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廊圈的新动向!暗潮下的秘而不宣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241   最后更新:2019/08/06 15:41:38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9-08-06 15:41:38

来源:Hi艺术  郑啸川


2019年已经过去大半,从去年就开始唱衰的画廊业环境并没有比较好一点。《Hi艺术》“消失的话题”专题在业内引发大规模讨论,不少画廊主对着文内消失画廊名单一一查看,唏嘘不已。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中国画廊业的历史并不长,大多仍在摸着石头过河。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观察到暗流涌动的画廊圈其实有很多隐秘的“新动向”,也许算不得那么“标新立异”,但画廊主们均不满足于严峻的现状,秘而不宣地略作调整。

不似佩斯北京和长征空间Duang一声平地惊雷的巨变,更多画廊的新动向显得润物无声,图源香格纳画廊群展“夏风惹来一堆字”展出作品,邬一名《DUANG》


长征空间开年来只办了一个展览,吴山专的“今天后来成了节日”,展期长达半年。对比美术馆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超长展期令众人跌破眼镜,我们不禁揣测是否是因为要将工作重心转移到艺博会。没想到,长征空间在众人还沉浸在佩斯画廊关闭中国空间的重磅消息的震惊之中时,高调宣布退出艺博会、成立长征资本。尽管官宣得如此高调,但长征空间拒绝接受采访,这愈加令人好奇它的“新方向”。但我们采访了众多代表性画廊,聊了聊他们的“新方向”。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了节日”展览现场,长征空间


艺博会的劳模


与长征空间和更早就宣布退出艺博会的站台中国不同,有些画廊在各大艺博会频频亮相刷脸,堪称劳模。比如艾米李画廊和香格纳画廊,在这方面的努力不分上下,下半年均有五场艺博会亟待参加。艾米李画廊的定位就是艺术交流平台,不但要将国外的艺术家带进来,也要将国内的艺术家带出去,一直勤勉地参加国内外各大艺博会,跨地域进行开疆辟土。画廊主Amy不无骄傲地说,自己的画廊也算是艺术圈做国外艺术家最早、也是最多的画廊。目前而言,这个定位没有太大的变化,并且之后仍会持续。这也与Amy本身的背景息息相关,大使夫人的出身给予她更丰富的国外资源和人脉,可以兼容这两方面需求的即是参加国内外的各种艺博会。


在香格纳画廊主劳伦斯· 何浦林(Lorenz Helbling)看来,参与艺博会是香格纳画廊众多事务和活动中不算主要、但十分重要的一部分,是一条可以触及更广泛且更新的顾客群体的有效之路。画廊旗下的众多艺术家的曝光量也需要艺博会这个平台来分担。


艺术圈的媒体们曾对近年来雨后春笋般遍地生根的各大艺博会腹诽不已,但存在即合理,正是有这些对更多展示空间有需求、并且有市场消化的画廊,才应运而生了大量生机勃勃的艺博会。

2019年艾米李画廊在艺术北京的展位

2018年艾米李画廊在Art Taipei的展位

2019年香格纳画廊在Art Chengdu的展位

2019年香格纳画廊在JINGART的展位


艺术杀入商业空间


介入商业空间是一部分画廊寻求的新出路之一。优质的商业空间会给画廊带来巨大的人流量和可观的潜在购买力,但高昂的租金则是另一个问题。身处草场地的艾米李画廊最近把眼光投向了商场,与SKP新光天地联手,将画廊“搬”进商场,首展“5G@艺术”呈现了克莱尔·巴斯勒(Claire Basler)、马丹、易鹤达等五位中法艺术家的作品。尽管之前在国外已有合作先例,但这次是艾米李画廊首次在国内与商场合作,并非直接将画廊入驻商场,而是采取项目制合作,有效控制了预算。画廊主Amy告知,希望在未来可以与SKP有继续的合作,但仍会坚持自己的画廊定位,而不会刻意在商场展出更为平易近人的作品。在她看来,将艺术作品放进商场,会对其起到带动作用,无需刻意的商业化。


“5G@艺术”展览现场,艾米李画廊于SKP新光天地


深圳hiart space一览


积极介入商业空间的画廊还有hiart space。2018年年底的时候,画廊主伍劲于深圳湾万象城的负一层火热开张hiart space。与上海和北京以展览为主的空间不同,深圳的hiart space直接把艺术品摆在观众眼前,并且跟设计圈接触,希望在联名衍生品上大有作为。但在深圳大张旗鼓开业的同时,很多人没有注意到,hiart space在北京华贸的空间已经于今年五月悄然撤出。虽然对外口径是“租约到期”,但没有续约也从侧面表明进驻商业空间的收益并非远大于风险。


如果说有的画廊是在寻求与商业空间的合作,那么单行道画廊(下文简称单行道)则是“给自己配备了一个商业空间”。原先位于草场地的单行道由于房租到期,在同名回顾展“单行道”之后便撤出了草场地。于单行道来说,这也是一个契机促使他们开始考虑画廊的转变。原先两层、共计1600平米的空间对于这个才两岁的年轻画廊来讲,有些力不从心了。画廊主娟子坦言道,如果不是刚进入艺术市场时因为没有足够的市场调查、略为莽撞地租下了如此之大的场地,运营压力也不会这么大。如今的销售情况维持一个小画廊不在话下,但支撑如此大的空间所带来水涨船高的一切成本还是很有压力。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娟子得以认识和积累了更多的艺术家和策展人的资源。



“单行道”展览现场,单行道画廊


两年前作为一个圈外人,娟子对于场地展览和销售市场的定位并不清晰。经过两年的摸爬滚打,娟子并不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地找到了展览方向,仍处于摸索之中。如今,娟子正在筹备画廊搬迁的事宜,单行道将在9月搬迁至松美术馆新开发的园区——松艺术区。新空间的面积缩水了一大半,不过500平米,但室外的可使用公共区域不容小觑。尽管名叫松艺术区,但按照目前的计划,除了单行道画廊以外,更多的会是餐饮和购物的商业空间。尽管我们对于地势偏远的松美术馆本身的流量都心存质疑,更多的是一车一车拉过去的观光团;但娟子乐观地认为,这些因为松美术馆而来的客流量比草场地圈子内的流量更具价值。搬迁之后的展览也会匹配园区内的其他内容,除了画廊内的常规展览以外,会跟餐厅、商店甚至教育合作,将展厅外、园区内的每一块空间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单行道”展览现场,单行道画廊


异地空间的“入乡随俗”


如果说两年的单行道是小荷才露尖尖角,那么创立已有11年的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下文简称蜂巢)应该是根系扎实稳健的大树了,但负责人夏季风依然在以年轻者的心态经营着画廊的诸多事务。作为798内为数不多的拥有大面积展览空间的画廊,蜂巢难免存在一定的经营压力。但同时,大空间内可以做的展览项目也更多。除了大规模的成熟艺术家个展会占用全部空间以外,蜂巢大多是以三展齐开的方式同时举办不同的展览。


近期蜂巢最大的动向应该是将原作为配套设施的区域租给了佳作书局。夏季风称,他跟佳作书局的负责人朱帅一见如故、一拍即合,佳作书局悠久的经营历史和本身的品位与蜂巢十分匹配,成为邻居会起到相互帮衬的作用。自佳作书局798店开张以来,双方的一些客流有很多重叠之处,相得益彰。

佳作书局798店外观


“借景:王豪个展”展览现场,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


“时永骏:预售屋”展览现场,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


夏季风也透露,蜂巢的深圳空间在展览的方向上会略作调整。不同于之前将北京的艺术家带去深圳,而是针对与北京存在差异的深圳艺术市场,会在下半年会推出一些与大湾区、尤其是深圳本土的艺术生态更有关系的展览。


同为798内的大户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下文简称唐人)与蜂巢制定了同样的区域针对性办展这一策略。唐人曼谷的空间在展览方面将有所改变,从原先将中国艺术家带到泰国做展,全面转变为东南亚合作关系,持续拓展当地的藏家系统和美术馆的合作系统。除此之外,曼谷空间还在装修和功能划分上全面调整,特设与主展厅区分的VIP展厅,长期陈列重要合作艺术家的作品。

陈丹青“装扮与写生”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


在画廊主郑林看来,VIP展厅的设置可以有效补充常规展厅的不足,并增加市场销售及藏家的粘合度。比如当市场对某些偏实验性的展览接受度不高的时候,藏家仍可在VIP展厅找到心仪之作。VIP展厅的设置也有助于促进与不在展期内的艺术家的互动,不再是阶段性的每个展期的互动,而是常年的持续互动。曼谷的VIP展厅面积达250平米,平时也对公众开放。曼谷的空间是郑林于1997年首先打下的阵地,如此效仿纽约和伦敦大画廊的改革之举也率先在这里实施,今后再一步步在香港和北京空间推广。


唐人一直以来就立足于成为跻身一流的大画廊,在很早的时候就放眼于画廊空间之外的发展,全方位与各大美术馆、艺术机构、独立策展人进行互动。郑林认为,想要上升到国际平台,首先就要与国际一流的艺术家进行合作。叱咤当代艺术圈二十余年的他对每个空间的脉络和定位门儿清,唐人在香港的空间是其走向国际化的据点,也是其最高端的空间。也是因为关税和运输上的便利,唐人的香港空间主要以与国际当代艺术家和顶尖中国艺术家为主。北京的空间选择国内的优秀艺术家,展览可偏实验性。


琴嘎“琴嘎”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一空间


黄一山“黄一山”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二空间


占领美术馆的山头


在画廊外延伸更多的展示空间是一众国外画廊的策略,尤其是最近一批逆势进入中国的以贝浩登为首的外资画廊,遍地开花,“占据”了各地的美术馆空间。佩斯北京曾在今年3月与同在798的木木美术馆平行开幕旗下艺术家理查德·塔特尔(Richard Tuttle)的个展,这也是佩斯画廊关闭北京空间前的最后一个展览。


常青画廊(以下简写为常青)位于北京798的空间每年只做三、四个展览,大多为大型个展或场域特定的装置展。在佩斯退出中国之后我们不禁担心起常青。艺术总监白飞德认为,如此耗时耗力的展览值得三、四个月长的展期以便更多的观众欣赏。大面积展厅之外,常青也花费大量的精力筹备画廊以外的空间,与各大美术馆、艺术机构、双年展和三年展合作。迄今为止,常青在国内合作过的美术馆包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上海外滩美术馆、上海自然博物馆、昊美术馆等。旗下艺术家除了雷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 Erlich)正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火热办展之外,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也将于下半年强势登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雷安德罗·埃利希“太虚之境”展览现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实力雄厚的香格纳在北京、上海和新加坡三地拥有令人艳羡的多个空间,旗下也签有令人眼花缭乱的众多艺术家。其推广艺术家的平台也延伸至展厅之外。根据劳伦斯给出的数据,2018年间,香格纳的艺术家们参与过逾250场展览,其中45场为个展,只有15场是在香格纳自己的空间。


除了外资画廊以外,亚洲艺术中心也不遗余力地与美术馆合作办展,从而在学术上为艺术家们提高声望。迄今为止,亚洲艺术中心已经与广东美术馆、震旦博物馆、苏州博物馆、甘肃博物馆等进行过合作。


蜂巢也在主动寻求合作艺术家的输出,最近就有梁铨在顺德华侨城盒子美术馆与梁绍基的双人展,以及9月段建伟在长沙博物馆与罗中立的双个展等。唐人则在很早就开始了与美术馆和艺术机构的合作。


余德耀曾经放言,绝不会让自己的美术馆沦为画廊的展厅,但8月即将在余德耀美术馆开幕的倪有鱼个展正是与贝浩登的合作。对于这个现象不妨这么看,艺术家成长到一定阶段之后必然不会满足于仅在画廊空间的销售,而是追求美术馆可以带来的更高的学术价值。画廊“占据美术馆空间”的举动定然是大势所趋。


“磅礴:杨识宏作品展”展览现场,广东美术馆


梁绍基、梁铨双人展“益”展览现场,盒子美术馆


掘金者和冷静的克制者


除了给日渐成熟的艺术家寻找美术馆“镀金”的机会,一些画廊不约而同地开始推广“被埋没的金子”。站台中国在退出艺博会之后,将原先的展厅划出一部分空间设为D-room,聘请年轻策展人王将继续先前的年轻艺术家项目;在合作艺术家的选择上则转向“被美术史遗忘”、但已有市场铺垫的熟龄艺术家,比如宫立龙和丁立人。


势象空间则展出从未走出鲁迅美术学院的艺术家赵大钧的作品,蜂巢也呈现了老将王焕青的大型个展。在夏季风看来,从85新潮以来,尤其是在85新潮的时候,以波普为创造趣味的艺术家所受到的关注度更高,同时期的其他艺术家则一定程度上遇冷,没有被人发现。现阶段一些机构不约而同地开始推广“埋没的金子”在某种趋势上是让艺术史回归到比较合理的层面。


与之相反的是一些不愿继续扩张和限定代理艺术家名单的画廊,比如星空间。目前,星空间旗下有十余位合作艺术家,最新一次的名单更新还是三年前。房方认为在自己的团队没有扩张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再增加新的名单,而是照顾好现有的艺术家。比如单行道画廊,合作的艺术家尚未形成固定的签约模式,大多是展览合作。“不管是在宣传力度,还是在销售情况,如果不能保证给艺术家安全感的话,签约是没有意义的。”画廊主娟子这么认为。

宫立龙“彩排”展览现场,站台中国

丁立人“手无止境”展览现场,站台中国


王焕青“85新潮以来的艺术创作”展览现场,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


赵大钧“神山”展览现场,势象空间


玩转沙龙,如何留下藏家的人和心


做沙龙的画廊很多,在画廊营业以外花时间和精力维护藏家关系,进一步增加藏家粘合度。艾米李画廊经常举办酒会等小规模私人沙龙回馈VIP藏家朋友,美博空间也时常召开美历讲堂,席位有限,在藏家朋友之间供不应求。亚洲艺术中心在这方面可谓高阶选手,将“沙龙”玩得很溜。画廊主李宜霖敏锐地发现,展览开幕当天捧场的人群更多的是艺术家亲友团及媒体。同时,周末的798常常许多画廊同时开展,藏家们大多走马观花地一一应酬过去。如何更精准地留下藏家并发展更多的机会是他考量了很久的问题。“亚洲厨房”的活动应运而生。活动一般选在展览开幕那周的周四当晚,也相当于小规模提前预展。由展出艺术家或藏家担任主厨,烹饪主题私房菜,小范围内定向邀请藏家,在展厅内部宴请。“亚洲厨房”已经办了近两年,一方面巩固了藏家关系,另一面也是有针对性地对艺术家进行了更全面的介绍。


除此之外,亚洲艺术中心还推出“亚洲讲堂”,除了办展艺术家讲述其创作思路的工作坊和策展人与艺术家对谈之外,还会邀请各领域重量级人物进行跨界的“大师对话”。比如前段时间展出的“中日版画展”期间,除了请到75岁的小林敬生亲临现场,呈现其印制版画的工作坊,方便大家了解他的创作之外;还邀请参展艺术家、水印木刻版画的代表人物陈琦与设计界的新中式第一人梁建国一起探讨对于东方美学的理解。


与“亚洲厨房”相似,“亚洲讲堂”也是小范围内的活动。除了直接的市场销售以外,李宜霖以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将自己及艺术家们的生活方式传递给藏家及潜在藏家,即对有品位、有格调的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用他的话来说,“是在打造一个平台”,不仅藏家与艺术家成为朋友,藏家与藏家也成为朋友。当这个平台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大的时候,会有更多人慕名前来希望进入这个平台,入场券自然会是相应的消费。

亚洲厨房(第十场)“生逢其时 - 小林敬生&陈琦作品展”专场

亚洲厨房(第九场)“神游 - 管伟邦个展”专场菜单

亚洲厨房品鉴会餐点

亚洲讲堂(第十五期)“生逢其时 - 小林敬生&陈琦作品展”,图为此次讲堂特别呈现“小林敬生版画工作坊”

亚洲讲堂(第十六期),携手共合设共同举办“生逢其时 - 陈琦×梁建国”大师对话专场


“破圈”,可能是仅供参考的个例


2019年年初迁回798的星空间以刘香成个展“春风”亮相,并取得了画廊周北京的最佳展览奖。随后的几个月,画廊邀请新生代建筑师贾莲娜、白晨继续深化空间设计方案,在最大程度保留包豪斯建筑原貌的前提下,以“不断生长的建筑”为主旨,寻求画廊空间的最佳解决方案。


2019年下半年,星空间将于9月7日推出搬入新址后的首次群展,并将参加北京、巴黎、上海的四个艺博会。除了忙碌于画廊的日常工作外,房方还活跃在各类公共传播及交流活动中,出席业内外的论坛并作为撰稿人和播主,在FT中文网及蜻蜓FM进行着“内容生产”。他在蜻蜓FM开办的“房方陪你看展览”已经推出40余期,在艺术展览的细分领域长期保持着收听率的领先地位,这款节目被定义为“互联网首档说人话的看展指南”,在不违背艺术史和艺术常识的前提下,房方争取最大限度地避免使用专业术语,而尝试用更为通俗的语言为听众打开通向艺术的“方便之门”。



刘香成“春风”展览现场,星空间


这不禁令人怀疑,作为画廊主,房方是否有些不务正业?“在看《乐队的夏天》时我学到了一个词叫破圈儿,对于今天,中国当代艺术需要再次破圈儿。”在房方看来,除了增加艺术行业的内部交流之外,“破圈儿”是启动市场行情的一个重要前提,也是画廊主传播艺术价值的应有之意。


每个画廊主有不同的成长背景,房方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又曾经在媒体工作过,再加上最近十几年的画廊经验,能够了解很多事情不为人知的一面,这都为他破圈儿创造了条件,构成了这个生态中仅供参考的特殊个例。


为有源头活水来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这个焦虑感泛滥的年代,在这个危机感如此之强的行当,聪明人都在审时夺度,“以不变应万变”并不适合这个圈子。并不想用“困中求变”这样悲壮的字眼,因为环境并没有那么糟糕。相较于欧美的一些百年老店,中国画廊的经营历史太短暂了,满打满算还不到三十年。快到而立之时,这些干劲满满的画廊主们令人感受到了这个生态中的活力。在郑林的理念中,谁都有做成国际一流画廊的野心,怎么会有人愿意屈居二线。不管现阶段是什么规模、怎样起步的画廊,大家心照不宣的是,所有的改变都是为了在将来的某天成为一流。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