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卖出最高价谁的作品“走量”?瑞士巴塞尔艺术展销售数据全解析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299   最后更新:2019/06/20 11:07:02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06-20 11:07:02

来源:典藏Artcoco  Nate Freeman


上周五,蕾哈娜踏进了2019年度在瑞士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她在高古轩画廊的展位上逛了一圈,随后走到 David Nolan 画廊展位上,在一座理查德·阿茨希瓦格(Richard Artschwager)的大型木制雕塑作品前拍了张照片,画廊主和艺博会来客直勾勾地盯着这位巨星的一举一动。

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她身旁的同伴,在艺博会场合里,那位同伴的地位和全世界最富有的女歌手一样重要。那是蕾哈娜的男友——沙特亿万富豪藏家家族的成员哈山·贾米尔(Hassan Jameel)。去年,贾米尔家族成立的贾米尔艺术中心在迪拜开幕。

Installation view of Hauser & Wirths booth atArt Basel, 2019.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Photo by Stefan Altenburger,Photography Zürich.


全球最家喻户晓的流行文化偶像和在艺术界有着至高权势的中东藏家双双现身,无疑向世界昭示了巴塞尔艺术展在其发源地举办的旗舰展会自创办起50多年至今不可撼动的艺博会霸主地位。艺博会期间的活动日程紧到让人喘不过气,或许让经济拮据的画廊和疲于飞行的藏家们神经更加紧绷。尽管如此,藏家们还是在上周初就如期出现在巴塞尔城的 Messeplatz,准备随时出击。据艺博会主办方和参展画廊说,比起巴塞尔在迈阿密海滩和香港的展会,在瑞士版本的六天时间里,欧洲买家(以及一些来自亚洲和美洲地区的藏家)打开支票夹的速度往往更快、频率往往更高,并且这里的交易往往比巴塞尔在其他两个大洲的价位高。

Gerhard Richter,Versammlung , 1966.© Gerhard Richter 2019.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全球数不胜数的艺博会或许令人愈发感到厌倦,但瑞士巴塞尔的地位之所以难以被撼动,是因为它从不倚仗自己的光环而停滞不前,巴塞尔艺术展的全球总监马克·斯皮格莱尔(Marc Spiegler)说。

“每年我们都设立更高的标准,”在上周三的采访中斯皮格莱尔说道,“有些画廊今年没来,因为他们让组委会一再失望,尤其有些画廊已经为入场券争取了很久。每年你都把要求提高那么一点,展会的质量就只会一年比一年高。

从上周二 VIP 预览开幕前几小时的战绩就足见本届艺博会质量之上乘。卓纳画廊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格哈德·里希特的《Versammlung》(1966)。这幅出自最受尊崇的在世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基于一张照片捕捉的人群所绘的黑白绘画——已经被意大利藏家 Francesca 和 Massimo Valsecchi 珍藏了近50年,如今他们为了筹资修复巴勒莫的布泰拉宫而转售了这件作品。

卓纳画廊还售出了一幅西格玛尔·波尔克的早期织物绘画,价格1000万美元,画廊自2015年开始代理艺术家作品遗产(有消息称,包括高古轩和 Marian Goodman 在内的几家大画廊售出了价格七位数中游的作品,但具体价格没有公开,因此没有被包含在艺博会公布的官方销售报告中)。

Sigmar Polke,Palme auf Autostoff, 1969. © 2019 The Estate of Sigmar Polke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VG Bild-Kunst, Bonn, Germany.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瑞士巴塞尔艺术展上售出的其他高价作品还包括:

  • Kukje 和 Tina Kim 画廊的联合展位售出了韩国艺术大师金焕基的《Tranquility 5-IV-73 #310》(1973),售价在1000-1200万美元之间,刷新了艺术家在去年5月举行的首尔拍卖上79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

  • 白立方画廊售出了马克·布拉德福德的《Rat Catcher of Hamelin II》(2011),售价775万美元。

  • Lévy Gorvy 画廊售出了一幅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Untitled》(2009),售价约600万美元。

  • Lévy Gorvy 还售出了马克·格罗蒂扬(Mark Grotjahn)的《Untitled (Indian #2 Face 45.47)》(2014),售价500万美元。

  • Acquavella 画廊售出了一件基斯·哈林的铝面瓷漆面具,售价400万美元。

  • 卓纳和 Jack Shainmian 画廊分别售出了两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的新作,价格都是350万美元。

  • Mnuchin 画廊售出了马克·布拉德福德标价350万美元的《 Fly in the Buttermilk》(2002)。

  • 豪瑟沃斯画廊售出了一件爱德华多·奇利达(Eduardo Chillida)的雕塑作品,售价300万欧元。

  • Skarstedt 画廊在上周三前售出了一幅标价300万美元的理查德·普林斯《The Housewife and the Grocer》(1988)。

  • 在“意象无限”单元,由卓纳和豪瑟沃斯联合呈现的弗朗兹·韦斯特(Franz West)作品《Test》 (1994)以380万美元售出。

Artsy 汇集的数据显示,在本届巴塞尔所有报告了数据的画廊中,豪瑟沃斯拔得头筹,总销售额超过4920万美元。唯一与之接近的是卓纳画廊,销售额4660万美元。与前两位拉开不小差距的三、四名是 Galerie Thaddaeus Ropac 和 Lévy Gorvy 画廊,总销售额分别是1480万美元和1410万美元。Artsy 统计的销售数据是基于公布了销售情况的画廊——290家参展画廊中的47家。还有许多画廊——包括高古轩在内——没有公开销售情况,也有些画廊可能只公开了一部分(在文末的补充说明中我们进一步解释我们的统计方法)。

豪瑟沃斯在艺博会首日就卖出了30多件作品,既有展位上的,也有先前送给藏家的两辑图录中的作品(图录包含了展位上没有展出的作品)。其中两件1000多万美元没有指明的作品帮豪瑟沃斯大大提升了业绩。


“我们在今年瑞士巴塞尔开幕日的表现是最成功的一次,”豪瑟沃斯的联合创始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在声明中说,“艺博会开幕前势头强劲,在 Messeplatz 的体验和这里的能量是无可取替的。”

其他业绩突出的画廊还包括白立方、佩斯和 Galerie Thaddaeus Ropac,后者售出了乔治·巴塞利兹价格175万欧元的《Marokkaner》(2013),还有罗伯特·劳申伯格价格170万美元的《Crossings(Borealis)》(1990)。Artsy 的数据显示,整体看来,销售额前10位的画廊占据了艺博会总销售额的76%之高。


尽管最高营业额几乎被那些在全球多个地区设有分号的国际大画廊占据,但也不乏例外:Kukje 和 Tina Kim 画廊的联合展位上,一件金焕基作品拉动了销售额;还有处于展厅二层作品价位相对较低的画廊中的 Jack Shainman 画廊,在开幕首日便成功售出了总额870万美元的11件作品。这个成绩得益于全球藏家对非裔美国艺术家日渐高涨的兴趣,比如,Jack Shainman 售出了克里·詹姆斯·马歇尔的一幅350万美元的新作和一幅130万美元创作于2012年的《Red Hot Deal》,还有巴克利·L·亨德里克斯的肖像《Andy》(1974),售价150万美元。


“克里的作品到处都很受欢迎,”Jack Shainman 画廊的总监 Tamsen Greene 说,“从他作品的市场发展轨迹来看,它们频繁在拍卖上拍出很高的价格。他已经得到广泛的认可,如此多的机构都展出他的作品,包括欧洲的美术馆。两年前我们带来的一幅作品被泰特美术馆收藏了。”

Installation view of Jack Shainman’s booth at Art Basel, 2019, featuring Kerry James Marshall, Untitled, 2019, at center. Courtesy of the gallery.


Jack Shainman 在2017带来巴塞尔的马歇尔作品《无题(伦敦桥)》(2017),被泰特美术馆收藏。作品当时标价250万美元,这意味着马歇尔最抢手的作品如今在一级市场的价格已经比两年前跃升了100万美元。


尽管瑞士巴塞尔主要还是一场欧洲艺博会(而且3月底在香港才刚刚举办了亚洲地区最重要的艺博会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却还是吸引到不少亚洲藏家不远万里跑来瑞士。一家亚洲公共收藏在 Blum & Poe 画廊展位买下了一幅200万美元的奈良美智绘画新作,另一边佩斯画廊代理的奈良美智作品同样在亚洲炙手可热。佩斯并没有对买家的国籍做出评论,但透露了售出作品的价格:奈良美智的《Midnight Cross》(2017)以95万美元售出,艺术家2011年的一幅彩铅和丙烯绘在纸板上的作品分别以12.5万美元售出(根据作品销售数量来看,奈良美智售出作品数量仅次于摄影师萨内莱·马利,来自南非的 Stevenson 画廊在艺博会开幕第一小时内就售出了24件她的作品)。

或许向亚洲藏家卖出的最贵的作品是上周四里森画廊售出的卡门·赫雷拉(Carmen Herrera)绘画。这幅创作于1974年的布面丙烯作品《Red Square》售价225万美元,几乎接近艺术家在今年3月在纽约苏富比春拍创下的290万美元的价格纪录。据画廊透露,作品将进入重要的亚洲私人收藏。

“他们已经收藏过她的作品,买家也是我们的老客户,但这幅画必须要亲临现场,”里森画廊的执行总监埃里克斯·罗格斯戴尔(Alex Logsdail)说,“市场上没有艺术家的历史绘画,更没有直接从艺术家那里获得的、状态保存得如此完美的作品,这幅画出现在她的每一场美术馆展览上,每一本美术馆的图录里。”

Installation view of Lisson’s booth at Art Basel, 2019.Courtesy of the gallery.


在巴塞尔,顶级大画廊能向亿万富豪藏家卖出八位数价格的作品,但在二层也能见到更年轻、更别具特色的画廊,尤其是在“艺创宣言”(Statements)和“策展专题”(Features)单元。纽约的 David Lewis 画廊今年是第二次参展巴塞尔,继2015到2018每年出席广受喜爱的巴塞尔平行展 Liste,去年首度在巴塞尔“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呈现了芭芭拉·布鲁姆(Barbara Bloom)个展。今年,David Lewis 画廊呈现了一系列已故艺术家桑顿·戴尔(Thornton Dial )的作品,这位出生在阿拉巴马的艺术家于2016年去世。尽管长期被视为自学成才的素人艺术家,戴尔的作品近期不断在美国各处的艺博会展出,但还没有被欧洲观众认识,画廊主说。“在了解戴尔作品的美国人中间,他作品受到越来越多的肯定,而欧洲对他一无所知,所以我想把他的作品引介到欧洲来。” 戴尔的《Ground Zero: Nighttime All Over The World》(2002)被一位重要的美国藏家以35万美元买下,并承诺捐赠给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Meat Market》(2003)售出给一位欧洲藏家。


但 David Lewis 展位上《If the Tiger Knew He’d Be the Star of the Circus, He Wouldn’t Have Hid So Long in the Jungle》(1989)的作品到了上周五下午还没有找到买家。Lewis 说,他想到一位或许会有兴趣的买家:“也许蕾哈娜应该买下这件作品,我觉得她会非常喜欢的。”


补充说明:

数据可视化的方法:报告中的图表反映了所有巴塞尔艺术展官方发布的销售数据,由 Artsy 编辑团队直接获取的数据,还有由个别参展画廊发布的官方数据(比如卓纳画廊的“线上巴塞尔”)。总计290家参展画廊中,有47家画廊(占总数16%)发布了销售情况。统计只包括画廊公布销售的作品。对于在某一区间内的作品价格,我们采用低位数值进行报道。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