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自行车、喜羊羊?一位英国人眼中的北京夏日肖像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37   最后更新:2019/08/15 11:37:13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9-08-15 11:37:13

来源:YT新媒体  陈思


打开格拉汉姆·哈德森(Graham Hudson)的个人Instagram的主页,很难将其与艺术家这个词挂上钩,堆放的黄色塑胶水管,仰面躺在潮湿路面的残缺人体模特,仰视着堆的高高的废品回收车,与其说是社会观察实录,这里更像一个“哪能找到新鲜废品指南”。

格拉汉姆·哈德森的个人Instagram的主页 图片截自艺术家Instagram主页


而格拉汉姆的作品同样令人困惑,倾倒一地的工地手推车,脚手架搭成的“宫殿”,甚至只是一个水平测量仪。为什么一个艺术家如此关注这些生活中的废弃物?又为何使用它们作为创作的原材料?用这些废品能做出什么新花样?这些都要从格拉汉姆对电影的热爱说起。

Survey PL1 3NY 2016, 2016, wheelbarrow and rubble, 190cm x 170cm x 1650cm


在艺术学院里格拉汉姆一开始学习的是电影专业。“因为对电影的热爱我去了艺术学院,那时的我曾梦想成为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但后来艺术的直接性令他着了迷,“艺术没有固定的意义,也不被规则所限制。我沉迷于雕塑与现成品(Ready-made)间的关系。”

艺术家格拉汉姆·哈德森(Graham Hudson)  Photography by Sean Donnola

格拉汉姆爱上了雕塑,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米洛的维纳斯,尤其是这些有着残缺美的作品给了他很多灵感。“雕塑中人体的各种部位,例如手臂、上身等等,它们是你在大英博物馆、卢浮宫这类博物馆里常会见到的‘高雅艺术’,也包括那些经典的古希腊、古罗马雕塑。但同时,我也非常喜欢那些石膏模特,和只花一两镑就可以在市场上买到的塑料雕塑。”

Back and Tricep Study, 2017  图片来源:Monitor Gallery, Rome

高级与低等,传统与当代,在他看来两者放在一起有种杰夫·昆斯(Jeff Koons)与 亨利·摩尔(Henry Moore)交错的感觉。“这非常的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不是吗?”

The Divided Self 2016, site lights, cabling, 1000 most common words, media player and speakers, 280cm 310cm x 310cm


格拉汉姆的艺术实践就这样开始了,“行为如何被艺术的创作和观赏影响?艺术品代表了什么?”他在对心理、人体、意识和行为之间关系的探索中找寻着灵感,他在测量仪、脚手架,这些建筑工地的构设之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创作风格。“材料的使用总是和我们作为人类的思想和行为方式有关。”

An Insignificant Extension in Space and a Considerable Extension in Time (Prototype for a Fendi Museum, Milan), 2010, steel timber, tape and Fendi archive, mt 7,5x8x15, photo credits: James Harris


作为他创作中的标志性元素之一,脚手架,是城市不断扩张和更新的象征,也是格拉汉姆用不同建筑结构表现出的现代人类自我意识崩塌的可能性。艺术家曾在伦敦的一家脚手架公司工作,公司为大本钟、塔桥还有许多地标性建筑都做过脚手架。在格拉汉姆看来,脚手架可以说是一种国际性的语言,不管是在纽约、伦敦还是上海,脚手架在创作之中有着无限的可能性。他把城市日新月异的景观与人性相连接,从生活中的城市中提取材料,构建出一幅幅流动的精神蓝图。

The Ruins, 2009, scaffold, pallets, ladders, 5 x turntables, on off timer and light chaser, cm 540x540x540; installation view at Monitor, Rome


“我的作品在大家看来更像是半成品,但它的灵感是来源于我们都生活其中的的城市景观:正在搭建的摩天大楼,向下倾斜的纸板帐篷,今天的梦想,明天的梦魇... ...我用这样的方式,将外部世界的经历和我们内心的世界融合在一起。”

On Off, 2008, scaffold, pallets, 20 x turntables, on off timer, and lights, cm 1150x750x680


就这样格拉汉姆用木板、工业灯具、纸板箱等半废弃或工业材料构筑起各个特定场域装置,他通过建筑和建筑的隐喻来表现自我构想的脆弱性和可塑性。他在探索时间性、城市中的材料和精神中,也利用城市的流动状态作为人类意识的隐喻。

All My Exes Live in Tesco's, 2010  图片来源:Monitor Gallery, Rome


而格拉汉姆希望通过作品所传达出的问题与《WAVELENGTH:制造之外——当代艺术体验大展》中,充分发挥物质、材料的反叙事力,重塑习以为常的生活场域及生态系统,并借此探讨消费文化、可持续发展等社会议题不谋而合,“日常中我们到底是如何定义,如何使用这些物品的”。在格拉汉姆看来人们对于环境保护的观念很大程度上是心理问题。人们对待垃圾的方式更对应的是人类心理的变化。

WAVELENGTH: RESET, 2018, installation view at Powerlong Museum, Shangai


此次展览呈现了四大体验式主题展区,近三十位跨国艺术家,百余件表达新生代美学态度的当代艺术作品,是一次对物质、材料、生活场景的再定义以及对人类境遇及社会生态的再探索。作为参展艺术家,格拉汉姆将搜集到的日常生活物品,甚至是生活垃圾进行回收重造,构建出异于当下的城市生活景观,从而引导观众关注物品的价值和资源浪费问题,引发相关的讨论。

2019.07.06 39.917099 116.285491  图片来源:Monitor Gallery, Rome


“世界上并没有垃圾,我们可以回顾下历史看看各种元素是如何被发现,各种材料是如何被制作出来的,比如宇宙大爆炸学说,蕴含着碳和氮元素。而到了21世纪,我们才有了人造材料。人类世界里的概念中没有垃圾,也没有原料,只有各种元素组成的物质概念,而有关垃圾和奢侈品的概念,都可以看做与价值有关。”格拉汉姆这样说道。

Up Down for Comme des Garcons, 2017  图片来源:WAVELENGTH


“在艺术创作的历史中,尤其是当代艺术,大部分艺术家都是使用现成品或者可回收产品创作,我也会延续这其中的特点继续我的创作,这是对于现存秩序的思考和挑战。”

Sisyphus reclined, 2018, installation view at Burberry Store, London  


YT专访艺术家格拉汉姆·哈德森,和这位与奢侈品牌起“冲突”,重塑过Burberry伦敦旗舰店空间,为川久保玲的买手店Dover Street Market定制创作过的艺术先锋,聊聊他在北京的“拾荒”之旅。

艺术家格拉汉姆·哈德森(Graham Hudson)图片来源:WAVELENGTH


YT:这次在北京的展出装置作品名字乍一看像一串乱码,为什么这样命名作品?

格拉汉姆·哈德森:这是我在北京全新构造的作品,这些数字是WAVELENGTH:制造之外的展览时间及经纬坐标,这是北京的印记,记录了作品从无到有的构筑过程和北京独一无二的特色。

2019.07.06 39.917099 116.285491  图片来源:WAVELENGTH


YT:这些材料都是在北京当地找到的吗?

格拉汉姆·哈德森:是的。都是我到北京之后的一周内找到的。这像是一场社会调查,也是北京这座城市的一幅肖像画,当然也可以说是对环保这一主题的倡导助威。我们到处走走逛逛,看看哪里是这些生活废弃物的集中地,哪里可以获取他们,我们开着卡车到处寻觅,回来时上面已经装满了这些“垃圾”。

When It's Windy and This Sculpture Falls Over, 2006   图片来源:Monitor Gallery, Rome

YT:在城市景观的背后,这件由废弃物组成的作品还探讨着什么样的社会话题?

格拉汉姆·哈德森:这件作品更多的是在讨论价值这一主题。现在很多人会在奢侈品上花费许多钱,高级跑车、名牌时装,那作为个体,这些物品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它的价值到底从何而来,这也类似于一种社会机制的建设。

Test sculpture, 2016, aerobic mats, sculpture stand, PA, umbrella, turntable, test LP’s, 40W lightbulb, 190cm x 170cm x 1650cm, installation view at CANAL, London  


我想我们可以为生活中的必需品列个等级,首先是水、空气、食物和可以遮风避雨的房屋,之后才是人们在这之上建立的某种事物。比如我们真的非常需要一部手机吗?但大部分的人会说我们需要手机,非常需要。这也可以看做是一个哲学上的问题,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我们到底想要什么?这是一个很有趣且值得思考的问题。

Major Trauma, 2017, installation view at Monitor, Lisbon

YT:在这次的作品中除了你经常用到的脚手架还使用了很多竹子与自行车。

格拉汉姆·哈德森:其实这件作品更像一所人们日常居住的房子,有地板,有窗户,再仔细看看你也可以把它看成一辆汽车。甚至是一座城市的纪念碑。这幅将时间和空间以及历史结合交织在一起的画作,我将自行车这一元素放入其中,就如同是小天使与飞马环绕四周,仿佛有精灵正从里面飞出。我同时也认为童年时期标志性物品的介入,让整个搭建过程也如同我们的成长过程,从一到二,从无到有,我们的心智也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增加,童年也是我们建立自我认知的时期,一些记忆主宰着你如何认识自己,“我到底是谁”。

但最终,艺术作品是关于人类的,它始于你对自己的感知和对世界的反应。

2019.07.06 39.917099 116.285491 作品细节 图片来源:云图原创©YT

YT:你的作品看起来杂乱但又有着自己的秩序,你如何将作品的创作带入到隐藏的规则中?

格拉汉姆·哈德森:规则就是我们创造时的所在之处,身处之时。你一旦用命名对某个空间进行定义,城市在人性上表现出的本质就会改变你的生活,它们会把本无关联的事物联结到一起。城市就是对人性的侧面反应。我们从这件作品中去感知到的方式和内容,使我们看到是如何循环利用与衡量这些事物的。但我们会得到一个共识:是自然本身将它们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在生活中会太过于注重法则这回事儿,但其实设计是不需要那么多条条框框的。设计是不断提出问题,而不是一定要追求一个回答。

Sisyphus reclined, 2018, installation view at Burberry Store, London 图片来源:HER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