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ee Schneemann:裸女怎么从图像成为身兼图像与图像制造者?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210   最后更新:2019/04/24 21:23:18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04-24 21:23:18

来源:选择Choices


“我进入大学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不要追求艺术,因为我是女生。所以,我必须非常固执,如果没人把我当一回事,我也要坚持下去。1960年代,我进入艺术圈,那时整个圈子都是男性趣味与男性画廊主。我身边的情况更是如此,我的朋友会偷我的画笔,拿走我的书,因为’他们比我更需要’”,2017年获得威尼斯金狮奖的女性艺术家,快要80岁的Carolee Schneemann(1939- 2019),回忆起自己开始当艺术家时的情况。

Carolee Schneemann 2017年8月23日的肖像照Janette Beckman,Getty Images


作为哥伦比亚大学Brad学院的艺术毕业生,Carolee Schneemann的作品从绘画开始。其作品上的笔触,被她视为一系列事件与行为的集合,这使得画面变得有动感,同时,画布与身体通过笔触而有了动态的连接。从这个发现,她将自己的兴趣过渡到记录自己绘画过程的视频素材上。并开始悬吊自己(有点像是现在在健身房里流行的TRX悬吊健身的方式)或者使用各种让自己身体动起来的方法来画画,最后再以编辑画画过程的视频素材来呈现作品。随后,她更是邀请其他人一起来加入如此创作方法的作品,以《meat joy》作品为例,也就是男男女女遮住第三点,全身包覆着绘画材料,使用生鱼、生鸡或生肉调戏彼此的身体,并获得来自巴黎、伦敦和纽约表演邀请,不同的城市,艺术家所收获的反馈也非常不同,在伦敦,有观众跳上台上试图掐死艺术家。

Carolee Schneemann,Up to and Including Her Limits,1973-76,受到波洛克的“行动绘画”概念的启发,Carolee拿来使用给树看病的医生才会用的绳子器材来作画。这是她用身体来探索创作边界的时间,“ 我整个身体成为视觉的痕迹,是身体运动能量的残余”。


在对于自己身体无知无意识的大环境里,像Carolee Schneemann的艺术家被人不当一回事或视为祸害,是很正常的反应。当时的女性,甚至不清楚自己的生理构造,不知道小孩是从阴道生出来的。这是如今很难想象,也正是Carolee Schneemann在当时竭力抗争的事情。使用自己的身体,来质疑、推翻与再思考艺术圈里作为男性艺术家绘画的母题,也作为被观看欣赏图像的女性裸体。从这个问题点出发,Carolee Schneemann关注的是一位裸体女性怎么从图像成为身兼图像与图像制造者?对于这个问题,她于1963年创作《Eye Body: 36 Transformative Actions》,结合摄影、绘画与表演,将裸体女性的历史被动态化为主动,而这种行为,参考对比于同时期的《华盛顿邮报》女出版人凯瑟琳·格雷厄姆常年忍气吞声、不自信的行为表现,Carolee Schneeman在当时的知识分子女青年中算是异数。

Eye Body: 36 Transformative Actions for Camera, 1963

Carolee Schneemann, Eye Body # 20, 1963, Moderna Museet, © Carolee Schneemann

Carolee Schneemann, Eye Body #2, 1963-2005.

Courtesy of Hales London & PPOW New York, © Carolee Schneemann, photograph by Erró.


1960年代的美国,政治的压力让市民生活蒙上阴影,这不单是冷战,同时更是从1961年开始美军参与越南战争所导致。在这种情况下,Schneemann创作了抗议越战的作品,“越南——裂片”(1965)、“大雪”(1967)。除开大环境上弥漫着高压保守的政治气氛,Carolee Schneemann更加觉得自己以裸体、身体为表现形式的作品更加必须与迫切,在她看来,过去的历史里,女性从未发出自己的声音,支配自己的身体,接受教育,彰显自己的表现能力。于是,1965年开始,她以“情色”为题开始创作录像作品,其中她和她的前卫音乐作曲家男友合作的《Fuses》(艺术地处理她和男友做爱片段),在当时不能在公共场所谈论阴道与阴毛的时代里,不仅仅只是前卫,更多的是惊世骇俗。

Carolee Schneemann, Fuses, The Estate of Carolee Schneemann, Galerie Lelong and Co., Hales Gallery, and P.P.O.W. Gallery, New York


1975年8月29日,作为联合国“国际妇女年”的项目,纽约东汉普顿举办了一个名为“此时此地女性”艺术展。在大多观众为女性艺术家的面前,裹在白床单的Schneemann,进入表演空间,走上长桌,站在上面告诉告诉观众,她将要朗读她的书《塞尚,她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阅读,然后把床单脱掉,只剩下围裙,她的脸和身体有着黑色的油彩。当她准备开始阅读她的书时,她表演了各种各样的“姿态”,各种作为裸体模特儿的姿态,最后,Schneemann解开围裙,从她的阴道中拉出折叠在其中的纸卷,并开始朗读。这份从她的阴道延伸出来的文本是来自于其作品《厨房的最后一顿饭》(1973–76)——艺术家和其男友从自己的宠物猫(厨房)角度,以super-8胶片记录他们的生活,而整件行为作品即20世纪艺术史中,无法绕开的作品《内在卷轴》(Interior Scroll)。2年之后,Schneemann被朋友邀请去到影展介绍情色电影,到达当地后,她才知道这个单元的名称为“充满情欲的女性”,于是,她决定在影展现场再次表演《内在卷轴》,只是文本变为一个影射她在电影节遇到的事情的故事——与一位不屑一顾的男导演的对话内容。“我其实不想从我的阴道中拉出卷轴并朗读,但是,我所面临的文化让我不得不这么做“,“我从不觉得我做的事情有什么好惊讶的,这句话听起来好像很虚伪,但是,我总觉得这是必须的,我们的文化里缺乏这些东西”,Schneemann在不同的采访中说到这件作品时的回答。

Carolee Schneemann, Interior Scroll, 1975, Taken from a Suite of 13 gelatin silver prints, Edition of 7, Courtesy: Carolina Nitsch Contemporary Art, New York


但是,如果仅仅只是认为Schneemann仅仅只是画画、行为表演的艺术家,那么就小瞧她的思考能力。事实上,除了艺术创作,她还是一位研究员。一方面是在创作上探索身体、女性与阴性隐形空间在文化中暧昧难以言说的位置,另一方面也在研究过去美术史里各种关于”洞穴“的描绘与想象所指涉的意义。根据1978年Desmond Collins 和 John Onians的描述,在旧石器时代就有阴户或者阴性隐形空间的岩画,其数量多于描画动物或者阴茎图像的数量。或者,根据1996年历史学家 Leroy McDermott对于旧石器时代的研究,”不同年龄段的女性自画像,这些图像指涉的不仅仅是其生理意义的生产力,还更是一种自我关照的觉醒”。这些其他学科的研究,都在扩大并完整Schneemann对于女性、裸体与阴性空间的认知,但是,Schneemann的回顾展却是在她从艺50年之后。

Carolee Schneemann, Meat Joy, 1964, chromogenic color print of the performance in New York, 5 × 4″, © 2017 Carolee Schneemann, courtesy the artist, P.P.O.W, and Galerie Lelong, New York, photo by Al Giese


Schneemann并不缺乏知名艺术家好友,例如,在1960年代,她出演Robert Morris录像作品里的几个角色,她也是安迪·沃霍尔的朋友,常常去“工厂”开趴,也不缺乏数件在艺术史上重要的作品。但是,她触动公众神经的作品,让她的出名延迟了许久,更别提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展览或者奖项。2017年,当她获得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时,展览策展人克里斯汀·马萨尔(Christine Macel)表示:“Schneemann是行为艺术与身体艺术发展史中不可忽视的重要人物之一。她用自身的身体作为媒介来表达她的艺术,在此过程中,她将女性视作创作者与创造物能动一面的本身。反对将裸体仅作为表现女性的一种方式,她将裸体视作原始、古老,可以统一能量的载体。她的风格直接、自由、解放,而且带有自传性。她捍卫女性感官愉悦的重要性,检视从主流社会与审美习惯中解放出的政治和个人的可能性。通过一系列媒介的探索,如绘画、电影、录像、表演,史尼曼重新书写了她个人的艺术史,拒绝了一种排除女性观点的男权表述。”

Carolee Schneemann, Venus Vectors, 1986-1988,

Courtesy Carolee Schneemann, P.P.O.W Gallery, New York, Hales Gallery, London, Galerie Lelong, Paris and VG Bild-Kunst, Bonn 2017


但,现在世道变了,相信去到MoMA PS1参观艺术家首个回顾展“Carolee Schneemann: Kinetic Painting”的人,并不会觉得这些作品有多让人吃惊。在这个汇集了300多件作品,其中包括这位艺术家20世纪50年代艺术家早期绘画的罕见作品,以及混合媒介的作品的展览,陈列的是一位女性艺术家如何用50年的时间书写了自己个人艺术史,其中的执拗与自说自话,很难不让人想到电影《三块广告牌》中那位刻薄、自私、不讲道理的女主角。而我们现在对于女性自我觉醒的问题是,身为女性我们要怎么有意识地剔除男权的影响,从而根植我们的性别,提出丰富认知的经验与思考?

Exhibition view Carolee Schneemann. Kinetic Painting, Museum der Moderne Salzburg, 2015, © Museum der Moderne Salzburg, Photo: Rainer Igla


关于这个问题,Schneemann面对的是,如何与时俱进,而不是一个靠着早年成就庇荫的老奶奶。



Carolee Schneemann: Kinetic Painting

October 22, 2017 – March 11, 2017

MoMA PS1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