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托弗·凯勒,黑特·史德耶尔,陶辉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82   最后更新:2019/08/04 22:27:22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19-08-04 22:27:22

来源:artforum


克里斯托弗·凯勒,《连根拔起的树桩》,2018松树树桩,5' 3'' x 5' 11'' x 8' 2 1/2''.


按照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yerl)有名的阐释每个坏图像(poor image)都是一个单子(monad),带有自身流通的痕迹证明了代表一种共同历史匿名全球网络的存在在此次展览中这些数字废墟的碎片填满了史德耶尔的拼贴作品以及她2015年的录像》(The Tower)。后者将萨达姆·侯赛因( Saddam Hussein)重建巴别塔的努力跟乌克兰一家制造3D渲染模拟紧急事态的设计公司的故事放在一起叙述在这里浮动的图像相当于在一个碎片化超媒介化(hypermediated)的现实中的独立形式

语境坍塌同时也为陶辉和克里斯托弗·凯勒(Christoph Keller)的作品提供了有用的解读框架在陶辉2018年的作品唯一具体的人两位女性——一个法国人一个中国人——的全息影像通过一台LED风扇投射显现两边的扬声器播放着她们低沉的独白诉说的对象是缺席的爱人而诉说的内容则是恋爱关系中的疏离和隔绝声音与全息影像的唇形并不同步进一步凸显了孤立的主题陶辉将图像从声音拉开切断了交流的链条

为创作连根拔起的树桩》(Ceppo sradicato,2018),凯勒将一棵被砍断的树从土里连根拔起原封不动地搬到了画廊展厅中间旁边七张完成于2019与雕塑同名的系列摄影作品记录了树桩的转移和运输过程我们不妨把连根拔起的树桩看作史德耶尔坏图像的有机类似物带着自身位移的物理痕迹切断的根部暴露在外的年轮无不讲述着这棵栽种于墨索里尼时代的树从罗马到柏林的旅程树桩——一个自然世界的单子——无法被一个固定的组合关系结构(syntagmatic structure)所消化理解相反它和坏图像一样通过自身反复的流通成为了不同历史和关联的载体

— 文/ Geoffrey Mak

ESTHER SCHIPPER
Potsdamer Strasse 81E, Berlin, 10785
2019.06.27–2019.08.17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