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塞里恩:逝去的巨人国国王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221   最后更新:2019/06/25 10:51:02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9-06-25 10:51:02

来源:YT新媒体  温萝


美国洛杉矶雕塑家罗伯特·塞里恩(Robert Therrien)于6月18日因癌症在家中去世,享年71岁。这位以巨型雕塑著名的艺术家为世人留下了不朽的艺术杰作,揭示了关于记忆本质的隐藏真相。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folding table and chairs, beige), 2006,Gagosian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folding table and chairs, green), 2008 Paint,Gagosian


塞里恩出生在芝加哥,9岁时随家人搬到了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帕罗奥图(Palo Alto)。他十几岁时与艺术结缘,上世纪60年代末在奥克兰的加州艺术学院(California College of Arts and Crafts,现 California College of the Arts)学习,后来转到圣巴巴拉的布鲁克斯学院(Brooks Institute)学习摄影。1974年,他在南加州大学(USC)获得硕士学位,并在洛杉矶的皮科大道(Pico Boulevard)租了一间工作室,开始认真学习雕塑。之后在当地艺术界以塑造带有超现实主义气息的单调物件而闻名。

Robert Therrien,Beard sculptures and beard carts,Gagosian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塞里恩逐渐获得了知名度。他的作品包括壁挂浮雕、大小适中的钥匙孔雕塑和其他可辨认的主题。1985年,他在惠特尼双年展上开始崭露头角,并被纽约著名的艺术交易商利奥·卡塞利(Leo Castelli)一眼相中。第二年,塞里恩又迎来了他另一重大突破:洛杉矶新建成的当代艺术博物馆(LACMA)在皮科大道上展出了塞里恩工作室的六件真品复制品,以此作为开幕展览的一部分,反映了他“艺术与家庭生活交织在一起”的思想。此后塞里恩的声望没有局限在洛杉矶,他的影响力持续延伸到洛杉矶之外的地方,风格也在20世纪90年代发生了显著的转变,并在2000年达到顶峰。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black telephone cloud), 1998,Gagosian


在仅有塞里恩作品的画面里,乍一看并不会觉得这些桌椅陈列和锅碗瓢盆的堆砌有什么特殊之处。但当人类步入其中,这些寻常物件便能成为铺天盖地的存在——它们通通都要比常规更庞大。塞里恩将这些习以为常的用品尽可能放大,于是桌椅变成危机四伏的丛林,层层叠叠的塑料碗碟成为悬崖边摇摇欲坠的巨石。置身其中,人类开始不安地怀疑自身的真实处境。他在现实中构筑了布罗卜丁奈格,把《格列佛游记》的讽刺再现。戏谑与黑暗并驾齐驱。童年时期人们常常有一夜之间微缩的噩梦,从此落入巨人的世界备受折磨。《纽约时报》艺术评论家克里斯托弗·奈特(Christopher Knight)曾这样评价这些巨型作品:“塞里恩把人们童年梦魇中的黑暗迷宫具象地抽离出来,透过成年人玫瑰色眼镜来满足曾经记忆深处恐惧又向往的禁区幻想。通过对规格和记忆的巧妙编排,使得作品所处的空间充满了灵性。隐藏在表面平静的纯真童年下的破坏性神话在这里爆发,恐怖、欢乐、悲伤、娱乐、残酷、孤独——人类的全部情感——被赋予了实实在在的诗意。”

Robert Therrien, Red Room, 2000-07,Gagosian


尽管人们可以称塞里恩的雕塑为抽象作品——尤其是他1991年以前的作品——更恰当地说是一种非常隐晦的表现形式。在之前的作品里,人们熟悉的东西诸如蝴蝶、雪人和带着尖塔的教堂接受了作为符号身份的突变,塞里恩把他们从公共对象简化形式成图标符号原型,并且与雕塑逐渐发生越来越密切的关联。表象被暗示所取代,观众要做的事变多:他们不仅仅要看着艺术品,还要被迫对作品做出“回应”。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pots and pansⅡ), 2008,Gagosian


塞里恩的艺术总是让人感到奇怪的空虚。这些物体放弃了它们曾有的“存在感”,转变为指向它们本身意义之外的密码,这些作品的意义要么存在于个人观察者的头脑和记忆中,要么存在于共有的文化意识中。然而,在他自1991年以来的作品展览中——这是这位艺术家职业生涯中的第三次博物馆调查——允许人们在塞里恩的椭圆形作品中寻找意义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解读的宽度也越来越窄。在这些最新的作品中,所有的一切都引发了关于童年的讨论,甚至更狭隘地说,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理解童年。雕塑仍然是具有暗示性的,它仍然通过观众的反应来运作,但现在这些反应让人怀疑是可操纵的。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table leg), 2010,Gagosian


关于塞里恩“大”的原因,他在2013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他的意图与其说是为了传达一种巨大的感觉,不如说是为了鼓励观众安静地沉思。他说:“那些被放大的项目是关于二维的东西,然后把你自己融入其中,而不是仅仅对放大东西感兴趣。”“桌子变大的原因是我想知道‘如果人们能走进这样的环境会怎样?’”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cloud with faucets), 2013,Gagosian


正如高古轩画廊在介绍他的作品时说道:“罗伯特利用了成年人对自身渺小和脆弱的记忆,一次又一次地改变了我们对现实的感觉,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准确性,在二维和三维空间中重新想象和创造最普通的物体。”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transport room), 2010,Gagosian


塞里恩在2000年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表示:“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工作室里,过着完全正常、安静的工作日程,偶尔也会把一些作品卖给一些好奇我作品的人,这些钱足以让我继续工作生活。”“在那10年里,我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干扰。我认为这形成了一种我至今仍在坚持的工作模式:至少工作8小时,大部分时间是在晚上。”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paneled room), 2017,Gagosian


塞里恩是慈善家艾利·布洛德(Eli Broad)近40年前在洛杉矶收集的首批艺术家之一,布罗德博物馆(Broad Museum)收藏了18件塞里恩的作品。“他的作品很有个性,但很有影响力,唤起了我们对物品的想象,”布罗德博物馆的创始董事乔安妮海勒(Joanne Heyler)对他如此评价。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drops), 2017,Gagosian


海勒还饱含情感地描述了塞里恩的工作室,称它是她参观过的最迷人、最迷人的艺术家空间之一。她写道:“这是一位终极多面手的巢穴。在那里,没完没了的工具、零件和原材料在他的作品中发现自我的定位。而楼上的画廊则完全由温暖的奶油白色描绘了墙面,蔓延至地板,他将梦幻、浮动的感受带入带电的雕塑、油画和素描中,营造了致幻效果。那个画室是他的梦境之地。”

Robert Therrien, No title (oilcan), 2017,Gagosian


大师与世长辞,成年人的童年梦境也随他离去告一段落。人们不愿忘记的,终究是他唤醒的发现的物品触觉和历史的亲密。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