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瓦尼·欧祖拉:一条暗喻旅程的路径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73   最后更新:2019/07/18 14:19:07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9-07-18 14:19:07

来源:复星艺术中心


乔瓦尼·欧祖拉,“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乔瓦尼·欧祖拉(Giovanni Ozzola)的个展“我若解释,你不会懂”(If I Had to Explain, You Wouldn’t Understand)正在上海复星艺术中心举行。


本文是洛伦佐·贝内代蒂(Lorenzo Benedetti)为乔瓦尼·欧祖拉的个展“我若解释,你不会懂”所撰写的策展文,并收录于展览画册。


此次展览为观者构建了一条暗喻旅程的路径。


展厅由夜间和白昼两个部分组成。对于艺术家而言,这是一种空间设定:同一场地被两种光线效果划分——幽暗的情境与明朗的光线形成对比。与此同时,这也是一种时间设定:一天的时间被浓缩在同一个空间内部。在处理这两种迥异的光线情境的过程中,欧祖拉尝试勾勒出一条时间通道,用一个被扩展的空间展示一天之中的不同时刻。通过昼与夜的融合,艺术家试图将普通的线性时间抽象化,营造一种浓缩的时间维度,使观展的过程涵盖对完整一天的时空感受。

欧祖拉将创作于不同时期的,使用不同媒介语言的多件作品陈设于展厅。在这一空间里,观者将从许多扇窗户,看到多种多样的地平线。

乔瓦尼·欧祖拉,《无题》,“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在欧祖拉的世界里,风景是最为核心的要素。


旅程与艺术家的探索相伴而行,如红线一般贯穿整个展览。谜一般的旅程——关于这一点,从展览的名称就可见一斑:艺术家对旅程的结果提出了质疑。我们要去哪里?地平线后隐匿着什么?一扇窗户、一种目光、一系列展望,都试图将这一过程界定为某种经历、某种冒险,总能让人们有所发现。与此同时,艺术家又将某一段地平线、某一个故事遮掩起来,让观者自行揭开谜底,探寻深藏于作品背后的多种视觉可能性和情感可能性。艺术家仿佛引航者,引领观者在旅程中尝试开辟新的视野,探索新的领域。画面、物品、情绪似乎全都凝结在一系列相互关联的概念中——路径、旅程,对于不断变化的边界线的追寻之中。

乔瓦尼·欧祖拉,“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在欧祖拉的作品里,风景与艺术家的出现或缺席融为一体。关于艺术家的蛛丝马迹常常隐藏在那些似乎被遗弃的地方,或是那些险些被艺术家的照相机所忽略的地方。

人与自然以辩证的方式出现在艺术家的作品里。建筑物的圆窗为海勾勒出边界,作为人造之物的建筑勾勒出的圆是对人类世界的隐喻。然而,这一人类世界又被海平线对半切割开来。一条线,隐藏了背后的一切;一条边界,总能激发起探寻背后隐匿之物的欲望。

乔瓦尼·欧祖拉,《车库》,“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时间与空间被赋予全新的含义。


艺术家在创作中使用了多种技术:既有以视频和数码照片为代表的新科技、无人机和其他当代科技,也不乏对古老技艺的全新解读和利用。尤其是近年来,他使用了“揭取(strappo)”的方式展现符号与城市之间的关系。这项古老的技术原本用于转移湿壁画,艺术家则利用这一技术将图像从建筑体中独立出来。事实上,湿壁画的魅力就在于画面与其承托结构、图像与建筑之间的联系。欧祖拉在特内里费岛生活和工作,岛上有不少处于半遗弃状态的地方,他尤为关注人类在那里留下的一些符号。

乔瓦尼·欧祖拉,《星座、愿望和恐惧》,“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艺术家致力于从那些丰富的遗迹里探寻某些时间印记和当地居民留下的符号——随着岁月的流淌,它们构成了一种特有的群体语言。通过“去语境化(decostestualizazzione)”的手段,艺术家将这些符号从原有语境中提取出来,置于全新的情境之中。如此,时间与空间被赋予全新的含义,这些符号所占据的公共空间也就变成了时间的见证。那些展示群体记忆、时光和自然彼此交错的符号被艺术家定格于一个瞬间。古老技艺经过艺术家的再度创新和重新利用,成为从某个公共空间里提取现实元素,再将其置于另一展示空间的手段。


展厅中央有一幅大型的石板雕刻作品“接近自我的伤痕”,该作品创作于2013年,艺术家在石板上刻划了世界早期大发现之旅的路径。石板表面的凿痕勾勒出地理学发展的印记。事实上,地理知识的发展与通往未知地域的大发现之旅是息息相关的。地理大发现开创了一幅图景:在黑暗的石材上,一片片大陆的形态被凸显出来,构成了图像和形态。几百年来,那些大探险家们通过一次次历险、一次次旅程将新的世界逐渐勾画出来。

乔瓦尼·欧祖拉,《接近自我的伤痕》“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通往未知地的旅程往往险象环生。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旅程也暗喻了欧祖拉的创作过程:坚持不懈地尝试跨越边界,探寻那些尚未被发现却并非不存在的新事物。作品里呈现了许多伟大航海家的发现之旅: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瓦斯科·达·伽马、麦哲伦和郑和。这些来自不同国度、有着各自文化背景的伟人不仅完成了伟大的地理发现,还完成了一种语言层面上的壮举:寻找其他民族和文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航海家就变成了一个搭建不同文化的建筑家,一个用某一种语言书写历史、同时又与其他文化和其他民族进行对话的作家。这便是这幅石板雕刻作品所展现出的符号:人类通过发现之旅书写的历史。


通过针对时间和空间的探索,世界的面貌得以构建。伟大的航海家们正是以这种方式描绘世界:将单个符号搭建成某种结构,诠释出各个大陆的形态。地平线变成了符号,勾画出一道风景。地平线的水平符号变成了地图上的垂直符号。时间和空间浓缩在唯一的一幅作品之中。如果说数十次航海大发现的成果构成了世界的版图,世界的风景也映射于其中,那么艺术家则是将这数十次发现之旅以重叠的方式展现出来。正如作品的空间被压缩一样,几个世纪以来的发现之旅同样被浓缩了。

“流逝的时间”和“阿尼扎的北墙”这两幅作品表现了改变时间和空间关系、去语境化的过程。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物,留下了不同的痕迹。日积月累,这些符号和痕迹变成了一曲交响乐。它们原本讲述的是某个公共空间的故事,通过使用硅酮对色彩层进行揭取,它们又变成了从原有时空中剥离出来的独立元素。

乔瓦尼·欧祖拉,《流逝的时间》与《阿尼扎的北墙》,“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在艺术中心广场放置的作品是由艺术家利用军事科技获得的形态,这些技术原本的用途是寻找那些雷达不可见的形状。这些形状貌似折纸的作品,又像某种具象艺术时期的雕塑,它们集两种完全对立的形态于一身。一类是艺术作品,它们在一个卓越的展示空间里力图传递出某些信息;而另一类则是军事装置,其目的截然相反,是为了让自身消失不见。这些所谓“隐形雕塑”位于艺术中心前方的广场上,人们可以在雕塑上进行涂鸦和书写。公众在雕塑上留下痕迹和符号,而雕塑本身却是在寻求隐形不可见。


欧祖拉作品中的另一个核心元素是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在艺术中心前人来人往的广场上,每一个个体都可以留下一个符号,一个自己曾经置身于此的印记。

在作品“隐形 – 不可见的沉船”里,符号的表现手法是多样的:普通人可以随时加入,也可通过工作坊的形式实现互动。作品希望通过各种渠道实现一种对话、一次沟通或仅仅是与上海这座城市产生一次感应。

艺术家带领观众现场创作涂鸦喷绘


在那件名为“欲望”的作品里,一组铃铛从天花板上悬下:圆形的摆放体现出时光的延续性,而铃铛又象征着时光流逝的节奏感。铃铛被悬挂在较低的位置,表面的刻痕令人陷入深思……

乔瓦尼·欧祖拉,《欲望》,“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墙面低处的霓虹灯展现出“不忘记,不原谅”(Ni Olvido ni Perdono )的字样,这些字本身也构成了一条地平线,一幅由概念构成的风景。在这幅风景中,艺术家将句子变成在时空中延展的空间。

乔瓦尼·欧祖拉,《不忘记,不原谅》,“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他希望观者能通过这条线,看到其他无数种可能性。


关于展览中的地平线元素,欧祖拉将其视作一条封闭空间内的展望之线,他希望观者能通过这条线,看到其他无数种可能性。在视频作品“车库 – 有时你可以看到更多”里,艺术家展示了一条地平线,这条实际存在的地平线又折射出多重可能。如果说卡斯帕尔·大卫·弗雷德里希(Kaspar David Friederich)首次尝试是将人与浩瀚的自然放在一起加以对比,那么在欧祖拉的作品中,贯穿展览始终的则是对人与风景关系的探寻,这种探寻对地平线的边界概念提出了质疑。

乔瓦尼·欧祖拉,《车库》,“我若解释,你不会懂”展览现场,复星艺术中心,2019


欧祖拉的作品着眼于地平线,用这条线界定、探寻、感受那片介于有限与无限、光明与黑暗、熟悉与未知之间的区域。观展的过程变成对地平线持续的凝视,并尝试在那条直线中寻找自己身影的过程。最终,正如库萨的尼古拉(Nicola da Cusa)所说,那条直线不过是截取自无限周长上的一段弧线而已。


关于策展人


洛伦佐·贝内代蒂(Lorenzo Benedetti)

瑞士圣加仑艺术博物馆(Kunstmuseum St.Gallen)策展人


2008年至2016年,他分别在阿姆斯特丹的deAppel艺术中心和荷兰Middelburg的de Vleeshal艺术中心担任总监。他曾任罗马艺术中心(artcentre Volume!)的馆长、德国马尔塔·赫福德博物馆(MartaHerford)和法国穆尔豪斯(Mulhouse) La Kunsthalle的策展人。2013年,他担任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荷兰馆馆长。2005年,他在罗马创建了声音艺术博物馆,这是一个致力于视觉艺术中声音的空间。他策划了安东尼奥·拉蒂(AntonioRatti)在罗马曼托瓦宫(Palazzo Te Mantova)和戴克雷齐亚诺宫(Termedi Diocleziano Rome)举办的艺术与纺织品展。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