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空港双年展:空港背景下的“文化混合体”,会成为艺术介入地域的新标杆吗?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371   最后更新:2019/05/31 21:45:12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9-05-31 21:45:12


来源:scope艺术客


艺术介入地域的尝试与案例近年来日趋增多,无论是已成为标杆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国内崭露头角的乌镇艺术展,或是安仁双年展,都在探索当代艺术与地缘、与旅游结合的新模式。

6月1日,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在位于白云机场附近的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开幕,其前身正是有着上百年历史的人和镇凤和村,展览由江宁和鲁明军共同担任策展人,为期三个月,并有为期一年驻地项目。随着展览的开幕,一个当代艺术与地域民俗结合的“文化混合体”由此而生,它会成为下一个持续性的艺术在地新标杆吗?还需我们假以时日地期待和观察。(By/张宗希)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岭南空港小镇的百年历史


人和镇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北郊,距市区23公里。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地貌以丘陵和冲积平原为主,其中的凤和村建立于同治十五年(1871年)。人和镇也是广州地区知名的侨乡之一,其作为侨乡的历史可追溯到19世纪中后期,当时的人迫于生计出走国外打拼,20世纪初,少数富有的华侨衣锦还乡,用收入在人和镇上置地建房。随着改革开放,大量华侨捐资帮助家乡进行福利设施、公共设施及基础设施建设。

1985年太阳岛乐园开业,这个三面环水的半岛状乐园是广州最早拥有水上游乐设施的大型游乐场所,曾与东方乐园、南湖乐园并称广州“三大乐园”。2002年,太阳岛乐园因设备陈旧、管理不善、无法适应激烈的市场竞争而倒闭。

凤和村一隅


2004年8月,新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正式启用。2016年,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为5977.66万人次,机场货邮行吞吐量为215.26万吨,空港经济总量在保持稳定增长的趋势。正同时为人和镇空港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条件。2017年,全国首个空港文旅小镇落户人和镇凤和村,踏上集广府文化和航空文化于一体的文旅小镇打造之路。

凤和村的日常


2017年12月,广州地铁9号线开通,其中包括地铁高增站,至此,人和镇进入双地铁时代,加上地铁机场南站,目前人和镇辖内共有3个地铁站点。同时,高增站也作为9号线与3号线的中转站,是广州北连接城区的重要交通枢纽。

2018年,广州市国规委公布了《广州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草案。人和镇将着力打造“国际航空枢纽”,推进空港经济区建设,构建完善的空港产业体系和配套服务体系,实现产城融合,建立航空特色镇,实现与周边区镇的错位发展、协调发展。

凤和村原貌,“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主展场


另外,人和镇集聚了南方航空、九元航空、省机场集团、穗佳物流等一批国内知名的航空企业。人和镇外来人口约 7 万多人,其中一部分是从事空港产业方面的工作。人和镇周边有广州民航职业学院等几所高校,这些高校已开设有航空港安全检查、商务英语 (空乘) 等空港经济相关专业,学生总数接近 6 万余人(2017年数据)。

凤和村原貌,“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主展场


作为空中交通网的基地,航空港是位于不同地区、国家之间的一个“交界地带”,它也是一个自由交往的临时场所。大多航空港都地处城外的乡野之地,故其周边依然不同程度地保留着在地的风物、习俗、语言及信仰等原生态文化,然而机场的扩建和城市的发展,也在悄然改变着它们。位于凤和村的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就是这样诞生的。

凤和村原貌,“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主展场


经历百余年的历史变迁之后,人和镇凤和村依然保留着悠久的古建筑群和岭南文化遗韵,与此同时,这里也因城市化发展造成了乡村空心化的局面。在这个基本只有老人和小孩生活的原始村落,自然形成的村规民约成为了唯一维系村民关系与生活的方式。随着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逐步实施,作为白云机场的腹地,在空港经济的带动下,这个曾经被遗忘的村落也正面临着发展的新机遇。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极限混合——2019空港双年展:艺术介入地域的新模式

6月1日,人和镇凤和村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迎来了广州的文化盛事:由江宁和鲁明军共同担任策展人,艺术家徐震、范勃担任艺术顾问的“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 “空港双年展”)正式开幕,中外艺术家共有81位/组,展出逾100件/组作品,涵盖了绘画、装置、雕塑、影像、表演等各种艺术形式。展览为期三个月,将持续至8月31日。


陆平原,《1984》,2019,综合材料,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在这些作品中,有超过40件/组作品,是艺术家根据本次展览所在地拥有的独特人文风貌而创作。展览也将首次公开包括来自艺术家埃利亚松、草间弥生等在内的6件/组从未在国内展示过的大型装置作品。同时,多件/组作品将在展览结束后继续保留在凤和村中,助力当代艺术真正介入社区和村民的日常生活。

作为首届广州空港双年展,策展团队着力于“双年展+”新模式的探索,致力将地域民俗文化与当代艺术有机地结合,以期撞击出一片独特的景致和风貌,从地域本身打造一个“文化混合体”。

毕蓉蓉,《无用的理想空间(二)》,2019,墙面丙烯,尺寸依场地而定,“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关于主题“极限混合”,主策展人之一的鲁明军谈道,“空港小镇因为地处郊区及其别样的生态,在城市化的过程中,本身就是一个‘文化混合物’”,而“混合”也体现了广州这个传统文化底蕴深厚,又最早成为中国港口城市的独特气质:它既有浓厚的地方性和相对保守的一面,同时作为辛亥革命的发源地,它一直暗藏着激进的潜能。而这种“混合性”不仅是全球化的文化逻辑和症状,也一直是当代艺术普遍的话语方式。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南瓜》,2017,著色强化玻璃纤维塑料、聚氨酯漆,H180 × 201 × 202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鲁明军提出,“‘混合’无疑是全球当代艺术的普遍方式和特征,可以说,‘混合’已经成为一种全球性的文化方式。”因此,通过“极限混合”这样一个大型展览,希望在全球化衰退和越加壁垒愈加分明的今天,再度传递一股新的激进力量和文化动能。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Your Lost Time Gradient》,2018,水晶球,银,油漆(黑、白),不锈钢,直径 240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作为本届双年展主策展人之一的江宁,曾于90年代初生活在广州人和镇。对比中国近30年的发展,人和镇内诸多村落在文化生活上却呈现出愈加贫乏的状态,江宁认为空港双年展的举办将是为当地文化信心树立的最好方式。

“空港双年展最大的意义和社会目的在于提升这个地区人口的生活状态,使这里的文化生态随着空港经济的发展日渐丰富和多样化。而这样的改变是建立在我们对原居民与这片土地的充分尊重和带领之上的,这也就是空港双年展有别于其他展览的一大特别之处。”他表示:“我们希望空港双年展能够为这个小镇营造出一个文化艺术的氛围,去改变当地居民们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并希望未来它能够真正成为一个可持续产生艺术事件的小镇。”

丁乙,《窗眼》,2019,特定场地装置,不锈钢喷漆、镜面不锈钢、霓虹灯 管,150 × 150 × 4 pcs,“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模式创新与文化坚守:“双年展+”的新模式与尊重本地自然人文

空港双年展探索“双年展+”新模式——通过“艺术介入空间改造”、“创新市集”、“传统文化”以及“空港元素”四部分充分体现公共文化聚合力。同时,空港双年展以“3+365”的方式带来一个真正可持续发声的艺术事件——“3”表示本届展览展期持续的月份,而“365”则表示了在双年展结束后,包括香格纳展库、没顶公司、张鼎控制俱乐部都将持续至少一年的驻地计划。空港双年展策展团队致力于以引入外地艺术机构并同时联动当地艺术机构的方式,试图在地创建具有学术价值的文化生态圈。

在布展过程中,空港双年展秉持以尊重本地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为核心,力求在维护在地风物、习俗及语言等岭南原生态文化的同时,保持艺术家创作线索在实践中的完整性。以充分尊重村民民主的前提激发艺术家的创作与地域文化和空间特征直接产生联系,并为当地保留下具有存续性的作品。用所谓“绣花针的功夫”来进行的“微改造”,在充分尊重村民意愿和利益的基础上用艺术化的手段有技巧地进行改造。

陆兴华,《城市哲学外卖》,2019,广告牌,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艺术家从这个空间汲取了创作灵感,小镇的面貌因此发生变化。他们的艺术创作是与这里的地域文化和空间特征直接产生联系的,渗透到当地居民的生活之中。艺术家范勃、乔晓光创作的作品,都将作为可体验的内容进行长期展览,而艺术家毕蓉蓉创作的《无用的理想空间(二)》,不仅延续了对于商铺空间价值和理想化属性的探讨,也将在“握手楼”这一特定建筑的立面下,以新形态风景为隐喻长期发酵。其他以艺术介入“握手楼”改造的艺术家还包括丁乙、陆平原、李鼐含等。

史莱姆引擎,《史莱姆航空》,2019,多屏高清影像(有声)、彩色喷绘、灯箱,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同时,空港双年展也将借艺术介入空间的形式,将当代艺术的价值真正渗透到生活之中,启发村民开拓和升级当地的商业业态,促使本地的整个经济生态面貌发生改变。如艺术家张鼎张鼎在小镇建了一个酒吧,这是他的第三代“啊金吧”系列作品,前两代是试验性和装置化的尝试,但这一次是真正的空间改造,展览结束后,这个酒吧将来会长期营业,希望借此去吸引城市里的年轻人来这里消遣、拍照、打卡。

小镇上还有一个“易登机”,要搭乘飞机的旅客就可以先把行李托运掉,然后在小镇里吃一个午餐,或者去张鼎的酒吧喝杯酒,再坐地铁去航站楼。所以空港双年展中,艺术对空间的介入不仅停留在“改造”的层面上,还影响到了空间的整体运作。

双年展是为即将全面开放的广州空港小镇量身定制的一个大型展览,策展人认为,它将为小镇成为广州乃至全国文化地标之一奠定基调,也期待作为一种文化模式,它能在全国各地的空港推广开来,进而塑造成一个文化品牌。

徐震%U00AE,《新-拉奥孔》,2019,树脂,喷漆,310 × 370 × 16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陈天灼,《咬–放大》,2019,充气雕塑,布,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四万平方米户外开放空间:打造空港小镇艺术文化新聚力

此次空港双年主展场为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户外的开放空间作为,策展团队对四万余平方米的庞大空间进行了四个区域的划分(A、B、C、D)。坐落在A区内的红一祠堂改造后将作为大师展区;B区集中展出近十件大型户外装置作品;特别策划的艺术家介入改造项目,则主要集中在C区。

林万山,《耕魂乙》,2019,铝合金、不锈钢、光敏材料、电机、控制主板等,180 × 180 × 22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D区将作为新媒体主展区,艺术家通过对村落中早已凋敝残败的老宅进行再创造,共同创建出14间新媒体空间,其呈现的反差感既带来视觉的震撼,也是一次关于当代文化的新的思考和实验,其中包括了来自吴珏辉,葛宇路,宫岛达男,莱恩Ÿ甘德以及前teamLab成员新锐艺术家李昊哲等三十余位艺术家的作品。作为当代艺术形式中的年轻视角,新媒体展区将在沉淀了几代人生命经历的建筑中激荡起新的感官体验。

在“闪回凤和”分单元展中,凤和村作为百年历史村落,所承载的岭南民俗文化将通过大众流行方式,生动地连接与再现凤和村的历史风物与人文风貌。如今,“凤和村”已然成了一个新兴的集民居、休闲、娱乐、度假、旅游、社交及为机场分流客人等多种功能的复合生态社群。

彭可,《The Flow》,2019,PVC壁纸 70 × 1.9 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正如策展人鲁明军指出,希望观众可以将既有的空间本身也视为作品,甚至可以颠倒过来,将艺术家的作品视为展场;有别于社会参与式艺术的惯例,此次展览并不是介入社会现场或公众的日常生活,或是借以诉诸某种态度和情绪,而更加侧重与空间本身以及观众的对话;它也迥异于时下流行的网红展模式,但希望展览能够拉开与我们日常生活的距离,希望就像“西部世界”一样,制造一个不透明的世界,整个观展过程是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全新体验和感知过程。

空港双年展并不满足打造一场短暂的艺术盛宴,而是因地制宜地进行重设,在以艺术动能振兴地域经济的大环境下,以独特的理念与办展形式,在符合地方历史与空港小镇的功能和特征的条件下,打造属于空港小镇独特的艺术文化体验新聚点。


更多现场及作品:







部分艺术家作品:


何多苓,《思考的兔子》,2019,充气雕塑,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乔晓光,《城市生活·出发》,2018,人物组合(8人),不锈钢、喷漆,约130 × 220 cm × 8 个,“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乔晓光,《城市生活·出发》,2018,人物组合(8人),不锈钢、喷漆,约130 × 220 cm × 8 个,“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陆平原,“Look! I'm Picasso”-1901-c,2019,玻璃钢,360 × 23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徐震%U00AE,《I’m fine!》,2019,充气雕塑,“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范勃,《界》,2019,场地特定装置,尺寸依场地而定,“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陈冷,《信息壁》,2018,喷绘布、钢材,700 × 28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章清,《树》,2011,铁,橡胶,镜头,花岗岩,油漆,闪光灯,560 × 360 × 26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郑国谷,《心游素园之魅丽》,2014,红色花岗岩,207 × 222 × 38(H)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肖克刚,《开放是违背伦理的-3》,2018,木雕一组(8件),高度120cm左右,“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曹雨西,《多位采样 - #2》,2018,AR装置,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王思顺,《启示20181220》,2018,石头,500 × 480 × 20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卡特娅·诺维兹科(Katja Novitskova),洛基的城堡,2015,综合媒介,“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黎小杰,《Single Moment》,2018,布面油画,242 × 162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李汉威,《“液态健康”文化体验馆》,2019,综合媒介,“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茅昊楠,《Delegate-D10》,2019,影像装置D10房间,4K电视,PC电脑,5.1音响,摄像头,麦克风,Led灯管,尺寸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明日代理,《与你的时间》,2019,玻璃钢、树脂塑料、电子元件,体积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王欣,《幸福自助站》,2019,虚拟现实眼镜,灯箱,木板,LED灯带, 书籍等,尺寸根据空间可变,“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尉洪磊,《,#2》,2018,黄铜、不锈钢、铁丝、纸张、小米 100 × 48 × 6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周春芽,《绿狗》,2007,玻璃钢着色,185 × 140 × 415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展望,《假石山104号》,2005 ,不锈钢,H266 × 132 × 100 cm,“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现场


展览信息:

极限混合——2019广州空港双年展

时间:2019年6月1日——2019年8月31日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凤和村,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

主策展人:江宁,鲁明军

艺术顾问:徐震,范勃

指导机构: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机构: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

协办机构:垄上艺术、什间

支持机构:和美术馆、广州美术学院、没顶公司、香格纳画廊、里森画廊、控制俱乐部、广澳创谷,树华美术,立盈文化

参展艺术家:


艾略特Ÿ多德(Elliot Dodd)奥拉维尔Ÿ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毕蓉蓉 陈抱阳 陈冷 陈天灼 陈文波 陈英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曹雨西 丁力 丁乙 范勃 方迪 葛宇路 宫岛达男(TatsuoMiyajima)何岸 何多苓 何佶佴 何翔宇 洪启乐 胡介鸣 胡向前 胡尹萍  卡特娅·诺维兹科(KatjaNovitskova) 凯瑟琳·瑞安(Kathleen Ryan) 瑞安Ÿ甘德(Ryan Gander) 李汉威 李昊哲 李明 李鼐含 李亭葳 黎小杰 林奥劼 林万山 刘建华 刘沁敏刘韡 刘野夫 刘雨佳 陆垒 陆平原 陆兴华 洛鹏 麻剑锋 茅昊楠 明日代理 彭可 秦思源 乔尼Ÿ勒梅西埃(Joanie Lemercier)乔晓光 商亮 师进滇 史莱姆引擎 施勇 陶辉 童义欣 汪建伟王思顺 王晓曲 王欣 王新一 王音 吴珏辉 肖克刚 向利庆 徐震® 杨季涓 杨义飞 杨振中 尉洪磊 展望 张鼎张慧 章清 赵要 周春芽 周力 周啸虎 郑国谷 郑源

关于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

广州翼·空港文旅小镇项目位于白云区人和镇,紧邻地铁3、9号线高增站,距离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仅三公里。小镇践行“文化艺术焕新乡村”的理念,以机场资源为依托,以文化旅游为核心,以当代艺术为爆点,通过“微改造”的方式,打造全国首个集航空产业配套、文化旅游、生活社区、休闲娱乐于一体的空港文旅小镇综合群落。

作为中国首席空港文旅小镇,广州翼独创“i+翼体系”,重塑空港经济新生态,为民航系统及周边产业从业者、候机及商旅人士、青少年群体、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提供一个“航空+”、“教育+”、“艺术+”、“生活+”的多元化人文艺术商业目的地。


图片提供:2019空港双年展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