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泰特17年后再做展,埃利亚松用网红装置“反对艺术为精英服务”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389   最后更新:2019/07/30 15:09:01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9-07-30 15:09:01

来源:artnet


Art21影片“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做你自己的领航员”视频截图。图片:© Art21, Inc. 2019


如果你在过去二十多年里走进一个巨大的博物馆空间,发现自己被表面反射的色彩和强有力的嗡嗡声所包围,那么很可能你是置身于丹麦-冰岛裔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的艺术装置之中。


早在2017年,埃利亚松的Tanya Bonakdar画廊个展之前,在Art21的镜头下,这位艺术家专门讲述了关于他希望观众从他的装置中获得什么。


“因为艺术作品可以承载观者各种各样的主观情感,所以每个人看到的、理解的作品也都是不一样的,”在题为“做你自己的领航员”(BECOME YOUR OWN NAVIGATOR)的视频中他这样说道。


当他还是一名年轻的艺术家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和罗伯特·欧文(Robert Irwin)的作品带埃利亚松进入了光与空间运动(Light and Space Movement)的世界——他们为观众提供了更多观看艺术的不同体验。这种方式让埃利亚松感到亲切,特别是在他陪伴作为画家的父亲一同进入冰岛山区的经历,让他意识到环境问题及其对他的意义。

Art21影片“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做你自己的领航员”视频截图。图片:© Art21, Inc. 2019


在Art21视频中,他正在筹备一个展览,让观众能够看到他的灯光作品背后的机制,并让他们自己掌控。“抽象的观念能够允许你自己去寻找,”他说。


“它鼓励你成为自己的领航员,”他补充说,并反对艺术是为精英主义服务的观念


“每个人都有自己关于自然现象的不同体验。”


17年前(2003年),埃利亚松以一个真正的沉浸式装置“改造”了泰特现代的涡轮大厅(Turbine Hall)——他最著名的作品《气象计划》(The weather project)使用单频灯和雾气将博物馆空间置于一个超现实的环境,传达了对生态系统遭到破坏的警告。最近,这位艺术家又将带着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期报告”重回了泰特现代美术馆——展览“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现实生活”(Olafur Eliasson: In Real Life)是针对全球气候危机的一种艺术化的回应。


简单说,这不是一场回顾他过往作品,而是一场展望未来的展览。这场新展囊括了埃利亚松四十多件作品,这场展览所传达的主题与往常一样——此时此刻的气候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亟待解决(去年,埃利亚松在中国最大规模的个展“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道隐无名”在红砖美术馆举行)


“如今的我们却生活在气候问题失控的时期,然而,我不希望使用有震慑力的语言进行叙事,”他向artnet新闻表示。“很多作品都是有关自然、大气,抑或是生态的体验,而现在这些体验都被掩藏起来了,”他继续说道,并为自己的“好战式的言论”道歉。


在本次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埃利亚松年轻时创作的有关濒临灭绝的冰岛冰川项目,这是他重返泰特美术馆,翻新了一件早期作品。他说:“你可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当我在2003年做《气象计划》时,全球变暖还只是个专业术语。

哥本哈根方舟现代艺术博物馆(ARKEN Museum of Modern Art)展览现场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你的盲人乘客》(Din blinde passager (Your blind passenger) ,2010。图片:Thilo Frank / Studio Olafur Eliasson


在过去的20年里,埃利亚松工作室规模呈指数级递增。直到2000年,他都还在自己的客厅里进行创作,三年后,他雇了大约20人。现在,他与约100名助理一起工作,其中一半助理参与了这次在泰特美术馆的展览。他的工作室设在一家经过改造的工厂,内部设有食堂,还有自己的媒体平台(soe.tv)和专人指南《开放之屋》(Open House)。


本次在泰特现代美术馆通过雾蒙蒙的隧道和泰晤士河岸边的人工瀑布等彩虹色艺术和布景作品,传达埃利亚松工作室这一全球性企业的一些思想。为了强调这一点,埃利亚松和他的妹妹Victoria Eliasdottir共同设计了工作室的素食厨房,观者将在展览期间一睹它的风采。


无论是烹饪、电视,还是众多的演讲活动(包括像达沃斯这样的地方),都是这位社交艺术家希望用更好的方式来解决世界上最大的问题一个组成部分。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Stardust particle》,2014。图片:Jens Ziehe,2017. © 2014 Olafur Eliasson


他还表示:“我们需要重新设想并设计那些把我们带到如今这个地步的系统。我们需要冒险,我们别无选择,”他强调,“未来必须与过去有所不同。


埃利亚松像一个进步的政治家、艺术家一样,一直用“身体力行”的艺术实践宣扬他的主张。7年前,他与工程师Frederik Ottesen联合创作了“小太阳"项目(Little Sun project),该计划以低成本、便携的太阳能灯的形式为远离电网的人们提供电力。他的另一项“绿灯“项目(Green Light)帮助移民融入新的环境。他的建筑工作室还在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建造了一个融合公园和教育的园区,他还在那里教过书。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绿光》(Green Light)。图片:María del Pilar García Ayensa / Studio Olafur Eliasson


埃利亚松巧妙地驾驭了这些非盈利项目,为一批令人印象深刻的蓝筹藏家提供更有利可图的委派作品。从迈克尔·鲁本斯·布隆伯格(Michael Rubens Bloomberg)到世界奢侈品教父、LVMH集团缔造者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的路易威登基金会(Fondation Louis Vuitton)。而埃利亚松工作室迄今为止承接的最大城市项目是乐高玩具王国成员设立的一家投资公司总部。这位艺术家将用该公司的白砖将涡轮大厅填满,做一件“DIY艺术品”。

2015年瑞典斯德哥尔摩船岛当代美术馆(Moderna museet)呈现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美》(Beauty,1993)。图片:Anders Sune Berg. Courtesy of the artist; 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Tanya Bonakdar Gallery,New York / Los Angeles © 1993 Olafur Eliasson


有些时候,它一定是某种道德雷区,尤其是在博物馆资金受到如此密切审查的环境下(埃利亚松在泰特美术馆的这场展览得到了伦敦的投资合伙公司AKO Capital的创始人尼科莱·坦根(Nicolai Tangen)的AKO基金会的支持,目前这位挪威对冲基金百万富翁还赞助了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正在展出的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展览)。


当被问及泰特美术馆终止与化石燃料巨头英国石油公司(BP)的长期合作关系是否令这位艺术家感到高兴时,埃利亚松的回答很实际。“在过去的十年里,博物馆不得不在更高的道德高地上运作,”他说,不要“突然把一个机构当作替罪羊”,他将其描述为民粹主义(populism,又译平民主义,意指平民论者所拥护的政治与经济理念)的一种形式。


“我们都知道亨利·克莱·弗里克(Henry Clay Frick)使用了相当糟糕的薪酬体系,所以我们应该抨击弗里克收藏馆(The Frick Collection)吗?”他问道,他指的是19世纪由实业大亨转型为著名藏家、弗里克收藏馆的创始人弗里克。“然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用新获得的更高的道德标准来驾驭未来。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现实生活

Olafur Eliasson:In Real Life

地点 | 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Bankside,London SE1 9TG)

展期 | 2020年7月11日至2021年1月5日


文 | Javier Pes & Caroline Goldstein

译 | Siyu Li & Weixin Jin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