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为阁香港是一个年轻的理想:专访画廊创始人Dominique Lévy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70   最后更新:2019/06/26 15:31:39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9-06-26 15:31:39

来源:artnet


画廊主Dominique Lévy。图片:Grant Lamos IV/Getty Images


最近,画廊主Dominique Lévy频繁出现在新闻报道中。她的画廊厉为阁(Lévy Gorvy)策划了一系列备受好评的展览,例如最近在纽约举办的“沃霍尔女郎”(Warhol Women)。除此之外,重要的是这家备受瞩目的画廊正处在上升期。在过去的两年里,画廊空间已被扩展到了瑞士苏黎世和中国香港——这两个城市被并入画廊之前纽约和伦敦的版图之中。目前,厉为阁香港空间正在展出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在大中华区的首展。

然而,厉为阁画廊依然保持了一种强烈的亲切感。诗歌分享会、音乐表演、实验性展览,以及多样化的艺术家代理名单,这些都让厉为阁成为了一个备受关注的空间。与此同时,这家画廊也招来了像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前总监莎里斯·亚历山德里安(Sharis Alexandrian)和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前总监Bona Yoo来担任高层角色。


artnet新闻采访了Dominique Lévy,了解了她和她画廊艺术家团队认为艺博会应该做出哪些改变。


artnet新闻

x

画廊主Dominique Lévy

厉为阁纽约空间“沃霍尔女郎”展览现场图,2019。图片:Farzad Owrang  2019 The Andy Warhol Foundation for the Visual Arts, Inc. / Licensed by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您最近与德国艺术家Jutta Koether合作,今年在巴塞尔艺博会是这位艺术家首次在您的画廊展位上亮相。为什么决定与她合作?您能聊聊其中的考量吗?

虽然我很久以前就知道她,但我是在慕尼黑的布兰德霍斯特博物馆(Museum Brandhorst)才真正邂逅了她的作品,这是她一个名为“Tourde Madame”的大型展览。这场展览让我想更深入地看看她的作品。Koether相信绘画;她的作品是如此根植于历史和古典大师的作品之中。她深深地参与进艺术界,虽然她是一位观念艺术家,并从事装置和雕塑创作,但她的核心是一位画家。我喜欢她对红色的执着,这是一种具有如此多的矛盾意义的颜色————无论是死亡、爱情、美丽、鲜血、战争、和平还是暴力。她有勇气采取这种颜色,并且探索它。

在巴塞尔,我在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这样的战后艺术家旁边展示了Koether的作品,因为我认为她与这些艺术家们有所关联。我也认为,大体上来说,她处在一个足以回顾她艺术实践的年龄。我们不倾向于接受年轻艺术家,而更愿意与职业生涯中期的艺术家合作,Koether就属于这一类。虽然艺术家总是展望未来,但画廊的工作是去观察艺术家职业生涯史,并以正确得当的方式打理一切。

您的项目涵盖了好几代艺术家,并且各有明确的定位。您认为是什么定义了,或者说统一了,画廊的总体计划?

我们专注于与历史相关的艺术家。我对那些关注自身时代、与历史不断对话、在社会和政治上负责任的艺术家们感兴趣。我对那些有着强烈意见和真诚实践的艺术家感兴趣。

如果你看看德国艺术家冈瑟·尤克(Günther Uecker)的作品,你是无法将他与德国、柏林墙和共产主义分开的。当你到达尤克位于柏林的德国国会大厦的反思和祈祷室(Reflection and Prayer Room in the Reichstag Building)时,你会坐在那里,真正了解战争和暴力的力量。

当你想到罗曼·欧帕卡(Roman Opalka)的作品时,你不能将其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的波兰生活,以及在某个观念上的瞬间如何看待和成为一名画家的意义分割开来。你要如何将自己的生命和每一口呼吸都奉献给这一思想主线?我认为我们合作的所有艺术家都有着一种深刻的真诚,以及超越地区、国籍和性别的专注与投入。

Jutta Koether,《星空 II》(Starry Night II, 1988)。图片;Jutta Koether. Courtesy Lévy Gorvy and Galerie Buchholz

那么你代理的那些彼此间似乎并没有多大关联的艺术家呢?举个例子,Dan Colen和AdrianPiper并没有太多共同之处。


我认为Dan是一位年少有为,且紧跟时代节奏的艺术家。可以说,这样非常难做到。他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典型。他有一个非常强调绘画的实践主体,并具备丰富的艺术史知识。但我认为,早年的巨大成功是很难做到的——他那时才二十多岁——并且他有点被成功带跑了,也许在那个时期迷失了一阵。他失去了一些“坏孩子”(的形象)。和他一起工作非常有趣,因为我毫不怀疑我们在纽约举办的展览(2018年5月的“Mailorder Mother Purgatory”)是他一场最佳的展览。那个展览有很多限制、很多规矩。而这些同样也是在伦敦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的空间遇到的问题(2017年秋季纽波特街画廊(Newport Street Gallery)的“甜蜜自由”(Sweet Liberty))。这个展览打破了许多界限,让人们得以看见这是一位真正的画家,也是一位真正的雕塑家。

在20到30岁之间,谁可以保证绝对的纪律和纯洁?这是在于多年的探索,而不是成熟的问题。我们在更多来自这一代的艺术家身上看到这一点,他们在二十多岁就收获了成功,对成长持开放态度。我认为Dan正处于那个美好的转型时刻。在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之后,他和Nate Lowman是我认为非常深刻的两位纽约艺术家。

厉为阁画廊香港空间。图片:Kitmin Lee

您的商业伙伴Brett Gorvy说您们香港空间的目标是有点像德国的艺术协会(kunstverein)的存在,一个具有较为年轻视角的实验中心。这个年轻化的理想如何融入您更大的计划版图?

我认为,我们的团队协同性有种年轻的感觉,尽管Brett和我在这个领域都已经有了数十年的经验。我们不是靠着自我在这个行业打拼的,而是带着使命。当你有了一个使命,那么它主要的特点就是灵活。我们就像一个灵活的初创公司:我们可以探索,可以犯错误,可以是前卫的,我们也有勇气承担我们认为与我们所处时代相适宜的风险。无论是“少就是多”、小展览、精心策划的展览,无论是装置艺术或快闪、诗歌、舞蹈还是音乐,我们都在试图推广一个可以进行创作的地方。也许这对我们来说更容易,因为我们这里没有那种唯一的声音、唯一的品牌定位或需要遵从的唯一准则。

您在画廊举办过诗歌朗读会等小型而温馨的活动。这为展览有带来了什么影响?像这样的小型项目如何产生投资回报?

这些活动真的是为任何感兴趣的人准备的,所以我们看到有藏家会来,也有很多艺术家和作家参与其中。我们的诗歌朗读会参与度非常之高,如果你看一下“沃霍尔女郎”展览,我们的观展人数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我们在观众的年龄、国籍方面的多样性达到了很棒的程度。

这非常令人兴奋,当然,我们是一个商业实体。但我们真正希望的是,人们会享受我们创造的东西,并参与进艺术世界和画廊世界之中。我们的展览经常没有任何作品出售。

画廊主Brett Gorvy与Dominique Lévy。图片:Ben Wan

这是巴塞尔艺术展第一年针对展位推出了分层定价结构。当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在2018年的《纽约时报》大会上首次提出这个想法时您也在场。你如何看待这一想法?

一个成功的画廊要来资助或赞助年轻的画廊,这样的想法在我听起来是错误的。我觉得画廊有它们自己的创作历史和兴趣。如果这意味着画廊需要一个非常小的展位,那么就选择一个非常小的展位。我认为,艺博会的美妙之处在于,以对待大型成功画廊的同样态度来对待那些有趣的小画廊展位。换句话说,一个有着十年或者十五年经验的大型资深画廊的旁边,应该有那些全新的、年轻的、令人兴奋的项目,因为它们是新鲜的。

对我来说,问题不在于展位的规模,也不在于画廊的规模,而是在于内容本身。我希望艺博会和画廊都能专注于内容,因此如果我们隔壁是一个完全没听过的画廊,我们应该感到兴奋,而不是感到威胁或沮丧。这不是钱的问题,虽然钱很重要,但这也是在于尽力而为,做最好的自己。

就像我总对我的藏家说,如果你打算买一位艺术家的作品,看一下你能买得起这位艺术家多么优秀的作品,然后再买。但如果你只为拥有一幅毕加索作品而打算买一幅平庸的毕加索,那你为什么不买另一位艺术家最好的作品呢?我认为这和展位的逻辑是一样的。尽你所能地展示吧,艺博览的职责就是为这些画廊提供平台。

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厉为阁展位现场。图片:Stefan Altenburger,Courtesy Lévy Gorvy

那么您希望未来能够看到更多内容驱动的展会板块,而不是看到新兴市场画廊聚集到一个单独的分类区域吗?

是的,我想是这样。我认为,有很多种不同的方式能让艺博会令人感到惊讶和兴奋。我们的工作是到这里来展示我们的形象与愿景,并尽最大的努力。其余的都是艺博会该做的事,所以我认为,我们要站出来资助这些年轻的画廊并不是一个合适的说法。

现在哪些艺博会对您来说很令人兴奋?

当我参加像TEFAF这样的艺博会时,我感到非常兴奋,因为我觉得这个展会非常丰富,并且充满惊喜。藏家可以在家具旁边看到考古文物,旁边看到经典大师的艺术作品。展会只是给你提供一个清新而舒适的视角。

我也喜欢巴塞尔艺术展,因为当我去那里时,我知道我会发现许多新东西,因为在“艺创宣言”(Statements)和“意象无限”(Unlimited)的单元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画廊。再重申一次,这也要谈到艺博会的品牌个性。我们正在减少参加的艺博会数量,因为我们也没法参加所有的艺博会。巴塞尔艺术展有他们自己的规矩和结构,所以我们将继续参加全部三场展。比如说,我们就不去参加弗里兹艺博会(Frieze)了。

我觉得弗里兹是因为什么都想做而失去了自己的品牌个性。有弗里兹,有弗里兹大师展,现在又有了弗里兹洛杉矶。纽约的军械库艺博会(Armory Show)也是如此,我觉得它只是蹭了独立艺博会(Independent Art Fair)的热度。话说独立艺博会是一个很棒的艺博会。盲目多元化而没有保持强大的品牌个性,你可能会失去你原有的品牌。我们希望能去那些让我们感到宾至如归的地方。

展览|美国大师弗兰克·斯特拉:波兰村庄

展期|2019年05月24日-2019年07月27日

地点|香港中环雪厂街2号圣佐治大廈地铺厉为阁香港空间


文 l Kate Brown

译 l Zini Zha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