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混合,人神相遇:飞机起降地带的双年展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214   最后更新:2019/06/27 10:56:43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9-06-27 10:56:43

来源:打边炉  钟刚


海报指示“内有展览”


广州空港双年展的举办场地并非是在真正意义上的“空港”,而是位于一个离机场不到10公里的白云区人和镇凤和村。准确来讲,它是一个“城中村双年展”。


展览中有超过一半的作品在凤和村的民居、仓库、毛坯楼和村中广场展出。主办方与策展方就地取材,以物尽其用的理念对场地进行了微改造,加固了建筑,并改造了电路,使城中村的场地达到基本的展示条件。策展人江宁在接受《打边炉》访谈时就谈到,他们是在“走场地”的过程当中选定的展览场地和适合场地的作品。有别于白盒子空间和已经成为流行范式的创意园空间,凤和村所在场地的历史沉淀和空间氛围为双年展提供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展示环境,已经空心化的村庄有几分鬼魅的气息,人去楼空的院落里依稀可见村民生活的痕迹,不同时期建筑的时代感,每一户人家的生活偏好和气息,都为这个双年展注入了芜杂的信息和复杂的情感。

徐震的充气雕塑I’m fine!和低空飞行的飞机


我相信每一位进入到这个村庄考察场地的艺术家都不敢小视在这个村庄的创作和展示,习惯了白盒子空间的艺术家会对这个复杂多变的现场感到不适和惊异。村庄本身有一股力量,或者气场,甚至有一种神性的精神在这块土地上发挥影响力。岭南土地上对“神性力量”的信仰由来已久,祠堂和庙宇遍布三角洲,在村庄里行走都不难感知到场地的气息,它一面是粗粝和粗野的表象,另外一面是百年来人在其中的生活浸润和信仰力量。与江宁搭档的另外一位策展人鲁明军就在展览前言中写道:


“这里没有预设叙事的线索,也没有踪迹可循,任何人都可以自行找到一条或多条路径,我们希望发生更多诸如‘人神相遇’这样的意外,希望每一次观展都是一次特别的历险”。


人神相遇,正是广州空港双年展的场地和艺术嫁接和交融出来的氛围。比如陆平原《1984》,将1984年推出的俄罗斯方块灯箱植入限制的房子中间,指涉这个空心村的“空虚”;彭可的摄影作品《THE FLOW》则通过在人去楼空的环境中展出一组人物肖像,这些人可能来自这样的村庄,环境和作品构成了影像还魂的氛围;还有艺术组合明日代理的《与你的时间》通过四个动作的参与(陪伴,交谈,依偎,观看)唤醒一个被遗弃空间的灵动和情感。在双年展现场,作品和环境之间,是一种鬼魅的关系,但其中又有极限混合的生猛力量。

陆平原作品《1984》的背面


这股“生猛之力”,其实也是岭南文化的特质之一。当我们把乌镇拿来对比,作为广州空港双年展的展览场地的凤和村和作为乌镇国际艺术邀请展的乌镇,前者更野,更粗粝,有一股不可预料的力量,后者更精致和细腻,是绵密的力度。即便是对比上一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主展场的南头古城,广州空港双年展是单刀直入的姿态,直接在村子里举办双年展,而不是将重心放到一个类创意园区的地方。这也揭示出广州的城中村和深圳的城中村的根本性上的差异,广州的城中村是自下而上的村庄权力建构,深圳的城中村则是自上而下的北方权力辐射。

主办方张贴的“关于艺术作品摆放通知”


广州空港双年展在村庄改造的中间阶段介入,村民外迁已经接近尾声的时候举办这个双年展,由于运营方前期工作的铺垫,艺术和环境的“极限混合”所产生的社会摩擦力会更小一些,但对于混合的时机而言,这可以说是一个最后的机会了。因为凤和村已经被规划为空港经济的配套,村里的物业被运营方整体租赁,被命名为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这意味着空心村的面貌即将消逝。双年展的开幕就在已经开发完成的文旅小镇样板区进行,被主办方作为重点宣传的“大师之作”也在这个区域展示,这个区域被更新改造为一个全新的文旅小镇,是主流的消费文化形态下的产物,会得到少女和网红的追捧,绚烂的色彩和白色的墙壁,弯曲的水中步道,共同营造出闲逸的“打卡景致”。


这届双年展的特点是与机构合作,香格纳画廊在凤和村的“展库”,计划驻扎一年。


“空港双年展”的“空港”,是一个发展意义上的经济地理的概念,尽管大量作品是在城中村里展示,但“空港”,是这个城中村的未来。从双年展现场的村史展中(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有两种类型的展览,一种是当代艺术展,另外一种是村民自发的展览和行动,这也是一种极限混合),凤和村最早在清朝同治十五年间就已经有人到此建居起屋,距今已有150年历史,1911年冯氏家族从广东从化迁居至此,凤和村的前身积荫庄逐渐成型。2000年广州白云机场在凤和村附近投入使用,彻底改变了这个村庄自生长的节奏,再加上它是广州地铁两条线路的换乘站,凤和村的发展潜力被资本看好。最终是发展的动能,孕育出了如今我们所看到的首届广州空港双年展。


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


在高速交通建立的经济网络中,机场和高铁站是新型的市中心,它们快捷地联系不同区域的人群,由于机场周边的高度管制,临空经济带如何在既有村落基础上保持经济和社会的活力,成为一个普遍问题,所以凤和村的发展路径具有一定的探索意义,来自中国多个飞机起降地带(临空经济区域)的考察团络绎不绝。空港双年展就是在这样一个具有普遍性的社会背景下实施了一次艺术激发和社会行动,它一方面刺探出了空心村的断裂和悲戚,这会是一个极具社会关怀的话题;同时又通过嫁接、混合和搅拌,揭示出了一个“起降地带”的多种未来,而艺术,自然只是其中的一种。


徐震在双年展上展出的那个缠着绷带的招财猫,虽然他用幽默方式调侃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发财到广东”的口号,在经济发展图景当中,艺术可以行动的方向,恐怕也就是颠覆和戏谑,它会唤醒一些意识,也会激发出某种潜在的力量,但整体而言,它还是要警惕被时代裹挟和席卷。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