2019


“当所有人都摄影的时候,其实摄影这个概念已经不存在了,摄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引自蔡东东、海杰对谈:《摄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蔡东东的论断针对了摄影的整体存在轮廓,照相机所衍生的技术性图像已构成了极度膨胀的现实景观,同时也逼迫艺术家们在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论及的两条道路间做出选择:“我们可以把用过的形象放入新脉络和新语境中进行再循环,改变其意义”,或者,“我们可以把过去的东西一笔勾销……仿佛处在世界末日之后的世界里”(引自《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蔡东东显然倾向于前者,他声称自己是“图像的编辑”,确实,在链接、加工、重新编排既有文本的这一向度上,他的形态暗合着尼古拉·布里奥(Nicolas Bourriaud)的“后制品”(Postproduction)概念:艺术家们不再涉及清空历史或者用一种原始材料进行创作,而是找到一种方式,成为文化重新占有活动的工匠。

蔡东东, Cai Dongdong
卷起的路, The Rolled-up Road
明胶卤化银照片, Silver gelatin print
30×21cm
2016

我们身边的摄影,仍聚焦于如何以纪实、角色扮演及数字化后期制作等方式生产出一张新照片,而蔡东东“尝试扩展了一幅(旧)照片的外延”:照片可以异化为绘画、雕塑、装置甚至一处剧场空间,某种程度上也使得摄影从工业生产重返手工形式,譬如,《打磨掉的风景》利用了一幅颐和园秋景的沙龙式摄影,原作的观念滞留于古典写实主义,他通过打磨画面使之“进化”到印象派阶段;《卷起的路》揭开旧照片中一条道路的银盐表层,将路段卷曲起来,由此阻止了一辆警车的通过;《泉》的原作表现了两个海岛女民兵,他将一个真实的水龙头嵌进了她们背后的海洋,意在排泄掉她们所要保卫的疆域。在近期的作品《夜晚》之中,他将旧照片制作成屏风的形式,布设了一座日常生活的空间,《两道门》结合了活动影像,以并置的播映,对比呈现了民国和红色政权时期看似相似的、民众的脸。

“造相术”蔡东东个展现场, 狮語画廊上海
Photography Reforged:Cai Dongdong Solo Exhibition View, Leo Gallery Shanghai
蔡东东, Cai Dongdong, 夜晚, Night
明胶卤化银照片镜子摄影镜头,
Silve gelatin print Mirror photographic lens
200×200×200cm
2017

“造相术”蔡东东个展现场, 狮語画廊上海
Photography Reforged:Cai Dongdong Solo Exhibition View, Leo Gallery Shanghai
蔡东东, Cai Dongdong,
两道门, Two doors,
投影仪、木门、布帘, Projector, Wooden Door, Cloth Curtain
320x280x200cm
2018

蔡东东, Cai Dongdong
被钉住的照片, Tagged photos
明胶卤化银照片图钉, Silver gelatin print, Thumbtack
42.5x36cm
2019

外延的扩展伴随着图像的解构,对于蔡东东而言,也许他的刺点首先意味着解构的快感,解构图像的原有语境,及其背后的意识形态传播,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对图像的内容并不感兴趣,因为图像的本质是具有欺骗性的,我感兴趣的是图像生产背后隐藏的机制。我试图通过处理这些图像,撕开虚伪的面纱,哪怕只露出一瞬间的真实。

蔡东东, Cai Dongdong
潜伏, latency
明胶卤化银照片镜子, Silver gelatin print mirror
50×50×50cm
2019


人们在按下快门的刹那以为自己实现了一次“观看”,但很可能有意无意之中充当了又一次意识形态的同谋;蔡东东有一个系列处理的正是毛泽东时代的旧照片,其中呈现的反讽意识接近于1990年代兴盛于中国的“政治波普”,而支撑后者的二元对立思维导致了艺术形态的窄化,这在近年的中国已经得到了理论的明晰反省。不过,蔡东东对于本土历史叙事的再解构,显然更多语言的实验性和即兴游戏成分——在《摘桃子》之中,他用小镜面置换了部分桃子,以此达成的效果是:“桃子真的像从照片中被摘掉一样”;《脱靶》是这个系列中视觉最为奇峭的一幅,原作的场景是解放军向群众普及射击知识,蔡东东将一支真实的箭插入画面,但故意偏离了画面中的靶心。


蔡东东, Cai Dongdong
腊月初八, The Eighth of theTwelfth Lunar Month
纯棉无酸纸微喷, Archival inkjetprint
100×200cm
2009

射击,在他的个人辞典里,几乎是摄影行为的指代。这在他早期的《腊月初八》中已经显示,照相机替换了戈雅名作中的行刑枪支,在此被放大出来的是图像的暴力,确实,今天的世界对于我们难道不正是一面有待揭穿的图像的铜墙铁壁?我们被它隔绝在真实的另一侧。尽管在类似《卷起的路》那一部分作品中,他以扭转画面事态的方式实施着某种社会干预,但在我看来,蔡东东最具批判力的那部分,不在于视觉表层的介入与重构,而是针对作为图像的摄影来颠覆单向的观看运动。当你看照片时,照片也在看你——这是他随时会提醒自己和我们的要点,为此他通过在作品中不断植入镜面或照相机镜头,来凸显图像对于人的凝视与侵占,这等于在两者之间建立了一种旋转关系,而人的主体性就此被取消了:镜面重新将我们圈入了图像,镜头——我们制造出镜头,但我们成为了镜头的奴仆或牺牲品。

“造相术”蔡东东个展现场  狮語画廊上海
Photography Reforged:Cai Dongdong Solo Exhibition View,Leo Gallery Shanghai

荒木经维曾经谈及:“摄影的本质就是繁衍的本质”,而中国的另一位摄影艺术家九口走召也说过:“每次拍照都像在射精”,相比之下,蔡东东的态度倾向了宗教化的禁欲色彩,在《破碎的照片》中,他将一个裸女的背影撕掉一半,以恶作剧的方式放大出观众的窥淫欲,而在《无题》中,他将攥在女人手中的男性生殖器置换成了镜头,以此揭示图像生产或图像崇拜的色欲化快感,依他自己所言:“相当于亚当要摘下果实的欲望”。

蔡东东, Cai Dongdong
眼睛, Eye
明胶卤化银照片摄影镜头, Silver gelatin print Photographic lens
29.2×22.8×5.7cm
2019

蔡东东, Cai Dongdong
游泳, ,Swimming
明胶卤化银照片古陶罐(史前), Silver gelatin print Ancient pottery jar (prehistoric) 50×50×50cm(带框尺寸)
2018

也许只要有图像存在,就意味着有原罪存在。“眼光娘娘”是泰山附近地区民间信奉的神灵,手捧火眼金睛,据说有能令众生眼明心亮的法力,蔡东东将她的形象置入供龛之中,构成了一件摄影装置。他对图像的形而上思虑也催生了另一件装置《罐子相机》,镜头被嵌合在一只在他故乡出土的古陶罐上,潜台词似乎是在说:早在照相机被发明之前,我们的历史就已经充满了各种照相术……

2016年3月

Mar 2016

注:本文曾以《挽救与揭穿》为题,发表于Artforum中文网,现在的版本经过了局部补充。

造相术:蔡东东个展

艺术家: 蔡东东

策展人 : 朱朱

展期: 2019.8.25 - 2019.10.19

开幕 Opening: 2019.8.24  5:00—6:00pm

艺术对谈 Art Talk: 2019.8.24 3:30-4:30pm

地址: 徐汇区武康路376号武康庭内

[沙发:1楼] guest 2019-08-30 16:55:43
要买门票吗?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