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克·图伊曼斯|自始至终,我的作品都围绕着记忆本身与权力的问题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377   最后更新:2019/07/30 13:33:26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9-07-30 13:33:26

来源:一甸艺术


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1958年生于比利时莫特赛尔,1976年在圣鲁卡斯艺术学院学习绘画,曾就读于布鲁塞尔坎波视学艺术高等学院。现工作生活于安特卫普。


在我画画之前,图像已经存在了,有时是一幅记忆中的图像,于是绘画过程就有了模仿的因素——这也可以是非常电影化的。用电影的概念来思考要有趣得多,因为从心理层面来说,电影更有决定性。


——吕克·图伊曼斯

吕克·图伊曼斯 - 纪录片

Luc Tuymans  Documentary

© 一甸艺术|An art space


艺术家访谈 (Winter 2016–2017)

吕克·图伊曼斯 伊奥娜·惠特克


Luc Tuymans – Challenge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image with painting

---用绘画挑战图像的真实 ---


©吕克·图伊曼斯,《施瓦尔茨海德》于展览现场,2019

©Luc Tuymans, Donation, 2008. Private collection, 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 2013 Studio Luc Tuymans  IMAGE: BARBORA GERNY, ZÜRICH


伊奥娜·惠特克:人们说现在的艺术家性格有了更多变化,我不确定这是不是真的。这可能是艺术家个性的另一种表现方式——试图更深入地了解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或者他们是什么样的呢?

吕克·图伊曼斯:那是一坨屎。我的工作不是我,我不是我的工作,别想找到幕后黑手。很多人都想这么做,但这并不有趣。我的意思是,这也是我作品的主旨所在。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有的艺术家在非常私人的层面上工作,或者是女性、女权主义者,或者是黑人男性,但我不是。我不是非洲裔美国人,我不是女人,我不变性,我只是白人。我甚至不确定我是犹太人!所以这些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我来自安特卫普,这是一个充满智慧的城市国家,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来都不喜欢纽约,因为它和我的家乡太相似了。那里有很多的谈话,很多胡扯,很多空话。我从来都不喜欢它。它在70年代、60年代和80年代一定很棒,但是我来的太晚了。


伊奥娜·惠特克:我读过一篇文章,人们总是说他们的城市“在那个时候”更好,但实际上是说他们在那个时候(或感觉)“更好”或更年轻。

吕克·图伊曼斯:不,我认识几个像Alex Katz这样的老纽约人,我是说……我遇到了这些所有人。我以前也认识埃尔斯沃斯·凯利和布莱斯·马登。那种幽默感已经不复存在了,如果你遇到这些老家伙,你会觉得很新鲜,因为至少他们可以开个玩笑。但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不仅仅是纽约。

©Luc Tuymans, Käthe Grüsse, 1990. Oil on canvas. Three parts, 14 3/8 x 13 7/8 inches (36.5 x 35.2 cm), 14 1/4 x 14 1/8 inches (36.4 x 35.9 cm), 14 3/4 x 13 7/8 inches (37.4 x 35.2 cm). Private Collection


伊奥娜·惠特克:在不深入研究你个性的前提下,你有一些特定的习惯或工作方法,你觉得你在里面舒服吗?

吕克·图伊曼斯:实际上我还是用之有效的方式在工作。我每天工作到很晚,在过去的25年,30年里我一直在这样做,它变成了一种习惯。我不是那种容易感到无聊的艺术家,因为我一直在做一件事。所以,这意味着其他事情都处于危险之中,但这也意味着你有可能……被吓到,有时在试图找到你想要的东西的过程中会感到痛苦。


我是来自一个以现实主义为主要内容的地区,我所在的地区曾被许多外国势力占领,比如德国,所以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像法国人那样浪漫,或者像法国人那样所谓开明或理性,我们没有时间。所以我们真正面对的是真实,以及活着的理由,这造就了极端的个体。我来自一个没有集体意识和很少有组织性的国家,但在个人和各个层面的创造力方面,我有极大的潜力——不仅是艺术,还有科学和写作。所以,如果你谈论比利时,你不会像大多数人那样谈论马格里特,或者恩索尔,他是怪诞的,是表现主义的先驱。马格里特甚至不是一个超现实主义者:“Ceci n 'est pas une pipe”——当然,它不是一个烟斗,它是烟斗的一个形象。一切都是真实的。

©Luc Tuymans, Secrets, 1990,Private Collection


伊奥娜·惠特克:人们会问你与绘画有关的真相。

吕克·图伊曼斯:我非常不信任图片,即使是我自己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与事实无关。当我18岁左右的时候,我以一幅自画像赢得了所有学院之间的大奖,我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每天都在创作这幅自画像。当时我的想法不同,但本质上是相同的。我想:妈的,我永远不会创造任何新东西。因此,从那里产生了做真实造假的想法,这也是一个退步的角色,以便定位自己。那个年代没有人画画,所以很难画。事实是很难衡量的。当然,艺尝试October groupClement Greenberg非常有效,但现在已经完全过时了。


伊奥娜·惠特克:但是,在一个变化如此之大,很多方面都很丑陋的体系中,仍然坚持不懈地追求,我不确定这是否让你感到舒服,还是不舒服?

吕克·图伊曼斯:我很幸运,因为我是一个艺术家。现在要成为一个年轻的艺术家一定很难,因为有更多的信息和艺术市场的机制,这是不平衡的,因为当代艺术的价值是完全不成比例的,投机是一回事。另一个原因是,我了解我这一代人,我的标准……但是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们呢?一切都是完全孤立的,人们有太多的目标,他们经常旅行。有市场,但没有谈论内容,这是一个真空。杜尚出身于高端中产阶级,他们有沙龙和作家——实际上,直到70年代,他们仍然很有同情心。然后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所有的小画廊都破产了,于是这个机制就建立起来了。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

©Luc Tuymans, The Secretary of State, 2005. Oil on canvas (45.5 x 61.5 x 4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 2013 Studio Luc Tuymans


当然,这是我必须处理的事情。我从来没有一个战略,但一旦开始,我说,“好吧,我会处理这个”,我来做采访。我还有一个团队,他们控制着所有的事情——档案、交通和一切,还有出版物。我还主持展览……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都是可能的,这就是艺术世界,与我的艺术创作无关。这样,我就能把它关在我的工作室外面了。这需要做很多工作,但我有一点控制狂,所以我最好还是去做,否则,我会一直担心。这就是你创造的空间方式,只是为了工作!这简直是疯了!当你出名的时候尤其如此。当你开始时,你选择了自己的孤立,当你做到了,这种孤立就成为了它的一部分。基本上,你得照顾好自己。有些人能,有些人不能。还有一个因素是精确度和时间。


伊奥娜·惠特克:你作画时所用的亮度和光线在绘画中可能会抵消这一点,我不确定你是否想象过有人在看它?

吕克·图伊曼斯:一位俄罗斯女性,一位艺术评论家,曾经在我在莫斯科的一个展览中提到,重要的是图片和观众之间的距离。尤其是绘画,必须在一定的距离内完成——这就是为什么我有一面镜子,而且它必须在一定的距离内完成。如果你靠近,它可能会完全蒸发。

©Luc Tuymans, Le Mépris, 2015, Collection of Mimi Haas, Disenchantment, 1990, Private collection


伊奥娜·惠特克:我倾向于尽可能地靠近画作,去观察笔触。

吕克·图伊曼斯:对我来说,这是important-unlike,例如里希特,在工作室的模糊强度甚至是画,所以它很锋利。但这不是我想让你们先看的东西,我想让你们先看看这幅画,然后再看看这幅画。


伊奥娜·惠特克:所以你宁愿有人朝它走去,也不愿有人退后一步?

吕克·图伊曼斯:是的,没错。


伊奥娜·惠特克:你一直在用这种方式吗?

吕克·图伊曼斯:没有。直到2006年,我有一个相当小的工作室,墙的最大宽度是3.5米,如果我想做大一点的东西,我必须租个大的工作室。然后我找到了一个光线更好的新空间,第一次取暖,墙壁大约有4.5米高。

©Luc Tuymans, Heillicht, 1991, Mu.Zee, Ostend


伊奥娜·惠特克:我很高兴你有暖气。

吕克·图伊曼斯:是的,但是要到2006年才会有。我确实有,但它坏了,里面下雨进水了。真的很像弗朗西斯·培根。


伊奥娜·惠特克:我喜欢他的名言——“给真正的朋友香槟,给虚假的朋友真正的痛苦。”你见过他吗?

吕克·图伊曼斯:没有,我从来没有见过培根。我遇到过卢西安·弗洛伊德,他是一位伟大的画家。我不得不说,我花了一段时间才真正欣赏培根。我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但培根的问题是,他喜欢把自己的画放在玻璃后面。在东京,有一场大型的培根展览,因为射灯亮错了,我透过玻璃看到了这幅画的表面,这很有启发性。

©吕克·图伊曼斯,《瞬间》,2009,布面油画,103.5 x 70cm


伊奥娜·惠特克:你现在有一个相当好的画廊伙伴(乔丹·沃尔夫森的新装置“彩色雕塑”,其中一个带有识别软件的连接金属人体的模型,被长长的链子拖在地板上,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嘈杂声)。

吕克·图伊曼斯:是的,他也很会说话。我觉得还好,这有点暴力,很难把它做好,否则它就像一个噱头,但这和我现在做的完全相反。


伊奥娜·惠特克:不过这里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静的。

吕克·图伊曼斯:以前我很喜欢SoHo,这是正常人的感受经历。一旦画廊搬到这里(切尔西),它就变得非常腐朽。而且,我认为画廊不应该做博物馆的展览。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吕克·图伊曼斯,《鸽子》,2018,三联画,94.5 x 67.8cm、97.8 x 90.5cm、95.7 x 95.4cm


伊奥娜·惠特克:你是否有像一些艺术家那样想过“放弃艺术”?

吕克·图伊曼斯:是的,当然。不过,没有一件未经我批准的作品会离开工作室。因为我很晚才开始做展览,那时我已经32岁了,我有大量时间进行自我审视。但这并不总是好的,因为我还覆盖和销毁了我不应该有的作品。


绘画是一种极好的媒介,因为它能经年累月地发挥作用。就感知而言,它是一种缓慢的媒介。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与你的大脑和记忆有关的东西。我经常讲一个关于檀香山一家博物馆馆长的美丽故事,他对我的作品深恶痛绝,(2004年)他去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看展览,对我的作品更是深恶痛绝。然后他开始梦想成了我最大的粉丝对我来说,有时需要一段时间来理解一个艺术家。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了解安迪·沃霍尔。然后我在蓬皮杜中心(1990年)看到了沃霍尔的大型回顾展。当我走出展厅时,我明白了黑色对沃霍尔来说真的很重要。

©吕克·图伊曼斯,《伊莎贝拉》,2015,布面油画,144.9 x 124cm


如果我去看博物馆的展览,大约半小时后就会出来。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是在20多岁的时候,在海沃德画廊(Hayward Gallery)举办的一场美国展览上。我感到背后有什么东西,转身一看,是一只跳蛇——我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弗里德里希也是如此,其他重要的事情也是如此。你只是感觉到了。这些作品有一种特殊的品质,让它们不仅存活下来,而且每次你看它们的时候都会重现,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当可怕的。如果你看一下委拉斯贵之的作品,它做得非常漂亮,非常实惠。这也很残酷,因为委拉斯贵之是一个看不起你的人:你只是一只该死的蚂蚁。而戈雅则是白手起家,但是现在,戈雅对我来说太烦人了,我觉得他更有趣——我真的搞不懂他。他不仅是一个伟大的画家,他也是一个非常令人讨厌的艺术家。(笑)


伊奥娜·惠特克:我真的很喜欢艺术中的幽默。

吕克·图伊曼斯:是的,当然,事情也不应该太严肃,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我的作品中有很多幽默——也许是相当讽刺的。他们称之为愤世嫉俗,但事实并非如此,它只是讽刺的。我认为你不能愤世嫉俗,就像在2015年的《科索3》(Corso III)中,一辆喇叭很大的车,总有这样的元素和层次,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它与精神有关——不是意义上讽刺,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你所追求的,也是它有趣的地方。我还读了很多小说,这真的很重要,尤其是在互联网和Netflix这样的时代。小说很重要,因为它能让你的大脑保持活力。我所有的朋友都是作家,很少有视觉艺术家。

©Luc Tuymans,Die Zeit, 1988, Private collection


伊奥娜·惠特克:你读什么?

吕克·图伊曼斯:我读过所有俄国作家和许多德国作家的作品,我也是威尔·赛尔夫的好朋友,我第一次和Jay(白立方的Jopling)合作时认识了他。我和妻子、杰一起去了格劳乔酒吧,威尔·赛尔夫正在二楼和一个人聊天。他看到杰伊,就走过去,从墙上取下一幅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的水彩画,把它扔出了窗外。杰去把它拿回来,然后赛尔夫又把它扔出窗外三次。(大声笑。然后我们开始交谈,我们为了弗朗西斯·培根之类的事吵了一架。他说:“你这个傲慢的混蛋,你看你自己了吗?”于是我买了他的第一本小说《我的乐趣》(My Idea of Fun)。现在他把每一本新书都寄给我,我认为他是一个很好的作家,也是一个很烦人的人。这很有趣,因为我那时不认识这个人,而这确实是他的第一部小说。

©Luc Tuymans,The Arena I, II, III, 2014


伊奥娜·惠特克:我喜欢你说的这些事情。

吕克·图伊曼斯:是的。人际关系真的会从这些关系中产生出来,而且事情还会继续,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

©Luc Tuymans, Turtle, 2007, Private collection,Courtesy David Zwirner, New York/London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