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极化or环保激进:科学艺术该接受石油公司赞助吗?
发起人:搞事情  回复数:0   浏览数:161   最后更新:2019/07/12 13:39:08 by 搞事情
[楼主] 搞事情 2019-07-12 13:39:08

来源:新京报


近期,英国多名艺术家和知名演员纷纷加入了反对石油公司赞助的阵营,甚至退出由石油公司赞助的艺术团体等。对此也有人提出了异议:这样的环保运动会不会过于激进?在环保运动中,我们为什么要警惕“生态法西斯主义”?


据《卫报》报道,6月21日,英国演员马克·里朗斯(Mark Rylance)宣布退出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以抗议英国石油公司对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金钱捐助。


马克·里朗斯在《卫报》撰文表示,他担忧这样会“允许自己被英国石油公司用来掩盖它的破坏性活动”,“我们觉得,英国石油公司正在追求一种形象,即它也具有莎士比亚或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艺术家的格调。”

马克·里朗斯,英国戏剧舞台的“老戏骨”,自1982年的《暴风雨》开始,他与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合作了三十多年,主演了许多莎翁名剧。近年来,他出演了《情色风暴》、《使命召唤》、《间谍之桥》、《圆梦巨人》和《头号玩家》等电影为观众所熟悉。


马克·里朗斯从环保主义者Jonathon Porritt那里了解到,与许多石油公司一样,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英国石油公司在了解气候变暖的情况下,应对气候危机的态度既显得不真诚也不认真,他们的行动屈从于股东的短期利益。英国石油公司只好用慈善事业来掩饰自己的问题。


马克·里朗斯指责道,虽然该公司的广告显示他们正大力投资可再生能源,但事实上,其97%的投资仍在石油和天然气上。此外,英国石油公司还成功说服特朗普总统去开采北极的石油。


“我再也不想和英国石油公司有任何联系,他们和军火商、烟草推销员,或是其他有意要破坏这世上所有活着和尚未出生的人的生活一样,都是我不想打交道的对象。我相信,莎士比亚也不会想跟他们打交道的。” 对于他离开的选择,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表示“惋惜”。


发起反对大型石油公司运动的政治组织“Culture Unstained”认为,英国石油公司是世界上最具毁灭性的公司之一。在面临全球气候危机的情况下,再替它做宣传是毫无道理的。因此,它支持演员和艺术家们的行动,以唤醒公众对气候危机的认识。


英国石油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化石燃料公司之一。由于英国石油公司的捐助,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每年可以为年轻观众提供多达一万张仅售5英镑的优惠票,而其普通的票价最低也要16英镑左右,这促进了戏剧艺术的普及。


但是,马克·里朗斯认为,这种合作意味着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在年轻人中间推销英国石油公司的好形象,而年轻人们正在不断地通过罢课来告诉大家,我们现在需要注意气候危机。相比于廉价的票价,这样的觉醒和行动对于年轻人来说意义更大。


在6月27日,英国演员米瑞安·玛格莱斯(Miriam Margolyes)也加入了马克·里朗斯的抗议阵营当中。她表示,若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还接受英国石油公司的赞助,她也会拒绝参与任何与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有关的制作项目。“马克·里朗斯在此事上的立场是绝对正确的,我支持他。”

米瑞安·玛格莱斯


组织开展全球学校“气候罢课”运动的瑞典少年Greta Thunberg,也赞成马克·里朗斯的行动,他在推特上对马克·里朗斯表达了支持。


据《卫报》报道,英国石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Bob Dudley回应道,这是他遇到过对英国石油公司赞助艺术机构的抗议中“最奇怪的方法”。他认为,最近一连串的抗议活动“非常奇怪”,仅仅因为他们对艺术有资金上的支持就压倒性的反对,“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这都是一种奇怪的行为”。


但他们还表示,他们仍然以赞助艺术机构而感到自豪,“我们支持英国的艺术机构有五十多年历史了,累计有五千万人享受了我们提供的福利。”“在气候方面,我们的立场非常明确。我们认识到世界正走在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上,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解决这个问题。全世界需要在未来几十年内实现零排放。”


英国石油公司还表示,他们致力于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并且努力走向低碳的未来。我们希望快速地向低碳社会过渡,这需要对世界的能源系统进行大规模重新设计。”


多名艺术家反对艺术机构

接受英国石油公司的赞助


此前,艺术家和社会活动家对英国石油公司赞助英国的文化机构也曾表示过抗议,英国石油公司赞助的机构包括英国皇家歌剧院、英国国家肖像馆和大英博物馆。


在今年2月,数百人曾占领了大英博物馆,抗议他们接受过英国石油公司的赞助。在今年6月,正在英国国家肖像馆的年度奖项开奖的前夕,一位法官和几位艺术家致函英国国家肖像馆,要求其终止与英国石油公司的联系。在信中,他们写道,“我们要远离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化石燃料公司,推进低碳生活,不然我们就给了英国石油公司所做的坏事以合法性了。”


“我们正处于气候危机里,燃烧化石燃料所导致的气候变化,使得贫困地区和一些生态脆弱的地区遭殃。”他们在信中写道。


英国国家肖像馆回应,过去的三十年,他们的年度奖项都接受英国石油公司的赞助。他们的赞助金会奖励一些有天赋的艺术家,让他们得到更多的承认,也让他们在传媒中增加曝光度。“自2010年起,英国石油公司还给了肖像奖以特别的支持:他们鼓励14到21岁的艺术家们参与进肖像创作中来。”


英国石油公司则对此表示失望。他们辩解道,“在转变能源结构的立场上,英国石油公司的立场很鲜明。我们支持‘巴黎协议’,我们也在努力走向低碳社会。我们在去年减少了1700万吨碳排放,并鼓励消费者减少他们的碳排放,也促进低碳经济的发展。”

英国石油公司


而在今年7月5日,特纳奖的五位获奖者也加入了要求英国石油公司取消对英国国家肖像馆的赞助的抗议当中。他们写信给馆长,提醒该肖像馆仍然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历史机构”。


英国国家肖像馆的馆长回应道,该馆将致力于扩大其赞助商的名单,尽管在现在的经济条件下,吸引到新的赞助商的难度很大。“我们承诺我们是为了公益事业而诚信行事。我们的挑战是要在我们的职权范围内,为这样的公共事业找到资金,并找到应对我们这个时代变化的积极解决方案。”


而在去年英国国家肖像馆的年度奖项的获奖者中,获奖的画家们将其部分奖金捐赠给了绿色和平组织,以抗议他们的艺术成为了这家石油公司形象的宣传品。其中一位名为Henry Christian-Slane的艺术家表示,他很高兴获得这一荣誉,但是他对于成为“英国石油公司的公关战略的一部分”而感到不舒服。

艺术家Henry Christian-Slane


他说,作为一种“象征性行为”,他将这1000英镑奖金捐赠给绿色和平组织。绿色和平组织长期以来一直抗议石油公司的开采活动,他们也抗议英国石油公司大量资助艺术机构的公关战略。而在前年,英国石油公司还宣布赞助750万英镑给英国的艺术机构。英国的绿色和平组织的社会活动家Sara Ayech对艺术家捐赠奖金表示感谢,并认为他们的立场是反对“石油公司赞助的艺术项目的共同选择”。


此外,反对石油公司赞助的抗议,不仅是在艺术圈和演艺界,更蔓延到了科学界。去年7月,据《卫报》报道,NASA前气候科学家Chris Packham和美国气候科学家James Hansen,敦促伦敦科学博物馆终止与英国石油公司、壳牌集团和Equinor的合作关系。他们认为,伦敦科学博物馆接受这些公司的资金是有损其科学声誉的。

James Hansen和Chris Packham


伦敦科学博物馆知道这些公司的环境记录,但却批准了他们的资助计划。Chris Packham说,“我特别不喜欢石油公司在影响着年轻人,他们还影响着科学博物馆的展览结构,这是非常阴险的。”


James Hansen因其对气候的研究而被誉为“全球变暗之父”,他认为,“科学博物馆有责任不推广这些石油公司的品牌。”


伦敦科学博物馆主任Ian Blatchford认为,“虽然我承认社会活动家们的热情和努力,他们想让我们背弃这些商业合约。但我坚信,我们正在做出正确的决定,以确保博物馆的长远利益,以及公众的长远利益。”


为此,伦敦科学博物馆对这些石油公司展开了调查,在其调查报告中列出了这些石油公司曾经遭遇过的钻井平台爆炸、管道泄漏等污染事故。但反对石油公司的政治组织“Cultural Unstained”表示,虽然这份报告承认了伦敦科学博物馆对这些公司的担忧,但他们并没有对这些公司在气候变化的影响等方面展开调查。社会活动人士要求伦敦科学博物馆完善调查报告,并要求伦敦科学博物馆在合同到期时不与他们续约合同。


作为回应,英国石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Bob Dudley认为“Cultural Unstained”希望结束石油公司对艺术机构的赞助的行为是“与现实脱节的”。Bob Dudley承认,环保人士对能源产业未能很好地向低碳发展的愤怒正在升级。在5月初绿色和平组织占领了该公司的入口之后,英国石油公司的总部曾一度陷入了瘫痪状态。“这一切都可能表明示威者对未来的看法与我们对未来的看法是如此不同,” Bob Dudley说。“我们的挫败感在于,我们取得的共识其实比人们意识到的要多得多。我们跟示威者想的一样,我们认为我们的社会并没有走在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


“为了取得进步,我们必须有建设性的对话。这不是互相示威就完了的,这意味着我们要花时间倾听,了解彼此的观点,然后迅速努力寻找共同的解决方案。” Bob Dudley说。


马克·里朗斯退出皇家莎士比亚剧团,

就意味着他是对的吗?


对于马克·里朗斯退出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以表达抗议一事,有许多艺术家和环保人士表示了对他的支持。但是,也有许多人对他的行为表达了质疑。英国演员Maureen Lipman认为,马克·里朗斯在这事上非常愚蠢,她表示他应该去从政,而不是当一个演员。


艺术记者Vanessa Thorpe在《卫报》撰文认为,马克·里朗斯勇敢地辞职,并不代表他就做对了。他和许多直言不讳的艺术家一样,热衷用自己的名气来对大型机构进行施压。在某种程度上,这是鼓舞人心的。但是,英国的文化机构为什么非要比我们其他人更加“纯洁”或“环保”?其实,许多文化机构在财务上已经陷入了危机。


有些人会认为,艺术其实一直是有钱人装点门面的东西。从美第奇家族开始,富人们就喜欢用艺术来装点门面。现在,艺术也成了公司们的道德形象“外衣”,这是马克·里朗斯非常不喜欢的一点。他认为这会危害到艺术本身的价值。


但是,这是真的吗?艺术本身的价值会受这些原因的影响吗?如果艺术确实具有其道德性,它可能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存在于我们对它的理解当中。Vanessa Thorpe认为,直接抵制英国石油公司比让他们终止捐助艺术事业更好,即便这样做难度更高。因为无论是谁,莎士比亚剧团都不得不接受政府的资助,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还能演出那些具有深刻反思性的作品来。


政治极化导致环保运动更加激进,

我们还须提防“生态法西斯主义”


在上个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除了许多人预期到的极右翼党派获得的席位有所增加之外,主打环保议题的绿党备受年轻人的青睐,也成了最大的赢家。这也体现了近年来欧洲政治极化的趋势。而英国最近反英国石油公司的社会运动,也可以看作整个欧洲新的生态政治的一部分。


但是,许多人可能会有这样的误解,只有左翼才会探讨环保议题。但其实在历史上,生态学和法西斯主义有过一段纠缠的历史,并延续到了今天。在《生态法西斯》一书中,作者呼吁,若一场社会运动缺少社会批判意识,只有生态取向,那么这将会是非常不稳定的。在另类右翼崛起的当下和生态环保运动也日趋激进的今天,我们须提防生态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合流——“生态法西斯主义”。

《生态法西斯:来自德国经验的教训》,作者: Janet Biehl / Peter Staudenmaier ,出版社: AK Press,出版年: 1995年


法西斯主义者强调,种族和土地之间有着天然的联系。生态在其中扮演着强化联系角色,并可以成为排外的理由。有些另类右翼者责备左翼窃取了环境议题,他们将环境议题的罪魁祸首归咎于他们排斥的人群。


另类右翼与传统右翼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会责备传统右翼过于崇尚全球化和自由市场,而未能守住“自然”;而他们则宣扬返璞归真,反对破坏环境、城市化工业化的保守生活。这种反现代和反建制的情绪,也许一开始不包含种族主义,但法西斯主义渗透的路径正是由此开始的。


还有一些另类的激进环保主义者也像一些左翼一样,反对人类中心主义,认为人类无权干预自然,并希望大规模减少人口。在实践中,他们甚至会反对非暴力的抗议原则,变成某种“生态恐怖主义”。还有人认为环境问题已经积弊难返,停止经济发展才是出路,而实现该目的的唯一可能是诉诸极权政府。


由此可见,生态政治并不是铁板一块,在政治光谱上各形各色的立场都能探讨和利用环保议题。另类右翼也可以用生态议题来作为其政治工具。在生态系统的危机日渐严重的当下,仇恨政治日渐笼罩西方,我们需要警惕激进化的环保运动和法西斯主义回潮的合流。当然,我们仍需观察当下欧洲风起云涌的环保运动,如“绿色新政”、“气候罢课”和“Cultural Unstained”所组织的反石油公司的运动等,他们的环保实践也许会诞生更加丰富的生态思想。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jun/23/mark-rylance-is-brave-to-quit-the-royal-shakespeare-company-that-doesnt-mean-he-is-right  ;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jun/21/royal-shakespeare-company-rsc-bp-sponsorship-climate-crisis  ;https://www.theguardian.com/stage/2019/jun/21/mark-rylance-resigns-from-royal-shakespeare-company-rsc-over-bp-sponsorship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9/jun/09/artists-national-portrait-gallery-bp-oil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jun/09/national-portrait-gallery-royal-opera-house-bp-extinction-rebellion-climate-breakdown ;https://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8/jul/04/science-museum-under-pressure-to-shun-big-oil-sponsorship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7/sep/08/artist-donates-part-of-bp-prize-money-to-greenpeace-in-oil-sponsorship-protest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9/jul/05/five-turner-winners-call-on-national-portrait-gallery-to-cut-ties-with-bp ;https://www.theguardian.com/culture/2019/jun/27/miriam-margolyes-joins-mark-rylance-rsc-boycott-over-bp;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540012;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540011;


https://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9/jul/11/bp-boss-says-protests-against-its-arts-funding-just-feel-odd


作者

:徐悦东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