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和KAWS一样都是潮牌与艺术市场的宠儿
发起人:烦不烦  回复数:0   浏览数:237   最后更新:2019/07/30 14:08:16 by 烦不烦
[楼主] 烦不烦 2019-07-30 14:08:16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今夏,迷人的富士山也迎来了KAWS联合All Rights Reserved举办的巡回展“假日”(KAWS: Holiday)。继首尔、台北与香港之后,“同伴”(Companion)来到了位于日本静冈县的富士宫市,横躺于富士山脚下,悠哉游哉。然而,除了攻占各类社交平台的美图之外,近期的重磅消息便是KAWS与合作多年的贝浩登画廊解约,自此之后将由在纽约和伦敦设有空间的Skarstedt画廊独家代理。近年来KAWS的各类展览与品牌联名层出不穷,而其作品于二级市场中的超凡表现更是令其备受瞩目;在KAWS作品高价频出、为市场注入新活力的同时,“千禧一代(millenials)”概念的兴起则同为潮流艺术再次带来了又一高光时刻,在KAWS之外,还有哪些艺术家同样备受时尚潮流与市场的关注?


Mr.

以动漫风抵抗现实的典型性“御宅族”


可爱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鲜艳的色彩、令人眼花缭乱的场景构图……这一系列元素构成了日本艺术家Mr.这最为人所知的画面风格,令观者忍不住直呼可爱。近日,Mr.与美国R&B歌手兼音乐制作人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合作的展览“A Call to Action”于巴黎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Guimet National Museum of Asian Arts)开幕,展览包括一系列绘画、雕塑与装置作品。真人比例的孩童雕塑身着军装,手里拿着糖果与泰迪熊,与这些可爱元素形成强烈对比的则是他们手中的枪支。展览似乎无法避免地传递出某种政治讯号,然而艺术家在接受采访时则强调,展览真正想要表达的是对于年轻一代无穷潜力的愿景。

“Carte blanche to Mr. and Pharrell Williams: A Call to Action”展览现场。图片来源:贝浩登

“Carte blanche to Mr. and Pharrell Williams: A Call to Action”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ANC

Mr.与“菲董”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于展览现场。图片来源:贝浩登


从小喜爱动漫的Mr.时常沉迷于描绘美少女人物,这些夸张的漫画般的宅男图像,日后成为了他最重要的创作风格特色。作为村上隆的得意门生,超扁平运动(Superflat)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Mr.似乎赋予了动漫这一大众艺术形式更为深层的意义。

Mr.《MARIE -MAGICA-》, 2017年。图片来源:©2017 Mr./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Courtesy Perrotin


生长于问题重重的底层家庭中,童年的阴影令Mr.沉迷绘画而逃避现实。虽然他毫不避讳地承认自己为一名典型的“御宅族”,但同时也一再强调自己的创作与传统动漫大相径庭。在2018年贝浩登香港空间为Mr.举办的个展中,展览被命名为“人们都误解了我的作品,以为只是怀旧、可爱,看似日本动漫,但其实我不断作画,是想摆脱那缠绕我灵魂的魔鬼,它隐藏在血管里,挥之不去,唯有以绘画对抗”(People misunderstand me and the contents of my paintings. They just think they are nostalgic, cute, and look like Japanese anime. That may be true, but really, I paint daily in order to escape the devil that haunts my soul. The said devil also resides in my blood, and I cannot escape from it no matter how I wish. So I paint in resignation)。

“人们都误解了我的作品,以为只是怀旧、可爱,看似日本动漫,但其实我不断作画,是想摆脱那缠绕我灵魂的魔鬼,它隐藏在血管里,挥之不去,唯有以绘画对抗”展览现场。图片来源:©2018 Mr./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Courtesy Perrotin


与其他的潮流艺术家相比,除一级市场之外,Mr.作品目前的二级市场也较为成熟。其最高成交纪录为2008年于佳士得香港春拍中以503.15万港元成交的画作《v》(2005年),在这之后其作品于拍卖市场的销售总量在2019年曾一度达到顶峰;之后的2017年,Mr. 画作《新的我》(The New Me,2011年)与《真我》(True To Myself, Poyo Mix, Append,2012年)分别于保利香港的春拍与秋拍中以224.2万港元成交,其作品的销售总量在拍卖市场中再一次达到高点,同时亦促使其销售额在同年达到了顶峰。纵观过去十年中Mr.作品于拍卖市场中的价格,区间为10万至50万元人民币的作品为多数。


MADSAKI

善于“挪用”的幽默鬼才


多年前,陈冠希创立的潮流品牌CLOT与日本艺术家 MADSAKI合作创作的经典荆棘图案“Alienegra”一度大获好评而引来媒体的争相报道,这令MADSAKI开始在华人潮流界受到瞩目。2015年10月,CLOT亦再次邀请Madsaki一同推出万圣节主题的联名系列,并于2017年携手Levi’s共同出了CLOT x Levi’s x MADSAKI限量款牛仔裤……多年来Madsaki的合作品牌包括阿迪达斯、耐克Air Force、迪士尼,以及日本著名潮牌Undercover、手工制造闻名的日本眼镜品牌EFFECTOR等等,颇受潮流界青少年的喜爱。

陈冠希身着带有MADSAKI黑色Alienegra荆棘图案的CLOT x VANS联名系列。图片来源:New Monday


虽然出生于日本,但MADSAKI自幼跟随父母移居美国,从小受美式街头文化熏陶,故擅于将自身的艺术创作与当下潮流相结合。其艺术形式以喷漆作为重要媒介,无论是对于大师作品还是经典电影情节的讽刺性描绘,亦或是特意营造出的“粗制滥造”的模仿,MADSAKI以一种特有的“幽默感”诠释及疗愈了自己内心的混乱,在表达批判的同时,似乎也可以被看做是一种对于尊重的表达。目前于贝浩登香港空间所呈现的MADSAKI个展“假如我有一个梦”(If I Had a Dream)即展出了取材于安迪·沃霍尔及香港电影剧照的作品。

“假如我有一个梦”展览现场,图中作品取材于安迪·沃霍尔的《花》与《布瑞洛盒》。图片来源:Courtesy Kaikai Kiki Co., Ltd. / Courtesy Perrotin

MADSAKI《VAN GOGH TRIPPIN’ HARD YO》(2018年),取材于文森特·梵高的自画像。图片来源:贝浩登

《功夫 II》(Kung Fu Hustle II [inspired by Stephen Chow]), 取材于周星驰著名电影《功夫 II》。图片来源:Courtesy MADSAKI/Kaikai Kiki Co., Ltd. / Courtesy Perrotin


作为村上隆的好友,MADSAKI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两人相识于Instagram。“有一天早上我睡醒,发现他(村上隆)关注了我,我以为他按错了按钮或什么的。一个月后,他说想买一幅我的画,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发私信问他是不是认真的,这就是我们开始聊天的方式。后来他帮我办了一个展览,也进行得很顺利。

MADSAKI与村上隆。图片来源:A Day Magazine


MADSAKI目前的主要代理画廊贝浩登与村上隆创立的Kaikai Kiki Gallery从2017年开始与其展开合作,先后共为其呈现了五次个展,包括2018年于曼谷Central Embassy购物中心举办的展览“COMBINATION PLATTER”。然而据Artprice拍卖数据统计,在拍卖市场中,MADSAKI的作品目前交易纪录较少,大都集中于香港、台湾及日本地区(其中以香港地区居多)。2018年11月的富艺斯香港秋拍中,MADSAKI与村上隆合作的画作《Flower collaboration with MADSAKI》(2017年)以200万港币成交,为其作品在拍卖市场中首次突破百万元人民币/港元;此后,同一系列的另一件作品在2019年5月的富艺斯香港春拍中以375万港元成交,再次创下两人合作的最高拍卖纪录。

MADSAKI与村上隆合作《Flower collaboration with MADSAKI》(2017年),成交价:200万港元。图片来源:富艺斯


丹尼尔·阿尔轩

Daniel Arsham

沉迷考古学的“色弱”艺术家


美国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患有“绿色盲”——为对灰调、黄橙调和蓝调光谱限制接收的红绿色盲中的一种。即便如此,这也丝毫不影响阿尔轩凭借其标志性的单色风格作品在近年来备受时尚与潮流界的关注。虽然色彩的丰富性在阿尔轩的眼中遭受了极大程度的压缩,但这也令他的创作聚焦黑、白、灰三色,并提高了其对于材料的敏感度。热爱考古学的他,亦时常运用外形破碎的作品来诠释人类文明的脆弱、时间的转瞬即逝等主题。


上个月于昊美术馆开幕的个展“现在在现”(Perpetual Present)呈现了阿尔轩的代表作及最新作品,作为当之无愧的流量展,一时之间“霸屏”了微信朋友圈及Instagram等各类社交平台。展览以极具视觉性及互动性的作品,延续了艺术家对材料性的多维度探索,表达了建筑与人体之间的多重关系,同时讨论了在历史、现在与未来中时间的非线性叙事可能。



“现在在现”展览现场。图片来源:昊美术馆


谈及艺术与时尚、潮流的跨界,阿尔轩也许可以算是近期继KAWS之后最为活跃的艺术家之一。在刚刚过去的巴黎时装周中,受迪奥男装(Dior Homme)设计总监金·琼斯(Kim Jones)的邀请,阿尔轩运用为白色冰岩粉与粉色沙砾为本季的迪奥男装2020春夏秀场创造出了一片“粉色沙漠”。从主视觉海报到秀场装饰装潢,无不充斥着带有少女感的粉白色系;而“破碎”与“残骸”之元素亦呼应了“遗产”与“典藏”等与老牌时装屋息息相关的主题。

迪奥男装(Dior Homme)2020春夏秀场。图片来源:MING'S


迪奥男装2020春夏系列时装秀

迪奥男装2020春夏系列,“迪奥 x 丹尼尔·阿尔轩"棒球帽。图片来源:Hypebeast


此外,自2017年7月以来,阿尔轩与阿迪达斯三叶草(adidas Originals)合作接连推出了三款限量版球鞋,分别以“Past”(过去)、“Present”(现在)与“Future”(未来)命名。而在2018年12日,阿尔轩工作室亦与《国家宝藏》合作推出了联名T恤,向国宝长信宫灯致敬……无论是高级时装还是平民时尚,近年来丹尼尔·阿尔轩合作频繁,这一势头似乎直追KAWS。

丹尼尔·阿尔轩与阿迪达斯三叶草合作推出的三款联名系列球鞋,图片来源:Hypebeast

丹尼尔·阿尔轩工作室亦与《国家宝藏》合作推出的联名T恤,向国宝长信宫灯致敬。图片来源:Hypebeast

左:长信宫灯;右:丹尼尔·阿尔轩向长信宫灯致敬的作品。图片来源:Hypebeast


空山基

Hajime Sorayama

“机械女郎”之父


相信今年4月空降成都远洋太古里、高达十米的“机械女郎”一定赚足了眼球——光滑的金属表皮折射出闪亮的光泽,曼妙的曲线呈现出撩人的姿态……而在此之前,此机械女郎也曾亮相于迪奥男装2019年的早秋秀场中,迪奥男装艺术总监金·琼斯在远洋太古里呈现其早秋系列限时精品店的同时,也不远万里带来了这位性感“女郎”。

成都远洋太古里迪奥男装2019早秋系列限时精品店外陈列的空山基“Sexy Robot”。图片来源:Dior


迪奥男装2019早秋系列时装秀


1980年代因“机械姬/性感机器人”(Sexy Robot)系列而一举成名的日本“情色插图大师”空山基,将活色生香的人体变成了冷冰冰的机器人——女性酮体与机械质感的结合为其作品的一大特色。1983年《Sexy Robot》画册的出版一度引起了时尚与音乐界的广泛关注,彼时备受欢迎的摇滚乐队“空中铁匠”(Aerosmith)曾将Sexy Robot的形象用于专辑《Just Push Play》的封面,而法国设计师如蒂埃里·穆勒(Thierry Mugler)、潮流品牌如Stussy、XLarge、Darkstar、Bearbrick等,亦分别与其推出联名系列。在这些合作中最为人所知的或许便是与KAWS合作的公仔《没有未来的同伴》(No Future Companion)。迪奥男装艺术总监金·琼斯在接受采访时曾坦言,空山基的“Sexy Robot”是一个之于高级时装与平民时尚皆宜合作的对象,非常适合于这个高端与街头界线模糊的时装年代。

空中铁匠乐队(Aerosmith)专辑《Just Push Play》封面。图片来源:Wikipedia

迪奥男装2019早秋系列,“迪奥 x 空山基”马鞍包。图片来源:Pinterest


据Artprice拍卖数据统计,目前二级市场中空山基的作品以限量金属公仔雕塑为多数。而其与KAWS合作的”没有未来的同伴“系列亦广受市场追捧,其中《没有未来的同伴》(No Future Companion[Black Chrome],2008年,版数:157/500)于今年5月的富艺斯香港春拍中以25万港元成交,为目前空山基作品在拍卖市场中的最高成交纪录。而其他系列如“未来米奇“(Future Micky)、”Sexy Robot“以及“Sexy Robot x Bearbrick“等,同样在二级市场中广受年轻一代藏家的喜爱。

KAWS x 空山基《没有未来的同伴》(No Future Companion[Black Chrome],2008年),版数:157/500。成交价:250,000港元。图片来源:富艺斯


Virgil Abloh

从时尚圈宠儿到艺术家与策展人的多重身份


一度风靡潮流圈的Off-White经典“减速带”图案及“工业腰带”( “Industrial Belt” ),令创始人Virgil Abloh声名大噪。Virgil Abloh从2002年起作为著名音乐制作人“侃爷”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的创意总监,曾负责其包括演唱会、专辑封面及周边产品的设计与开发等在内的各项商业事务,并为自己建立了一定的圈内资源与知名度。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个人团队之后,从最早创立的品牌Pyrex Vision开始,Virgil Abloh就已经开始寻求以简化的方式而实现最显著的市场效果——“爆款”、“高价”以及“明星加持”便是Off-White超高人气的最重要关键词。今年3月,Virgil Abloh受邀担任路易威登男装艺术总监,并于6月的巴黎时装周呈现了他的首场男装秀。

Off-White经典“减速带”图案与“工业腰带”( “Industrial Belt” )图片来源:Off-White

路易威登男装2019春夏时装系列秀场,为艺术总监Virgil Abloh上任后的首秀。图片来源:LVMH


作为路易威登历史上首位非裔美国人创意总监,Virgil Abloh以其与传统高端时尚似乎格格不入的街头文化,为以白人为主导的时尚界注入了新的思考与变化。然而,对于Abloh来说仅仅作为“时尚圈的宠儿”似乎并无法令其满足,拥有建筑硕士学位的他一度心怀“艺术家梦”。2018年2月,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在其伦敦空间为村上隆与Virgil Abloh举办了双人首展“未来史”(Future History),所展示的合作作品混合了两人各自迥异的艺术元素,包括村上隆标志性的花朵和骷髅图案,以及Virgil Abloh所创立的时尚潮牌Off-White的风格痕迹。在此之后的6月与10月,高古轩亦在其巴黎及洛杉矶空间分别再次为两人举办了双人展览。


“未来史”展览现场。图片来源:Virgil Abloh & Takashi Murakami,摄影:Lucy Dawkins

村上隆与Virgil Abloh合作“Times Nature”(2018年)。图片来源:Virgil Abloh & Takashi Murakami


今年6月,Virgil Abloh迎来了自己的首次重要机构个展——“Figures of Speech”,于6月10日在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Chicago)开幕。展览由荷兰建筑公司OMA总监萨米尔·班塔尔(Samir Bantal)设计,分为七个部分,回顾了Virgil Abloh过去职业生涯中的重要个人作品及联名设计,涉及设计时装、平面设计、音乐、建筑及装置艺术等各个领域。此外,Virgil Abloh首次以策展人身份策划的群展“成长轨迹”(Coming of Age)也在6月于洛杉矶的Little Big Man Gallery开幕,紧接着又于7月13日来到路易威登北京的Espace空间。展览围绕“成长”这一主题,透过数位国际摄影师的多元视角呈现并审视了男性从婴儿直至成年这一漫长过程中所触及的社会、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丰富内涵。

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发行于2013年的专辑《Yeezus》封面与包装,由Virgil Abloh参与设计,该专辑曾获得格莱美大奖提名。其放大版本的装置于展览“Figures of Speech”中呈现。图片来源: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Chicago

Virgil Abloh《Color Gradient Chairs》(2018年),于展览“Figures of Speech”中呈现图片来源:Virgil Abloh


从建筑师、设计师,到艺术家、策展人,透过其独特的黑人文化视角,Virgil Abloh的多重身份从某种程度来说似乎已超越了时尚与潮流。(撰文/夏寒)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