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报告|尹亨根在威尼斯:绘画背后的艺术家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241   最后更新:2019/07/06 22:00:21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19-07-06 22:00:21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Sherry Paik


尹亨根在他的工作室。尹亨根遗产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他不是一个‘政治性’的人。他想要坦诚和直接。但在韩国想要保持初心并不是件易事。”策展人Kim Inhye这样描述艺术家尹亨根(Yun Hyong-keun)。在他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尹亨根几乎都生活在现代韩国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也从而成为韩国抽象绘画的先驱。在威尼斯佛图尼宫(Palazzo Fortuny)(展期:2019年5月11日至11月24日)展出超过60幅艺术家的作品,以及重新呈现艺术家工作室,使之成为自2007年艺术家去世以来第一次国际性的重大创作生涯回顾展。


展览由Kim Inhye策划,她也是尹亨根2018年在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MMCA)回顾展(展期:2018年8月4日至2019年2月2日)的策展人。此次展览联合MMCA、威尼斯市政博物馆(MUVE)与五个画廊的合作,其中包括Axel Vervoordt画廊,卓纳画廊,Simon Lee画廊,Blum&Poe画廊和PKM画廊,后者代理艺术家的遗作。

尹亨根,《赭蓝》(1977-1978)。布面油彩。145 × 200 cm。尹亨根遗产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1928年出生于韩国清州(Cheongju),尹亨根童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日据时期度过;1945年日据结束时,他17岁。1947年,他被送到首尔大学(SNU)学习西方绘画,但同年因参加反对美军政府在韩国建立学校的学生抗议活动而被逮捕和开除。抗议学生通过罢课作出回应,尹亨根是4956名被废除学籍的学生之一(尽管其中3158人后来被允许返回大学)。

由于在首尔大学的示威活动是一次左翼运动,尹亨根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被怀疑是共产主义者。他被送入所谓的国民保导联盟(Bodo League),这是一个由韩国政府在1949年成立的反共组织,旨在重新教育并扭转那些被怀疑有左派倾向的人。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韩国政府从保导联盟名单上逮捕了一批人——其中包括那些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被登记在册的或者未曾听说过此联盟的民众——许多人遭到处决。尹亨根是其中一个,但Kim Inhye说,他当时躲在森林里才勉强逃过一劫。在首尔被占领后,尹亨根被迫要为朝鲜军队工作,这导致他在1956年战争结束后被指控与G。C。D人共谋而被监禁6个月。

尹亨根位于首尔的工作室。尹亨根遗产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然而,在国家压迫中,尹亨根始终在追求他作为艺术家的道路。当他参加首尔大学入学考试时,他遇到了一位颇具影响力的韩国现代艺术家、该大学的教授金焕基(Kim Whanki),他成为尹亨根的终身导师、挚友以及岳父。1952年,金焕基已经调任到首尔的弘益大学执教,并且首开先例,让尹亨根在1954年还可以继续在学院里学习。金焕基的影响可以在尹亨根的早期绘画中看到,对抽象绘画的实验和明亮色彩的使用。例如,在《无题》(约1966年)中,红色,浅蓝色和紫色的环形尝试融合在一起,而《绘画》(1972年)中生动的蓝色、黄色柱状色块在韩纸的表面渗入,产生三维的错觉。

尹亨根,《无题》(1972)。韩纸油彩(韩国桑树纸)。49 × 33 cm。尹亨根遗产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尹亨根和金焕基都与韩国单色画的发展紧密相关,单色画是20世纪70年代在韩国出现的一种抽象绘画风格,尽管Kim Inhye指出尹亨根不希望被归类为单色画艺术家。“与丁昌燮(Chung Chang-Sup,1927-2011)一起,尹亨根也是单色画艺术家中资历较深的成员”,Kim Inhye继续解释道。“他也是艺术评论家、单色画理论的倡导者李逸(Lee Il,1993-1997)的终身挚友。”

在政治不稳定和贫困的战后环境中,尹亨根和他的同代人——其中包括李禹焕(Lee Ufan)、朴栖甫(Park Seo-Bo)和郑相和(Chung Sang-Hwa)——转向廉价的且易获得的材料,如韩纸、铅笔、墨水、煤、铁和粗麻布袋。单色画艺术家用同样多样化的方法操纵材料,包括浸泡,拉,挤,拖动或撕纸。

尹亨根,《焦赭与群青蓝》(2001)。韩纸油彩。65 × 95 cm。尹亨根遗产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尹亨根的绘画部分受益于传统的韩国美学。这也是受他的家庭背景的影响。正如Kim Inhye所说,尹亨根的祖父是儒家学者,他的父亲是文人画家,他非常迷恋他成年后所收集的朝鲜王朝的家具和陶瓷器——这是他与金焕基的共同兴趣。尹亨根也对19世纪的书法家金正喜(Kim Jeong-hui)表示了极大的敬意,并认为他是一位朝鲜王国时期能够达到“不完美”的美学修为,进而寻求形成传统韩国书法中所强调的朴素和纯粹的心境的大书法家。(按照金焕基的解释,“尹亨根画中自然的‘不完美’边界显示了他对这种理念的追求)。

为了使过去的美学与当代视觉语言保持一致,尹亨根试验了韩纸的吸收能力。这是一种用桑树树皮制成的韩国纸张,将其改造成未涂底漆的棉布和亚麻布效果,基于传统的水墨混合,他可以使用一种将松节油和色粉混合的方法作画。

尹亨根,《赭蓝》(1978)。布面油彩。80.6 × 100 cm。尹亨根遗产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尹亨根的作品中常见两个分别位于画布两侧的黑色柱状色块,如《茶色-蓝色》(1978)中,颜料的浅色阴影围绕着柱状色块。黑色形式之间的空白区域唤起了通往新世界或“天地之门”的通道,正如艺术家描述他的绘画实践,蓝色代表天堂,茶色代表大地。尹亨根的早期黑柱画非常耗时——在他们制作过程中,他会等待第一层颜料干燥后再涂上其他几层颜料。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作品变得越来越简化——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他们的黑色柱子具有更明确的边缘,如《焦赭与群青蓝》(1996),它们描绘了两个紧密相邻的细长矩形。

尹亨根,《茶色-蓝色》(1993-1995)。亚麻布油彩。217.5 × 291 cm(左);《焦赭与群青蓝》(1999)。亚麻布油彩。182 × 291.5 cm (右)。展览现场:尹亨根回顾展,韩国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8月4日至12月16日)。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继1966年在首尔Press Centre画廊举办首次个展,并于1969年参加第十届圣保罗双年展之后,尹亨根开始逐步获得认可,但直到1973年他才成为全职艺术家。那一年,尹亨根开始在淑明女子高中教授艺术,但这种稳定的生活是短暂的; 1973年,他第四次被捕——因为他公开反对学校录取制度中的腐败行为。他被错误地冠以共产主义者的名头,并最终在承诺辞去教职工作后被释放。他被列入黑名单近十年,从那时起,他国家监视下致力于艺术创作——自此他的作品少有明亮鲜艳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他标志性的黑色:蓝色和茶色的混合物。

尹亨根,《焦赭与群青蓝》(1977-1978)。布面油彩。230.8 × 184.2 cm(右);《赭蓝》(1978)。布面油彩。280.5 × 184 cm (左)。展览现场:尹亨根回顾展,韩国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8月4日至12月16日)。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尽管在家乡被边缘化,但尹亨根成为第一批在日本享有声誉的单色画艺术家之一。他于1976年在东京的Muramatsu画廊举办了他的第一次个展,由东京索菲亚大学教授、《美国艺术》(Art in American)编辑Joseph Love策划。1975年,Joseph Love首次在首尔看到这位艺术家的作品。随后两年后尹亨根在东京另一家画廊也举办了展览。正如Kim指出的那样,尹亨根在日本的成功使他能够在还没有多少韩国人愿意购买他画作的时候支持自己创作,因此,如今他相当多的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作品都在日本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手里。

尹亨根,《焦赭与群青蓝》(1989)。亚麻布油彩。45.5 × 61 cm。尹亨根遗产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尹亨根的作品《焦赭》(1980)无疑奠定了他的作品态度。这是一幅庄严的画作,可能是艺术家有史以来情感最奔放的作品。为回应1980年5月的光州起义—— 一场军方屠杀了数百名学生和平民的民主抗议活动。这件作品描绘了倒塌并相互支撑的柱状色块。颜料在滴落时变硬,它们的形式唤起了眼泪、汗水或热血。

Kim Inhye指出,尹亨根是“四一九革命”的一代,1960年由学生和劳工团体发起的大规模起义导致了李承晚的专制统治的瓦解,这也是为什么当他目睹政府在光州用类似暴行镇压民众时,他会如此受触动。Kim指出,“《焦赭》(1980)是在户外院中画的,而不是在他的工作室,因为他是如此愤怒”。这些画作在他活着的时候从未公开展出过。

尹亨根,《焦赭》(1980)。亚麻布油彩。181.6 × 228.3 cm。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馆藏。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20世纪90年代初,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因在首尔Inkong画廊的个展而前往韩国,在访问尹亨根工作室期间,他偶然看到了尹亨根的画作。出于对他作品的深刻印象,贾徳邀请尹亨根于1993和1994 年分别在纽约的唐纳德·贾德基金会和德克萨斯州马尔法的Chinati基金会展出作品。那时,六十多岁的他不再被当作来自共产主义的威胁了。1995年,他代表韩国参加第46届威尼斯双年展,从而巩固了他对韩国艺术的巨大贡献。

那次与威尼斯的渊源促成了尹亨根此次在佛图尼宫的展览,也正巧与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的时间吻合,这是艺术家一次极有意义的回归——这个完满的轮回也延展到了Kim Inhye 2018年在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策划的回顾展。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研究了艺术家的40幅绘画和40幅手稿以及档案材料;展览在四个月内吸引了大约10万名访客,展期因此延长了两个月。

尹亨根,《焦赭与群青蓝》(2007)。布面油彩。227.5 × 182.3 cm。尹亨根遗产惠允。图片提供:Yun Seong-ryeol。


一件在首尔国家现代和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富有意义的作品也在佛图尼宫的展览中出现,它便是《焦赭与群青蓝》(2007),这也是艺术家生前最后一系列作品中的一件。这幅棉帆布油画描绘了两列黑色油漆,并在中间留出一条亚光的细缝。在2015年纽约 Blum&Poe 画廊囊括了艺术家12幅绘画作品的展览上,评论家 David Rhodes 想知道为什么尹亨根的作品在西方世界不为人熟知,如他所述艺术家的创作“扩展了抽象绘画疆域”。或许这场在威尼斯的展览将肯定尹亨根在国际上的地位,作为一名画家,他的作品可以在韩国之外产生共鸣,而不仅仅是亚洲。

正如威尼斯市政博物馆(MUVE Contemporaneo)所言,他们举办这场重要展览的决定反映出超越地理维度的共鸣:“基于这样的一种信念,即(尹亨根的)艺术与这座水路之城极其和谐。”


翻译:胡伟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