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尔艺术展众画廊“多管齐下”达成巨额交易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312   最后更新:2019/06/13 10:49:40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9-06-13 10:49:40


来源:Artsy官方  Nate Freeman


Courtesy of Art Basel.

Installation view of Gagosian’s booth at Art Basel, 2019.


对于很多大画廊来说,在瑞士巴塞尔艺术展期间只在艺博会帐篷内搭建一间展位已经远远不够了。在星期二早上开幕的巴塞尔艺博会 VIP 预览日上,有几家顶级画廊除了在艺博会上的固定亮相,都延伸到更大的地理范围内来增加自己的曝光度。


上周末的苏黎世艺术周末(Zürich Art Weekend)期间,豪瑟沃斯画廊在距离巴塞尔不远的新出版业务总部正式开幕。这个出版总部在瑞士最大的城市落脚,加上画廊在卢云堡(Lowenbrau)已设立的两处展览空间【分别正进行毕加索和路易斯布尔乔亚的大展,展览呈现了不少从重要私人收藏和美术馆及豪瑟沃斯联合创始人乌苏拉·豪瑟(Ursula Hauser )私人收藏中借出的杰作】,无疑帮助豪瑟沃斯扩大了在该地区的布局。

Interior view of Hauser & Wirth Publishers.

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Publishers. Photo by Sim Canetty Clarke.


Lévy Gorvy 画廊近期刚刚在苏黎世开设了一间办事处,由佳士得前主席安德烈亚斯·兰布勒(Andreas Rumbler)掌舵,而本次巴塞尔期间,公众又能一睹画廊在苏黎世的展示空间。上周五,Lévy Gorvy 在苏黎世开幕展览上呈现了特里·阿德金斯(Terry Adkins)、圣戈·南古地(Senga Nengudi)、索尼娅·戈麦(Sonia Gomes )和卡罗尔·拉马(Carol Rama )的作品。城市的另一头,Eva Presenhuber 画廊的新展呈现了卡罗尔·邓纳姆(Carroll Dunham )的绘画新作,洞穴裸体野人摔跤的画面迸发出奇异的力量。


而高古轩画廊则搬出了比以上都大手笔的新动作。在艺博会开幕的前夜,高古轩在巴塞尔老城同时开幕了一场“快闪”展览。但当藏家在星期二艺博会开幕前在 Messeplatz 排队等候第一批入场之际,有传言说,这场原本官方宣布只是在艺博会期间进行的临时展出,其实是高古轩新开的一处永久空间,这是画廊的第17个门店雅致的三间房展厅距离最受藏家和画廊主青睐的酒店 Grand Hotel Trois Rois 只有一步之遥。

Photo by Hannes Heinzer

Installation view of "Experimenting with  Materiality: Terry Adkins, Sonia Gomas, Senga Nengudi,Carol Rama," at Lévy Gorvy with Rumbler, Zürich, 2019.


大画廊“多管齐下”创造销售机会


最顶级的画廊除了在艺博会展场内花高价占好位,本次它们还在会展中心内建起私密的展示空间。在艺博会场地周边,它们也精心安排独立的展示点。在 VIP 预览日上,有几次我听说画廊总监正在向客人介绍作品,但在展位上却看不到他们的身影。还有一次,一位公关和我提起一幅售出了上百万美金的画,而画并不是在展位上售出的,但他并没向我透露交易发生的地点。


高古轩和卓纳画廊此次也都赶在瑞士巴塞尔期间策划了线上展厅,线上出售的作品包括不少价值不菲的绘画。豪瑟沃斯用一本分为上下两部的厚厚的画册宣传一系列展位上没有的作品供藏家翻阅选购。巴塞尔艺术展的“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专门呈现向大型美术馆出售的大规模作品,而没卖出的作品可以送去拍卖。苏富比的一位内部人士向我透露,本次艺博会期间,光是苏富比伦敦办公室就来了15位专家,他们已经开始为10月弗里兹艺术周的拍卖寻找拍品

Installation view of "Continuing Abstraction," 2019.

© Artists and Estates. Photo by Sebastiano Pellion. Courtesy of Gagosian.


即便在艺博会场地之外也能让藏家一掷千金的场合增加了不少——从出版社的开幕庆典、画廊的几场展览到印满了现场看不到的作品的精美画册——豪瑟沃斯的联合创始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认为,供应量上升是适应藏家增长的需求


“这全是为了帮助作品和艺术家创造出语境脉络,我们要从不同方面着手,” 沃斯说,“我们已经在苏黎世做了20年展览,艺博会前一周就开始迎接客人。我们和各种美术馆和机构之间的交流质量完全在不同层次上。在苏黎世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和美术馆沟通。”

Installation view of Hauser & Wirth’s booth at Art Basel, 2019.

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Photo by Stefan Altenburger, Photography Zürich.


看上去这些努力都奏效了。在艺博会开始前,藏家在浏览画廊发来的画册时就已经选中了心仪的作品。这些精心排版的画册有几磅重,里面有画廊总监和艺术家的访谈,还有精美的作品图片。通过画册售出的作品包括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 )的《COMEOVER》(2007),售价300万美元;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 )的《Boot》(1968),售价250万美元;皮耶罗·曼佐尼(Piero Manzoni )的《Achrome》(1962-63),售价260万欧元;还有杰克·惠滕(Jack Whitten )的《Nine Cosmic CDS:For The Firespitter(Jayne Cortez)》(2013),售价200万美元。这些出版物也帮助画廊在展位上售出了作品,沃斯说,一位藏家看了画册上的赛·托姆布雷( Cy Twombly )的《Study for School of Athens [Rome]》(1960)之后买下了这幅作品。


“我们没有预先安排交易,但藏家看了画册,对一切已了如指掌,来到展位看了实物便能做出决定。”沃斯说。豪瑟沃斯在本届巴塞尔首日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战绩,有两件超过1000万美元的作品从展位上售出

Cy Twombly, Study for School of Athens [Rome] , 1960.

© The Cy Twombly Foundation. 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Photo by Jon Etter.


Lévy Gorvy 对苏黎世的负责人安德烈亚斯·兰布勒说,近几年,伴随瑞士巴塞尔同期举行的平行展会日益增加,藏家来到这场全球最重量级的艺博会能发现有更多的佳作供应(据估计,来自巴塞尔的290家参展商提供了价值40亿美元的艺术品)。但他也指出,即便逛艺博会本身已经让藏家们目不暇接,但他们还想看更多的展览。


“你以为人们光是看巴塞尔艺博会就已经看够了——大错特错!事实上,他们还能接收更多,” 兰布勒说,“我们有很多美国藏家,他们来到瑞士真的是把列在自己清单上的苏黎世画廊都看了个遍。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情况,从前他们只关注艺博会本身。”

Steven Parrino, 13 Shattered Panels (for Joey Ramone) , 2001.

© Steven Parrino. Photo by Sebastiano Pellion. Courtesy of the Parrino Family Estate and Gagosian.


Lévy Gorvy 来说,在瑞士最大的城市设立办公室是个显而易见的决定,不同地区的“交叉传粉”已经为画廊促成了好几笔交易。艺博会开幕首日的前几小时内,画廊便售出了一幅标价600万美元的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Untitled》(2009),还有马克·格罗蒂扬(Mark Grotjahn)标价500万美元的《Untitled(Indian#2 Face 45.47)》(2014)。


在艺博会附近有一处独立空间让画廊有更多的灵活度,兰布勒说,“在艺博会,我们显然尽量要卖重量级的高价作品,在苏黎世的画廊空间,我们每年都有机会举办机场展览,展出那些瑞士藏家还没看到的艺术家一级市场作品;”他说,“画廊不能只靠展位上的活动,我能想象,很快也会有海外的画廊开始在瑞士安营扎寨。

Installation view of Lévy Gorvy’s booth at Art Basel, 2019.

Courtesy of Lévy Gorvy. Photo by Stefan Altenburger.


高古轩火力全开


高古轩在巴塞尔的新空间尽管面积不大,开幕展却名作云集,这场题为“持续抽象”的展览包含了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等一众大师杰作。展出的大部分作品都可供出售,最高价格高达2500万美元。高古轩新空间开幕另一个瞩目的原因是,比起苏黎世,巴塞尔并没有丰富的画廊文化。城中最著名的画廊贝耶勒画廊在画廊主恩斯特·贝耶勒( Ernst Beyeler)于2010年去世后关门,他的收藏放在之后成立的贝耶勒基金会中展出。

Installation view of “Continuing Abstraction,” 2019.

© Artists and Estates. Photo by Sebastiano Pellion. Courtesy of Gagosian.


在巴塞尔艺术展前后的一周,不仅有各大平行展、快闪项目、苏黎世各大画廊精彩纷呈的项目,还有专为新兴画廊而设的 Liste 艺博会。在今年的 Liste,纽约的 Bridget Donahue 画廊带来了马丁·西姆斯(Martine Syms)的一系列作品,围绕着画廊展位中心杰西·里弗斯(Jessi Reaves)的大型沙发雕塑。Clearing  画廊的展位上,休·海登(Hugh Hayden)的木制雕塑和玛丽娜·平斯基(Marina Pinsky)的摄影并置。另一间纽约画廊 Lomex 售出了多张绘画;柏林的 Sweetwater 画廊展位上售出的水晶吊灯装置作品引来了访客纷纷驻足。


巴塞尔主展的“意象无限”单元上吸睛的作品也不少。比如,弗朗兹·韦斯特(Franz West)用28只沙发拼成的《Test》(1994),邀请观众随意落座。星期二开幕日,这件由卓纳画廊和豪瑟沃斯联合呈现的作品便以38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给一所欧洲的基金会。

Courtesy of Liste.

Installation Clearing's booth at Liste, 2019.


卓纳画廊的线上销售也表现不俗:画廊售出了标价200万美元的草间弥生《南瓜》(2015)雕塑,还有一件标价90万美元的创作于1991年的唐纳德·贾德装置。截至到星期二开幕日结束,卓纳画廊在展位上售出了目前为止艺博会上售出的价格最高的作品: 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的《Versammlung》(1966),售价2000万美元,本印证了艺博会实体展位仍然是更高价值作品的主要竞技场


瑞士巴塞尔艺术展6月13日(星期四)正式向公众开放,6月16日闭幕。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