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餐中的十三人,谈森村泰昌《自我的会饮》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189   最后更新:2019/08/10 21:28:00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9-08-10 21:28:00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刘元博



达芬奇是变装癖吗?伦勃朗的自画像是否是在诉说他自己?文森特·梵高与西奥·梵高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关系?弗里达选择迭戈·里维拉的原因是出于恋父情结吗?这些围绕着画家们的“花边消息”,在无限的可能与唯一的真相之间的辩证,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当下都有着足够诱人的吸引力。你可以说这些都是妄想,但在这个世界,后人所书写的历史真的能够一锤定音吗?可能从未有过。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在日本艺术家森村泰昌的影像作品《自我的会饮》中,艺术家“邀请”了艺术史中那些留下了大量自画像的画家们,汇聚在耶稣的餐桌上,向使徒们“预言”真相的瞬间,亦开始对历史展开追问。耶稣的位子上坐着的是达芬奇,森村泰昌则将自己放置在了巴多罗买的位置上,隐喻地将自己的真性情坦诚在未上菜之前。而在这张餐桌之上,“巴多罗买”誓死效忠的正是“真相”本身。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在“达芬奇”的故事中,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老人,步履蹒跚地出现在画面中。他简单明了地介绍自己是“达芬奇”,尽管出场人物的容貌极为显而易见,让观众不必通过他的叙述便可获取他的身份信息。但典型的日本式街道的出现,又塑造了一种偶入时空夹缝的错觉。而这似乎是艺术家有意营造的与所谓的“真实”之间的落差,是艺术家为了戳穿谎言和误解的一把刺刀,它无情地划破了画家们企图用虚假的陈述描绘自身生活的画布。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委拉斯凯兹的一生似乎永远与王权贵族、卑躬屈膝纠缠在一起,人们说他虽然贵为宫廷画家,但社会地位仍与小丑无异。但在《宫娥图》中,画家将自己放置在画面的最左端,表情庄严,并且将权利象征的王的形象模糊地映在了镜子中。在这幅画面中,画家的高大形象已然超越了王权,这是画家对王权的反抗,否定了国王的存在。委拉斯凯兹借助森村泰昌之口,为自己辩证。当脱离了宫廷环境之后,也就不再存在概念世界的逆向视角,即画面中的所有人物不再受到王权的限制,变得自由起来,他们成为一个个独立的个体,那么在当下,委拉斯凯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在时空之外的世界中彻底地杀死了国王。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除此之外,安迪·沃霍尔、弗里达·卡罗、文森特·梵高、约翰内斯·维米尔、 扬·凡·艾克、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米开朗基罗·达·卡拉瓦乔、伦勃朗·凡·莱因、路易丝·维瑞·勒布伦、以及宣称缺席也是存在的一种证明的马塞尔·杜尚都在《自我的会饮》中一一登场。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在森村泰昌的作品中,我们再次凝视艺术史中那些疯狂、失序、模糊甚至充满破绽的问题。还看到了不合时宜、追求自我的创作者的各种姿态。他将“历史”填充了跳动着的血与肉,让它变得真实。他打破了时间的设定,让作品以及创作者本身超脱了时间的限定,这或许是为什么森村泰昌选择绘画作为媒介的其中一个原因。贡布里希曾说“正是绘画中对付时间流逝问题所使用的传统方法,注定了绘画与时间问题答案的相对无效性。”那么,森村泰昌便是将12位艺术家们从时间的枷锁中释放了出来。而一直伴随着视频作品出现的来自 12 位艺术家的日文阐述,似乎是在强调森村泰昌表演者或者创作者的主体身份。另一方面亦是来自东方对西方中心论的敲打。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视频作品的最后,森村泰昌以自身的姿态出现,他为 12 位艺术家准备了一份礼物,即一颗子弹。如果说那些将真相隐藏的绘画作品是一幅幅赝品的话,那这颗来自森村泰昌的子弹,无疑是敲碎虚假的铁锤。耶稣的圣餐结束了,留下的只有雪白的桌布。“历史”上的一切好像全然没有发生过。是的,他们已经不再是历史,而是超越了现在与过去,传向未来的关于“美”的典范。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自我的会饮》©Yasumasa Morimura, Courtesy of Yoshiko Isshiki Office, Tokyo.


图片资料致谢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