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艺术家 | Coco Fusco谈特朗普、黑猩猩、及以讽刺作为最好的反抗手法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407   最后更新:2019/06/03 10:10:02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06-03 10:10:02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Coco Fusco,照片由巴塞尔艺术展摄影师Ilyes Griyeb拍摄


一位直言不讳的政治行为艺术家,一位25年来饱受争议的艺术家将如何回应美国当前的政治情况?对于古巴裔美国艺术家Coco Fusco来说,转向传统的具象雕塑才是问题的答案。

Coco Fusco于约翰与梅布尔瑞林美术馆展览呈现的作品《The Empty Plaza》(2012)

由Alexander Gray Associate艺廊在巴塞尔展会“意象无限”展区呈现的《Tin Man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是Fusco首次涉足公共雕塑领域的作品。这件重达140公斤、高三米的雕塑将美国总统特朗普描绘成《绿野仙踪》里的铁皮人。该作品原先是Fusco在2016年获得Greenfield奖项后,为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的约翰与梅布尔瑞林美术馆(John and Mable Ringling Museum of Art)雕塑花园所构思创作的,这件作品也恰巧出现在她于该美术馆呈现的影像展览“Twilight”中。

《The Tin Man of the 21st Century》(2018),Coco Fusco与奇科·马克姆特里合作雕塑,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当特朗普当选之后不久,反对艺术资助的旧争论又再次浮现起来。当然还有许多特朗普新政的支持者,把攻击矛头直指艺术家、活跃人士、国会和媒体。” Fusco说道:“这让我想到两件事情:独裁国家的文化政策以及它们所赞助的艺术类型。”从前苏联集团到中东再到非洲,专制政府都喜欢用浮夸的雕像来歌颂他们的领导人。Fusco决定模仿这样的手法来讽刺特朗普。选用铁皮人的理由非常简单,它没有心脏但是需要石油来运行。

为了设计制作这件作品,Fusco得到了美国雕塑艺术家奇科·马克姆特里(Chico MacMurtrie)的协助。在马克姆特里位于布鲁克林的工作室Amorphic Robot Works内,他们反复讨论确定了作品的形状并测试了它的结构完整性。“我更像是垃圾收集者而不是一个艺术工匠。”Fusco解释说她收集及合成图像的研究过程。马克姆特里和他的团队在基于Fusco对铁皮人的想法建立了一个结构,雕像圆圆的身体以一个铝制的骨架底座支撑着。

《La botella al mar de María Elena》(2015)影像截图,Coco Fusco,图片由艺术家和Alexander Gray Associates艺廊提供

“讽刺手法贯穿了我很多作品的主线。”Fusco说。铁皮人的幽默卡通灵感来自于瑞林美术园区(The Ringling),园区内除了设有当代美术馆之外还有一个马戏团博物馆。对于参观这个位于萨拉索塔的访客来说,使用“讽刺”的手法非常有效,因为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萨拉索塔城市大多数市民是支持特朗普的。美术馆的访客可和雕像合照又可给他“喂食”假原油。“在插画、漫画和文学中都有讽刺当权者的传统,我们需要继续这样做下去。这个铁皮人的雕塑就和特朗普访问英国时在伦敦上空放飞的‘巨婴特朗普’气球有异曲同工之处。”Fusco说。

《Two Undiscovered Amerindians Visit the West》(1992-1994),Coco Fusco,图片由艺术家和Alexander Gray Associates艺廊提供

作为一名艺术家和作家,Fusco经常借用自己的身体来表达种族表面特征、模式化以及殖民文化。在她早期的表演作品《Two Undiscovered Amerindians Visit the West》中,她和行为艺术家Guillermo Gómez-Peña描绘了一个虚构的Guatinau小岛上的土著居民,模拟了人类动物园的场景并在众多场合展出,例如参加1993年的纽约惠特尼双年展的作品。在伊拉克战争期间,她调查了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事件,她的研究结果在一些作品中被赋予高度评价。这些作品探讨了女性在共谋这些虐待和性暴力中的阴暗面,同时也记载在之后2008年出版的《A Field Guide for Female Interrogators》一书中。

表演《Observation of Predation in Humans: A Lecture by Dr. Zira, Animal Psychologist》(2013-2016),Coco Fusco,图片由Walker艺术中心提供

2013年,她在一场分析人类捕食行为的演讲中伪装成1968年上映的电影《人猿星球》中的黑猩猩心理学家Zira博士。通过扮演这些具有高度内涵的角色,例如在印第安人的表演中被称为“无神论者”或者是黑猩猩表演中的“猿类”,Fusco早已预料她的作品在艺术机制和观众中会有强烈的反应,她的幽默和模仿技巧使她的作品不再被认为是迂腐的。

《A Room of One's Own: Women and Power in the New America》(2006-2008),Coco Fusco,图片由艺术家和Alexander Gray Associates艺廊提供

Fusco一直在她的作品中挖掘政治素材,尤其是对古巴的个人关注。1960年出生于古巴,父亲是古巴流亡人士。她开始与古巴持不同政见的艺术家建立关系。她的新书《Dangerous Moves: Performance and Politics in Cuba》(危险举动:古巴的行为艺术与政治)探讨了政治边缘的艺术实践。她曾被古巴拒绝参加哈瓦那双年展开幕式,尽管如此她还是设想了一个未来图书项目,探索年轻古巴艺术家与被浪漫化的“黄金时代”革命之间的关系。

Fusco因为在古巴的作品和对被压制的历史档案挖掘,还有参与上世纪90年代美国国家艺术基金的斗争中崭露头角。如今她是艺术界最重要的言论自由捍卫者之一。然而她的观点依旧不被大众所接受。两年前,她曾反对摧毁艺术家Dana Schutz所创作的描绘非裔美国人爱默特·提尔(Emmett Till)的作品《Open Casket》(爱默特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兴起的契机之一)。Fusco还表达了自己对#MeToo反性侵运动所助长的个人罪恶感的失望而非对改革的呼吁。她回忆在一次会谈中,介绍完她的作品后一位观众要求她对一位重要艺术家的性骚扰指控表达看法,她解释说:“我认为更重要、更合适的是讨论种族和性别歧视问题,以及文化机构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Coco Fusco于KW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的表演《Words May Not Be Found》(2016),图片由Alexander Gray Associates艺廊提供


今年的巴塞尔展会中,Fusco也将参与“与巴塞尔艺术展对话”中关于母性的讨论。作为14岁儿子的单亲妈妈,Fusco认为在艺术世界中对母亲的工作场所歧视是一个紧迫的女权主义问题。然而,作为一名参展艺术家和受邀演讲者、一名讽刺作家和一名结构改革的倡导者,她将身兼数个角色为即将到来的亮相做好准备。尽管近年来,作为一名从事政治艺术创作的有色人种女性,“交织性”已经成为一个流行词,Fusco几十年来一直生活在这个概念中。正如她最近的创作所证明的:即使在政治危机时期,她也从未失去幽默感,它可能只是形式不同。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