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对谈|黄予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317   最后更新:2019/05/17 16:21:09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9-05-17 16:21:09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白慧怡


黄予。图片提供: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


继去年首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吸引了31家来自国内外的画廊参展,并引发了对于西南地区以成都为首的艺术生态的广泛关注之后,近期,第二届Art Chengdu在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启幕,共呈现了来自亚洲、欧洲与美洲共46家画廊及艺术机构,参展画廊数量规模与观展人次全面升级。与此同时,城中各文化艺术机构如蓝顶美术馆、知美术馆、成都当代影像馆、麓湖·A4美术馆等也纷纷迎来新展开幕,全城联动的艺术周愈加推动了成都蓬勃发展的艺术风貌。


Art Chengdu由新一代收藏家黄予和资深当代艺术推手黄在共同创立,在博览会期间,Ocula撰稿人白慧怡(Stephanie Bailey)与Art Chengdu创始人之一黄予展开了对谈,探讨其收藏历程以及Art Chengdu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

展览现场:第二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2019年4月30日-5月2日。图片提供:Art Chengdu。


你在成都理工大学念的是商学院,然后在2003年前往北京到拍卖行工作。你为何想要进入艺术行业?你当初的驱动力或兴趣是想要做一门生意还是想要做艺术相关的工作?有没有一个决定性瞬间,让你意识到艺术是你毕生都想追随的?


我当时希望收藏古董,所以就到一位兄长的拍卖行去学习、工作了一段时间,跟着专家一起去收藏古董。后来我在拍卖会碰到我的老师何炬星,我们在探讨收藏艺术品这件事时,他跟我说:“黄予,其实你应该收藏当代艺术,我带你去看展览吧。”于是他带我看了刘小东和向京的展览。


他当时跟我说了一段话:“现在市场上的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的价值及影响力那么大,在一百年以前,他们就是民国时期的‘当代艺术’,民国当时的‘当代艺术’还是传统文化的‘当代艺术’——水墨,但是你看现在你接触的世界那么大,是世界的一盘棋,然后你能跟这些一百年以后可能成为大师的人交流、接触、收藏他们的作品,最重要的是跟他们共同成长,这很有意义。”我一听,觉得真好,于是开始学习收藏当代艺术。


我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自己会一直从事艺术行业,最初的驱动力是情怀,但现在我觉得把它同时看成一门生意,可能更有助于做事的专业。

展览现场:第二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2019年4月30日-5月2日。图片提供:Art Chengdu。


回看拍卖行早期在中国的发展,那时是怎样的光景?到如今大环境发生了什么变化?


国内的“蛋糕”就那么大,谁进入都想分一块,竞争非常激烈。尤其是现在整体经济环境不好的情况下,艺术投资会受到最严重的影响。


2007年你加入民生银行,民生银行是中国拥有最多艺术收藏品的机构之一。民生银行有三家美术馆,都酝酿于在该银行工作期间。可以描述一下你当时在民生银行的工作内容吗?


我在民生银行参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民生银行第一家美术馆——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筹备。我当时在上海待了两年,辅助民生银行,看着民生美术馆从平地到开始挖土、慢慢搭建起来,经历了里面的硬件、软件、招聘工作,完成了它的开幕。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建成之后,我又回到北京,参与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筹备。2015年6月,我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建成后提出辞呈,年底我就离开了民生银行,去完成我的其它梦想。

展览现场:第二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2019年4月30日-5月2日。图片提供:Art Chengdu。


谈到中国的私人美术馆,你认为过去十年中国的艺术机构体系有何发展?你未来希望看到怎样的场景?


民生银行是民营企业,成立美术馆也是想通过当代艺术打响自己的品牌影响力,但是它也成为了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者,促使后来很多有实力的藏家和企业都开始做自己的美术馆,上海尤其多,余德耀美术馆,刘益谦先生的龙美术馆,乔志兵先生的油罐艺术中心等等。其实他们都是推动艺术发展的参与者,包括陆寻创建四方当代美术馆,赵屹松创立“华宇青年奖”,林瀚创建木木美术馆,周大为联合创办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我也在做艺博会,大家都很热闹,都在用自己的力量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2016年我联合周大为、陆寻、林瀚、周艟、赵屹松在成都举办了“中国青年收藏家峰会论坛”,把中国最年轻的五位收藏家再加上我聚集在一起。我们谈了很多话题,围绕的其实是每个人除收藏以外为当代艺术做的贡献。

展览现场:第二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2019年4月30日-5月2日。图片提供:Art Chengdu。


你觉得未来十年这些人会带来什么变化?或者你希望看到什么变化?


我觉得他们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如果要做得更好的话,其实就是两个字——坚持。余德耀美术馆把KAWS请来了,龙美术馆把行为艺术之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请来了……每年做了这么多大师级的展览,还有中国传统和西方对抗的展览,它还能有突破吗?只能坚持。包括我自己也是,除了上海和北京以外,现在我们终于可以说成都的文化艺术了。除了我们不断地调整,让自己做得更好之外,就是两个字——坚持。


你觉得这份坚持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最大的困难就是突然有一天没钱了,没有钱了就很难坚持了,资金是第一位的。但是也可以把梦想说成第一位,因为有了梦想和想要实现的目标,你才有了动力去赚钱来做这个事。

展览现场:第二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2019年4月30日-5月2日。图片提供:Art Chengdu。


你于2018年创办了首届Art Chengdu,这与中国艺术行业里个人发起项目的日渐兴起有很大关系。你是如何想到创办一个艺博会的?从想法到落地花了多长时间?


2016年,我在成都当代美术馆办了“新资本论——黄予收藏展(2007——2016)”后,受到了很多人的表扬,有很多人反馈表示,在成都很难看到这些艺术作品,可能得去上海、北京和香港才能看到。他们问我能不能每年都回来做一次收藏展,我觉得重复展出也没有意义,所以我就想,要怎样做才能符合成都的地域性和现在的需求?


我觉得现在中国西南地区缺少一个高质量的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和一个高品质的当代艺术公共教育平台,所以我就把这个空缺弥补起来,把它做好,为家乡做出一点贡献。当时我找到黄在,她一口答应,我们一拍即合,2016年8月开始组织团队,到2017年7月就组好了。


你如何描述你和黄在的分工角色?


如果把Art Chengdu做成一桌美味佳肴的话,我们两个人都是厨师,可能我更擅长做西餐,她更擅长做川菜,我还会做两个北方菜,她还会做两个南方菜,各有各的长处和优势,是非常互补的角色。

展览现场:第二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2019年4月30日-5月2日。图片提供:Art Chengdu。


能否谈谈你对这个艺博会的远见以及你对成都作为一个艺术城市的期待?


品质非常重要。首先,我们要坚持画廊的质量;第二,要在学术等各方面再升级,以及跟城市再融合得紧密一点;第三,希望能够得到政府的支持;第四,我们希望不断开发新的藏家,培养更多新藏家入场;最后就是坚持下去,我相信再花上几年,当我们做到第五届的时候,Art Chengdu应该会非常好了。


Art Chengdu有它独特的魅力和气质所在,成都的地域、美食造就了这座城市独有的文化。从经济上来说,“天府之国”成都的西边有西藏,北边有兰州和新疆,东边有武汉、西安,南边有广西、云南、贵州,周围这么大一块区域(几乎占据中国的三分之一)的有钱人都来到成都定居。奢侈品的旗舰店都开在成都太古里,而且这些奢侈品品牌在这里的销售额有时候会超过北京、上海,周边的有钱人从四面八方而来,在成都消费。


我觉得成都将会为中国“三足鼎立”的一个脚,东边有上海,北方有北京,西部就是成都。

展览现场:第二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2019年4月30日-5月2日。图片提供:Art Chengdu。


你曾开玩笑说Art Chengdu受到中国艺术圈的支持是因为大家希望支持一个年轻的创始人,但与此同时,Art Chengdu一个实在的目的不仅是想要吸引观众和市场,也如你所说,是希望向本地的社群呈现优秀的艺术。从观众到参展画廊,你如何平衡Art Chengdu各方的需求呢?


八个字——定位,努力,真诚,包容。


我们的定位,也就是邀请的画廊和质量,基本上决定了整个博览会的水平。然后你要努力去协调各个方面,把这个事情执行出来,呈现在老百姓面前,为成都提供一个高质量的当代艺术公共教育平台。在这些事情的实际执行过程中,我们会面对展馆方、画廊主、市政府、藏家等,这时就要真诚;最后来到现场,开幕了,各方会有各方的想法,这个时候就要学会包容了。


在定位上,你们既希望把这些国际的优秀作品带来成都,同时也希望给本土画廊一个窗口,让他们能展示给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看?


特别正确。


你个人觉得2018年和2019年的Art Chengdu在设计上有什么亮点?


第一届Art Chengdu销售很好,第二届Art Chengdu的品牌影响力全面升级,引领了一个“成都艺术周”的诞生。


我是佛教徒,所以我觉得公益的事情永远是最美好的。在今年的项目上,我们免费给五彩基金会提供场内最大的展区,展出“艺术助残计划”的学生优秀作品。这些作品很触动人,卖得很好,所获善款都会用来资助这些在“5 ·12”地震中受伤、失去家人的儿童群体,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最有意义的。

展览现场:第二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2019年4月30日-5月2日。图片提供:Art Chengdu。


你拥有广泛的私人艺术收藏,既包含佛教艺术,也有中国当代艺术。你收藏的第一件作品是什么?


我的第一件藏品是向京的《寂静中心》(2007)。我当时觉得这件作品特别美,出于个人喜好就收藏了。


你也在2016年于成都当代美术馆举办的收藏展中展出了百余件藏品。当你看到你的收藏品在一个美术馆空间里呈现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以及它呈现了你自在民生银行工作并开始收藏当代艺术以来一个怎样的收藏脉络?


感受就是两个字——激动。那时候我刚刚离开民生银行,当你有公职的时候就要低调,而当我从公共单位离开去创立自己的企业时,就需要高调地去做事,让大家通过我来了解我的企业。


当时我收藏当代艺术正好十个年头,刚好身边也有一群哥们儿在做,所以我就邀请了著名策展人朱朱来做一个收藏展的策展工作。朱朱当时抛给了我这样一个命题——“新资本论”。“新资本论”其实就是这一帮年轻人在做什么事,而我作为一个年轻收藏家的代表,就把我十年收藏当中的一部分做了一个梳理和展示。


我当时按照喜好把我的收藏分成了五大类——观念艺术、架上绘画、中国当代水墨、影像、雕塑和装置。因为我是理科生,我对观念艺术尤为喜欢,比如徐震、郑国谷等,影像艺术家如张培力、杨福东、蒋志、黄然、陶辉、孙逊等,雕塑和装置艺术家如向京、瞿广慈、欧阳春等。


通过时间的划分,我把这五类藏品做了一个全面的展现,也让大家了解到整个中国当代艺术——从一些经典的艺术家开始,比如余友涵和李山,到王兴伟、王音、段建宇、谢南星、秦琦等,一系列的脉络都展现出来了。

Art Chengdu投资主办方杨钜泽,Art Chengdu创始人黄在,艺术家周春芽,Art Chengdu创始人黄予。图片提供:Art Chengdu。


你目前的收藏聚焦中国艺术,接下来你在收藏上有区域性或全球性扩张的打算吗?


有的,但我还是会在旁边好好学习,这个得慢慢来。


附:黄予过往经历

2003-2005: 在拍卖行工作

2007-2015: 在民生银行工作

2016:

5月22日至6月12日,成都当代美术馆举办“新资本论——黄予收藏展(2007——2016)”

5月23日黄予联合周大为、陆寻、林瀚、周艟、赵屹松等五位青年收藏家在成都举办“中国青年收藏家峰会论坛”

2017年:成立子子文化

2018年:联合创办首届Art Chengdu

2019年:第二届Art Chengdu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