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盈光:顺从的幸福,本就不是幸福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118   最后更新:2019/08/20 10:52:06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9-08-20 10:52:06

来源:YT新媒体  温萝


如果不是难以抗拒,大概没有年轻人自愿相亲。两个陌生人面对面坐下,初次见面就要将自己已有的资本摆在台面上。除了未曾谋面的尴尬,还有商品推销一般的难堪。


两个人相亲的场面已经令人不适,相亲角则是地狱般的存在。原本还算体面的年轻人,在这里直接被赤裸裸地明码标价。你的所有价值被重新衡量,收入、房产、年龄成为支配一切的主宰。

Guo Yingguang,The Bliss of Conformity,2016

而这样一个令适龄男女闻风丧胆的地方,却有人偏向虎山行。

2015年,郭盈光第一次出现在上海人民公园相亲角。这是一个与她价值认知全然不同的地方。聚集在相亲角的家长们的脸上写着同样的焦虑,儿女尚未成家让他们脸上的沟壑又深了几分。而这对于郭盈光来说,是未曾在她周围出现过的情绪。带着好奇与艺术家天生的敏锐,她决定深入其中为自己相亲。

Guo Yingguang,The Bliss of Conformity,2016

然而这种价值观对郭盈光的冲击是她全然没有料想到的。即便做过心理建树,她还是不可避免地遭到了打击。在自己的相亲信息上,郭盈光写着:“英国高等艺术学府,艺术硕士毕业,一等荣誉学位,性格独立,风趣幽默,父母均为知识分子。欲寻:经济、思想均独立,向上的男士。”这些让她自己引以为傲的信息并没有打动相亲角的家长,上前询问的只关注她的年龄婚史。

Guo Yingguang,The Bliss of Conformity,2016


读到硕士是缺点,耽误结婚还不好配对;勇气可嘉,1983年生年纪太大;最令人不适的是 “郊区房”理论:“在这里,男的就是银行卡,你有钱,你就可以买房子,所以女的就是房产。你看她,长得还行,又没结过婚,这个房型还可以。但是她年纪大了,所以她这个房子在郊区。

Guo Yingguang,The Bliss of Conformity,2016

从2015年开始的两年多时间里,郭盈光前前后后去了10多次相亲公园。顶着被“羞辱”的阴影,她拍摄下那些家长焦虑的模样,相亲角的细枝末节。家长们与她的交谈也被隐藏小型摄像机记录下来,最终成为郭盈光的一件行为艺术作品——《顺从的幸福》。

Guo Yingguang,The Bliss of Conformity,2016

这段经历被某个视频账号以《34岁未婚美女,去相亲角10多次,受到百般羞辱,她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的标题发布在网络上,引发了众多关注。人们专注的不光光是婚姻这个话题,郭盈光本人也被不断讨论,其中不乏许多曲解与恶意。

Guo Yingguang,The Bliss of Conformity,2016

在人们只将郭盈光视为34岁未婚女性时,她已经做了太多事了。为英国路透社、China Daily等媒体拍摄作品,也曾为久石让等知名人士拍摄肖像和传记封面。她是2017年集美·阿尔勒-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的获奖者,该奖项于2017年由Madame Figaro中文版与集美·阿尔勒摄影季联合发起,也是国内首个女性摄影师奖。《顺从的幸福》后来被郭盈光制作成一本手工书。在这本书里,相亲主题的照片藏在相亲角优美的风景照片后,系上红绳。读者在拉扯红绳的时候,才会看到写实的相亲照片,感受到一种忧虑的情绪。

Guo Yingguang,Photo Book:The Bliss of Conformity,2016

没有人会开心被“剩”下,但为了结婚而结婚就失去了婚姻应有的意义。父母急切的背后,是对子女未来生活的忧虑。郭盈光的思想在这段徘徊在相亲角里的时光也有转变:家长们恨铁不成婚,剩男剩女的说辞也不过出于忧虑。一切出发点都是“为你好”,而这所谓的“为你好”对你到底好不好,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答案。郭盈光提出了身为子女都该思考的问题:父母一辈真的过得好吗?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子女结婚之后,他们就能摆脱这种焦虑吗?

YT采访了郭盈光,和她聊了聊《顺从的幸福》。

艺术家郭盈光


YT :2016年《顺从的幸福》与以往作品相比是一个全新的创作主题吗?

郭盈光:“顺从的幸福”是我的第一个系列作品,和它相比之后的作品是全新的创作主题。

YT: 是在拍摄对象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的吗?有遇到过被呵斥和质问的情形吗?

郭盈光:因为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的,所以没有遇到被呵斥和质问的情况。

Installation Shot @Jimei x Arles International Photo Festival 2017


YT: 这件作品里有反映出女性群体关于婚姻的焦虑吗?

郭盈光:创作这件作品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反应女性群体关于婚姻的焦虑,而是基于人们对于婚姻的焦虑而产生的疑问。比如结婚这件事本身是一种被追求的目标吗?需要在特定时间或者年龄到来之前被完成?我发现这些疑问后,通过做作品试图去寻找答案,但是却在创作的过程中,发现有更多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显现。比如从我第一次来到相亲公园到作品完成,大概有两年多的时间,有很多大爷大妈在这两年间一直在这里,有一种风雨无阻执着的努力… 是什么在支撑他们这么做,以及相亲公园的存在对于他们的意义,都属于后来不断涌现的问题。

Installation Shot @Jimei x Arles International Photo Festival 2017

YT: 拍摄过程中你被大爷大妈评头论足的时候,会对自我价值产生怀疑吗?

郭盈光:会。会有种比较复杂的感受,而不仅仅是自我价值的怀疑。还会对这个时代产生质疑,“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跟旧社会一样”。于是会产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沮丧。但当越来越多的人对我说出一样的话,我就开始觉得是不是我不对劲。我在相亲角现场的那种感觉应该跟很多人看见作品的反应一样,有一种恍惚,还有一点动摇。然后我就会告诉自己,需要去坚定一下原本的立场,而作品就是我坚定自己的方式之一。

Guo Yingguang,Peek of City,2017


YT:你希望这件作品,尽可能去影响哪一部分人?

郭盈光:并没有想去影响谁,如果一定要的话,去影响那些感觉自己与作品间能够产生某种连结的人吧。

YT:对于当时在网络引起的讨论,甚至很多对你个人的曲解,你有因此受到什么影响吗?

郭盈光:刚开始可能会受到影响,有点不适应,这一切来的有点太突然。但是没多久我就发现,在实际生活中和自己真正有关系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而且不管一个人做什么,误解都难免存在,了解一个人是要非常努力的一件事,有时需要很无私,所以不能要求所有人都理解自己,了解自己,这很奢侈。

Guo Yingguang,Peek of City,2017


YT:通过这种方式被大众获悉,很难免会被打上炒作的标签,在你做出一些作品的时候他们对你的认知也只会停留在“被百般羞辱的海归女学霸”的标签上,你会觉得这背离了你的艺术家身份吗?

郭盈光:不管被贴上什么样的标签,都是我无法控制的事,所以对于自己无法控制的事,就不用想太多了。我没办法阻止别人议论我或者误解我,就像别人也阻止不了我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工作和生活一样。

Guo Yingguang,Peek of City,2017

YT:今后会利用这种社会影响继续去创作类似的作品吗?这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灵感?

郭盈光:不会利用所谓的社会影响力作为出发点去创作,我也不觉得我有什么社会影响力。但是这些经历挺有趣的,也给了我很不同的体验,我会围绕自己的这些感受出发做一些作品。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