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酷制裁下,伊朗艺术市场“一夜回到解放前”?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232   最后更新:2019/07/10 11:12:34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9-07-10 11:12:34

来源:artnet


一名伊朗女人走过一面画着伊朗国旗的墙,摄于伊朗德黑兰。图片:Photo by Scott Peterson/Getty Images

上个月,艺术家塔尔兰·拉菲伊(Tarlan Rafiee)在参观威尼斯双年展后回到德黑兰,充满了创作的想法。但是,当她去当地的艺术品商店购买20张Rosaspina Fabriano纸(一种专门用于版画的纸张)时,她被告知只能买一张。由于伊朗因核计划而受到美国的严厉制裁,卖家告诉拉菲伊:“供应有限,我们需要让其他艺术家也能用到。”拉菲伊离开的时候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的经历。短短几周内,情况怎么就变这么糟了?“现在我需要像在18世纪一样画画,”她说,“这些制裁比伊朗国内的审查制度对艺术和文化的伤害还要大。

自从去年5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有争议的国际核协议以来,特朗普政府对伊朗实施了最严厉的制裁。伊朗无法购买美元、交易黄金、铝、钢铁,甚至本国货币——伊朗里亚尔。

根据制裁条款,伊朗人不能将钱汇入任何外国银行账户,也不能接受国际电汇。许多欧洲、英国和国际公司纷纷撤出伊朗,以保护自己免受美国制裁的影响。结果,该国经济急剧下滑,通货膨胀率急剧上升。到2018年底,伊朗货币在公开市场上暴跌了70%。虽然被归类为“信息材料”(informational material)的艺术品理论上不受制裁,但目前的情况给这个国家的艺术家和画廊造成了巨大障碍,他们仍然无法将钱转入伊朗的银行账户。

不过,那些活跃在伊朗艺术界的人们会竭尽全力保持艺术和思想的流动。伊朗艺术家们继续在国际上参加大型展览:有一些参加了6月21日在巴黎东京宫开幕的“城市王子:达卡、拉各斯、马尼拉、墨西哥城与德黑兰”(City Prince/sses: Dhaka, Lagos, Manila, Mexico City and Tehran)展览;伊朗上个月推出了威尼斯双年展上的国家馆;与此同时,第二届TEER艺博会将于6月24日至28日再次在德黑兰举行,展示19家伊朗现当代艺术画廊——比去年的第一届多了9家。

TEER艺博会评选委员会。图片:Courtesy of TEER


谋生的困境

由于制裁的缘故,伊朗的艺术家、画廊主和收藏家必须驾驭复杂的“全球交易迷宫”,才能获得他们的艺术带来的收入。没有国际银行账户的艺术家通常必须支付额外费用,才能通过所谓的换汇公司拿到钱。与此同时,拥有外国银行账户的艺术家很难用伊朗护照在国外兑现支票。有时候,艺术家会“打飞的”去画廊收钱,然后把钱“人肉”带回伊朗。

伊朗艺术家Sahand Hesamiyan不得不等到他的经纪代理——瑞士画廊AB Fine Art AG(前身为AB43 Contemporary)的Franz Leupi和Heidi Leupi到德黑兰来,用现金支付他卖出的两件作品的费用。另一位与Fereydoun Ave画廊合作的艺术家表示,经过多次、来回的冗长对话,他仍然还有超过6万美元的销售额未结清。画廊给几位等待付款的艺术家的信中,说道:“瑞士银行的规定太难办了。”Franz Leupi回复artnet新闻的评论请求时也表示,“未来我们将不再与来自伊朗的艺术家合作。”

通货膨胀也让艺术家难以为他们的日常工作提供资金。“从材料的成本和供应量,到增加的生活成本,这不是创作的最佳时间,”德黑兰的当代艺术画廊Dastan's Basement创始人Hormoz Hematian如是说。

第四届局外人艺术展(Annual Outsider Art Exhibition)中,Dastan’s Basement画廊展览的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Dastan’s Basement


与此同时,当地画廊的艺术经纪人们参加主要艺博会的成本飙升,他们只能用大幅度贬值的货币支付费用,而安全检查通常会让发货延迟,工作人员又往往无法获得签证。虽然Hematian很多时间都在参加世界各地的艺博会,如巴塞尔艺术展和弗里兹,但他说,“我们肯定没法像以前一样参加那么多艺博会,也没法参加自己想去的那些艺博会了。”

展览的困境

艺术家在家里为拿报酬而发愁,伊朗策展人们则面临着另一个不同的挑战:如何在无法收他们钱的国家组织海外展览。威尼斯双年展上的伊朗馆,是向世界展示伊朗艺术“非人般决心”的一个案例。

组织伊朗馆展览的来自德黑兰的策展人Ali Bakhtiari不得不携带大量现金去威尼斯,用来支付他的工作人员、酒店和其他费用,因为伊朗的银行账户在国外用不了。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一家愿意与他合作的保险公司。他说:“我们被美国政府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在威尼斯展示和平的讯息以及对更美好未来的信念是非常重要的。”

威尼斯双年展伊朗馆内Samira Alikhanzadeh作品的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s

类似地,伦敦非营利组织Parasol Unit在制裁生效前很早就开始计划了一场展示九位伊朗艺术家的威尼斯双年展期间的平行展,于是不得不快速想办法适应新规定。

“我将全体员工召集开会并告诉他们,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需要尽一切力量来正确遵守规定,”伊朗出生的创始人Ziba Ardalan说。这意味着要从伦敦帮艺术家订票,帮他们在威尼斯订酒店,而不是汇款给他们让他们自行安排,此外还有不少其他调整。最后,仍然有两名艺术家被英国拒签,无法参加展览在伦敦分会场的开幕式。

购买的困境

将资金汇入和汇出伊朗的困难情况也严重阻碍了伊朗的艺术市场。“由于制裁,我们失去了外国客户,”德黑兰的Shirin画廊创始人兼总监Shirin Partovi说,“我们只有当地客户。”

“现在情况变得非常困难,”一名位于迪拜的匿名伊朗藏家说,“我甚至无法从阿联酋的银行账户汇款出国,因为我有一个伊朗名字。”为了支付他从伊朗买的艺术品,这位藏家使用了换汇所,这是伊朗人长期以来用来寄钱或收钱的服务。但这种服务最近变贵了,以致于对低于2万美元的交易都不合算了。

一些画廊与客户采用了富有创意的交易方式,以保持他们的业务存活。德黑兰一家领先的画廊最近与迪拜藏家穆罕穆德·阿夫卡米(Mohammed Afkhami)达成一笔交易,将一些价格在2000至3000美元之间的作品在未来6到12个月内分期购买(藏家用的是他已经在伊朗的钱支付)。

“他们告诉我,如果我看起来是主动回购,会真正帮助到市场,并为伊朗艺术家带来好处,”他说,“所以我们同意将20世纪40年代至今至少50名伊朗艺术家作品添加到我的基金会收藏中。”

伊朗摄影师Newsha Tavakolian在伊朗德黑兰的Ab-Anbar Art Gallery画廊展览中的观众。AB-ANBAR是一家位于德黑兰的独立空间,致力于伊朗当代艺术的发掘和实验。图片:Photo by Kaveh Kazemi/Getty Images

但是,尽管伊朗以外的许多藏家很难从该国购买艺术品,艺术品贸易还是成为了伊朗富人将钱转移出国的一种受欢迎的方式。今年1月,在第10届德黑兰拍卖会(Tehran Auction)上,已故伊朗艺术家Monir Shahroudy Farmanfarmaian的作品以400亿里亚尔(约合4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为这位艺术家创下了新的拍卖纪录。

“谁知道钱去哪了呢?”一位迪拜藏家说,“可能留在伊朗了,也可能到国外了。这是一种‘轻洗钱’,但也是一些人生存的方式。”通常情况下,作品在德黑兰收获很高的价格,然后以美元或欧元在国外的画廊或拍卖行出售,钱就存入了外国银行帐户。

德黑兰拍卖行的创始人Alireza Sami-Azar说:“这些作品有可能在国外转售,但我们没有任何具体的例子。事实是,在德黑兰拍卖会上购买比出售要好得多。我们的主要目标是推动国内市场,来支持伊朗艺术的国外市场。”

制裁、刻板印象与韧性

制裁给伊朗艺术家还带来了一种不太与实践相关,但害处也不少的个人影响:孤立“对我来说,真正令人伤心的是见证了‘伊朗’这个词常常成为偏执狂的代名词,”位于日内瓦的独立策展人及艺术顾问Dina Nasser-Khadivi说,“结果就是,要么是人们不想和伊朗有任何关联,要么是伊朗人们不得不付出十倍努力才能找到法律上的漏洞得以完成工作。无论以上哪种情况,往往会导致国内外的人们都望而却步。

她举例说明,巴黎有一位藏家,由于她的银行拒绝向运输公司付款,她无法收到从伊朗籍艺术家那里购买的艺术品。“银行的合规部门搜索了艺术家的名字,看到他来自伊朗,”Nasser-Khadivi说。

与此同时,四年前,支持新兴伊朗艺术家的英国非营利艺术组织Magic of Persia(意为“波斯的魔法”)不得不更名为MOP基金会。创始人Shirley Elghanian说:“银行甚至因为‘波斯’这个词而关闭了我们的账户。”

伊朗首都德黑兰的一场游行中,抗议者拿着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肖像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头套。图片:Photo by STR / AFP/Getty Images

然而,尽管如此,伊朗艺术界依然继续表现出非凡的韧性。斗争还在继续——在国内外都是。

Dastan’s Basement的Hematian鼓励游客们去伊朗旅行,他们可以帮助“建设基础设施,并为伊朗重新回归全球社区那一天做准备。”他们也可以带着便宜的艺术品回家。“现在1万美元能买到的东西几乎是15个月以前的四倍,”他指出,“我认为现在是开始收藏伊朗艺术的好时机。”

“我们希望国际艺术界明白,我们都在努力工作,”Hematian说,“伊朗不可能‘游戏结束’。我们会继续走下去。


文丨Rebecca Anne Proctor

译丨Zini Zha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