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离开北京的艺术家,如今在珠三角过得怎么样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256   最后更新:2019/07/15 17:54:31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19-07-15 17:54:31

来源:打边炉DBL


上图为北京罗马湖艺术区拆迁现场,下图为深圳鳌湖艺术村日常即景


最近几年,北京最受关注的艺术新闻,恐怕就是大大小小的艺术区拆迁了,当然,最近又增加了一条:佩斯北京撤离北京。北京——这个曾经蓬勃发展,予人以无限想象的全球艺术中心,呈现出了萧杀的景象。


那些被北京驱赶的艺术工作者,那些不得不放弃北京市场的画廊,有一部分选择了珠三角。他们在珠三角工作和生活得怎么样呢,珠三角是否是一个“逃离北京”的合适选择?为此,《打边炉》采访了五位我们熟悉的艺术家朋友,问题已隐去,下面是他们的回答。


策划:钟刚

编辑:黄紫枫,劳秀汶(实习生)



在广东,你很容易跟其他行业的人一起工作

满宇

艺术家、策展人,现工作、生活于广州


我离开北京比较早,离开纯粹是因为工作,2014年我接受了西安美术馆副馆长的职务,对我来说是一个尝试新的工作经验的机会。


选择来广州,直接的原因也是工作。当时广州美术学院有一些项目希望能和我合作,我本身就是广美油画系毕业的,和广州的艺术生态和实践有过密切的交流,也形成了自己的看法,于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在这边做一些事情。这里熟识的同学和老师都很多,实践的过程中又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相对来说做事情还是比较方便的。


至于在北京和广东的工作生活有哪些不同,每个人在不同的环境里的感受都会不一样。基于我自身的话,因为我在广州具体的实践、项目,很自然地就会跟不同行业的人发生连接,接触的人比在北京实际上要广得多。当然也有一些地域上的原因,北京艺术圈的体量比较大,同质性比较严重,我有时候开玩笑说,你认识了100个人,可能还没有出艺术圈,这样视野会有严重的问题。


对于遭遇强拆的艺术圈朋友,我不了解具体情况,我自己没有长期待在一个艺术园区的相关经验,如果要说建议的话,还是过于草率了,不会对他们有什么真正的参考价值。还有,从我自身的工作方式、对艺术的理解出发,一个固定的工作室对我来说似乎也不是那么必要。这纯粹是依个人的具体情况而异,我无法给别人一个标准性的建议。


我并不觉得佩斯撤出北京的艺术市场会对其艺术生态产生什么影响,如果非要说影响,那应该是个好的影响。因为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生态,它本来就不太重要。佩斯做的是生意,它的撤出,只会影响与这个机制有密切关联的艺术家,但艺术家在艺术市场上怎么样,与我所关心的问题无关,也不在我目前所做的事业范围里。另外,在我看来,艺术实践和艺术市场之间基本是一种负面的关系。北京艺术生态非常封闭,这与大资本环境所承载的艺术现场有直接关系,当然艺术家自身也得承担这个责任,没有配合,哪来的市场。佩斯的撤离是不够的,应该撤离更多,这样也许能让艺术家想想,做点别的事情,对他们的艺术实践来说反而会是一个机会吧,对北京的艺术生态来说是件好事。


深圳做事高效,腐朽的东西少


叶文

艺术家,现工作、生活于深圳


2013年的时候,我们家孩子要申请上小学,因为我本身就是广东人,对广东的气候和人的行为习惯都更适应些,所以在对比北京和深圳的环境之后,我和太太决定回到深圳来。

关于现在的生活状态,得看怎么衡量吧,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在哪都只能是“还活着”,关键看生态和信息渠道。相对于北京,深圳的生态构建才刚开始,还谈不上完善,但从业人员都很年轻,视野相对国际化,做事高效,腐朽的东西少。信息渠道方面,因为比邻香港与广州,展览与各类活动很多,对外部信息的接收也更加便捷。就我个人体会而言,北京从业人员基数大,种类繁多,历史包袱重,亲权威,急功利,艺术以外的东西要做很多。深圳的生态自然生长的成份要多一些,信息来源更丰富,生存压力以外,其它方面的干预要少很多。

其实我对遭遇强拆的朋友没什么能说的,大家都懂,生命不休折腾不止吧。另外,我一直觉得北京的艺术市场是由很多非市场因素催生出来的,在大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一些国际机构或画廊选择离开是意料之中的事,寒冬才刚开始。


在香港,身边的朋友抑郁症占到一半,这很可怕


马玉江

艺术家,现工作、生活于香港


2014年我离开北京,先在台湾驻地半年,秋天正式定居香港,离开生活了10年的北京。去北京时没得选,作为北方人(山东),到北京读书、发展一直是梦想。离开北京有两个原因:一是信息封闭,二是创作、发表受到诸多条件的制约。艺术是前沿的事,尤其当代艺术,需要接触国际前沿信息。大陆好多网站、资料却看不到。比这更讨厌的是被动获取信息的途径。在香港,不用刻意搜索,每天上Facebook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大陆得等到你知道了某事再去主动搜索,这种获取信息的方式,就不鲜活了。第二点就不用说了吧,都明白。

由于我英文不行,供选择的城市不多。大陆有很多限制,台湾不够国际化,剩下的就只有香港了。在香港生活感觉还行,有两点不太适应。一是太热,夏天没办法思考。每年4-10月做作品,冬天静下来写点东西。二是法治太健全。法治健全是好事,但过于健全人会异化。这不能做、那不能做,人的生命力被压抑了。我身边的朋友抑郁症占到一半,这很可怕。这一方面法国做得很好,值得借鉴。


和北京相比,在香港工作与生活的不同最主要体现在,由于空间小而导致的艺术工作方法的改变。北京空间大,在工作室工作,更多做绘画等物质性强的作品。香港空间小,没有空间,一些艺术家只能去街道或者半公共空间做“社会介入”型的作品,比如2016年我一年时间夜晚在麦当劳收集无家可归的人消费的单据。实体空间外,我们也在拓展报纸、网络等替代空间,比如和白双全、程展纬等几个人在《明报》写专栏,一个星期一位,两个月轮一次。在今天,空间早已不是长宽高的概念,而是“事件”的概念,传播度成了宽,热点持续时间成了长。放在全球看,《纽约时报》也做摄影,其实好多媒体都承担了实体空间的责任,要学会这种由“对象”到“事件”的转化能力。


实际上,我没租过工作室,北京、香港都没有。可能是我是做“事件艺术”(Event Art)的,对工作室没太大需求。以前在北京申请驻地项目倒也有工作室,但没掏钱。所以我体会不到被强拆的痛苦。另外,可能是个人性格的原因,我觉得艺术和艺术区没太大关系,做艺术是个人的事。但多次抗争经验告诉我,对艺术家而言,安全没多大价值。遇到强拆这种事:要不就穿过去,要不就绕过去,没第三条路。

我对艺术市场不懂,但从税收、市场成熟度、藏家质量来讲,香港的确比北京有优势。佩斯作为国际大画廊,我相信他有这种判断力。至于艺术生态,其实早就出了问题。但问题不出在强拆、市场,而是艺术家自己的问题。嫌工作室小的可以看看香港,嫌机会少的可以看看纽约。艺术家不是等有了市场、工作室再去创作,而是一无所有的前提下独自前行。在纽约我去看谢德庆,他摔了背,不能翻身。我说你睡地板?他说一辈子了没睡过床。这种对生命诚恳的要求,足以让一切物质羞愧地抬不起头来。

这是艺术应有的尊严。


我过得非常好,很喜欢广州


苍鑫

艺术家,现工作、生活于广州和北京


我也不是完全离开北京,实际上是广州、北京两地来回跑。来广州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有两个认识的朋友在这里,其中一个朋友以前也是川美毕业的,他们说有一个“觀空间”可以给我做个展;二是因为我这个朋友是做服装的,他有大的空间,正好能够给我提供工作室,所以在我做个展的时候,顺便也做了一个工作室。

在广州的这些时间里,我过得非常好,很喜欢广州,除了气候稍微有一点问题,别的方面都很好,吃的、住的以及这里的人都非常好。北京跟广州最大的区别在于,广州的气候更加湿润,冬天很舒服,比北方要舒服,并且吃的也好。从人文环境来说,北京比较复杂,外来文化、国际性的全球信息等各方面都比较复杂,做文化和艺术人也比较多。而在广州,人和人之间比较简单,广东人更加理性、更加实际,做艺术的人也没那么多,更为清净。我自己也很多年没搞绘画了,但到了广州之后就开始搞创作、开始画画,这是我在广州最大的收获,我很喜欢这个清净地方。

尽管我在北京这么多年没有遭遇过强拆,我还是能感受到这种痛苦和无奈。在北京生活,强拆是很多艺术家都经历过的残酷现实,对个人心灵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都非常大,太痛苦了,想给他们带去慰问吧,也很无奈,这就是现实。另外一方面,我觉得诸如强拆这类的事情,可能会让艺术家变得更坚强,更能面对这样的社会问题。北京艺术家的作品之所以比较生猛、比较直接、比较有批判性,与他们所处的现实环境有很大关系,强拆也是现实的一部分。

佩斯离开肯定是一大损失,因为佩斯主要是从商业角度的介入,它的展览品质也很高,但是它的退出会带来多大的改动,我还不敢确定,毕竟时间比较短,还得再慢慢观察。我也看了一些媒体的负面报道,大意是说佩斯走了以后,中国当代艺术崩盘等一类的话。对此,我觉得有点儿杞人忧天,一家画廊走了并没有有多大影响,也不会真正改变中国当代艺术的人文环境,毕竟这么多艺术家都在努力创作,佩斯没进来以前,中国当代艺术一如既往地在做,它走了以后,仍会一如既往地做下去。


广东加工能力比较强,做作品方便一些


沈少民

艺术家,现工作、生活于广州及北京


我20几岁去到北京,从国外回来又到了北京,对这个城市充满了情感,北京朋友多,有意思的人也多,选择离开北京也是被逼无奈。之所以在广州建立工作室,是因为很多作品可以在东莞、深圳这些地方加工,现在的北京,五环之内你想找一家工厂加工作品都很困难。广东加工能力比较强,做作品方便一些。

所说的不同就是环境变了,生活上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离开你曾经生活很多年又热爱着的城市,很多朋友仍然生活在那里,多少还是会有些伤感。艺术家的适应能力都比较强,生存能力也比较强,一开始,对广东这边的气候不是很习惯,但住久了越来越适应,吃的方面也比北方好很多。广州、深圳这边不像北京圈子多,相对比较简单,也没有那么多熟人,环境上的改变对自身创作有一定影响,在广东,自己会安静一些,有更多时间可以静下来想一些事情。

几乎每一个在北京的艺术家都被迫面临过拆迁,我也经历了两次。对于那些遭遇强拆的艺术朋友,我能说什么呢?我有权利说什么吗?而对于佩斯撤出一事,我只会说,这里没有问题。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