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届威双德国馆代表艺术家,用三十年把自己变成一块石头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292   最后更新:2019/05/11 21:50:09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05-11 21:50:09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Shin



2017年的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凭借代表艺术家安妮·英霍夫(Anne Imhof)的作品“浮士德”斩获“最佳国家馆金狮奖”,这让今年德国馆的参展艺术家备受期待。第58届代表德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是这块行走的石头——娜塔莎·苏德尔·哈佩尔曼(Natascha Süder Happelmann)。

Anne Imhof,Faust,2017


因为对艺术界艺术家身份效应的反感,娜塔莎·苏德尔·哈佩尔曼用了三十年模糊自己的身份,最终在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一言不发地把头埋在这块纸糊的石头里,由发言人替自己发声。

Natascha Süder Happelmann威尼斯双年展新闻发布会现场

艺术家Natascha Sadr Haghighian在带上石头头套的同时,改名为Natascha Süder Happelmann


她模糊名字——娜塔莎·苏德尔·哈佩尔曼原名是娜塔莎·萨德·哈希吉安(Natascha Sadr Haghighian)这个和石头头套一起出现的新名字是她总结自己过去三十年被媒体误报的名字得出的。她模糊年龄和国籍——在不同的展览和活动中使用不同的身份,这些身份分别是1987年出生于布达佩斯、1968年出生于德国萨森海姆、1979年出生于澳大利亚、1979年出生于慕尼黑、1967年出生于德黑兰、1966年出生于伦敦或者1953年出生于伊朗的艺术家。她模糊性别——和安妮·英霍夫相似,本次哈佩尔曼的亮相也带有后性别主义的味道,正装衬衫、工装裤和皮质短靴的搭配都具有很强的中性色彩,整体营造了一种这是一个猜不透的、没有任何标签概念的人,最后用一颗看似石头的头套彻底将“她”变成了“它”。哈佩尔曼的作品着重讨论军事历史、国家暴力和技术批评,在艺术和政治的交叉点上用非具体的身份强有力地发声。

Natascha Süder Happelmann与发言人Duldung在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外






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现场


“我发现每本艺术目录都很可疑”


2004年,哈佩尔曼创立了bioswop.net,一个免费的供艺术家交换简历和传记的网站。哈佩尔曼这么做是因为她认为简历像是一种过滤装置, 在艺术市场中将一部分艺术家被授予一种地位,这样的行为简化、扭曲并且排除了现代实践的复杂性。市场和观众都更加倾向于通过一份CV判断一个艺术家,然而大多数情况下,艺术家的活动、视频、访谈、作品才能更真实地反映这个人。同时,抛开CV对艺术家的限制,艺术家可以更加专注地创作,社会和观众也会把更多注意力集中在作品上。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但人是健忘的。在隐藏身份这条路上娜塔莎·苏德尔·哈佩尔曼另辟蹊径——既然无法抹去互联网的数据,哈佩尔曼就为自己制造了多个身份,在搜寻艺术家的路径上造成混乱的时候,她的身份就被动地失去实在意义,而观众被迫着眼于作品本身。

Natascha Sadr Haghighian在古根海姆美术馆演讲现场


哈佩尔曼通过参展经历发现当代的艺术目录有一个固定的公式——开篇通常会指定一位艺术界专业人士指明展览的意义和质量,然后带有标志性和恋物性地介绍作品,最后以艺术家的个人传记结束。这使得这些艺术目录非常可疑,CV帮助艺术确立自己的重要性,似乎CV够强大作品才有足够的音量,而这样的判断方法可以让任何展览变得索然无味。要想摆脱这种现状,艺术家通过bioswop.net交换CV不一定是一个有效的方法,但一定是一种有趣的方法,艺术家没有明确标签的情况下,观众可以更加独立地感受作品。就像哈佩尔曼一样,她通过交换履历得到太多的难辨真假的身份,这却使她的作品变得更单纯,独立于任何艺术家标签之外。


“我无法像这样工作”

Natascha Sadr Haghighian, I can’t work like this, 2007


2007年,哈佩尔曼受画廊主约翰·考尼格(Johann König)邀请为艺博会创作作品,相信这种定件难题很多艺术家都遇到过,在创作的一个月中哈佩尔曼心情糟糕、思路全无,只想着交工,最后她完成了一件用钉子锤入墙面构成的装置作品, 背景空间拼出了一则申诉:“我无法像这样工作”,砸完钉子的两把锤子还愤怒又绝望地散落在作品前。


这件作品用无产阶级劳动的符号主义材料很清晰地表达了一种普遍情绪,把态度、概念和物体集合呈现在艺博会的整体氛围中,话题性和完成度都非常高。一场艺博会中,画廊主选择的每件作品都仿佛在对藏家示好,而这一面墙的钉子表达了一部分艺术家的心声,斩钉截铁地完成一次对定件的拒绝。这件作品成为那场艺博会上最为抢眼的作品,最后被古根海姆美术馆收藏。


和平年代里,德国为什么制造这么多武器

Natascha Sadr Haghighian,pssst Leopard 2A7,2013


第二次世界大战里已经过去七十余年,身处和平年代的我们对武器已经十分陌生。2013年,哈佩尔曼为了让大众意识到德国是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国这一鲜为人知的事实,用木材和乐高拼制了覆盖德国豹2A7+坦克花纹的大型装置作品,通过收集来的武器制造文本资料,用音频的形式深入武器贸易问题。

Natascha Sadr Haghighian,pssst Leopard 2A7,2013


pssst Leopard 2A7 打造了和德国豹2A7+坦克相同的3.76 x 7.72 米基准面积,观众可以在上面坐下或者躺平听音频中嘈杂又丰富的资料。耳机中有德国豹坦克内部的声音、整整一百页的德国军备出口报告、还有军用武器反对者用阿拉伯语对德国豹坦克的示威。当今的世界和平昌盛的表象下有很多危险残酷的暗流涌动,如果回避问题,问题就会变得严重。


哈佩尔曼的发言人Duldung在威尼斯双年展的发布会上这样评价她:“她的作品富于诗意、创想和艺术的临界势能,而且不止是对美学、经济、社会以及政治层面的分析和评论,她还在积极挑战和改变它们。”


作为艺术家创作的三十年来,哈佩尔曼的身份越来越模糊,而作品却越来越尖锐,直指艺术领域和国家机器中鲜少被大众提及的问题。哈佩尔曼不在乎在艺术史册上留下她具体的名字,而是通过她的艺术直面大众有意无意回避的问题,因为提出问题是让世界变好的第一步。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