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兴华 | 论人类世里的知识、论文和工作
发起人:理论车间  回复数:0   浏览数:220   最后更新:2019/04/26 11:34:14 by 理论车间
[楼主] 理论车间 2019-04-26 11:34:14

来源:本有未来


论人类世里的知识、论文和工作
陆兴华
(同济大学2019年春季法国理论工作坊发言)


求知识,是为获得一种真正自由的时间(斯蒂格勒,《自动社会》, 336)。这过程中,工作就叠加到了知识上。


求知令我们过上了另一种生活,变成了另一个人,发明了自己的真正的工作。好比蜜蜂采蜜,不是为了自己享用,而是要通过找和采来获得它自己最想要的那种快乐,来过得更好。回巢路上,它过上了另一种生活:它的真正的工作是使它自己快乐。蜜蜂是这个行星上的“逆熵”模范。


求知使我们活得更好,使我们成为被不断升级的人,成为更批判、更反思、更反叛、更激进、更尖端的人,而不仅仅手里的知识更尖端。斯蒂格勒说,因为陷入新技术带来的苦难,我们才用新的活、做、思的知识去应付。‍


“后真相”却是一种假知识。当前,被手机捕捉和架空的大学,成了一只后真相蜂巢。全球三十亿部手机构成的那一全行星计算装置里是没有“大学”的。我们目前是呆在一个假大学中。今天,无论大学内外,都必须三代人集体重新学习:如果还有老师,那么95后、00后才是。学习,从而发明自己的工作。


工作?能被机器人抢走的,其实也早不是我们该去做的工作。我们必须在一种新的贡献型经济中去发明自己的工作。后真相时代的大学教育不再引领我们走向真正的工作。


在人类世,真正的工作也只有在新的“利比多经济”和“崇高经济”里,才能找到(斯蒂格勒,同上,360)。利比多经济是我们的身体器官及其功能被去功能化和再功能化之后进入的新的经济。以欲望而不是利润为追求对象的那种经济,如艺术经济,才叫崇高经济。


因此,当前,我们当前在做的,大多是假工作。‍



那么,如何使我们的毕业论文通向真正的工作?


毕业论文是我们的生命中的第一件大作,通向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的伦理学》中说的每一个人的ergon,须是根据美德来劳作而形成的真正的作品、工作或任务。


写毕业论文先需要什么“美德”?或者说:写毕业论文必须导向何种美德?


德里达在《绘画的真理》中解构康德的第三批判的parergon(边皮、框、外皮、立柱)和ergon(作品)之分:ergon是去掉边皮(parergon)的边皮之后剩下的那一真正的作品、工作或任务。但是,去得完边皮吗?去完边皮后,真的还会剩下一克拉美德?但是,去边皮就是美德也就是作品和真正的工作(德里达,《绘画的真理》,66-71)。写毕业论文,是要对自己不断去边皮,直至找到自己的真正的作品、工作和任务。这需要对自己多不留情啊!对自己不断去边皮所以会导向:发明,以及发明自己的工作。


这就像在乐器上下功夫,像马友友一辈子练大提琴那样。我认为,这一需大半辈子去坚持的美德,就是圣哲兄一直在向我们倡导的“工匠精神”。这可不仅仅是将本职或产品做好,这是在修炼美德:对自己去边皮到底,同时走向作品和真正的工作,因而顺水推舟地发明了自己的工作。‍

(手工马赛克作品)


这原来,走向作品、工作和任务,才是毕业论文之美德。马友友说,四岁时他学的第一段巴赫无伴奏大提琴曲的最前面的四个音节,将他六十二年的生命绕在了其中。四岁时第一次学这首曲子时的每一个动作,都贯彻在了之后的五十八年的听练之中,至今仍在雕刻他的人生。从四岁到六十二岁都在演练的这同一首曲子,将他拖进了激发他自己的存在和创造的那一血肉模糊的个人和集体神话之中。


就通过个人参与集体神话创造这一美德来对冲劳动分工对我们人人的迫害这一点,列维·斯特劳斯在《妒嫉的制陶女》中说:所有的原始部落中,每一个制陶的家庭主妇和她们的女儿们都将个人制作与对部落神话的血肉模糊的重塑搅拌在一起。她们的每一个制陶动作都在重新搅拌她们的个人神话和部落的集体神话,至少她们自己对此深信不疑。同学们也是像这些制陶的美眉们那样去写毕业论文的吗?


Matthew Chambers的陶艺雕塑作品)


人类世里,后真相时代里,一篇毕业论文中的“知识与劳作”,具体地说,因此必须是:参与到对社会的整体的神话式再创造之中,将个人的未来教育和工作发明搅拌到一起:同时成为剧本、演出策划、社会改造计划、艺术宣言、个人圣经、军事编程和宇宙论式设计…… 


正是这一“美德”,才使毕业论文成了你的作品和真正的工作。


什么是作品?一个我们不断想要重新走回去的地方。如普鲁斯特《追忆》中或我们人人记忆中的那一火车站:因为不断重新走回它之中,而将它揽为我们自己的作品了。毕业论文也将这样地成为我们作品,我们的ergon,我们的真正的工作。


我们知道,当前是一个人人都忙着做小官僚、无事也忙坏的社会。圣哲兄所说的“养活教育”所要反对的,就是这种为假工作来受训、来把自己忙坏的害人的大学教育。养活教育须是每一个人都能自我重申的那种主权式教育:每一个人在学习中就开始创造和改造社会:学就是做,就是爱:这才是人类世里需要的工匠精神。正完成毕业论文的同学们,难道就不需要拿出这种工匠精神:走向作品,走向自己的真正的工作?


发言人简介:

陆兴华——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专业方向为法国理论 和艺术哲学。‍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