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斯北京关闭,其他西方画廊会步其后尘吗?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339   最后更新:2019/07/13 22:36:33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19-07-13 22:36:33

来源:新京报


佩斯画廊关闭了位于北京798艺术区中心地带的空间,引发了艺术领域内的广泛讨论。有评论认为,这与中国艺术品关税过高有关,但也有人指出,这折射出当下中国当代艺术去泡沫化的生态。在北京,国际画廊要从其展览和仓库中卖出作品,总是需要付出很多努力的。

7月8日,据ARTnews报道,佩斯画廊(Pace Gallery)关闭了位于北京798艺术区中心地带的空间,新闻报道以佩斯创始人阿尼·格里姆彻(Arne Glimcher)的原话“现在不可能在中国大陆做生意”为题。消息一出,引发多方关注。目前,得到的官方消息是:佩斯画廊将暂时关闭其位于北京798艺术区的展览空间,同时保留北京办公室。

佩斯画廊位于798艺术区中心地带的北京空间


格里姆彻还指出,最后一根稻草其实是“中美双方对彼此艺术家(作品)征收的关税”。在中国内地购买艺术品要缴纳38%的奢侈品税,这是一个主要的商业上的障碍。同时,特朗普最近提议对从中国大陆进口的100年以上历史的艺术品和古董征收25%的关税。


“佩斯此次的战略调整源自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的诸多变化。”佩斯北京负责人程雪表示:“过去几年,有大量公共艺术空间及艺术机构在中国主要城市中涌现,也为佩斯画廊在中国的发展带来全新的合作机会。佩斯代理的全球近百位艺术家及艺术家基金会资源将有机会以更为理想的形态呈现给社会。”


程雪同时表示,如今这么大的空间的必要性已经凸显不出来了,“我们的大型展厅做了很多几乎是美术馆性质的展览,起到文化交流的作用,但是过去几年,随着中国的发展,也兴起了好多公立的、私立的美术馆,空间发展数量都有着巨大的提升。”


佩斯画廊的亚洲扩张路线


佩斯画廊是一家世界知名的当代艺术画廊,代理了众多享誉世界的20世纪和21世纪艺术大师及作品。佩斯画廊自1960年创立至今已在全球范围建立了包括纽约、硅谷帕罗奥多、伦敦、日内瓦、北京、香港在内的多家分支空间,在当代艺术领域扮演着领军角色。


佩斯画廊于2008年进军亚洲,于北京奥运会同年在798艺术区开设了占地2500平方米的亚洲旗舰空间,成为第一家在中国大陆开设空间的曼哈顿顶级画廊,也是首批在中国大陆开展业务的西方蓝筹画廊之一。


画廊聘请了冷林(现任佩斯合伙人,佩斯香港、北京和首尔的总裁)担任总监,首展“遭遇”(Encounters)以东西方的碰撞为切入点,汇集了包括安迪·沃霍尔、米切尔·巴斯奎特、理查德·普林斯、杰夫·昆斯、村上隆、奈良美智、王广义、岳敏君、张洹、张晓刚等在内的全球25位艺术家的肖像作品。


2018年11月,佳士得拍卖行的“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上,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代表作《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以9031.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26亿元),创造了当今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最高纪录。而早在2015年,大卫·霍克尼时隔34年后再度访问中国,正是借在佩斯北京举办个展“春至”的契机。这位“最出名的英国在世艺术家”的到访,所引发的轰动效应堪称文化事件。


2017年,新媒体艺术团体Teamlab在佩斯北京的展览“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引发了超过30万人次观展热潮,创下798艺术区的艺术展览参观人数纪录,打造出一场当年的年度现象级艺术展览。


十年来,佩斯北京空间共举办了四十余场展览,包括海波、洪浩、李松松、刘建华、毛焰、仇晓飞、宋冬、隋建国、王光乐、萧昱、尹秀珍、岳敏君、张晓刚、张洹等中国艺术家,加入佩斯画廊并合作至今。


以北京空间的开启为契机,佩斯画廊走入进军亚洲的十年历程,也是在佩斯画廊总裁兼CEO马克·格里姆彻

(Marc Glimcher)和佩斯画廊合伙人冷林的战略眼光下,佩斯逐步扩大了画廊在亚洲的影响力。


早在2017年3月,冷林就曾在接受采访时说:“画廊空间的计划是随着生意的发展去安排,有的地方会继续扩张。比如香港,从地理的因素到目前已然形成的高质量交易平台,再加上这几年在香港的发展,越来越感受到其重要性。今年佩斯香港将发展到一个更大的空间,安排更多的展览,更充分地展示目前代理的艺术家。”


2014年香港巴塞尔博览会期间,在香港中环的娱乐行佩斯画廊开设了第一个空间(办公室空间),利用香港的重要枢纽角色与亚洲乃至全球的藏家群体,结成了更为密切的关系。以“张晓刚:纸上油画”个展作为香港空间的揭幕展。2017年,在韩国首尔设立的空间,为亚洲的持续深入提供了又一重要切入点。2018年,同样借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之势,佩斯画廊携奈良美智的个展,迎来位于香港H Queen's大厦内第二间空间的开启。十年间,四个空间,19位签约亚洲籍艺术家,67场展览,近20本展览画册,展开了佩斯的亚洲路线图。


其他西方画廊会步其后尘吗?


有关人士分析称,除了佩斯自己所说的原因,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这几年的去泡沫化,或对佩斯北京的发展有较大影响。2004年前后,是北京艺术市场“疯狂”繁荣的时候,当时大量热钱抱着投资的心态投入艺术市场。据说,那时在798办一个有相对影响力的展览,展览开幕之初在,整场作品被个人一次性全部收藏时有发生。但近几年来,艺术市场的投资趋于理性。红极一时的当代艺术“F4”,在拍卖市场流拍不断,加之年初叶永青事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让中国当代艺术藏家开始观望。


今年早些时候在上海开设了新空间的里森画廊,其策展总监Greg Hilty告诉artnet新闻,他感到“很遗憾佩斯将关闭他们的北京画廊,这十年以来他们一直运营着很有趣的项目,不过也许他们感觉画廊已经完成使命了。”他指出,“和中国人做生意还有其他方式。虽然关税的情况令人不安,但其实1%的基本进口税加上13%的销售税是能克服的。最终,我们相信中西艺术界和市场的距离将越来越近,而我们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也是在支持这一点。”


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馆长田霏宇(Philip Tinari)表示,佩斯北京在2008年的开幕所产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他当时在《艺术论坛》的专栏谈及了这一事件)。但那时起,他在推特上说,“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包括香港出现了一场主要的国际博览会,以及同时(这一时间点上人们看法不同)该地区成为了大中华区的主要市场枢纽。”


田霏宇说,“在北京,一个主要国际画廊要从其展览和仓库中卖出作品,总是需要付出很多努力的。海关关税其实比之前还要更加繁重。”


然而,田霏宇也提到了佩斯北京2017年举行的teamLab售票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功,这标志着培养新观众的潜在机会仍然存在。“近年来政策继续收紧,而贸易摩擦使美中贸易更加困难,”他写道,“北京的艺术大众却在继续增长。尽管这些限制存在,但艺术提供了本不存在的思考与灵感的空间。”


佩斯画廊一路走来都伴随着成长的痛苦


本次北京空间的变化,是佩斯在过去两年间对于全球布局进行重组的重要调整之一。2018年,佩斯启动了画廊在香港的第二间空间(H Queen's大厦内),并将自己在巴黎的驻扎点转移到瑞士日内瓦,在当地开设了全新展览空间。


今年9月,佩斯还将正式在曼哈顿启动一栋八层高的旗舰大楼。新落成的大楼,不仅将整合佩斯目前在纽约的三个空间的展览业务,还将包含图书馆、研究中心等公共机构功能。截至目前,佩斯画廊在全球共有九个空间,分布在纽约、中国香港、伦敦、帕罗奥多、首尔及日内瓦。


阿尼·格里姆彻1960年创立佩斯画廊时,并没有将自己的名字命名为画廊。“这不是一个人的事业,而是一个团队的事业。”佩斯画廊总裁兼CEO马克·格里姆彻于1985年加入团队,跟随父亲的脚步继续从事艺术行业,他也承认,无论对他还是对画廊来说,一路走来都伴随着成长的痛苦。


参考链接:

http://www.tanchinese.com/news/44494/


https://www.artnetnews.cn/art-world/maoyizhanxiaoyanzhongpeisibeijingxuanbuguanbiqitaxifanghualanghuibuqihouchenma-115486


https://www.pacegallery.com/?locale=zh


作者:余雅琴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