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博会的“求生法则”?揭秘瑞士Liste艺博会背后的四大启示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47   最后更新:2019/06/26 11:28:45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19-06-26 11:28:45

来源:artnet


Liste艺博会。图片:致谢巴塞尔Liste艺博会;摄影师:Daniel Spehr

尽管一直不容易,但实际上我们并不需要一台粒子加速器(particle accelerator)或是一个博士学位才能全面了解该如何才能承办一场“积极向上”的新兴艺博会。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将富有前瞻性的年轻画廊、优秀却默默无闻的艺术家、思想开明的公众联系在一起,并将他们汇聚在一个允许彼此走进的真实语境中。此外,我们还需确保买卖两家进行合理议价——这其中不仅包括参展画廊向藏家方提供艺术品,还包括了承办机构向参展画廊提供展陈空间,以及一个小型艺博会如何像变魔术一般逐步演变、发展起来。

然而,听起来很简单是吧?

听上去当然如此。但是,纸上谈兵和实际操作本来就是两件事。因此,Liste艺博会就显得尤为可贵。这一艺博会得以一跃成为欧洲,乃至世界范围内最重要的新兴当代艺术活动的原因在于:它将上述理念付诸于行动。

今年正值Liste艺博会24周年,它汇聚了33个国家的77家画廊(其中,来自中国的画廊包括:天线空间、没顶画廊和千高原艺术空间)。为了以全新面貌示人,并维护好自身艺博会的声望与名誉,Liste艺博会与全球各参展画廊进行了良好沟通,也做出了不少调整。

Liste艺博会。图片:致谢LISTE – 巴塞尔艺博会;摄影师:Daniel Spehr

以下是我们为Liste艺博会总结的四条成功经验。

1

实体空间比你想象的更为重要

对于任何从未到访过Liste艺博会的观者而言,他们或许很难想象Liste艺博会的建筑会给观者带来“此起彼伏”的冲击。与大多数艺博会固定的小隔间展位不同,这座有5层楼的Liste艺博会就像一座被闲置,被艺术反叛者国际联盟征服的城堡(你可以用谷歌搜搜它的周边街景)。

Liste艺博会新任总监(和前画廊主)Joanna Kamm向artnet 新闻表示,在去年秋天接手这份工作后,她的一项首要任务就是与Liste艺博会的建设施工主任Fabian Nichele一起核查一下Liste的建筑。Nichele初始计划“打通这个空间,减少障墙,让更多阳光洒进来。”

2019年Liste艺博会Isaac Lythgoe“Super Dakota”展位现场。摄影:Isaac  Lythgoe。图片:致谢SuperDakota,布鲁塞尔


同时,空间该如何呈现艺术作品这个问题同样值得思考。举例而言,现在Liste艺博会的许多展位被设计成围绕“一个中心点或者中心剧场”展开。从中心点出发,观众可以完整看清每一间画廊。

以前,艺博会通常会将这一过程交给建筑师。巴黎High Art的联合创始人Jason Hwang表示,细想想,这种想法完全“没道理”,因为“建筑师不会从画廊主的角度去设计空间。”

这些转变虽然在理论上不明显,但这一切积累起来所产生的效果,却似乎超出了Liste艺博会能做出的调整与转变。洛杉矶和布鲁塞尔Park View / Paul Soto的创始人Paul Soto表示,比起去年这家画廊在Liste艺博会松弛、邋遢,充满“节日”氛围的首秀,今年的氛围无疑更加“适合艺博会”的大环境。

2

无论你是艺博会组织者还是参展画廊,

都需要创造并保持持续性

Hun Kyu Kim,《猎人的选择》(Hunter's Choice),2019。图片:致谢High Art画廊

人们除了对Kamm从画廊主晋升到艺博会总监一职的关注以外,更看重Liste艺博会联合创始人Peter Bläuer一直以来所扮演的角色。虽然Bläuer于今年春天卸任了Liste艺博会总监一职,但他目前却仍承担着Liste艺博会委员会副主席的职位。据Kamm表示,Bläuer对人对事总是那么友好、善意,从不给人施加压力。“他不会去过‘你在做些什么?’”Kamm表示。但“每次我打电话给他,询问一些事情该如何处理,或者告诉他我的某些想法......他都表现一种支持的态度。”

Bläuer把这份支持延续到了开幕之夜,当时Bläuer和Kamm联手为藏家们进行了一场艺博会导览。其中,来自布加勒斯特Ivan画廊的Marian Ivan还特别表示,她对于Liste艺博会联合创始总监与其继任者协同合作的真诚与互相尊重(所打动),对所产生的强大力量印象深刻。

这种连续性对画廊主们而言至关重要。High Art画廊选择通过将处于上升期、也就是画廊在首次参加Liste艺博会时所带的艺术明星Max Hooper-Schneider的作品与另一位年轻艺术家Hun Kyu Kim的作品平行摆放。而年轻画家Kim的作品主要侧重描绘那些充斥着卡通暴力、神智混乱,以及拟人化动物间的不和谐场景。

“如果你希望得到人们长时间的关心与关注,那么唯一可能实现这一效果的方法就是去创造一个可以维持多年的叙事模式,”Hwang表示。他试图在Hooper-Schneider那些逐步破败或已被污染的生态系统装置和与Kim想象中的乱象之间搭建起平行“宇宙”。

而这种策略似乎也取得了成效。据Hwang的说法,Kim画作的定价曾在8000欧元至10000欧元(9025美元至11280美元)之间,而这一价格在艺博会开幕之前都是“没有市场”的(Hwang表示,在艺博会开始前“甚至没有一个人会说,‘感谢你们的预展’”)。可是,到了第三天下午,High Art画廊甚至已经得为希望购买Kim作品的买家专门开出一份“候选”名单。此外,High Art画廊将Hooper-Schneider的多件作品设定在25000欧元至50000欧元(22565美元至56410美元)的范围内。

3

刺激野心,一心一意

Anca Benera和Arnold Estefan,《废墟空间》(Debrisphere),2019。摄影:两位艺术家。图片:致谢艺术家本人和伊万画廊,布加勒斯特

如果我们不对Liste艺博会的独特模式进行解读,我们几乎不可能真正地了解这个艺博会。在Bläuer退休后,Liste艺博会的控股方逐步将其转变为一所非营利性质的基金会,在Bläuer 23年的领导下,艺博会实施了多项政策,巩固了自己的身份,使之成为各大洲新兴画廊和艺术家的圣地。

然而,这些政策都倾向于对艺博会的形式进行具有启发性的微调,而非震天动地式的重塑与改造。为了鼓励人们举办更多的艺术家个展,Liste艺博会决定,如果某一画廊只专注于展示一位艺术家的作品,艺博会可能会向参展画廊减征收1000瑞士法郎(1007美元)的费用。Kamm表示,一次次的经验证明,该策略无疑是吸引新晋艺术家的一种最佳方式。适度的财务减免和良好的市场逻辑两相结合,促使今年参展的77家画廊共举办了38场专注于一位艺术家的个展,这几乎占据了Liste艺博会一半份额的一半。

其次,“Liste艺博会之友”是由藏家例年捐助的赞助基金构成,其100%的赞助都投资给了参展的画廊上。尽管这一做法显得智慧、令人钦佩,但该计划所产生的实际效益其实并不显著。2018年,“Liste艺博会之友”为10家画廊平均减免了2000瑞士法郎(2014美元)的展位开销。今年,亦有11家参展画廊通过该企划赢得了赞助。

此外,定义Liste艺博会的另一因素就是对它的资金分配。站在Liste艺博会的角度,这些富有野心的项目(特别是专注于单一艺术家的展览),往往会得到一定的鼓励和奖赏。

以参加第二年Liste艺博会的Park View / Paul Soto画廊为例,这间画廊选择了Dylan Mira的《夜间视像》(Night Vision 2019)。Mira的这件作品将影像投射在了一块附有全息涂层的有机玻璃悬挂板之上。艺术家几乎未经剪辑、饱含焦躁情绪的视频记录了她穿行在位于济州岛的“认识之旅”,而济州岛也恰恰就处在朝鲜和韩国的部分非军事领地带之中。此外,在观看这一影像作品的同时,观众们将会闻到Mira在韩国草药师的指导下调制的溶液,聆听着这位艺术家睡觉时所收集的现场录音音轨,并会因为隐藏在水桶中的电子设备所喷发的雾气,而获得舒缓与放松。

简言之,上述作品并非以往那些称得上具有高商业价值的艺术品。Mira的该系列艺术品售价在8000美元至10000美元不等,该作品的其余版数预计将持续面向公众出售。

4

适合的藏家群体无可取代

Isaac Lythgoe,《防御》(Defend),2019。摄影:Isaac Lythgoe。图片:致谢Super Dakota,布鲁塞尔


现在提到的这一点对其它艺博会而言,可能就像是一种不足道的安慰,因为Liste艺博会不仅可以从自身几十年的成功经历中获益,还可以倚靠巴塞尔艺博会,以及这座城市诸多世界闻名的博物馆所形成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磁场效应“发展壮大。正如布鲁塞尔Super Dakota画廊创始人Damîen Bertelle-Rogier告诉artnet新闻的那样,“在交流和会议方面,巴塞尔无疑都是现今当代艺术的圣地”,而处在这一结构之中,“Liste艺博会实至名归”。

Super Dakota画廊是今年首次亮相Liste艺博会的21家画廊之一。Super Dakota画廊走的就是力捧单一艺术家的路线。而今年,他们的展位则聚焦在年轻艺术家Isaac Lythgoe身上。Lythgoe将传统与尖端的雕塑技术融合在艺术品之中,并分析、解读从永恒的力量系统到神话演变的世间万物(现今,奥林匹斯山已经让位给了迪斯尼和好莱坞,如果你对此好奇的话)。此外,Lythgoe的作品同时吸引了来自学术和市场的关注、截止上周三,这位艺术家已有4件雕塑作品被售出,售价均在6500瑞士法郎至18000瑞士法郎(7330美元至20300美元)之间。

另外,Ivan画廊的Marian Ivan则将其在Liste艺博会所收获的经历,与其代表Ivan画廊参加2013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时所经历的境遇进行了对比。尽管Ivan画廊在弗里兹艺博会取得成功,但他们拥有的却是一群“小众”藏家群体,那些观众几乎全是美国人,并且竞争激烈,倾向于“在第一个小时”内做出选择。

相比之下,Liste艺博会却能为人们提供一些别的内容。“这是一场我们可以带相对低商业价值的艺博会,”Ivan表示,“在Liste艺博会上,观众们往往会对深入体验艺术品保持一种更为开放的态度。”

2019年Liste艺博会现场,伦敦Seventeen画廊带来的Patrick Godddard作品。图片:致谢伦敦Seventeen画廊

这一切也不仅仅与销售有关。伦敦Seventeen画廊创始人David Hoyland无论是在学术还是商业的层面都取得了成功。该画廊的重点关注对象是艺术家Patrick Goddard。Hoyland将Goddard描述为“朋克”多媒体艺术家,Goddard的作品聚焦于阶级焦虑,探讨了艺术家们如何才可成为“一把横扫即将仕绅化仓库的扫帚”。

这间画廊还放置了一件装载了200条铅鱼的装置艺术作品--《垃圾果汁》(Bin Juice ,2019)。这些铅鱼就散落在Seventeen的展位上,还有“非常好的”德国藏品,售价1万英镑(12680美元)。

尽管如此,对于Liste艺博会DNA最恰当的比喻也许是Hoyland对观众们与《垃圾果汁》互动所产生的反应。很明显,散落一地的铅鱼试图制造出一种游客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会碰到这些艺术品的紧张与焦灼情绪之中。Hoyland愉快地表示,直到周三,“没有哪条鱼没被碰到过。”但是,在Liste艺博会上,有如此多的艺术品,有这样多的观者,到底有没有人试图捞上一条铅鱼,将其装进自己的口袋带回家呢?

“如果在艺博会结束时一条鱼都没被人拿走,”Hoyland表示,“Patrick和我一定相当失望。”

文|Tim Schneider  

译|Phyllis Zhong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