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th Weiser: 美国抽象艺术进行时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32   最后更新:2019/05/28 11:02:41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05-28 11:02:41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万丰


Garth Weiser

2019年5月15日至6月27日

Simon Lee 画廊,香港


Garth Weiser的画展没有名字。他的抽象绘画作品实质上也没有名字,虽然他有时使用一些晦涩不明的、奇特甚至怪异的语句为画作命名。他坦言,这些语句大多是社交媒体上偶然获得的、有趣的文本,在这里被用作一连串的标注物。试图从这些文本里读出画面的叙事和表述是缘木求鱼的。在这里,绘画与文本系统性地分离,某种意义上象征着一种绘画与观者代表的外在世界所投来的审视目光的分离。


Garth Weiser展览现场,Simon Lee 画廊,香港,2019


那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些隐含内在性的抽象绘画呢?在香港中环毕打行Simon Lee画廊的空间里,我近距离观看了Garth这批最新的绘画作品,并和他讨论了这个棘手的问题。

作为基底的油画材料并不易干,空间里依然散发着新生产的气味,一幅名为@secretcirclesociety weapon of choice: bath salts的约2x2米的画作挂在展览的显眼位置。Garth介绍了这幅作品的制作过程:底层鲜艳的色彩以一种狂野的姿态涂抹开,再以深色的油彩盖于其上,表面覆上带网孔的薄膜,以类似丝网印刷的方式喷上银白色的涂料;未干的油彩在薄膜揭开的动作下与银白涂料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闪耀跳跃的动态;画家更以激光刀切割半干的油彩,将成条的表层拉扯剥离,露出底层随机混合的、流动的鲜艳色彩。

Garth Weiser,@secretcirclesociety weapon of choice,226.1 x 185.4 cm, 2019


近看这些被撕开的线条内部,切割形成的硬边和底层油画颜料本身浪漫主义的触感形成微妙的比照,正是Garth最感兴趣的关于手工与机器制作留下的不同质感痕迹的对比。为了达成这种对比,他也曾使用过胶条贴纸制作丙烯画面上的类似硬边痕迹,贴纸撕开时产生的随机质感与使用油画材料时各有不同。在这幅作品里,多层次的色彩用时颇多,也使得绘画有近似雕塑的厚度,但最终状态的产生只是在短时间的动作里完成的。但时间和行动都不是画家所关注的,因为他既不关注自我个体的表达,也不强调观众由此引发的感受,虽然观众的联想和想象从未被明令禁止。

Garth Weiser,@secretcirclesociety weapon of choice,  Detail,2019


本质上,这些即非叙事性又非表现性的抽象绘画更像是画家自己的喃喃自语,是一系列关于绘画性的形式语言的探索,一种近似科学试验似的视觉化思考过程的展现。显然画家早已计算整个工作过程中的种种步骤。绘画结果皆在预计之中,包括种种无法预计的意外的产生。

Garth Weiser正在创作中的WIP作品


Garth长久以来使用的网格薄膜“印刷”产生痕迹,这正暗合追求“意外”图像的思考出发点,同时油画材料将这种“意外”的痕迹显著放大了。展览中一副名为Marshmallow Lyrics的绘画面积稍小(1.8x1.5米),使用的油彩单薄近似平面性作品,因而“印刷”的质感更加明显。蓝色调画面中多处(特别是左下角)露出的底层黄色色块也是揭去网格薄膜时手工操作的不确定所产生的。在另一副名为Festi goer / namaste / pizzahog的作品中,网格薄膜“印刷”时未平整铺开导致画面中产生类似植物经脉的纹理局部形象,工具性产生的不确定痕迹被画家欣然接受了。在他的另一些早期作品中,Garth也尝试手工切割薄膜产生不同形态的网格,这些形态又被作为工具使用进入了“印刷”的生产过程。

Garth Weiser,Marshmallow Lyrics, 185.4 x 152.4 cm, 2019

Garth Weiser,Festi goer / namaste / pizzahog, 185.4 x 152.4 cm, 2019


实际上,可以理解Garth Weiser在抽象绘画里一直探索的正是这种工具性内含的双重机制:工具的制作和工具的使用,人既塑造这个过程,也被这个过程塑造。他给我看他在香港几日所拍的“有意思的”照片:金钟力宝大厦充满肌肉感的外形,混合了满足功用和个人审美介入后产生的特殊形态;街道上的旧招牌汉字被取走,留下背部胶水涂抹的痕迹,全然是意外的也是必然的图像生产过程。Garth认为自己在探索的,是介于现代主义和表现主义抽象绘画之间的未定义区域,是他感兴趣的Frank Auerbach,Christopher Wool和Frank Stella的交集部分。我的观察是,他的作品似乎可以被称为是一种后现代主义思潮下的当代抽象绘画:主体在绘画前已经消失,又在绘画制作的过程中再次形成。正因此,他的绘画里透出一种极度冷静的客观态度,也保留了对人类视觉经验的不断试探和总结,以此产生新的绘画语言。

香港街道上的旧招牌汉字

Garth Weiser,cursed video, 185.4 x 152.4 cm, 2019


这此展览中的另一幅画使用了cursed video这样的标题。经过网上的搜索才知,cursed video和cursed image都是指互联网用户产生的一些并无功用且意义不明的奇怪图像。Garth对此的兴趣显然是和互联网工具性的图像残留有关。他也透露将在新的作品里实验打印人工生产但意义不明的网络游戏图像在他绘制抽象绘画的过程里。这也许是Garth工作思路下的一种必然,毕竟在印刷、显像之后,互联网这个人类生活里最重要的工具一定会被放在他的抽象绘画语境里加以讨论。互联网如此重要,它正在重新塑造人类的生活经验和全部主体。


图片资料致谢艺术家和画廊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