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威尼斯 | 建医院、海洋馆,一言不合还开音乐会……这届双年展有多任性?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1   浏览数:186   最后更新:2019/05/09 14:33:38 by guest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19-05-09 11:37:56

来源:YT新媒体  温萝


狄更斯那一句“这是最好/坏的时代”已经被说滥了,好在本次威尼斯双年展打出了“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的口号,我们终于可以不再抱着这一句不放了。这句源于英国政治家口误的古代诅咒,明明白白告诉各位:艺术并不会在政治领域发挥太大作用。无论是曾经的犹太贫民窟,还是不言不语的石头,它们都在那里静候你坐下,放下曾经高速运作的一切静心思考,在这一刻将自我凝入艺术与时间,开创更有趣的生活方式。


2019威尼斯双年展预览已经开始,YT带你暴走威尼斯,今天我们先到绿园城堡附近转转。


目的地 1

犹太博物馆

Jewish Museum/Ateneo Veneto

目的地 1,犹太博物馆,Jewish Museum/Ateneo Veneto. 图片截自谷歌地图


英国艺术家兼作家埃德蒙·德·瓦尔(Edmund de Waal)将成为首位为威尼斯犹太区创作大型新作品展览的当代艺术家。展览将作为新作“诗篇(Psalm)”项目的两部分展出。

The library of exile (2019). Ateneo Veneto © Edmund de Waal. Courtesy of the artist. Photo: Fulvio Orsenigo


展览的一半位于群岛北部,威尼斯犹太人居住区的犹太博物馆。德·瓦尔最近的十件作品被安置在坎同犹太教堂(Canton Scuola)周围的空间里。这座美丽的16世纪犹太教堂坐落在新犹太区,现在是博物馆的一部分。这些瓷器、大理石和黄金的新装置将反映出这个地方不同寻常的文学和音乐遗产。

Entrance to Ateneo Veneto. © Edmund de Waal. Courtesy of the artist.


“诗篇(Psalm)”的第二部分是流亡图书馆(Library of Exile),这是一座临时搭建的亭子,坐落在威尼斯芬尼斯歌剧院(Fenice Opera House)附近的16世纪建筑Ateneo Veneto里。流亡图书馆收藏了从奥维德迄今近2000本流亡作家的作品,鼓励游客坐在那里阅读。几乎所有的书都是翻译的,反映了语言迁移的思想——这将是一个沉思的地方,一个对话的地方。

Psalm I (2019). Ateneo Veneto. © Edmund de Waal.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德·瓦尔说:“这是我一直梦想做的项目。这是关于放逐的话题。人们从一个国家搬到另一个国家,说另一种语言意味着什么。我为Ateneo而建的图书馆——一个覆盖着瓷器的亭子里放着2000本书——将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雕塑。它将成为一座新的图书馆,反映出威尼斯千年来作为一个交流的场所、一个静心阅读和生活的空间的职能。双年展的一切都是疯狂速度快节奏,我的作品就是要让人慢下来。”

The library of exile (2019). Ateneo Veneto. © Edmund de Waal. Courtesy of the artist.


目的地 2

乔治·西尼基金会

Fondazione Giorgio Cini

目的地 2,乔治·西尼基金会,Fondazione Giorgio Cini. 图片截自谷歌地图


展览“放大(EXPANDED)”将展出艺术家卡斯滕·霍勒(Carsten Höller),朱力奥·萨门托(Julião Sarmento) 和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Marina Abramović)的作品。现场仅有的三件艺术作品都由来自葡萄牙的石头制作,将以不同方式探索我们对空间、规模、时间和地点的感知,以及突破我们的一些限制的可能性,无论是文化还是基因,情感亦或是理性上的。它们被放置在乔治·西尼基金会的花园里,观众在沉浸大自然的同时,会感受到实验和对抗的时刻——这是在强调公共空间中艺术和文化的价值。

Carsten Höller | © Ricardo Gonçalves

Marina Abramović | © Ricardo Gonçalves

Julião Sarmento | © Ricardo Gonçalves


目的地 3

英国馆

British Pavilion

英国出征2019威尼斯双年展的是女艺术家凯西·威尔克斯(Cathy Wilkes)。她乐于尝试各种材料和质地,企图唤起人们长久的对于自身的审视,并将目光投向她始终沉思着的自然之爱与生死的无处不在。相信你会被她极富国际视野的作品中闪烁的智慧与仪式感所打动。艺术家强调作者不在场的思想,拒绝在展厅内贴标语,希望观众在眼睛接受信息的同时,能够用心体验。


此次威尼斯双年展的英国馆是由英国文化委员会委托举办。

Cathy Wilkes, Untitled,2019,(detail),Mixed Media,Dimensions variable,Installation view, Cathy Wilkes, British Pavilion,Biennale Arte,Venice, 2019.


Cathy Wilkes, Untitled,2019,(detail),Mixed Media,Dimensions variable,Installation view, Cathy Wilkes, British Pavilion,Biennale Arte, Venice, 2019.


目的地 4

法国馆

French Pavilion, Giardini della Biennale

目的地 4,法国馆,French Pavilion, Giardini della Biennale. 图片截自谷歌地图


展览“望尽涌来的蓝(DEEP SEE BLUE SURROUNDING YOU)”展示了法国女艺术家劳里·普罗沃斯特(Laure Prouvost)的作品。艺术家使用多样化媒体,从传统的处世之道到尖端技术,创作平易近人的普世意义寓言触动她的观众。她与策展人玛莎·科森鲍姆(Martha Kirszenbaum)合作,根据巴黎和威尼斯之间的一段电影旅程,在小说与现实的十字路口创作了一件沉浸式装置作品。在本次双年展中,她将淋漓尽致地展现基于仁爱和人道主义的价值观,以及她对环境的关注,为观众带来重获世界魅力的巨大自由。

Film:A road trip through France — from the Parisian suburbs t the north of France, from the Palais du Facteur Cheval to the Mediterranean Sea — and finally to Venice.” L.P.

The installation“A hidden and misty pavilion, made of facade and bac stage, invested by performances carried out by charactersof the film.” L.P.


目的地 5

澳大利亚馆

Australian Pavilion

目的地 5,澳大利亚馆,Australian Pavilion,图片截自谷歌地图


澳大利亚艺术家安杰利卡·梅西蒂(Angelica Mesiti)将带来她的展览“集会(ASSEMBLY)”。艺术家将一首诗用法庭会议上所使用的速记机打出来,由于速记机形状类似钢琴的琴键,她将速记员按键的过程当作钢琴家演奏乐器,让作曲家根据这个过程改编成乐曲。将“集会”变成音乐,音乐上有的和声,和谐音,不和谐音,单声,复声与集会上的辩论讨论结合。在这一乐曲中有西方乐器中的钢琴,中提琴和单簧管,也有不同民族的声音(用一种波斯乐器来代表),它象征民主社会的平等与和谐,也代表了拥有极强世界性的澳大利亚曾经的迁徙、拆解和重聚。

Mother Tongue,2017, 2 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Duration: 18 minutes© Angelica Mesiti

Relay League,2017, three 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Duration: 8 minutes© Angelica Mesiti


艺术家本人表示:“我通过隐喻翻译和行为本身探索人类的本质,以及在这个复杂的时代,我们必须以一种物理的方式,在一个物理的空间里,以一种越来越迫切的需要来聚集在一起。”

The Colour of Saying,2015,Three-channel High Definition digital video,colour, sound,Duration: 25 minutes,© Angelica Mesiti


目的地 6

以色列馆

Israel Pavilion

目的地 6,以色列馆,Israel Pavilion. 图片截自谷歌地图


以色列馆直接搬来了一家医院:在展览“Field Hospital X”中,观众一进入就会得到一张号码,继而就是在等候室等待叫号,等候室还有录像解释医院提供服务。被叫号后“医院”的工作人员会给观众一个二维码的腕带。在经过发泄情绪的3分钟后,工作人员会扫出二维码中的内容播放受到压制,不平等对待的人的遭遇的短片。可以说,在经历了前方看病挂号的流程后,这才是展览的中心内容。

FHX_XARE-CHAIR,Photo©EladSarig

FHX_XARE-CHAIR,Photo©EladSarig


FHX致力于研究艺术在面对社会弊病和社会腐败价值观时的反应和行为方式。FHX借鉴了医院、健康维护组织和康复度假村的结构和做法,提供了一个可以听到沉默的声音和看到社会不公的空间。展览艺术家阿雅·本·伦(Aya Ben Ron)说:“我不是要参观者到Field Hospital X就像真的要瞧病要治愈自己,而是希望观众们慢下来,去聆听一些被沉默的声音,去反思。”


目的地 7

圣劳伦斯教堂

Chiesa di San Lorenzo

目的地 7,圣劳伦斯教堂,Chiesa di San Lorenzo. 图片截自谷歌地图


琼·乔纳斯(Joan Jonas)的展览“离开陆地(Moving Off From the Land)II”是海洋空间(Ocean Space)的第一个公共项目。该装置是由TBA21-Academy委托在世界各地的水族馆以及牙买加海岸附近海域进行的三年密集研究的成果。该展览包括新的视频、雕塑、绘画和声音作品,以及2019年5月7日的一场行为表演,围绕着海洋作为图腾、精神和生态试金石在历史上对文化所扮演的角色。


乔纳斯向海洋及其生物、生物多样性和脆弱的生态系统致敬。她的新作品深入到海洋深处,与栖息在其中的鱼一起游泳,并在文学和诗歌中编织,作品聚焦着覆盖地球三分之二面积的广袤海洋。

Joan Jonas, Moving Off the Land II, at Ocean Space, Chiesa di San Lorenzo, Venice 2019 © Photo Enrico Fiorese, TBA21-Academy

Joan Jonas, Moving Off the Land II, at Ocean Space, Chiesa di San Lorenzo, Venice 2019 © Photo Enrico Fiorese, TBA21-Academy

[沙发:1楼] guest 2019-05-09 14:33:38

来源:好奇心日报  李雅婷


威尼斯艺术双年展期间,展出了一艘导致数百位移民丧生的沉船



"我只是看到了这个事实,一个客观事实而已"


一艘失事的船体被放置在了威尼斯 Arsenale 地区的一个前造船厂和军械库里,它周身布满锈迹且凹凸不平,观众们只能在岸边远远注视着它。

这是今年度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颇受关注的作品。据《卫报》报道,这艘沉船来自于 2015 年 4 月 18 日地中海最令人震惊的悲剧,当时这艘载有数百民移民的渔船从利比亚黎波里出发后撞上了一艘货船,并最终在地中海地区沉没。船上至少有 800 人因此遇难,这次事故中只有 28 人幸存。

这名渔船的船长在利比亚海岸附近被找到,后被西西里法院以过失杀人罪和贩卖人口最判处了 18 年的有期徒刑。这次船难也因此引起了欧盟对地中海难民危机的正视,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也曾因此批评过欧盟的不作为,“犹如当年斯雷布雷尼察对波斯尼亚穆斯林的屠杀”。

这个展品来自于瑞士冰岛籍艺术家 Christoph Büchel ,名为 Barca Nostra ,这个词在意大利语里的意思为“我们的船”。据《纽约时报》报道, Christoph Büchel 在展览前拒绝了媒体采访。但他在相关新闻稿件中把这艘船解释为“人类悲剧的遗物和纪念碑”,他认为这是一个真实和边界概念的象征,也探讨了信息和人类自由流动的可能性。

Christoph Büchel 1966 年出生于瑞士巴塞尔,他的创作风格以大型装置和概念性的项目而闻名,作品也多以政治为主题,时常会引起争议。 ART NEWS 报道,四年前 Christoph Büchel 曾代表冰岛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他在威尼斯历史街区的一座废弃教堂里建造了一个清真寺,这个教堂在开放不久后就被当局关闭。此外,Christoph Büchel 也曾在去年创建了一份在线请愿书,要求保存特朗普在边界树立起的 8 个边界墙,以作为国家纪念碑而被展览出来。

Christoph Büchel 曾向《纽约时报》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艺术挑衅者”,“我只是看到了这个事实,一个客观事实而已”。

意大利政府在 2016 年时回收了这个沉船,并带回了西西里岛的 Melilli 海军基地暂存。当时关于这个沉船该如何处理尚存有不少争议,然而最终意大利政府在 2016 年 4 月 29 日时给了“我们的船”(Barca Nostra)项目使用。这个项目由 Christoph Büchel 和西西里奥古斯塔镇议会合作,长远来看,这艘沉船也将作为奥古斯塔镇艺术项目“记忆之花”的内容之一。

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策展人之一 Maria Chiara di Trapani 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记忆的悲惨时刻。我们都看新闻,但这些事情似乎都离我们很遥远,有人在海上死了,换一个频道就好了。” Trapani 解释说,她希望双年展的参观者能感受到它并尊重它,“在这个作品面前,只要沉默两分钟就可以进行倾听和反思”。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