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老师观点 | 艺术的金字塔,我是爬不动了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260   最后更新:2019/08/09 21:41:08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9-08-09 21:41:08


来源:YT新媒体  徐老师


再一次深夜抵达威尼斯。年龄大了,最怕坐飞机和倒时差,如果不是为了看艺术界的世博会——威尼斯双年展,真的不会在暴热的暑期专程奔赴威尼斯。

1894年第一届威尼斯双年展正式拉开帷幕,作为一场有着上百年历史的艺术嘉年华,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语:La Biennale di Venezia)可以说是欧洲最重要的艺术活动之一。它与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并称为世界三大艺术展,而且其资历在三大展览中排名第一。

Fragments of Memory from the Historical Archives of la Biennale  图片来源:Biennial Foundation


威尼斯双年展在奇数年为艺术双年展,在偶数年为建筑双年展,展览一般分为国家馆与主题馆两部分。展出的内容是当代艺术和建筑艺术。著名的威尼斯电影节也是威尼斯双年展的一部分。

而威尼斯这座城市,赋予了其艺术双年展独一无二的气质与魅力,也让它可以超越艺术圈和专业领域,成为面向全世界级的文化盛事。

又见水城威尼斯  图片来源:LA BIENNALE DI VENEZIA


时间是个很可怕的东西。想想第一次来威尼斯双年展已经是8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年轻,带着同事们买最便宜的转机机票,住主岛外面的经济酒店,但当双年展的面貌在我们眼前展开时,还是兴奋得不得了。此后几年,每一届的双年展我都从未缺席。但这一次有所不同,我不是在双年展开幕预览日时到来,而是在公众开放日期间以一名观众的视角来走进这一届的威尼斯双年展。

2019年8月25日深夜,我第四次为了艺术来到威尼斯

这两者有什么不同呢?在威尼斯双年展开幕期间,一般是长达3天的VIP和媒体日,所有展览只限有邀请函的观众。所以你可以在两个主展场以及狭窄的威尼斯,遇到任何你想遇到的人,大艺术家、收藏家、明星名人,以及世界各地的美术馆、画廊、机构和媒体人士。每一个国家馆、卫星馆都在搞开幕、论坛,每天晚上都有晚宴和私人派对。艺术世界展现出最生机勃勃的一面。我们往往会累瘫在回酒店的路上。

而以普通观众身份,在公众日看双年展,对我最大的好处就是终于可以选择性看展,而且也没有那么多人。甚至大部分展厅空无一人。

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  图片来源:LA BIENNALE DI VENEZIA


威尼斯双年展分为主题展、国家馆展、卫星展,同期各大美术馆、基金会也会推出各自的展览。这一次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仍然是信息量巨大,相比之下国家馆就略显疲软。

个人推荐的有三个馆,一个是位于绿城花园展区的比利时馆,在这里我们将走进由艺术家Jos de Gruyter和Harald Thys共同打造的微型世界中,《Mondo Cane(世界残酷秘史)》,在这里你能看到陷入不同困境的人偶们,有的被扔进监狱,四周围满小老鼠,有的被困在执行过时任务的永恒循环中,这些都是艺术家在全球文化的背景下,试图呈现出的一种被粉饰的多样性。

比利时国家馆获得了特别提名国家馆奖。比利时国家馆带来了一个超现实的装置,由Josde Gruyter和Harald Thys扮演的欧洲父权人物的机动木偶。

另一个是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金狮奖得主,立陶宛馆。当我们走进馆内,顺着歌声从高台向下俯看,你会看到这里居然有一大片人工沙滩,在这场名为《阳光与海(Sun&Sea, Marina)》的展览中,穿着五颜六色泳衣的“度假者”们正享受着日光浴,日光从哪里来?作为观众的你就是那个大太阳,从上而下的观察角度就好像从太阳的角度来看待凡人。这些由专业歌手扮演的“度假者”们边擦着防晒霜,边看书,边唱起了歌剧,唱环境污染,唱全球变暖,唱过度消费。展览的核心关注着世界气候变化的化境问题,作品由艺术家Rugilė Barzdžiukaitė、 Vaiva Grainytė以及Lina Lapelytė共同献上。

金狮奖得主立陶宛国家馆《阳光与海(Sun&Sea, Marina)》,是一部有关气候变化危机,以及对休闲进行尖锐批判的歌剧。


第三个推荐的就是法国馆了。展览“望尽涌来的蓝(DEEP SEE BLUE SURROUNDING YOU)”展示了法国女艺术家劳里·普罗沃斯特(Laure Prouvost)使用多样化媒体,从传统的处世之道到尖端技术,创作平易近人的普世意义寓言触动她的观众。她与策展人玛莎·科森鲍姆(Martha Kirszenbaum)合作,根据巴黎和威尼斯之间的一段电影旅程,在小说与现实的十字路口创作了一件沉浸式装置作品。在本次双年展中,她将淋漓尽致地展现基于仁爱和人道主义的价值观,以及她对环境的关注,为观众带来重获世界魅力的巨大自由。

Installation view of Laure Prouvost, “Deep See Blue Surrounding You/Vois Ce Bleu Profond Te Fondre,” for the France Pavilion at the 58th Venice Biennale, 2019. Courtesy of Institut français.

同期各大美术馆的展览里头,弗朗索瓦·皮诺特基金会(Francois Pinault Foundation)仍然是世界级的。在其格拉西宫(Palazzo Grassi)中,展出的是比利时艺术家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的个展《皮(La Pelle)》,今天的艺术家还能通过绘画,直抵艺术金字塔顶端,吕克·图伊曼斯是仅有的几个人之一了。

朗索瓦·皮诺特基金会(Francois Pinault Foundation)展出的比利时艺术家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的个展《皮(La Pelle)》

皮诺基金会海关大楼(Punta della Dogana),维持惯例继续举办的是其收藏展,展出当今世界最好的艺术家与作品。海关大楼展厅曾经给我留下过深刻记忆。在其一个独立的塔楼展厅,我曾在此遇到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作品《悬挂的心(Hanging Heart)》。这个画面时常影响着我。站在塔楼,窗外就是威尼斯大运河(Grand Canal)和朱代卡运河(Giudecca Canal)的交汇处。南来北往,川流不息,运河,历史、文明与艺术在此刻此地相遇,也让我们自己的生命旅程与此融合。这就是献给每一个到访者的礼物。

我曾在此遇到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作品《悬挂的心(Hanging Heart)》。Punta della Dogana, Venice, Italy,2012  图片来源: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个人网站


海关大楼这次的展览主题是《地点与标志(Luogo e Segni)》,由艺术总监Martin Bethenod和独立策展人Mouna Mekouar共同策划,以意大利二十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Carol Rama的画作《地点与标志(Luogo e Segni)》命名,透过黎巴嫩艺术家Etel Adnan诗性的作品连接艺术家相互间的友谊、倾慕与爱情,也道出艺术家与城市、社会与背景环境等各个方面的关系。还有美国艺术家菲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的个人自传作品,借由如血球般的红白塑料珠子作为记忆中的窗帘延伸至空间两侧。穿越其中感受艺术家与爱人间的亲密故事。

弗朗索瓦·皮诺特基金会海关大楼(Punta della Dogana)展览冈萨雷斯的作品  


而当年让我印象深刻的塔楼位置,这次展出的是跨性别艺术家曾(Wu Tsang)的作品《无题(Untitled)》。这件作品,是对展览入口处冈萨雷斯作品的回应。 两者都是用廉价的通俗的材料,却是娱乐文化和消费文化的见证。甚至充满了浪漫与诗意。

皮诺基金会海关大楼(Punta della Dogana)展出的吴曾(Wu Tsang)作品《无题(Untitled)》  

皮诺基金会海关大楼(Punta della Dogana)展览展出的冈萨雷斯的作品“Sturtevant”  


和这些精彩的展览相比,还有部分艺术是无趣的。当今天的艺术作品和社会缺少互动、交锋甚至碰撞,没有直接的对话,它的价值是有待商榷的。在双年展里,99%的作品都需要大量的研究、解释,这对观众进入展览形成了巨大的屏障;还有一个特点,大部分艺术家做出来的作品,几乎可以理解为工作室的手工作品,这对艺术家个人可能是复杂的,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甚至体力,但当这样的作品放到一个世界级的舞台,就真成了手工艺。这对艺术家们是真正的挑战。

普拉达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展览。摄影:Alto Piano 工作室 - Agostino Osio,图片来自PRADA GROUP

还有一类展览,就是以艺术的名义,出售强大的与任何人没有关系的价值观。比如这一次普拉达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的展览《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展出的是希腊籍意大利艺术家,“贫穷艺术”(Arte Povera)的先驱之一,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的作品。这是自库奈里斯2017年去世后,首场全面回顾这位艺术家创作的展览。这场与库奈里斯档案馆(Archivio Kounellis)合作完成的回顾展,除了艺术家的装置作品,还包括其戏剧表演作品、文献资料、影像、作品名录以及档案照片,以更全面地追溯库奈里斯的艺术生涯。

普拉达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展览。摄影:Alto Piano 工作室 - Agostino Osio,图片来自PRADA GROUP


也许站在专业角度,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展览。但站在观众角度,威尼斯双年展是一个公共的文旅活动,人们势必会按图索骥,圈选出弗朗索瓦·皮诺特基金会(Francois Pinault Foundation)、普拉达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等必访“景点”,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最重要的美术馆。面对这个真实的需求,我们是继续以艺术的名义强推自己的价值观?还是激活一个公共领域的艺术观?这应该是美术馆去面对并解决的问题。

Prada基金会威尼斯会址“Jannis Kounellis”展览。摄影:Alto Piano工作室 - Agostino Osio,图片来自PRADA GROUP

当我从《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走出来,我只能叹一口气:真的不想爬这样的艺术神坛,再也不想看到高冷的艺术了。


最后是老规矩,酒精解放了我: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米其林一星餐厅Ristorante Quadri用餐


最后,位于圣马可广场的Ristorante Quadri餐厅解放了我。不管经历再多世事变迁,Ristorante Quadri依旧保持着传统的古典主义的风格。行政主厨Silvio Giavedoni与Alajmo家族的合作已经近十五年了,主厨Sergio Preziosa和他年轻的团队将意大利菜的创新融入其中,每道菜犹如艺术品一般,把意大利式经典精致展现的淋漓尽致。2012年Ristorante Quadri拿下了米其林一星。这里有美丽的食物、酒、器皿,以及雨后星星点点的圣马可广场,这何尝不是一种艺术呢。

有钱有品味还有社会责任,给皮诺基金会的选择点赞。


文中用图除特别说明外,其余均为徐老师个人拍摄图片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